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副選單

耶和華見證人

中文繁體(國語)

2016年11月18日
俄羅斯

第​1​部分​補充​資料

獨家採訪——專家解析:俄羅斯當局利用反極端主義法抹黑耶和華見證人

獨家採訪——專家解析:俄羅斯當局利用反極端主義法抹黑耶和華見證人

這個​系列​專訪​共有​3​部分,本​篇​為​第​1​部分。

俄羅斯​當局​聲稱​耶和華見證人​參與「極端主義​活動」,並​企圖​撤銷​他們​的​合法​地位,禁止​他們​在​俄羅斯​聯邦​境​內​的​一切​活動。耶和華見證人​已經​針對​這些​指控,和​當局​威脅​關閉​耶和華見證人​行政​中心​的​合法性,向​法院​提​出​上訴。

我們​獨家​採訪​了​幾​位​在​宗教、政治​和​社會學​領域​享有​盛名​的​學者,以及​研究​蘇聯​和​後​蘇聯​時期​的​專家。我們​會​和​他們​討論​耶和華見證人​的​案件,以及​俄羅斯​用​來​打擊「極端主義」的​方法。

你​認為​像​耶和華見證人​這樣​一​個​和平​的​宗教​團體,應該​被​冠​上「極端主義​分子」的​罪名​嗎?他們​的​活動​應該​被​俄羅斯​聯邦​禁止​嗎?

  • 威廉​S.B.鮑林​教授

    「不​應該。在​我​看​來,稱​耶和華見證人​為『極端主義​分子』是​荒謬​且​難以​理解​的。」——威廉​S.B.鮑林​教授,法學​教授,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學院​的​人權​法學​暨​文學​碩士​主任;中殿​和​格雷​律師​學院​大律師,英國

  • 葉卡捷琳娜·埃爾巴基揚​博士

    「我​研究​過​俄羅斯​耶和華見證人​的​生活,根據​我​個人​的​研究,我​相信​他們​是​一​個​絕對​和平​的​宗教​組織,他們​在​俄羅斯​聯邦​已​有​相當​長​的​歷史(超過​100​年)。這些​信徒​與​極端主義​絕​無​關聯。可是,法院​卻​因​一些​難以​理解​的​理由,將​他們​稱​為​極端主義​分子,像​那些​被​逮捕​定罪​的​恐怖​分子​一樣。理由​只​因​他們​聚​在​一起,舉行​宗教​集會,討論​聖經​和唱​讚美​上帝​的​詩歌。」——葉卡捷琳娜·埃爾巴基揚​博士,莫斯科​勞動​和​社會關係​學院​社會學​和​社會​過程​管理​的​教授;歐洲​宗教​研究​協會​會員;《神學​術語​詞典》俄語版、《宗教​研究》及《宗教​百科全書​俄語版》主編,俄羅斯

  • 羅曼·倫金​博士

    「從​針對​耶和華見證人​的​訴訟​中,可以​看​出​21​世紀​初​的​新​宗教​政策​有​兩​個​主要​的​特色:首先,這​項​政策​排斥​西方​主義​的​影響,屬於​仇外​心態;第​二,那些​關於​耶和華見證人​的​指控,是​基於​反宗教​的​刻板​印象​和​蘇聯​以往​對​宗教​的​觀點。我們​可以​從​耶和華見證人​的​司法​案件​中​看​出​這些​態度,以及​當局​在​處理『非傳統』團體​案件​的​方式。」——羅曼·倫金​博士,莫斯科​的​俄羅斯​科學院​歐洲​研究所​宗教​和​社會​中心​主任;宗教​與​法律​專家​聯盟​理事長,俄羅斯

  • 德米特里·烏茲蘭爾​博士

    「俄羅斯​的​宗教​政策​最​有​問題​的​部分,就是​政府​逐漸​創造​出​一​種​反對​和​壓制​宗教​的​國家​機制,並且​試圖​規範​和​限制​宗教​活動。我​的​意思​是​新​的​宗教法​不單​是​反對​極端主義,也​反對​人​改變​他人​信仰,有些​官員​在​執法​時​也​濫用​權力,結果​這個​機制​反倒​經常​被​用​來​對付​和平​守法​的​團體。」——德米特里·烏茲蘭爾​博士,莫斯科​社會​經濟學​院​研究員;《國家、宗教​和​教會》總編輯,俄羅斯

  • 柳德米拉·菲利波維奇​博士

    「當局​不​喜歡​耶和華見證人,只​因為​耶和華見證人​認為​上帝​的​權力​是​至高無上​的。這​就是​他們​的​活動​被​禁止​的​原因。政府​已經​作​出​決定:要​讓​耶和華見證人​在​俄羅斯​沒有​容身​之​地。法院​只是​將​這​項​決定​合法化​罷了。」——柳德米拉·菲利波維奇​博士,國家​科學院​哲學​研究所​宗教​和​實踐​宗教​研究部​門​系主任​兼​教授,烏克蘭​宗教​研究者​協會(UARR)副會長,烏克蘭

