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内容

跳到目录

 人物​生平

始贫终富

始贫终富

我​喺​美国​印第安纳州​利伯蒂镇​嘅​一​间​木​屋​出世。我​出世​嗰阵,父母​已经​有​三​个​仔女——我​哥哥​同​两​个​姐姐。之后,妈妈​又​生​咗​我​两​个​弟弟​同​一​个​妹妹。

我​出生​嘅​木​屋

我​在​学​期间,学校​同​小镇​都​冇​咩​大​嘅​改变。从​一​年​级​到​毕业,我​嘅​同​班​同学​都​系​嗰​批​人。利伯蒂镇​好​细,镇​上​大部分​人​都​彼此​认识。佢哋​知道​你​嘅​名,你​亦​都​知道​佢哋​嘅​名。

我​有​6​个​兄弟​姐妹,细个​嗰阵​就​已经​识得​好多​同​农​作​有关​嘅​嘢

利伯蒂镇​周围​都​系​一啲​小​型​农场,主要​种植​粟​米。我​出世​嗰阵,我​爸爸​系​当地​嘅​一​个​农夫。我​十​几​岁​就​识得​揸​拖拉机,亦​都​识得​其他​基本​嘅​耕​作​技巧。

我​从​未​见​过​爸爸​年轻​嘅​样。我​出世​嗰阵,爸爸​已经​56​岁,妈妈​35​岁。不过,我​爸爸​系​一​个​健康​强壮​嘅​人。佢​好​热爱​工作,亦​都​教导​所有​仔女​要​有​噉样​嘅​态度。佢​赚​嘅​钱​唔​多,但系​一直​以来​我哋​都​有​屋​住,有​衫​着,有​饭​开。另外,佢​都​会​经常​抽​时间​陪​我哋。佢​93​岁​去世,妈妈​86​岁​去世。佢哋​都​冇​事奉​耶和华。我​其中​一​个​弟弟​从​1972​年​就​开始​做​长老,一直​忠贞​事奉​耶和华。

 我​嘅​早​年

我​妈妈​好​虔诚,每​个​星期日​都​会​带​我哋​去​浸信会​教堂。我​12​岁​嗰阵​第​一​次​听到​三位一体​呢个​教义。我​好​好奇​噉​问​妈妈:“点解​耶稣​可以​系​儿子​同时​又​系​父亲?”我​记得​佢​嘅​回答​系:“阿​仔,呢个​系​奥秘,系​我哋​冇​办法​明白​嘅。”呢个​对​我​嚟​讲​的确​系​个​奥秘。虽然​唔​明白,我​14​岁​左右​仲系​喺​本地​一​条​小​溪​受​咗​浸。佢哋​三​次​将​我​浸​落​水,一​次​为​天父,一​次​为​儿子,一​次​为​圣灵!

1952​年——17​岁,我​应​征​参军​之前

我​读​高中​嘅​时候,有​个​朋友​系​职业​拳击手。佢​叫​我​试​吓​打​拳。于是​我​开始​受​训,仲​加入​咗​一​个​叫“金​拳​套”嘅​拳击​组织。我​打​得​唔​系​咁​好,所以​打​咗​几​场​就​放弃​嘞。之后,我​应​征​加入​美国​军队,被​派​去​德国。喺​德国​服役​期间,上​级​派​我​去​一​个​士官​学​院,佢哋​觉得​我​有​领导​天​赋,希望​我​投身​军事​行​业。我​唔​系​好想​留​喺​军队​服役,所以​两​年​服役​期​满​咗​之后,喺​1956​年​我​就​光荣​退役。不过​冇几耐,我​就​加入​咗​一​支​完全​唔同​嘅​军队。

1954-1956​年——我​喺​美国​军队​服役​两​年

开始​新​嘅​生活

我​学习​真理​之前,由于​受​到​电影​同​周围​环境​嘅​影响,对​点样​先​系​一​个​真正​嘅​男人​有​错误​嘅​睇法。我​认为​传讲​圣经​嘅​男子​冇​乜​男子​气概。但系​我​之后​学​到​嘅​嘢,改变​咗​我​嘅​一生。有​一​日,我​开​住​部​红色​开篷车​穿​过​市镇,有​两​个​年轻​嘅​女子​向​我​挥​手。我​认​得​佢哋。佢哋​系​我​姐夫​嘅​两​个​妹妹。佢哋​系​耶和华见证人。之前​佢哋​已经​俾​过​我《守望台》同《警醒!》杂志,但系​我​觉得《守望台》对​我​嚟​讲​有啲​深奥。呢​次​佢哋​邀请​我​参加​会众​书籍​研究班——喺​佢哋​屋企​举行​嘅​一​个​研究​圣经​嘅​小​型​聚会。我​同​佢哋​讲,我​会​考虑​吓。佢哋​微笑​住​问​我:“你​保证​你​会​考虑?”我​话:“我​保证。”

我​应承​之后​有啲​后悔,但系​我​觉得​唔​应该​食言,所以​嗰​晚​我​去​咗。令​我​印象​最​深刻​嘅​系​啲​小朋友,估​唔​到​佢哋​居然​识​咁​多​圣经​知识!虽然​我​同​妈妈​去​咗​咁​多​次​教堂,但系​我​对​圣经​嘅​认识​好少。而家​我​决心​要​学​多​啲,所以​我​同意​跟​见证人​学习​圣经。我​最​开始​学​到​嘅​系,全能​上帝​嘅​名​叫​做​耶和华。好多​年​前,我​问​妈妈​耶和华见证人​系​咩​人,佢​只系​话:“噢,佢哋​崇拜​一​个​叫​耶和华​嘅​老​人家。”而家​我​嘅​心眼​先​真正​打开!

