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蝴蝶、花、蚂蚁——相依为命

蝴蝶、花、蚂蚁——相依为命

 蝴蝶、花、蚂蚁——相依为命

荷兰《儆醒!》撰稿员撰

7月了,西欧的小蓝蝶知道是时候传宗接代了。不过小蓝蝶需要的不单是配偶,它们还需要盛开的沼泽龙胆花和饥饿的红蚂蚁为自己效劳。此话何解呢?花和蚂蚁在这些蝴蝶的生活周期中究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

要实地观察这种有趣的三角关系,可以到荷兰北部德温厄代尔瓦勒国家公园一游。这个公园里住了大量蓝蝴蝶。每逢春夏两季,这个公园里的灌木林都会变成一块五彩缤纷、由盛放的花朵拼合而成的地毯,其中有蓝色的沼泽龙胆花、粉红色的泥泽石南花和黄色的泥泽常春兰。蓝蝴蝶对精致的泥泽石南花和有穗边的蓝色沼泽龙胆花特别钟情,不过各有 不同原因。泥泽石南花在开花的时候是很受欢迎的食物供应站,专门提供花蜜,而沼泽龙胆花则可能成为收藏库。但是蓝蝴蝶会把什么东西收藏起来呢?

求生妙计

雌蝴蝶在交配以后会找一朵长得比四周草木高的沼泽龙胆花,然后停在其上,产下一些白色的蝴蝶卵。四到十天以后,卵子孵化,两到六条小毛虫展开新生命,随即就钻进粮食库中。毛虫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星期里吃个不停,然后下到地面去。

说出来很妙,原来毛虫通常是等到傍晚以后才降落的。这一着相当重要,因为同样是住在国家公园的两种红蚂蚁要到傍晚以后才会离窝觅食。毛虫就不偏不倚地落在觅食蚂蚁群的必经之路上。毛虫走这一着虽然看似自寻死路,实际上却是求生妙计。那接下来会怎么样呢?

过了不久,一些红蚂蚁碰上拦路的毛虫,于是很快地合力把毛虫拖回窝中。毛虫进入了蚂蚁的窝以后,立即如上宾一般大受礼待,在美食任君尝的环境下又安全又舒服地度过了秋去冬来,冬去春来的日子。不过所谓美食是有限的,就是蚂蚁的幼虫和由工蚁反吐出来的主粮。但是蚂蚁也有利可图,就是定时向毛虫榨取美味的蜜露。就算到了结蛹期,毛虫仍然继续向蚂蚁供应蜜露和别的分泌物,通通都是蚂蚁的精选美食。不过一到了那时候,这段共存的关系很快就要告终了。

 贵宾顿变不速客

毛虫在结蛹期中开始转化成蝴蝶。转化过程一完成,蝴蝶就会破蛹而出。要注意蝴蝶多数在一大清早破蛹。为什么呢?因为早上的蚂蚁不是很活跃,这次跟毛虫从花儿落到地面的那次不同,这次最好别让众房东知道。

蚂蚁终于还是要来取蜜露,那时候它们才惊觉一只有翅膀的外来生物竟然在窝中出现,于是立即群起攻击。刚由毛虫变身而成的蝴蝶为保足翼和生命,急忙往出口扑去。蝴蝶一离开蚁窝,就沿枝头向上爬,这时蚂蚁也撤军了。

蝴蝶到达安全的高度以后,会伸展翅膀让风吹干。然后,在蝴蝶诞生差不多一年以后,伟大的时刻来到了,蝴蝶首次振翅。飞起来了,就在花丛中展翅上腾!交配的时候指日可待,它很快就要找一棵高的蓝色沼泽龙胆花了。毕竟这该是为下一代未雨绸缪的时候了。

[第18页的附栏]

绝种边缘的蝴蝶

石南花丛是蓝蝴蝶栖息的地方。许多世纪以前,在西欧各地,人们砍伐原始森林,结果产生石南花丛。过去紫色的石南花处处可见,覆盖了比利时、德国和荷兰的大片土地,但今日只有零星的残留下来。结果可以容纳蓝蝴蝶的土地迅速减少。十年前,已知的蓝蝴蝶天然栖息地在荷兰共有136个,但十年之间,其中57个栖息地已不再有蓝蝴蝶的踪影了。事实上,由于蓝蝴蝶的生存大受威胁,以致在欧洲委员会由编纂,记录濒临绝种蝴蝶品种的文件里,这种蝴蝶给列于濒临绝种及容易受伤害蝴蝶的名单上。

为了让德温厄代尔瓦勒国家公园继续做蓝蝴蝶的安乐窝,公园的看守人正尝试运用几百年前的农耕法,希望能保住石南花丛。古老的方法就是让牧羊人在石南花丛中放羊,田野上长出较坚韧的草就放牛来吃。牛羊把草吃掉,石南花和其他植物就能生长。(现时这公园里大概长了580种植物。)结果德温厄代尔瓦勒公园里的蓝蝴蝶也尽了本分——它们的数目增加了。事实上,由于这个欧洲最大,最重要的石南花公园为各种蝴蝶提供如此慷慨的家园,难怪荷兰全国有百分之60的蝴蝶品种可以在这里见到。

[第16页的图片]

一只蝴蝶飞到蓝色的沼泽龙胆花上产卵

[第17页的图片]

红蚁照顾蛹

[鸣谢]

Ants on pages 16 and 17: Pictures by David Nash; www.zi.ku.dk/personal/drnash/atta/

[第17页的图片]

粉红色的泥泽石南花

[第17页的图片]

黄色的泥泽常春兰

[第18页的图片]

牛羊齐助蝴蝶栖息地重获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