  • 林戈·琳維​博士

    「把​鼓吹​暴力​和​宗教​仇恨​的​恐怖主義​團體,和​無​暴力​背景​的​和平​團體​混為一談,並​予以​相同​對待,本身​就是​極端​而​不​合理​的。耶和華見證人​是​一​群​不​干涉​政治,和平​等待​上帝​王國​的​人。比​起​打壓​他們,現今​世上​有​更​多​難以​應付​的​挑戰,等​著​各​國​政府​去​處理。」——林戈·琳維​博士,愛沙尼亞​內政部​宗教​事務​顧問;愛沙尼亞​信義會​神學​研究所​比較​宗教​的​特別​教授,愛沙尼亞

  • 安德魯·伍德​爵士

    「俄羅斯​並​不​是​唯一​擁有​反極端主義法​的​國家。可是,這個​詞​本身​十分​模糊​而​主觀。我​不​是​律師,但​我​希望​這樣​的​法律​可以​制定​得​更加​明確,讓​人​可以​看​出​極端主義​和​英國​法律​中​的​煽動​暴力​罪​有​什麼​關聯。俄羅斯​的​法律​看​來​是​要​把​那些​與​當局​意見​不​同​的​聲音,都​列​為​非法。顯然,他們​就是​用​這樣​的​方式​對付​耶和華見證人。就​我​所​知,沒有​紀錄​顯示​耶和華見證人​曾​煽動​他人​使用​暴力。其實,事實​與​俄羅斯​政府​指控​的​完全​相反。」——安德魯·伍德​爵士,俄羅斯​和​歐亞大陸​計劃​副​研究員,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Chatham House);前​英國​駐​俄羅斯​大使(1995-2000),英國

  • 詹姆斯·克里斯蒂​博士

    「就​我​所​知,以及​我​所​認識​的​耶和華見證人​來​說,我​不​認為​他們​會​跟​極端主義​有​任何​瓜葛。」——詹姆斯·克里斯蒂​博士,神學​對話​教授,里德​宗教​和​全球​政策​研究所​主任;溫尼伯​大學​聯合​神學​研究​中心​神學​碩士​課程​教授;康拉德​格雷​貝爾​大學​學院​犁頭​計劃​教授,滑鐵盧​大學​教授,加拿大

  • 喬治​D.克里賽德斯​博士

    「這些​影響​到​耶和華見證人​的​法律​包含​了​好幾​個​問題。這些​法律​嚴重​限制​了​宗教​自由,違反​了​聯合國《世界​人權​宣言》,特別​是​第​18​條​所​規定​的,就是​不論​是​個人​還是​群體,都​有​權利​向​人​表明​宗教​信仰。『極端主義​分子』這個​詞語​很​模糊,它​本來​是​用​作​形容​恐怖​暴力​的​犯罪組​織。這樣​的​描述​絕​不​適用​於​耶和華見證人,因為​他們​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戰爭​和​暴力。我​知道,俄羅斯​的​法律​將​這個​詞語​片面​地​定義​為『引起​種族、民族​或​宗教​衝突』。可是,這樣​的​定義​無法​正確​地​描述​耶和華見證人,因為​他們​是​一​個​國際性​的​組織,由​許多​種族​所​構成,並​竭力​接納​所有​種族​和​語言​的​人。」——喬治​D.克里賽德斯​博士,伍爾弗漢普頓​大學​前​宗教​研究​負責人;約克​聖約翰​大學​和​英國​伯明翰​大學​當代​宗教​的​名譽​研究員,英國

  • 西爾維奧·費拉里​博士

    「我​認為,俄羅斯​的​法律​就​極端主義​宗教​的​規定,以及​它​對​耶和華見證人​和​其他​宗教​團體​所​採取​的​行動,是​宗教​安全​化​和​宗教​自由​中​最​惡劣​的​例子。這​種​情形​也​存在​於​歐洲​其他​國家​中,只是​情況​沒​那麼​糟糕。這些​發展​最​令​人​擔憂​的​一面,是​他們​容許​國家​高度​介入​宗教​團體​的​內部​教義​和​組織​運作,也​造​成​宗教​團體​間​的​偏見。」——西爾維奧·費拉里​博士,國際​法律​和​宗教​聯合會​的​終生​榮譽​主席;《牛津​法律​和​宗教​期刊》(英語)的​聯合​主編;歐洲​教會​和​國家​研究學​會​的​聯合​創始人,米蘭​大學​法律​宗教​和​教會法​的​教授,義大利

  • 伊麗莎白·克拉克​教授

    「訂立​反極端主義法​來​禁止​耶和華見證人​這樣​的​和平​團體,顯然​是​在​濫用​模糊​的​法律。倘若​以​檢察官​和​法院​對『極端主義』所​下​的​廣泛​定義​為​標準,任何​宗教​就​都​能​被​起訴。沒有​人​指控​耶和華見證人​帶​來​任何​重大​威脅,因此​禁止​他們​的​活動​違法​了​俄羅斯​憲法​和​國際法​的​規定。」——伊麗莎白​A.克拉克​教授,楊百翰​大學​法律​和​宗教​研究​國際​中心​中歐​和​東歐​區域​顧問​的​副主任,美國

