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人物​生平

忧虑时总会得到安慰

忧虑时总会得到安慰

苏库尔​系​一​座​古老​嘅​城市,座​落​喺​印度​河​西​岸,属于​而家​嘅​巴基斯坦。1929​年​11​月,我​喺​呢个​城市​出世。大约​喺​嗰个​时候,我​父母​从​一​个​英国​嘅​海​外​传道员(现称​特派​传道员)嗰度​得到​一​套​颜色​鲜艳​嘅​书。呢啲​基​于​圣经​嘅​书刊​对​我​将来​成为​一​个​耶和华见证人​有​深远​嘅​影响。

呢​套​书​被​称​为“彩虹​书​册”。我​开始​认真​阅读​呢​套​书​嗰阵,书​上​嘅​生动​插​图​激发​咗​我​嘅​想象​力,结果,我​好​细个​就​开始​对​呢啲​精彩​书刊​所​呈现​嘅​圣经​知识​产生​咗​浓厚​嘅​兴趣。

第二次世界大战​嘅​战​火​迫​近​英​属​印度​嘅​时候,我​嘅​世界​亦​都​发生​咗​巨​变。我​嘅​父母​先​系​分居,然后​离婚。我​好​唔​明白​点解​两​个​我​爱​嘅​人​会​离开​对方。我​变​得​感情​麻​木,觉得​自己​俾​人​遗弃。因为​我​系​独生子,所以​冇​其他​家人​可以​俾​我​所​需​嘅​安慰​同​支持。

嗰阵时,我​同​妈妈​住​喺​省​会​城市​卡​拉​奇。有​一​日,年长​嘅​弗雷德·哈达克​医生​探访​我哋​屋企。佢​系​一​个​耶和华见证人,同​之前​送​我哋​书刊​嘅​海​外​传道员​有​同样​嘅​信仰。佢​建议​我​妈妈​开始​一​个​圣经​课程。虽然​妈妈​拒绝​咗,不过​话 我​可能​有​兴趣。第​二​个​星期,我​就​开始​同​哈达克​弟兄​学习。

几​个​星期​之后,我​就​参加​喺​哈达克​弟兄​嘅​医疗​诊​所​举行​嘅​基督徒​聚会。大约​十二​个​年长​嘅​见证人​喺​嗰度​举行​崇拜。佢哋​鼓励​我,照顾​我,就​好似​对待​自己​嘅​仔​一样。我​清楚​记得​佢哋​坐​喺​我​旁边,交谈​嗰阵​同​我​保持​平​视,而且​将​我​视​为​佢哋​嘅​好​朋友。呢啲​都​系​我​当时​非常​需要​嘅。

冇几耐,哈达克​弟兄​就​邀请​我​同​佢​一齐​做​传道​工作。佢​教​我​点样​操作​手提式​留声机,向​人​播放​一​个​简短​嘅​圣经​演讲。虽然​有啲​住户​觉得​某​啲​演讲​讲​得​好​直接​就​唔​想​听,但系​我​因为​可以​向​人​作​见证​而​感到​好​兴奋。我​对​圣经​真理​充满​热情,亦​都​好​钟意​同​人​分享。

随​住​日​军​向​英​属​印度​迫​近,英国​政府​对​耶和华见证人​施​加​嘅​压力​越来越​大,后来​直接​影响​到​我。我​嘅​校长​系​一​个​圣​公会​牧师。1943​年​7​月,佢​以“品德​不良”为​理由​将​我​开除。佢​同​我​妈妈​讲,我​同​耶和华见证人​来往​对​其他​学生​造成​咗​不良​嘅​影响。妈妈​好​担心,就​唔​准​我​同​见证人​来往。之后,佢​送​我​去​爸爸​所​在​嘅​城市,往​北​1370​公里(850​英里)嘅​白沙瓦。因为​冇​继续​吸收​灵粮​同​参加​聚会,我​嘅​灵性​就​慢慢​变​得​软弱。

恢复​属灵​健康

1947​年,我​返去​卡​拉​奇​揾​工。其间,我​拜访​咗​哈达克​医生​嘅​诊​所,并​受​到​佢​热情​欢迎。

佢​以为​我​嚟​系​为咗​睇​病,就​问​我:“你​边度​唔​舒服​呀?”

我​回答​话:“医生,我​身体​冇​事,不过​喺​属灵​上​病​咗。我​需要​一​个​圣经​课程。”

佢​问:“你​想​几时​开始?”

