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世闻点滴

全世界最主要的烟草客户

《美国医学协会杂志》报道,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香烟制造商兼香烟客户。中国人口有十二亿,其中三亿男性和二千万女性都是烟民”。来自北京中华预防医学研究院和中国吸烟与健康协会的医生,联同西方医生公布了一个全国的调查报告,接受调查的人逾十二万。他们获得什么结论?中国正闹“早期香烟流行症,现时活着的烟民至少会有五千万不能尽享天年就要死去”。自1984年以来,初尝抽烟滋味的中国人平均年龄提早了三年,从28岁变成25岁。只有少数烟民意识到抽烟可引致肺癌和心脏病。

父母关心,儿女开心

《多伦多星报》报道:“现在科学家说,孩子健康成长的关键在于家长关心他的学业,同时把这种关注表达出来。”自1994年以来,加拿大统计处及加拿大人力资源发展局合作,研究2万3000名年龄介于4至11岁加拿大儿童的成长和健康状况。很明显,加拿大绝大部分父母都十分关注儿女的学业,尤以儿女就学最初几年为然。报告说,“九成半10至11岁的儿童说,父母时常或时刻都鼓励他们要勤力读书”,百分之87的家长“在儿女读一至三年级时,每天和儿女一起读书”。多伦多区学校委员会的养育子女计划主管玛丽·戈登说:“现在我们看出,人无须家财丰厚、学识丰富才能做个好家长,只要你肯跟儿女在一起,密切留意他们,对他们表现关注就行了。”她又说:“帮助儿童智力成长的就是这种哺育关系,一切最先在家里开始。”

青少年与电话

谁都知道青少年爱打电话聊天。波兰的《女朋友》周刊说:“他们为了找开心,或觉得无聊就拿起听筒来。”然而,许多青少年却没有想过自己聊了多久,也没有理会要付多少电话费。有什么应付方法?这份杂志建议要年轻人至少支付部分电话费。它也建议要提醒青少年“电话人人有分,其他人不时也要用电话的”。

甲虫枪手

伦敦《独立报》报道:“科学家利用高速拍摄的照片观察到放屁甲虫的喷射结构机制。这种机制使它百发百中地射出昆虫世界最厉害的武器。”原来甲虫腹部末端有一对盾状的导向装置,利用这个装置,甲虫能瞄准来敌,射出一种炽热的酸性液体;瞬息间,“敌人”已憋得透不过气来。甲虫本身不怕这种酸液,它还可以喷些酸液在自己身上某些重要部位,包括背部,以保护自己。这样,每逢有成群小昆虫(例如蚂蚁)来袭击它时,它也不用害怕。纽约伊萨卡市科内尔大学,那些用高速拍摄方法捕捉到甲虫上述举动的科学家说:“虽然大家已经知道放屁甲虫转动腹部末端就能瞄向目标发射,我们现在才知道它是百发百中的枪手。”

厨房怒火

伦敦《独立报》报道:“越来越复杂的高科技家用电器正触发一场‘厨房怒火’。”泄气的用户“发现,要是没花上许多小时详读说明书,就不懂得怎样使用微波炉煮一碗汤,无法使用洗衣机洗一对袜,也无法使用搅拌器”。心理学家指出,现代科技使一种电器能有多种用途,并举出录像放映机作为这类过度复杂设计的例子。曼彻斯特大学心理系教授卡里·库珀说: “人们在工作和其他地方都要应付最新科技,他们回到自己家里就想过一种可以忘却工作的简单生活。”

生吃豆芽危害健康

《FDA消费者》杂志报道,在接到食物引致的疾病上升的报告后,美国粮食与药物管理局吁请所有想减少因食物致病的人,应避免吃未经煮熟的豆芽。许多人喜欢吃生苜蓿、红花草、豆芽。可是,《纽约时报》报道,在许多国家,这类豆芽与细菌感染有很密切的关系。年幼的孩童、年老的人,以及那些免疫系统衰弱的人特别容易受到感染。研究人员尝试不同消灭细菌的方法,包括把豆芽浸在氯或酒精溶液里,但两种方法都无法彻底消除细菌。该报说:“发芽过程所需的潮湿、暖和的气温是微生物滋生繁殖最理想不过的环境。”

伦敦的语言

英国伦敦《泰晤士报》报道,伦敦学童说至少307种语言。现时伦敦语言初步调查报告的作者之一,菲利普·贝克对这么多不同语言感到诧异。他说:“目前伦敦语言的数目甚至比纽约还要多,我们可以肯定伦敦是世上语言最多的城市。”307种语言还没有把数以百计方言计算在内,因此307这个数字也许是低估了。伦敦市85万学童当中,只有三分之二家里是说英语的。最大的外语群来自印度次大陆。伦敦人所说的非洲语言至少有一百种。仅在一个学校,学生就说58种语言了。

真菌突袭!

《明镜》周刊报道,脚癣正迅速地在德国蔓延。脚癣是一种痛苦的真菌感染,感染部位包括脚趾和脚掌。五个德国人当中就有一个患上这种病。在欧洲其他国家,感染率甚至更高。那些赤足在某些空间有限的地方(例如桑拿浴室、游泳池、某些教堂)行走的人,受感染的可能性会较高。真菌孢子的生命力顽强,使用脚部消毒喷雾机或在消毒涤槽里冲洗也没有多大效用。因为脚部只跟消毒剂接触很短时间,这样行不但未能预防这种脚患,反而会助长它的传播。你可以怎样保护自己的脚呢?真菌专家汉斯于尔根·蒂茨医生建议,在其他人走动的地方要穿拖鞋。最重要的是把脚完全抹干,尤其在脚趾之间,要保持脚部干爽,就可以避免真菌滋生和繁殖了。

除去海水的盐分

《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南澳大利亚的一个离岛上的海水淡化厂把海水变成食水。这个报道说,虽然海水淡化不是新事,但这里“所用的科技却可说是海水淡化的突破,因为这个淡化过程没有使用任何化学剂”。为了供应食水给坎加鲁岛彭纳肖区400名居民,他们“用高压把海洋的水迫过一块薄膜,将盐分除去。然后把极咸的水再次倒回海里”。该报说,虽然大家希望能更广泛地使用这个新系统,但费用仍十分昂贵,它只比传统净化水的方法稍便宜而已。

“他在开会”

《华尔街日报》报道,有人向148名大公司行政主管的秘书作了一个调查。这些秘书当中有百分之47说,她们的老板曾偶然要她们说谎。一个秘书是得克萨斯州的市场助理,她说为了保住这份工作30年,她要告诉那些找老板的人,“他在开会”,虽然当时他只是一个人在办公室里。有些谎话尤其惹人光火,例如告诉老板的妻子,你不知道她丈夫在哪里。一个秘书只因如实告诉来电的人,公司还没有寄出一张到期的支票,就被老板开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