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拔摩岛——启示之岛

拔摩岛——启示之岛

 拔摩岛——启示之岛

《儆醒!》驻希腊通讯员报道

很久以来,当帕特莫斯(即拔摩岛)上的居民望向爱琴海对岸,看着附近萨摩斯岛上一个山坡时,总会看见山坡上闪烁不定的亮光。有人说这种离奇的亮光是静电,不过拔摩岛上虔信宗教的居民却坚决否认这种说法,他们认为自己比其他人更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告诉别人说,他们收到另一个信息,是来自岛上以前一个最出名的居民的,这个居民大约在1900年前,被人放逐到这个小亚细亚海岸的希腊小岛上。

把这位响当当的居民判罪的,很可能是罗马皇帝图密善,原因是这个居民“讲论上帝,为了给耶稣作见证”,所以被放逐到这里。他在这里听到上帝的声音“好像号筒声一样”,声音说:“我是阿尔法和俄梅加……你所看见的,要写在书卷上。”——启示录1:8-11

这书卷列于一向是世上最畅销书的结尾部分。人们形容这卷书是历来最难了解的其中一卷,书卷的名称就是启示录,是圣经最后一卷书。写书的是耶稣的使徒约翰。约翰看到这个邪恶世界最后的灾难异象,令不少读者在许多世纪以来都深感兴趣。 *

拔摩岛今貌

拔摩岛是佐泽卡尼索斯群岛中最北的一个。许多游客都认为,它实在是写启示录的理想场地。岛上火山如屏障林立,坑洞深不可测,黑影憧憧。层层梯田在爱琴海畔当空烈日之下盘桓着翠绿山坡,草原则开满了鲜花。

为了看看拔摩岛今天的风貌,我从希腊的主要港口比雷埃夫斯启航。过了半夜,渡船进入狭窄的斯卡拉港,斯卡拉是拔摩岛的港口,也是最大的城镇。云霞渐消,小岛就在一轮明月中显露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喝着苦涩的希腊咖啡,心里盘算要在岛上寻幽访胜。早上的景象,是许多为人祖母的妇女,从头到脚都穿上黑色的衣裳,想要尽量避开在路上奔跑的孩子。渔人一把胡子坐在附近,在水泥码头上“打”他的午餐。他刚刚用鱼叉叉到章鱼,这样打章鱼可以让鱼身保持柔软。

我决定不搭船,我爬上斯卡拉后面的山坡, 以便看清全岛风光。这里的景色真特别。岛屿连绵伸展,就像一幅在海中飘浮的大型地形图。拔摩岛就好像三个合起来的岛,岬角就像由低层的地峡组合而成。这些地带中,有一块狭域位于斯卡拉;另一块则位于贾科夫蒂。贾科夫蒂就是“分割”的意思,位于岛上南部没有人居住的地带。拔摩岛全长只有13公里,其中一个地方的阔度甚至只有一箭之遥罢了。

走过骚乱的时期

四千年前当第一群人从小亚细亚前来拔摩岛定居时,就把小岛视为圣域了。这些早期居民在岛上第二高的地方,兴建阿耳忒弥斯神庙,阿耳忒弥斯就是狩猎女神。

使徒约翰可能在约公元96年的时候被流放到拔摩岛,当时拔摩岛落入罗马帝国的控制。到了公元4世纪,它就成为了“基督化”的拜占廷帝国的一部分。后来在公元7和10世纪之间,拔摩岛就受到伊斯兰教的统治。

在那段时期,居民一一离开这岛,岛上土地也变得越来越贫瘠。到了11世纪末,希腊正教的僧侣开始在阿耳忒弥斯的异教庙宇的故址上,兴建了一座有防御工事的“圣”约翰修道院。于是居民又纷纷返回,并在霍拉兴建了一连串白色立方体的房子,这个小镇至今仍然在修道院的城墙脚下瑟缩成一团似的。

19世纪晚期,拔摩岛也经历过短暂的风光。那时岛上有些居民拥有地中海其中一队豪华商船队。商船队要为新的入侵负起间接责任。20世纪70年代,有些有钱人在这个差不多被人遗忘的岛上,看中一些漂亮廉宜的居住环境。他们重新装潢整修许多商人的旧宅,再加上港口崭新的器材,令拔摩岛成为新的旅游景点。

