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欧洲流动商贩的兴衰

欧洲流动商贩的兴衰

 欧洲流动商贩的兴衰

《儆醒!》法国撰稿员来稿

在法国东南部德克斯-阿尔帕斯滑雪站上面,是扬德里冰川。几年前,有人在冰川之下开了一间小型“博物馆”,展出许多冰雕。其中一座是流动商贩的冰雕像,目的是表扬这种已被淘汰的山区行业

几百年来,流动商贩走遍大大小小的集市,挨家逐户售卖挂在脖子上的货品。(“流动商贩”的法语是colporteur,这个词由——col,意思是“脖子”,及porter,意指“携带”——构成。)今天大部分人都没听过这种行业,即使听过,也以为他们只是卖杂货的小贩。其实,他们的工作曾触动千百万人的生活,对人产生深远的影响,直至今天。

细看流动商贩的活动

流动商贩并不是贫困可怜的人,相反,他们是经营得法的商人。他们沿着欧洲四通八达的销售网络,售卖最新的货品。不过,并不是所有流动商贩都是为物质利益才做这行的。有些人之所以当流动商贩,是为了传扬自己的宗教信仰,他们甚至为此丧命。

看来在中世纪晚期,流动商贩开始相继出现。第一批流动商贩是山区居民,来自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及苏格兰高地。当中有不少是农夫,他们收割庄稼以后,就开始流动商贩的生涯。

一个流动商人名叫让·格拉维耶。他生活在16世纪,和家人住在拉格拉沃山区。山谷小镇的居民需要木材、皮革、羊毛、盐这类山货。当时山区土地贫瘠,收成不好,格拉维耶灵机一动,跟他们做起交易来。于是,格拉维耶和其他流动商贩把山货带进小镇,跟人们交换男子服饰用品、 梳子、眼镜、书籍、药品、烟草、雕刻品等。然后流动商贩把换来的货品转卖给城市居民,或远离商店的农民。有些流动商贩每天要走20公里路,才能走完他们的销售路线。他们不在家的时候,亲人会替他们看管田地及照顾家人。

格拉维耶并不只是售卖杂货。据说他曾向一个名叫伯努瓦·里戈的印刷商赊账。这显示格拉维耶像不少流动商贩一样,做买卖书籍的生意。那个年头,欧洲正经历文艺复兴,出版业蓬勃发展。1500至1600年间,欧洲出版了1亿4000万至2亿本书,其中四分之一在法国出版。里昂位于阿尔卑斯山麓,是法国的经济重镇,欧洲出版业的主要中心,也是出版法语书刊的重要城市。因此,格拉维耶不愁没有充足的书籍供应。格拉维耶为了赚钱才售卖书籍。可是,另一些流动商贩相继出现,他们却纯粹为了宗教信念才分发书籍。

偷运圣经

印刷术的出现使书籍更为普及,大众也开始殷切阅读各类宗教书刊、册子及传单。圣经首先以拉丁语印行,后来则以民间通用的语言发行。德国印刷了几百万本圣经,流动商贩就迅速把圣经分发给乡村居民。然而,这件事却触怒了一些人。

1525年,法国国会明令禁止人把圣经译成法语,更于次年禁止人拥有法语圣经。尽管如此,大量圣经译本仍然继续印行。流动商贩坚忍不拔,努力工作,结果有不少圣经被偷运到法国。其中一个流动商贩是年轻的皮埃尔·沙波。他在1546年被捕,后来更遭处决。

最后在1551年,天主教会采取强硬手段,严禁流动商贩销售书籍,因为他们“偷偷地”把“来自日内瓦”基督新教的书运进境内。然而天主教会却阻挡不了圣经涌入法国的浪潮。人们想方设法把圣经运进法国。这些圣经体积细小,暗藏在酒桶底的夹层里,或装满栗子的桶中及放在船舱里。德尼·韦尔胆识过人,他在运送整桶圣经的时候被人逮捕,后来也遭处决。一个对流动商贩不怀好意的天主教徒 不得不承认,流动商贩的活动, “使法语新约圣经在很短时间内传遍法国”。

一个作家把流动商贩叫做“偷运圣经的人”。在16世纪,这些商贩一直受着威胁,生命危在旦夕。许多流动商贩遭逮捕入狱,被迫做船舰队的划船手,被放逐异乡,甚至以身殉道。有些人把流动商贩活活烧死,连他们的书籍也一并烧掉。流动商贩人数众多,但历史提及的名字却寥寥无几。多亏他们勇气可嘉,所以大部分基督新教徒才能读到圣经。

