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2016年2月18日
阿塞拜疆(亞塞拜然)

伊里娜·扎哈爾琴科和瓦麗達·賈布萊衣洛娃被阿塞拜疆定罪繼而獲釋

伊里娜·扎哈爾琴科和瓦麗達·賈布萊衣洛娃被阿塞拜疆定罪繼而獲釋

2016​年​1​月​28​日,伊里娜​·​扎哈爾琴科​和​瓦麗達·賈布萊衣洛娃​在​巴庫​市​的​皮臘拉西區​法院​出庭​受​審。她們​像​慣犯​一樣​被​關​在​鐵籠子​裡,聆聽​阿克拉姆​·​格赫拉曼夫​法官​的​裁決。兩​人​雖然​又​疲憊​又​虛弱,卻​鎮定​自若。法官​宣判,她們​因​未​獲​國家​許可​分發​宗教​書刊​而​被​定罪,並​對​每​人​處​以​7000​馬納特(4361​美元)的​罰款。鑑於​她們​已經​被​囚​11​個​月,法官​取消​了​罰款,並​釋放​她們。

不​公正​的​拘留

扎哈爾琴科​女士​和​賈布萊衣洛娃​女士​是​耶和華見證人。阿塞拜疆(亞塞拜然)國家​安全部​指控,她們​在​巴庫​市​向​一​位​鄰居​免費​贈送​聖經​冊子​屬於​犯罪​行為。國家​安全部​對​這​項​所謂​的​罪行​進行​了​長​達​十​週​的​調查,並​多​次​對​兩​位​女士​進行​粗暴​的​審訊。2015​年​2​月​17​日,兩​位​女士​再次​被​國家​安全部​傳喚​時,震驚​地​發現​自己​被​帶​到​了​一​個​提審​聽證會。 * 之後,她們​甚至​在​未​經​審判​的​情況​下​就​被​拘留​了。

當局​從​一​開始​就​把​這​兩​位​女士​當​作「對​社會​構成​威脅」的​犯罪​分子​來​對待。一​位​辯護人​説:「調查員​用​如此​誇大​的​言辭​描述​這​兩​位​女士​的​行為,真​是​讓​我​驚訝。調查員​指控​兩​人​共同​預謀​並​蓄意​犯罪。事實​上,那​天​瓦麗達​只是​回去​拜訪​一​位​女士,這​位​女士​之前​就​喜歡​討論​聖經,也​請​瓦麗達​給​她​一些​聖經​書刊。她​邀請​瓦麗達​和​伊里娜​進​家​裡​喝​茶,並​接受​了​一​本​宗教​冊子。」

任意​折磨,加劇​迫害

法庭​裡​的​鐵籠子

在​扎哈爾琴科​女士​和​賈布萊衣洛娃​女士​被​單獨​囚禁​的​11​個​月​期間,國家​安全部​禁止​兩​人​接受​探望、打​電話、通信,甚至​不許​她們​看​聖經。國家​安全部​的​官員​還​不斷​向​她們​施加​心理​壓力。結果​這​兩​位​女士​日漸​消瘦、睡眠​不足,身體​變​得​極度​衰弱。對於​將​她們​在​候審​期間​轉​為​軟禁​的​請求​和​上訴,法院​也​一概​拒絕。

在​2015​年​5​月、7​月​和​9​月​舉行​的​聽證會​上,國家​安全部​要求​法院​延長​兩​人​的​拘留​時間,這​令​她們​的​處境​雪上加霜。法院​最終​在​12​月​開庭​審理​此​案,但​格赫拉曼夫​法官​又​三​次​推遲​舉行​聽證會​的​時間。2016​年​1​月​28​日​法院​終於​作​出​裁決,而​此時,伊里娜​和​瓦麗達​已經​在​監獄​裡​被​囚​將近​一​年​了。

國家​安全部​對​耶和華見證人​進行​的​大​規模​迫害,在​案件​的​審理​過程​中​變​得​昭然可見。國家​安全部​要求​法院​拘留​兩​位​女士,以便​找​出​其他​參與​這​類​所謂​犯罪​活動​的​耶和華見證人。兩​位​女士​被​囚​期間,國家​安全部​的​官員​不斷​騷擾​巴庫​市​的​耶和華見證人,多​次​審訊​他們,並​突擊​搜查​幾十​個​耶和華見證人​的​家​和​一​個​崇拜​場所。

