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寻找容身之所

寻找容身之所

 寻找容身之所

“家虽徒四壁,何处及吾家。”——约翰·霍华德·佩恩。

先是一场仗,一场打不完的仗。然后是旱灾,一场狠狠的旱灾。饥荒接踵而至。人们迫于无奈,只好放弃家园,往外寻找食物、水和工作。

成千上万人来到边防站。但近年来,邻国已收容了一百万个难民,不会再收容额外的了。边防警察手持警棍把守着,绝不容任何人偷渡入境。

为什么要遏止难民涌入呢?当地一位移民官直言不讳地说:“他们不交税,又破坏道路,乱砍树木,把水用光。不,我们再不会收容难民的了。” *

难民被拒诸门外,这样的悲剧屡见不鲜。这些人离乡背井,想找地方安顿下来,越来越困难了。最近,国际特赦组织一份报告说:“寻求庇护的人增加了,而各国则越发抗拒向人提供庇护。”

侥幸逃到难民营的,多少会感到好过一点。但难民营可不像家,情况更可能跟理想相去甚远。

难民营的生活

一个非洲难民抱怨说:“不走的话,可能死于枪下。但在这里[难民营],孩子就可能要饿死了。”这个绝望父亲的话一点不假。许多难民营长期缺水缺粮,生活空间狭窄,卫生环境欠佳。一些发展中国家可能自顾不暇,难民忽然蜂拥而至,他们的支援自然有限。至于富裕国家,也有自身问题要应付面对,不一定愿意扶助别国的难民。

1994年,两百多万人逃离非洲某个国家。若干地方草草建成难民营,供水有限,卫生不佳。结果,几千人感染霍乱死去,疫病才受到控制。但这还不止。有些持械军人竟混入难民当中,迅速操纵了救援物资,叫难民的景况雪上加霜。这种事情不止发生一次。联合国一份报告说:“武装分子混进难民当中,恐吓、折磨难民,或强迫难民成为他们一分子,令难民的处境越发艰险。”

大量饥肠辘辘的难民涌入,本地人也难免受到影响。在非洲大湖区一带,一些官员埋怨:“[难民]把我们的粮食储备吃光。他们糟蹋我们的田地,杀我们的牲口,又破坏我们的自然保护区,引发饥荒,传播疫病。……[难民]有人救济,我们却什么也没有。”

 但是,最棘手的问题可能是,许多临时难民营最终竟成了难民的永久居所。且举个例。在中东某个国家,大约二十万个难民挤在一个营里,但这个营本来只供五万人居住。一个难民叹道:“我们还能到哪里去呢?”这些难民在本国饱受煎熬。据估计,该国多达百分之95的人不是失业,就是就业不足。一位负责难民事务的官员说:“我真不知道,[他们]怎么能熬得下去。”

难民营的生活听起来固然不堪,但那些被迫留在本国的难民,情况则可能更糟糕。

流离失所,苦不堪言

据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说:“毫无疑问,国内迁徙问题的严重、广泛程度,问题的诱因,以及其对国际和平的影响,都促使问题成为国际关注焦点。”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往往比难民更可怜,原因有下面几个。

一般国际组织都不关心这类难民的福利,传媒也很少留意到他们的苦况。本国政府可能正面对武装冲突或类似问题,不愿意或无法保护平民。逃命之际,一家人往往各散东西、骨肉分离。有些人只能徒步离去,结果还没到达安全地方就死去了。

舍弃家园后,这些人多半向城市寻求庇护,在临时搭盖的房子或空置的建筑物里栖身。一些人则挤在临时庇护所里,冒着遭人欺凌袭击之险。一般来说,这些人的死亡率比国内任何一类人都要高。

就算有人好意伸出援手,要纾缓难民困境,后果也可能适得其反。《2000年全球难民状况》(英语)说:“在20世纪最后十年,人道组织在受战火蹂躏国家中拯救了成千上万人的性命,以及努力缓解 难民的苦况。可是,这十年也给我们上了宝贵一课。那就是,出于人道立场的援助容易受好战分子操纵,结果倒过来巩固了他们的势力,让他们继续践踏人权。这真是始料不及。此外,人道组织提供的救援物资也可能被用来支持战争,使战争持续下去。”

追寻理想

除了上述两类难民之外,经济难民也正与日俱增。究其原因,主要是各国贫富悬殊问题日趋严重,电视天天向穷人展示富裕国家的生活,以及到外地旅游或过境都比前容易。内战、种族或宗教分歧,也使人渴望移居他乡,过较安定繁荣的生活。

有人(特别是有亲戚在工业国家的人)成功移民,但有人一生却因而毁了。要是落入犯罪分子手中,后果就更不堪设想。(请参阅附栏。)为了经济理由而打算移民,真该三思后行。

1996年,一艘破旧渔船在地中海翻了,280人葬身大海。这些遇难者来自印度、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每人付了6000到8000美元,期望偷渡到欧洲去。船沉没前,他们已缺水缺粮多天,甚至曾遭虐待。是次“奔向繁荣之旅”竟成噩梦,以悲剧告终。

事实上,难民也好,偷渡者也好,都各有辛酸。为了逃避战火,或摆脱贫穷迫害,他们舍弃家园,吃尽苦头。这些事叫人不期然地想到,难民问题有解决的一天吗?还是只会变本加厉而已?