我​知道​自己​揾​到​真理,所以​进步​得​好​快。参加​聚会​唔​到​9​个​月,我​就​喺​1957​年​3​月​受浸。我​嘅​人生​观​发生​咗​好​大​改变,我​好​开心​从​圣经​学​到​乜嘢​先至​系​真正​嘅​男子​气概。耶稣​系​个​完美​嘅​人,佢​比​任何​男人​都​更​有​力量。不过,佢 并​冇​参与​斗争,而系​好似​预言​所​讲​嘅​噉,“一直​甘愿​受苦”。(以赛亚书​53:2,7)我​学​到,一​个​真正​嘅​基督徒“要​对​所有​人​和​气”。(提摩太后书​2:24

第​二​年,即​系​1958​年,我​开始​做​先驱。不过​好​快,我​要​暂​时​停止。点解?因为​我​决定​要​同​格洛丽亚​结婚。佢​就系​邀请​我​参加​书籍​研究班​嘅​其中​一​个​女仔!我​从来​都​冇​后悔​做​呢个​决定。无论​之前​定​系​而家,格洛丽亚​喺​我​心目​中​都​系​一​粒​宝石,甚至​比“希望​之​钻”更​宝贵,我​好​开心​可以​娶​到​佢!等​佢​同​你哋​讲​吓​佢​嘅​故事:

“我​有​16​个​兄弟​姐妹。妈妈​系​一​个​忠心​嘅​见证人,佢​喺​我​14​岁​嗰阵​去世,之后​爸爸​就​开始​学习​圣经。妈妈​走​咗​之后,爸爸​同​校长​作​咗​一​个​安排。当时​我​家​姐​仲​有​一​年​就​高中​毕业,爸爸​问​家​姐​同​我​可​唔​可以​一​人​返​一​日​学。我哋​轮流​返​学,噉​其中​一​个​人​就​可以​留​喺​屋企​照顾​细佬妹,亦​都​可以​喺​爸爸​出去​工作​嘅​时候​帮手​煮​饭。校长​同意​呢个​安排,而且​一直​实行​到​我​家​姐​毕业。两​个​见证人​家庭​帮助​我哋​学习​圣经。我哋​兄弟​姐妹​中​有​11​个​长大​之后​成为​耶和华见证人。我​好​钟意​喺​地区​做​传道,不过​我​好​怕丑,而​塞缪尔​咁​多​年​来​都​一直​帮助​我​克服​呢个​弱点。”

格洛丽亚​同​我​喺​1959​年​2​月​结婚。我哋​好​开心​一齐​做​先驱。我哋​一直​都​渴望​喺​世界​总部​服务,所以​同​年​7​月​就​向​伯特利​提​出​申请。当时,亲爱​嘅​西蒙•克拉克​弟兄​同​我哋​见面。佢​同​我哋​讲,伯特利​暂​时​唔​招​收​已​婚​夫妇。我哋​好想​喺​伯特利​服务,不过​最终​要​等​好多​年​先​可以​如​愿​以​偿!

我哋​写​信​问​总部,可​唔​可以​派​我哋​去​需求​更​大​嘅​地区。总部​嘅​答复​只​有​一​个:阿​肯​色​州​嘅​派​恩布拉夫。嗰阵时,派​恩布拉夫​有​两​群​会众,一​群​系​白人​会众,另​一​群​系​黑人​会众。我哋​被​派​去​只​有​14​个​传道员​嘅​黑人​会众。

应对​种族​隔​离​同​种族​主义

你​可能​觉得​奇怪,点解​耶和华见证人​嘅​会众​会​有​种族​隔​离。答案​好​简单,喺​嗰个​年代​冇​乜​选择。黑人​同​白人​一齐​集会​系​非法​嘅,亦​都​好​可能​因此​遭到​暴力​袭击。喺​好多​地方,如果​呢​两​个​种族​嘅​见证人​喺​一齐​崇拜,王国聚会所​就​有​可能​遭受​毁​坏,所以​弟兄​姊妹​感到​害​怕​都​好​正常。噉样​嘅​事​的确​发生​过。如果​黑人​见证人​喺​白人​区​逐家逐户​传道,佢哋​会​被​拘捕,甚至​会​被​殴​打。所以,为咗​可以​传道,我哋​遵守​法律,期待​日​后​情况​会​好​转。

我哋​传道​嗰时​遇​到​过​好多​挑战。例如,喺​黑人​地区​传道​嗰阵,我哋​有时​唔​小心​敲​咗​白人​家庭​嘅​门。呢​阵​时,我哋​要​尽快​决定​系​向​对方​作​一​个​简短​嘅​圣经​介绍,定​系​道歉​之后​马上​离开。当时,呢​种​情况​经常​发生。

当然,我哋​需要​工作​嚟​维持​先驱​生活。我哋​大部分​工作​嘅​工​资​都​好​低。格洛丽亚​可以​揾​到​一啲​家​政​工作。有​一​户​人​允许​我​帮助​太太,噉​太太​只系​用​一半​时间​就​可以​完成​工作。我​同​格洛丽亚​喺​中​午​会​得到​一​盒​快餐,然后​两​个​人​分​嚟​食。格洛丽亚​每​个​星期​会​为​一​个​家庭​熨​衫。我​就​打​理​花园,洗​窗​同埋​做​一啲​零散​嘅​工作。我哋​帮​一​个​白人​家庭​洗​窗,格洛丽亚洗​入面,我​洗​出​面。因为​呢个​工作​要​做​一​日,所以​屋主​会​提供​午饭​俾​我哋。格洛丽亚​可以​喺​屋​入面,不过​要​同​呢​家人​分开​食,而​我​就​喺​车库​入 面​食。我​一啲​都​唔​介意,而​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