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参观“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

参观“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

 参观“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

我和妻子琳达要到俄罗斯出差。1998年7月,我们抵达莫斯科。由于第一次来俄罗斯,我们很想认识这个国家,它的国民和他们说的语言。

我们抵达莫斯科不久,我在一张面额5卢布的纸币背面看到一幅引人入胜的图画。画里有一座看来像公元14或15世纪的砖砌城堡。城堡俯瞰一条河,背景有岛有湖,别有一番景致。纸币的一角印了这个地方的名称:诺夫哥罗德。

于是我向一些莫斯科人查问这个地方,他们当中人人都认识诺夫哥罗德,然而只有一个人实际到过这个地方。人家告诉我,诺夫哥罗德离莫斯科约莫550公里,只要乘坐走圣彼得堡方向的火车,一夜车程就可以到达。于是我和妻子决定去诺夫哥罗德。

前往诺夫哥罗德

我买过去圣彼得堡的车票,所以我知道在什么地方买票。我们坐的火车和车厢编号都印在车票上。9月一个晚上,我们在9点后不久到达火车站,坐上5号列车的私人车厢里。

火车吱嘎作响,继而猛然摇动,接着列车颠簸着向前开动。我们坐的是每站停的普通火车,所以这些声音延续了整个晚上。每逢我们停下来,没有多久就有另一列火车隆隆地走过。在这个寂静的黑夜里,火车在岔线上等了几分钟,驾驶员就松开制动器,继续上路了。我们的车厢仿佛在抗议,发出吱嘎声和凄厉的鸣叫声,最后列车其余的车厢也发出同样的鸣叫声。这个时候,我又迷迷糊糊进入了睡乡。

我们快到诺夫哥罗德,列车的服务员敲门唤醒我们。早上7点钟,火车站已是熙来攘往。我们在火车站的报摊买了一幅诺夫哥罗德的地图,顺便向报贩打听,坐计程车到旅馆大约要多少钱。计程车司机开着俄罗斯出产的拉达牌汽车,载我们来到旅馆,车费是20卢布(大约0.7美元)。这家旅馆坐落在沃尔霍夫河的另一边,沃尔霍夫河就是图画中的那条河了。

计程车司机告诉我们,他不是俄罗斯人,但妻子是。这就是他侨居俄罗斯的原因。旅馆的接待员欢迎我们,虽然当时只是早上7点半,她通融让我们登记入住。她还建议我们 可以到哪些地方走走。我们在河滨走了一会才回去吃早餐。

我们看见河滨有个公园,草地和树木都修剪得十分整齐。沿着河岸有好些花坛,五色缤纷的花朵点缀着这条河滨的人行道。偶然有一辆韩国制的游览车载着一批观光客驶过。虽然诺夫哥罗德也有游客,但这个城市不是俄罗斯的旅游点。我们平日所见的,大多数是俄罗斯人。

许多当地居民告诉我们,诺夫哥罗德是俄罗斯最古老的城市,据说它已有一千一百多年的历史。市内教堂林立,由此可见,这个城市受着根深蒂固的宗教影响。琳达在地图上发现,单在我们住的旅馆附近就有25座教堂了。

俄语“城堡”叫“克里姆林”——跟莫斯科的克里姆林宫不同。我们在城堡里找到一座塔楼。游人可以直走到塔楼的顶部。我们只需付5卢布(不到0.2美元)就可以从螺旋式的楼梯走到塔顶。我把这里看见的景色跟卢布上所印的图画作一比较。这里现在种了许多树,沿着城堡围墙的人行道上也建了上盖。但沃尔霍夫河 还是一模一样,背景的岛和湖也没有改变。惟有河上挖泥的吊臂是画中没有的。

我们第二天就发现,诺夫哥罗德有个不同凡响的地方。虽然这个城市有二十五万居民,在俄罗斯人看来,它仍是个很小的城市。但这里的人不但记得我们,连关于我们的细节他们也没有忘记!昨天接待我们的侍应生记得我们。她记得我们爱喝咖啡,于是不停拿咖啡给我们。她也记得我们不喝果汁,第二天她甚至没有问我们要不要果汁。我结账的时候,奥莉加——我记得她的名字——面带笑容,望着我说:“356号房,是不是?”

星期天,许多人蜂拥来到城堡。河上的人行桥,街上,以及河滨的人行道上也是人山人海。琳达想向人行桥附近的摊贩买爆玉米花,你知道怎样,原来他记得琳达昨天来过。

我们再登上塔楼看看这里的景色,收入场费的少女笑着对我们说:“你们昨天来过,是不是?昨天付过入场费,现在不用再付了。”

我们碰到戴维,他是我们许多年前在纽约结识的朋友。戴维娶了俄罗斯女郎阿廖娜,现在他们住在诺夫哥罗德,他们夫妇都是当地耶和华见证人会众的传道员。我们约定在杰季涅特斯餐馆门外会面。这家餐馆位于城堡的顶楼,就在城堡的墙内。我们在这里吃了一顿最美味的俄国餐。对我们来说,这顿三道菜色(包括沙拉、汤、主菜,还有咖啡和甜品)的晚餐相当便宜。

诺夫哥罗德的居民不但友善,而且记得我们。这里还有美味的食物。这个城市的历史和与众不同的地方令人感到别有一番情趣。我们打算再去一趟。——读者投稿

[第22,23页的图片]

俄罗斯面额5卢布的纸币,以及一张诺夫哥罗德景致相同的照片

[第23页的图片]

从沃尔霍夫河望去的城堡

[第24页的图片]

走过沃尔霍夫河上的人行桥

[第24页的图片]

多个世纪以来,宗教在诺夫哥罗德占很重要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