[脚注]

^ 5段 上述情况发生于2001年3月亚洲某个国家,但非洲一些国家也曾出现类似问题。

 [第8页的附栏或图片]

人蛇境况堪怜

除了逃亡国外和留在本国的难民之外,世上还有差不多1500万到3000万个“非法移民”。这些人大部分都渴望摆脱贫穷歧视,或逃避迫害,于是铤而走险,偷渡到外国去。

近年来,循合法途径移民的机会减少了,结果偷渡活动应运而生。事实上,不少偷运人蛇的活动都由国际犯罪集团一手策划,而且利润丰厚;据调查人员估计,偷运人蛇的利润每年高达120亿美元,而犯罪集团几乎不用承担任何风险。联合国副秘书长之一皮诺·阿拉基说,偷运人蛇是“世上扩张得最厉害的非法勾当”。

非法入境者完全不受法律保障,护照更往往被犯罪集团没收。结果,部分偷渡者得长时间工作,当家庭佣工或打鱼务农,而工资却少得可怜。有些女子被迫当娼,一旦给警方抓住,多半就被遣返,落得身无分文。她们要是不肯就范,可能遭毒打或性侵犯。有时候,犯罪分子更以伤害故乡亲人来要挟他们。

犯罪集团常常以替人寻找高薪厚职来引君入瓮。于是,贫困家庭可能把家中所有东西抵押,让其中一人偷渡到美国或欧洲去。付不起旅费的,偷渡后就得以工资抵债;偷渡费可能高达四万美元。结果,犯罪集团口中的“新生”,往往演变成奴隶般的非人生活。

[图片]

西班牙的非法难民

 [第9页的附栏或图片]

梦想幻灭

西妮一家住在东南亚山区一带,以种植稻米为生。一天,有个女子跟西妮的父母说,可以替西妮在城里找工作,工资有2000美元那么多。在山区务农的人看来,工资这么可观,实在难以抗拒。但没多久,西妮就发现自己身陷妓院,要赎身就得付8000美元才行。

西妮当时才15岁,自然无力还债。结果,她遭人毒打强奸,被迫就范。只要西妮一天能卖淫,她就一天受制于人。最可悲的是,许多这类妓女感染艾滋病后才得以重获自由,最后死在家乡。

在世上其他地方,类似情形也相当普遍。1999年,一份题名为《美国女人蛇》(英语)的报告估计,每年有70万到200万妇孺被偷运入境,当中许多被迫当娼。不管他们是被骗,还是被诱拐回来,卖淫都绝非出于自愿。一个十来岁的东欧少女获救后说:“我做梦也没想过会这样的。操纵我们的人简直禽兽不如!”

部分不幸妇女原本住在难民营。她们听说能到美国或欧洲去,有工做甚至赚点钱,自然跃跃欲试。为了改善生活,无数妇女落入圈套,结果沦为性奴。

[第10页的附栏或图片]

为经济理由移民,务要三思

有鉴于许多犯罪集团都染指偷渡活动,人要合法地移民到发达国家去也不容易。如果人考虑移民,就该仔细衡量以下问题。

1.本国经济真的这么糟糕吗?我们一家或其中一人真的非往外闯不可吗?

2.为了支付旅费,我们得借多少钱?日后怎样还债?

3.为了经济宽裕点就骨肉分离,值得吗?往外闯也不一定能改善生活。许多偷渡者发现,要在发达国家找份稳定工作根本是不可能的。

4.“外国工资高,社会福利多。”这样的话可信吗?圣经说:“缺乏经验的,凡话都信;精明的人,步步留心。”——箴言14:15

5.我怎么可以确定,我们不会落入犯罪集团手中,受他们操控?

6.如果旅程真的由犯罪集团安排,妻儿日后就可能被迫当娼。我想过这个可能性吗?

7.偷渡到外国去,不一定就能找着固定、有保障的工作,还可能被遣返回国,白花了旅费。我想清楚了吗?

8.我真的想偷渡,或借助非法势力到较富裕的国家去吗?——马太福音22:21;希伯来书13:18

[第8,9页的图解或地图]

(排版后的式样,见出版物)

难民及非法入境者采用的路线

大量难民滞留的地区

→ 偷渡者的主要路线

[鸣谢]

资料来源:《全球难民状况》《全球偷渡危机》以及《1999年全球难民普查》。

Mountain High Maps® Copyright © 1997 Digital Wisdom, Inc.

[第7页的图片]

难民在等候重新安置

[鸣谢]

UN PHOTO 186226/M. Graf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