我​话:“如果​可以,而家​就​开始。”

嗰​晚​我哋​好​开心​一齐​讨论​圣经。我​觉得​自己​好似​返​到​属灵​嘅​家​噉。妈妈​谂​尽​办法​阻止​我​同​见证人​来往,不过​今​次​我​下​定​决心​要​持守​真理。1947​年​8​月​31​日,我​受浸​表明​自己​献​咗​身​俾​耶和华。冇几耐,我​就​开始​做​正规​先驱,当时​我​17​岁。

喜乐​嘅​先驱​服务

我​第​一​个​先驱​委派​就系​去​奎达​传道。呢个​城市​以前​系​英​军​嘅​前​哨基​地。1947​年,英​属​印度​被​划​分​为​印度​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 *呢个​事件​触​发​国​民​之​间​激烈​嘅​宗教​冲突,引发​历史​上​其中​一​次​规模​最​大​嘅​难​民​潮。大约​1400​万​个​难​民​流​离​失​所。印度​嘅​穆斯林​去​巴基斯坦,而​巴基斯坦​嘅​印度​教​同​锡克​教​教​徒​就​迁移​到​印度。喺​一​片​混乱​中,我​喺​卡​拉​奇​上​咗​一​列​前​往​奎达​嘅​火车。因为​火车​逼​满​晒​人,所以​路途​嘅​大部分​时间​我​都​要​喺​火车​外面,全​靠​揸​实​条​扶​手​先​唔​会​跌​落​车。

我​参加​1948​年​印度​嘅​一​个​分区​大会

喺​奎达,我​遇​到​乔治·辛格,一​个​二十几​岁​嘅​特别​先驱。乔治​俾​咗​一​部​旧​单​车​我,噉​我​就​可以​踩​住(或者​推​住)部​单​车​喺​呢个​好多​山坡​嘅​地区​传道。大部分​时间​我​都​系​一​个​人​传道。不​出​六​个​月,我​就​有​17​个​圣经​学生,有啲​后来​仲​受​咗​浸。其中​一​个​叫​做​萨迪克·马​西​嘅​学生​系​一​个​军官,佢​帮助​乔治​同​我​将​一啲​圣经​书刊​翻译​成​巴基斯坦​嘅​官方​语言​乌尔​都​语。后来,萨迪克​成为​一​个​热心​嘅​传道员。

乘​搭​伊利莎白​女​王​号​前​往​基列​学校

之后,我​返翻​去​卡​拉​奇,同​两​位​啱啱​嚟​到,分别​叫​亨利·芬奇​同埋​哈里·福​里斯特​嘅​基列​毕业​生​一齐​服务。佢哋​喺​属灵​上​俾​我​嘅​训练​真系​好​宝贵!有​一​次,我​同​芬奇​弟兄​一齐​去​巴基斯 坦​北部​做​传道。喺​崇​山​峻岭​嘅​山​脚​下,我哋​揾​到​好多​谦卑、渴​求​圣经​真理​嘅​村民,佢哋​都​讲​乌尔​都​语。两​年​之后,我​自己​都​受​到​邀请​参加​基列​学校。我​返​到​巴基斯坦​后,用​部分​时间​做​分区​探访​工作。我​住​喺​拉​合​尔​嘅​海​外​传道员​之​家,另外​有​三​个​特派​传道员​弟兄​同​我​一齐​住。

从​痛苦​中​复原

1954​年,拉​合​尔​嘅​特派​传道员​之​间​因为​性格​差异​而​发生​严重​矛盾,所以​分部​要​调整​委派。因为​我​唔​明智​噉​支持​其中​一​方,结果​受​到​严厉​嘅​责备。我​深受​打击,觉得​自己​好​失败。我​搬​返去​卡​拉​奇,之后​去​咗​英国​伦敦,希望​喺​属灵​上​可以​有​个​新​嘅​开始。

喺​伦敦,我​嘅​会众​有​好多​伯特利​成员。普赖斯·休斯​系​个​仁慈​嘅​分部​仆人,佢​特别​关心​我。有​一​日,佢​话​俾​我​知,佢​曾经​受​到​当时​负责​全球​传道​工作​嘅​约瑟夫·卢述福​嘅​严厉​劝告。当​休斯​弟兄​想​为​自己​辩护​嗰阵,卢述福​弟兄​严厉​噉​责备​佢。我​好​惊讶​休斯​弟兄​可以​微笑​住​讲述​呢​段​往​事。佢​话,佢​最初​好​唔​开心,不过​后来​意识​到,自己​确实​需要​噉样​嘅​劝告,而且​呢个​系​耶和华​向​佢​表达​爱​嘅​一​种​方式。(希伯来书​12:6)佢​嘅​话​深深​打动​咗​我,帮助​我​喺​属灵​上​重新​取得​平衡。

大约​呢个​时候,我​妈妈​搬​到​伦敦,而且​接受​咗​后来​成为​中央长老团​成员​嘅​约翰·巴尔​弟兄​嘅​提议,同意​学习​圣经。佢​喺​属灵​上​不断​进步,喺​1957​年​受浸。后来​我​得知,原来​爸爸​去世​之前,都​同​耶和华见证人​学习​过​圣经。