流动书店

到了17世纪,天主教会继续钳制平民,不让他们得到圣经。教会以“祈祷书”及“圣人生平史”替代圣经,给信徒阅读。相比之下,这些书跟圣经简直判若云泥。 *另一方面,詹森派信徒却鼓励人阅读圣经,他们也是天主教徒,但却被视为“异端”。他们通过流动商贩把勒梅斯特尔·德萨西所译成的希腊语经文(“新约”)分发出去。

与此同时,流动商贩在背包里带着新的廉价书籍,向人售卖。这些书使许多法国人学会读书识字,增广见闻,也富于趣味。直到19世纪,这类书籍仍受人欢迎。法国人叫这些书做蓝色丛书,因为书皮是蓝色的;英国人把它们叫做小书;西班牙人称它们为pliégos de cordel。这些书的内容包括中古世纪的骑士故事、民间传说、圣人生平等。夏天,流动商贩从比利牛斯山来,冬季从多菲内山来。不管怎样,我们可以 想象许多人都引颈企盼,等着他们到来。

值得注意的是,流动商贩的活动同时使有学识的人及一般的平民大众受益。18世纪一项就法国西南部地区吉耶讷农民所作的研究显示:“在漫漫冬夜,[农民]会花半小时和家人一起阅读圣人的生平故事或圣经……如果没有其他书籍,就会阅读蓝色丛书,或其他由流动商贩每年带到乡间的消闲书本。”然而人们最爱阅读的还是圣经,甚至住在简陋农庄的人也有这本书。

销售网络

流动商贩的销售网络遍及法国和意大利的阿尔卑斯山、比利牛斯山,以及法国西北部的诺曼底。单是来自多菲内山的流动商贩,就控制了南欧四分之一的书籍市场。当时日内瓦一个书商说:“来自多菲内山的法国人控制了西班牙、葡萄牙及意大利许多城镇的卖书生意。”

流动商贩的成功,除了因为他们“积极、勤奋、认真”以外,还因为他们虔信宗教,并且跟家人及村民有紧密的联系。他们当中不少人是基督新教徒,跟受到宗教迫害而流放异域的人保持联络。他们和家族、同胞、教友组织起来,成功构成了纵横欧洲的网络。举例说,格拉维耶家族的卖书网络,遍布了法国、西班牙及意大利。其他网络甚至远达波斯及美洲。

再度活跃

流动商贩的家族生意延续了几代,但到了19世纪,受到工业革命重大打击,从此他们的生意就没落了。可是,随着圣经书社纷纷创立,分发圣经的工作蓬勃发展,达到前所未有的程度。然而天主教会仍然大力反对这项工作。到了19世纪晚期,分发圣经的人继续受到骚扰及迫害。尽管如此,在1804至1909年期间,单在法国一地,他们分发的圣经全书或部分圣经经卷共达600万本。

圣经教育工作方兴未艾。1881年,《锡安的守望台与基督临在的先声》(美国出版)发出呼吁,邀请人加入传福音者的工作。工作的目的是什么呢?就是要“鼓励人们阅读,借此把真理传播出去”。到了1885年,约有300名传福音者响应这个呼吁。有些人千里迢迢到外地服务,例如巴巴多斯、缅甸、萨尔瓦多、芬兰、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前,这些传福音者把圣经知识宣扬到中国、哥斯达黎加、英国、法国、德国、新西兰、挪威、波兰、瑞典、瑞士。

值得一提的是,早期圣经研究者(现在的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称为“派书者”(即法语的Colporteur,也译作流动商贩)。后来他们没有再用“派书者”这个名称,因为这个名称并不能准确地描述他们工作的主要目的,就是教导人明白圣经。(马太福音28:19,20)此外,这个名称也不能描述他们的活动是非牟利的。因此,今天耶和华见证人的全时传道员都称为先驱。

去年,超过80万个先驱免费把圣经和圣经书刊分发出去。他们是义务的工作人员,“本着真诚,奉上帝差遣,蒙上帝鉴察,靠着基督传讲信息”。(哥林多后书2:17)因此,今天的先驱传道员并不仅是向人分发书刊。可是,早期的流动商贩热心工作,表现坚定的信念,立下优良的榜样,着实令先驱得益不浅。

[脚注]

^ 16段 “祈祷书”是尊崇玛利亚的祷文,信徒在教会指定的时间诵念这些祷文。

[第24,25页的图片]

流动商贩把最新货物带到人们家里

人们热切等待流动商贩的到来

[鸣谢]

© Cliché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Paris

[第26页的图片]

勒梅斯特尔·德萨西所译的《新约》及蓝色丛书

[鸣谢]

最左:© Cliché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Paris 左:© B.M.V.R de Troyes/Bbl. 390/Photo P. Jacquinot

[第26,27页的图片]

传福音者分发圣经书刊

[第26页的图片]

今天的全时传道员免费教人学习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