尽管游客几乎踏平其他希腊岛屿,拔摩岛却一直免受大群游客的蹂躏。主要原因是它没有机场,另一方面,僧侣坚持要拔摩岛保留大型圣域的面貌。

揉合了历史与传统

餐厅侍应为了帮助我计划行程,就指示我前往斯卡拉镇后面一条已有四百年历史、铺满圆石的小径,这条小径会带领我们穿越一个布满松树香的森林,来到相信是约翰住过的洞穴,以及前往“圣”约翰修道院。在小镇边缘地带,我经过一道石墙,墙上有人用红色颜料,写上这个吓人的句子:“奥希斯托666”(小心666),这是启示录中常被人误解的标征。

在启示修道院中,有一座“圣”安妮小教堂。修道院建于1090年,里面有入口可通往 一个洞穴,根据传统,约翰就是在洞穴里接到异象的。我看到一名孤单的女士跪在那里,把一个“塔马”(奉献)放在“圣”约翰的圣像前。东正教信徒相信圣像可以带来奇迹。他们献上不同的“塔马塔”,也就是小型的金属人像、肢体、房屋,甚至汽车和船只等。我想起在科林斯(即哥林多)附近的希腊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的庙宇中,也有类似的奉献仪式,不过奉献品是用泥土造的。这两种仪式只是巧合而已吗?

文化遗迹和手抄本

当我进入“圣”约翰修道院的庭院时,一个友善的人从黑暗的回廊中走来。尼克神父得意地带我和其他游客参观修道院的珍藏。这座修道院拥有拔摩岛上大部分的土地,也是希腊其中一座财雄势大的修道院。

我们漫步穿过一座教堂,教堂阴森、寒冷,还被蜡烛薰黑,修道院创办人的骸骨就放在这里。接着我们穿过童贞女教堂,教堂部分石头是从阿耳忒弥斯神庙中取来的。在博物馆中,我们看到沙皇捐献的黄金宝石,真是恒河沙数,不可胜数;僧侣在公元11世纪取得拔摩岛的地契,由拜占廷帝国亚历克塞一世康尼努斯签发;还有公元6世纪马可福音华丽的片断,不是用墨汁写的,而是用银汁写在紫色精制皮纸上的。除了福音片断外,修道院还收藏了许多圣经和神学著作手抄本。

岛上风貌

岛上还有许多自然美景。在斯卡拉南部几公里,一个原始海滩在受保护的海湾上呈曲线形。海滩扁平,没什么特色,只有“卡利考苏”还值得一看。“卡利考苏”的意思是“鸬鹚”,这是一块海滩中央的巨石,有五六层楼高,巨石坑洞密布,很像一块巨大的瑞士乳酪。

要好好参观拔摩岛,最好是四周逛逛。你可能想坐在炽热的阳光下,在卡斯泰利的古代卫城未经挖掘的颓垣断壁中,听着远方羊儿铃铛声和牧人刺耳的哨子声。或者在下午时分,从爱琴海传来的薄雾弥漫着天空,你可能想坐下来看看海滩,而大大小小的船则在渐渐消散的雾霭中离港,有几分“孤帆远影碧空尽”的诗意。

我留在那里的最后一天,壮丽艳红的阳光,令小镇底部的景物看起来大了许多。在海湾外,渔人正在打点着没有马达的小船,小船的名称是“格里-格里”,意思是小鸭子,因为小船跟在母船后面,排成一线。

整个小岛好像火烧一样。寒风猛浪,令“格里-格里”看来好像很危险似的。几个小时后,我在返回比雷埃夫斯的船上甲板再次看到这几条船,那时我这条船正在水面迅速地破浪滑行,就在渔舟外几公里的地方经过。渔人点起了令人目眩的亮光以吸引鱼儿。那天晚上,渔人和他们后面的小岛都从我的眼前消失,可是约翰被放逐到拔摩岛后写下异象的景象,却仍留在我的脑中。

[脚注]

^ 5段 欲知详细解释,请参阅《启示录的伟大高潮近了!》,纽约守望台圣经书社出版。

[第27页的图片]

“圣”约翰修道院

[第26页的图片鸣谢]

© Miranda 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