1958​年,我​同​一​位​喺​伦敦​定​居​嘅​丹麦​姊妹​莱娜​结婚。第​二​年,我哋​好​开心​生​咗​个​女,同​佢​起名​叫​做​简。佢​系​我哋​五​个​仔女​中​最​大​嘅。当时​我​喺​富勒姆​会众​有​好多​服务​机会。但系​后来,因为​莱娜​嘅​身体​唔​好,我哋​要​搬​去​气候​温暖​嘅​地方。1967​年,我哋​移​居​到​澳大利亚​嘅​阿德莱德。

一生​中​最​痛苦​嘅​事

我哋​喺​阿德莱德​嘅​会众​有​12​位​年长​嘅​受膏基督徒。佢哋​热心​带头​传道。我哋​一​家​好​快​就​安​定​落​嚟,继续​保持​良好​嘅​属灵​常规。

 1979​年,我​同​莱娜​迎​嚟​咗​我哋​第​五​个​细路​丹尼尔。佢​患​有​严重​嘅​唐氏​综合​症 *,预​计​寿命​唔​长。即使​而家​我​讲​翻​起​当时​嘅​情况,我​嘅​心​依然​好​痛。我哋​竭尽​全力​照顾​佢,同时​冇​忽略​另外​四​个​仔女​嘅​需要。丹尼尔​因为​心​脏穿​咗​两​个​窿,有时​会​缺氧​而​面​色​发​紫。遇​到​噉​嘅​情况,我哋​就​要​即刻​送​佢​去​医院。虽然​佢​健康​状​况​好​差,不过​佢​好​聪明,好​有​爱心,亦​都​好​爱​耶和华。我哋​全​家​食饭​前​祷告​嗰阵,佢​会​扣​实​佢​对​手​仔,点​吓​头,衷心​噉​讲“阿们!”。做​晒​呢啲​之后,佢​先至​食饭。

丹尼尔​四​岁​嗰时,患​上​急​性​白​血​病。我​同​莱娜​无论​身体​上​定​系​感情​上​都​精​疲力​尽。我​觉得​自己​就​快​精神​崩溃。不过​有​一​日,喺​我哋​最​低落​嘅​时候,分区​监督​内​维尔·布朗​域​嚟​探​我哋。嗰​晚,佢​揽​实​我哋,同​我哋​一齐​喊。佢​仁慈​体贴​嘅​安慰​令​我哋​深受​感动。佢​大约​凌晨​一​点​先至​离开。冇几耐,丹尼尔​死​咗。失去​佢,系​我哋​一生​最​痛苦​嘅​事。不过,我哋​喺​悲痛​中​保持​忍耐,深信​任何​嘢,甚至​系​死亡,都​唔​能够​隔断​耶和华​对​丹尼尔​嘅​爱。(罗马书​8:38,39)将来​丹尼尔​会​喺​上帝​嘅​新世界​复活,我哋​非常​期待​到时​可以​同​佢​喺​一齐!(约翰福音​5:28,29

帮助​其他​人​而​得到​喜乐

我​有​两​次​严重​中风,不过​而家​仍然​以​长老​嘅​身份​喺​会众​服务。我​嘅​经历​使​我​更加​识得​同情、怜悯​其他​人,特别​系​面对​紧​难题​嘅​人。我​唔​会​去​妄断​佢哋,反而​会​谂:“佢哋​嘅​成长​背景​点样​影响​佢哋​嘅​情感​同​谂法?我​可以​点样​关心​佢哋?我​可以​点样​鼓励​佢哋​用​耶和华​嘅​方式​嚟​解决​问题?”我​真系​好​钟意​牧养​会众​嘅​弟兄​姊妹!当​我​安慰​其他​人,使​佢哋​喺​属灵​上​重新​得​力​嘅​时候,我​自己​都​得到​安慰​同​强化。

牧养​弟兄​姊妹​一直​使​我​深​感​满足

诗篇​执笔者​嘅​话​表达​咗​我​嘅​心声,佢​话:“每​当​我​心里​多​忧​多​虑,[耶和华]都​安慰​我,使​我​安心。”(诗篇​94:19)面对​家庭​难题、信仰​受​到​家人​反对、对​自己​失望​同感​到​沮丧​嘅​时候,耶和华​都​扶持​我。耶和华​的确​系​我​真正​嘅​父亲!

^ 19段 最初,巴基斯坦​分​为​西​巴基斯坦(而家​嘅​巴基斯坦)同​东​巴基斯坦(而家​嘅​孟​加​拉)。

^ 29段 请​睇《警醒!》2011​年​6​月​11​日​刊“养育​唐氏​综合​症​孩子——喜乐​与​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