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不输血内外科疗法日趋普及

不输血内外科疗法日趋普及

 不输血内外科疗法日趋普及

“考虑输血和护理外科病人的医护人员,都要衡量一下是否该采用不输血手术。”——约阿希姆·博尔特医生,德国路德维希港麻醉学教授。

输血传播爱滋病的悲剧,使科学家和医生不得不多尽点力,以确保病人安全。显然,这意味着血液要受到更严格的检验,但专家说,纵使有这些预防措施,也不能确保输血完全没有风险。《输血》杂志说:“就算人们花费巨量的人力物力,使血液供应比以前任何时候都要安全,我们相信病人依然会尽量避免同种(异体)的输血(输入他人血液),只因血液供应绝不可能是百分之百安全的。”

 很自然的,许多医生在输血方面都变得愈来愈谨慎。加利福尼亚州三藩市的医学博士亚历克斯·扎波兰斯基说:“基本上,输血是对人无益的。我们正设法使每个病人都避免输血。”

大众也开始意识到,输血是有风险的。事实上,1996年一次民意测验显示,百分之89的加拿大人都宁愿选择输血以外的疗法。《血管手术》杂志说:“病人不一定都像耶和华见证人一样拒绝同种(异体)的输血,但输血可以传播疾病,或改变免疫系统的功能,这足以表明我们非寻找其他疗法不可。”

可取的疗法

可幸的是,病人还有另一个选择——不输血内外科疗法。对许多病人来说,不输血疗法是可取的,而不是迫不得以才加以考虑;他们的看法是有充分理据的。英国顾问外科医生斯蒂芬·杰弗里·波拉德说,从病况发展和死亡率方面看,“动手术而不输血的病人起码不亚于曾接受输血的病人,其实情况可能更好。不但这样,他们也往往能避开输血引起的各种手术后感染和并发症”。

不输血疗法是怎样发展出来的?说来奇怪,不输血疗法本来就先于输血疗法。事实上,输血技术于20世纪初大力发展,后来才成为常规疗法。但近数十年来,不输血外科手术在医学界已经日渐普及起来了。例如,早在60年代,著名外科医生登顿·库利就率先以不输血的方式施行剖心手术,为这类手术立下先例。

 70年代期间,经输血感染肝炎的人愈来愈多,许多医生都开始寻找取代输血的疗法。到了80年代,若干阵容强大的外科组替病人施行不输血手术。当爱滋病流行起来时,不少人都渴望采用同样技术,因而再三向上述的外科组请教。90年代,很多医院都发展出不输血的治疗方案,让病人有所选择。

目前,医生面对一些以往常常涉及输血的手术或紧急情况时,都能够成功地运用不输血技术,不用给病人输血。在《加拿大麻醉学杂志》里,王(译音)医生说:“现在,施行高风险的心脏、血管、妇产科、矫形和泌尿科手术时,都不用输血,也不用含血的产品了。”

不输血外科手术的一个好处是,它提倡素质优良的护理。俄亥俄州克利夫兰的外科主任医生本杰明·赖克斯坦说:“在预防失血方面,外科医生的技术是最关键性的一环。”南非一份法律杂志说,在若干事例上,不输血手术“为时较短、病人失血较少、受感染的可能性较低,花费也更少”。杂志也说:“当然,手术后的护理往往也更划算,需时更少。”目前,世界各地大约有180所医院提供不输血的内外科医疗方案,上述的好处只是部分原因而已。

耶和华见证人与血

基于圣经理由,耶和华见证人拒绝接受输血 *,但他们都接受并且积极寻求可 代替输血的疗法。理查德·斯彭斯医生曾在纽约一所医院当外科主任。他说:“耶和华见证人热中于寻求最佳的医药治疗。在外科医生接触的消费者当中,最有见识的一群莫过于耶和华见证人了。”

由于替耶和华见证人施手术,医生在许多不输血手术技术方面大有进步。请想想心血管外科医生登顿·库利的经历。在长达27年的时间里,库利医生的外科组替663个耶和华见证人施行不输血的剖心手术,结果清楚显示,即使不输血,手术也十分成功。

诚然,耶和华见证人一直以来都因为拒绝输血而饱受批评。不过,大不列颠和爱尔兰麻醉科医生协会出版的一份指南,却把见证人拒绝输血的立场称为“尊重生命的表现”。事实上,见证人坚定的立场成了一股强大动力,推动人们发展更安全的医药治疗,人人都因而受惠。挪威国立医院的斯泰因·埃文森教授写道:“要动手术的耶和华见证人启发了我们,叫我们在卫生服务的一个重要方面不得不更上一层楼。”

为了协助医生以不输血的方式治疗病人,耶和华见证人设立了一项联系服务。目前,世界各地超过1400个医院联络委员会都作妥准备,随时向医生和研究人员提供跟不输血内外科疗法有关的医学文献。这些资料是从一个由三千多份医学文章组成的数据库撷取出来的。波士顿大学法律学院教授查尔斯·巴伦博士说:“今天,不管是见证人还是一般病人,都较少给不必要地输血,这可说是见证人的医院联络委员会的功劳。” *

耶和华见证人就不输血内外科疗法所搜集的资料,令许多医护人员得益不浅。例如,有人打算写一本题名为《自体输血法:医疗原理与趋势》的书。他们在准备素材时,请见证人向他们提供免输血疗法的资料,见证人欣然答允。这本书的作者对见证人很是感激,说:“在一切有关的参考资料当中,我们从没看过像见证人提供的那么简洁、完整的对策,使人能避免同种(异体)的输血。”