國際​社會​呼籲​終止​暴行

耶和華見證人​向​國際​人權​機構​尋求​援助,希望​能夠​終止​扎哈爾琴科​女士​和​賈布萊衣洛娃​女士​受​到​的​暴行。他們​向​歐洲​人權​法院​和​聯合國​的​幾​個​相關​機構​提起​申訴。全球​各​地​的​耶和華見證人,也​給​阿塞拜疆​的​官員​寫​了​數​以​千​計​的​信。耶和華見證人​的​代表​們​接觸​各自​國家​的​政府​官員,也​直接​寫​信​給​阿塞拜疆​的​總統,向​他們​尋求​人道主義​干預。

2015​年​12​月​2​日,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小組​指​出,阿塞拜疆​侵犯​了​扎哈爾琴科​女士​和​賈布萊衣洛娃​女士​的​人權,並​已經​構成​宗教​歧視。工作​小組​敦促​阿塞拜疆​釋放​兩​位​女士,並​因​任意​拘留​她們​而​作​出​賠償。次日,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要求​阿塞拜疆​政府​將​賈布萊衣洛娃​女士​轉​為​軟禁,因為​她​的​健康​狀況​不斷​惡化。

毫無​根據​的​刑事​定罪

在​審訊​過程​中,格赫拉曼夫​法官​首先​聽取​了「被害人」的​證詞。這​位​所謂​的​被害人​説,扎哈爾琴科​女士​和​賈布萊衣洛娃​女士​送​給​自己​一​本​冊子。但是,這​位「被害人」的​證詞​非常​混亂、前後​不一,並且​與​她​之前​提供​的​證詞​相互​矛盾。作為「被害人」,她​卻​不​能​解釋​自己​到底​受​了​什麼​傷害。當​法官​允許​扎哈爾琴科​女士​和​賈布萊衣洛娃​女士​向「被害人」提問​時,她們​以​尊重​的​口吻​指​出​證詞​中​的​錯誤​與​矛盾。兩​位​女士​都​告訴​這​位「被害人」,自己​已經​寬恕​了​她。

法官​還​聽取​了​另外​兩​個「證人」的​證詞。二​人​聲稱​看見​了​伊里娜​和​瓦麗達​未​獲​國家​許可​分發​宗教​書刊。兩​人​都​在​指控​扎哈爾琴科​女士​和​賈布萊衣洛娃​女士​犯法​的​文件​上​簽​了​名,但​在​法庭​上​卻​承認​自己​甚至​沒有​讀​過​那​份​文件。在​被​提問​時,兩​人​也​承認​不​認識​伊里娜​和​瓦麗達,也​未​從​她們​那裡​收​過​宗教​書刊。第​三​位​證人​的​證詞​由​法官​當庭​讀​出,但​這​份​證詞​同樣​前後​不一、自相矛盾。

儘管​所有​的​證據​都​證明​扎哈爾琴科​女士​和​賈布萊衣洛娃​女士​清白​無辜,格赫拉曼夫​法官​還是​宣判​她們​被​指控​的​罪名​成立。審訊​結束​之後,一​位​辯護​律師​説:「這個​判決​簡直​太​荒謬​了。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小組​已經​認定​這​兩​位​女士​是​被​冤枉​的,並​要求​政府​釋放​她們、向​她們​作​出​賠償。但​僅僅​幾​週​後,法官​現在​卻​判​她們​有​罪。」這​兩​位​女士​在​考慮​是否​要​為​受​到​的​不公​判決​提起​上訴。

阿塞拜疆​何​時​才​會​終止​對​耶和華見證人​的​迫害?

伊里娜·扎哈爾琴科​和​瓦麗達·賈布萊衣洛娃​重​獲​自由,回​到​家人​的​身邊,也​得到​所​需​的​醫療​護理。聽​到​這個​消息,全​世界​的​耶和華見證人​都​感到​安慰。但​與​此​同時,所有​的​耶和華見證人​也​感到​非常​震驚——阿塞拜疆​竟然​如此​毫無​理由、蠻橫​粗暴​地​對待​兩​位​安​守​本分、清白​無辜​的​女士,然後​又​通過​判定​她們​有​罪​來​加以​掩飾。

阿塞拜疆​政府​公然​侵犯​公民​的​宗教自由權,這​引起​了​耶和華見證人​及​社會​各​界​人士​的​擔憂。國際​社會​都​在​密切​關注,阿塞拜疆​是否​會​改善​對待​人數​較​少​的​宗教​群體​的​方式。耶和華見證人​會​繼續​尋找​機會​與​阿塞拜疆​政府​溝通,討論​有關​他們​崇拜​方面​的​事宜,以​求​達成​共識。

^ 4段 在​2015​年​11​月​10​日​提起​的​公訴​中,國家​安全部​的​調查員​指控​這​兩​位​女士​違反​了《阿塞拜疆​共和國​刑法》第​167-2.2.1​條。該​條款​規定,任何​團體​未​經​批准​不可​分發​宗教​書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