医学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许多人都已经把不输血内外科疗法列入考虑的范围内。日后的进展又怎样?发现爱滋病病毒的卢·蒙塔尼亚教授说:“我们在有关知识方面的跃进,显示输血终有一天会完全消失。”即使那一天还没到,今天免输血疗法已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

[脚注]

^ 16段 医院联络委员会也会应邀向医院里的医护人员介绍不输血疗法。此外,如果有病人特别要求协助,他们也会帮助他及早跟有关医生坦诚沟通,并继续跟医生保持联系。

[第7页的附栏或图片]

医生的意见

“不输血手术不仅对耶和华见证人有益,它对所有病人都有好处。我认为每个医生都应该加以采用。”——约阿希姆·博尔特医生,德国路德维希港麻醉学教授。

“虽然输血比以前安全,输血仍然是有风险的,好像影响免疫系统、传染肝炎或性病等。”——泰伦斯·萨基医生,医学副教授。

“许多医生不分好歹,动不动就给病人大量输血。我才不会这样做。”——亚历克斯·扎波兰斯基医生,三藩市心脏学院心脏外科主任。

“我认为,现在接受腹部手术的普通病人不一定都要输血。”——约翰内斯·舍勒,德国耶那外科教授。

[图片]

泰伦斯·萨基医生

约阿希姆·博尔特医生

[第8,9页的附栏或图片]

不输血手术

的若干内外科疗法

流体:林格溶液(Ringer’s lactate solution)、葡聚糖(dextran)、羟乙基淀粉(hydroxyethyl starch)和其他药物,都可以用来维持血容量,以防止低血容量休克。研究人员正在试验的某些流体能够输送氧气。

药物:经过基因改造的某些蛋白质可以刺激人体产生红血球(erythropoietin,红细胞生成素)、血小板(interleukin-11,白细胞介素-11)和不同的白血球(GM-CSF,G-CSF)。有些药物能大大减少手术期间的失血量(aprotinin,抑肽酶;antifibrinolytics,抗纤维蛋白溶素),或减少急性出血(desmopressin,醋酸去氨加压素)。

生物止血剂:胶原蛋白(collagen)和由纤维素织成的垫子都可以直接用来止血。纤维蛋白胶(fibrin glues)和封闭剂能堵塞给刺穿的伤口,或覆盖面积大的出血组织。

血液保存仪器:血液保存仪器收集病人在手术期间或受创时所失的血液,清洗后重新输入病人体内,过程以密封形式进行。在极端的个案中,这种循环系统保存的血液多达数升。

手术工具:有些手术工具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切割血管和止血。另一些器具可以替大幅出血的组织止血。腹腔镜检查和微创伤手术工具,都有助于缩小切口,使病人不致因切口大而额外失血。

外科技术:动手术前,手术人员必须仔细策划手术,包括向经验丰富的医生征询意见,病人就会较少在手术后出现并发症。尽快止血十分重要;延误超过24小时,病人死亡的可能性会大增。把大手术分几次小手术来进行,能减少总失血量。

 [第10页的附栏或图片]

不输血疗法——新“标准护理”?

《儆醒!》通讯员跟四个不输血内外科疗法的专家,讨论过有关方面的益处。

除了那些基于宗教理由拒绝输血的病人,什么人也许会对不输血疗法感兴趣?

施彭医生:在我们的医院里,要求不输血疗法的人通常都是一些在有关方面知识丰富的人。

尚德医生:1998年,基于个人理由拒绝输血的病人,比基于宗教理由的还要多。

博伊德医生:举个例,癌症病人对这种疗法也感兴趣。我们看过不少例子,没输血的人病情进展得较好,手术后的复发率也较低。

施彭医生:我们常常以不输血疗法治疗大学教授和他们的家属。就算外科医生自己也要求我们不要输血!举个例,有个外科医生跟我们谈到他那需要开刀的妻子,说:“只要确保一件事,就是别给她输血!”

尚德医生:我麻醉科部门的成员说:“没输血的病人跟输了血的病人比起来,进展情况没两样,也许甚至更好。为什么我们需要两套护理标准呢?如果不输血疗法对病人最为有利,我们就该以这种疗法医治所有人。”所以,我们都期望不输血疗法日后会成为标准护理。

厄恩肖医生:不错,不输血外科手术起初是针对耶和华见证人的需要而发展出来的。不过,我们也渴望以这种方式医治所有病人。

不输血疗法增加还是减少了医疗费用?

厄恩肖医生:不输血疗法很划算。

尚德医生:采用不输血疗法可以节省开支达百分之25。

博伊德医生:单从可以节省开支这一点来看,我们就该加以采用。

在应用不输血疗法方面,目前的进展有多大?

博伊德医生:我认为进展十分良好,而且绝对有继续发展的余地。我们依然不时找着新的理由,使我们确信不输血对病人更为有利。

[图片]

多纳特·施彭医生,瑞士苏黎世麻醉学教授

阿里耶·尚德医生,美国麻醉学临床副教授

彼得·厄恩肖医生,英国伦敦矫形外科顾问医生

马可·博伊德医生,加拿大妇产科教授

[第11页的附栏]

病人须知

▪ 治疗前,就要跟医生谈及各种能取代输血的疗法。对孕妇、长者或家里有幼儿的父母来说,这样做尤其重要。

▪ 把你的个人意愿写下来。如果法律文件有为这个目的而设的一栏,更要这样做。

▪ 你的医生要是不愿意以不用血的方式医治你,要找另一个乐意跟你合作的医生。

▪ 一些免输血的药物或疗法准备需时,如果你知道自己要开刀,就该尽快寻找治疗方法,切勿耽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