  • 佐薇·諾克斯​博士

    「假如​任何​非傳統​或​非主流​的​事​都​能​被​定義​成『極端主義』,當權者​就​可以​用​這個​詞​來​達成​他們​的​目的。看​來​耶和華見證人​被​貼​上​極端主義​分子​的​標籤,並​不​是​因為​他們​構成​什麼​實質​上​的​威脅,而​是​因為​他們​的​信仰​與​傳統​不​同。現在​媒體​的​報導​和​政府​的​態度,與​他們​在​蘇聯​和​後​蘇聯​時期​對待​耶和華見證人​的​方法​很​類似。」——佐薇·諾克斯​博士,萊斯特​大學​當代​俄羅斯​歷史​副教授,英國

  • 埃里克​D.帕特森​博士

    「所謂​的『極端主義​法』的​問題​在於,它​的​目標​明顯​是​針對​少數​宗教​團體,而​非​恐怖​分子。」——埃里克 D.帕特森​博士,瑞金​大學​羅伯遜​政府​學院​教授​和​院長,美國

  • 弗蘭克·拉維奇​教授

    「除非​我們​將『極端主義』重新​定義,否則​稱​耶和華見證人​為​極端主義​分子​就​太​可笑​了。這​完全​跟​我​所​理解​的​耶和華見證人​的​教義​和​理念​互相​衝突。」——弗蘭克·拉維奇​教授,密西根​州立​大學​沃爾特 H.斯托爾斯​法律​與​宗教​的​主席​和​法學​教授,美國

  • 阿拉爾·基爾普​博士

    「政治​危機​和​衝突​很​容易​蔓延​到​宗教​領域。俄羅斯​想​要​猛烈​打擊​極端主義​是​基於​政治​理由,而​非宗教​因素。目前,俄羅斯​的​耶和華見證人​沒​犯​任何​錯,卻​成​了​無辜​的​受害者。」——阿拉爾·基爾普​博士,塔爾圖​大學​政府​和​政治​研究所​比較​政治學​講師;歐盟​與​俄羅斯​研究​中心「俄羅斯​和​東歐​的​宗教​與​政治​協會」協​辦​者,愛沙尼亞

  • 埃米莉​B.巴蘭​博士

    「俄羅斯​政府​迫害​耶和華見證人​已經​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從​蘇聯​時期​就​已​開始。當時,蘇聯​的​耶和華見證人​拒絕​投票、服​兵役、購買​國債、加入​共產黨,或​支持​官方​的​政治​理念。他們​即使​受​到​很​大​的​壓力​要​放棄​信仰,仍然​繼續​在​私人​家​裡​舉行​聚會,並​向​其他​人​傳​福音。由於​拒絕​支持​蘇聯​當局,所以​有​幾十​年​的​時間,他們​受​到​猛烈​地​迫害,這​包括​他們​被​大​規模​放逐​到​西伯利亞​的​偏遠​地區。蘇聯​政府​逮捕​並​監禁​耶和華見證人​長​達​數十​年,甚至​帶​走​他們​的​孩子。此外,當局​也​散播​危言聳聽​的​宣傳,把​耶和華見證人​描繪​成​罪犯、叛國賊​和​精神​異常​的​人。雖然​蘇聯​政權​已經​在​20​年​前​垮台,但​它​遺留​下​的​敵意​和​迫害​仍舊​延續​至今,這​也​不​讓​人​感到​意外。」——埃米莉 B.巴蘭​博士,中田納西​州立​大學​俄羅斯​和​東歐​歷史​助理​教授,美國

  • 詹皮耶羅·萊奧​博士

    「在​我​看​來,俄羅斯​的​行動​實在​極端,特別​是​在​這麼​戲劇性​的​時刻,誰​才​是​真正​的『極端​分子』是​顯而易見​的。耶和華見證人​是​個​和平​的​團體,他們​的​思想​和​本質​絕對​與​暴力​無關。」——詹皮耶羅·萊奧​博士,皮埃蒙特​地區​人權​委員會​副主席,義大利

  • 梅利莎·胡珀​女士

    「基本上,這​種​法律​很​不​合理。執法者​可以​用​這樣​的​法律​文字​來​逮捕、威脅​那些​宗教​觀點​不​受​大眾​或​政府​歡迎​的​人。常​見​的​例子​包括:逮捕​耶和華見證人、其他​少數​族群,甚至​是​無神論者。政府​支持​正教會,而​這​條​法律​在​本質​上​也​用​來​維護​正教會​的​觀點,如果​人​持有​不​同​的​觀點​或​他們​的​言行​威脅​到​正教會,就​會​受​到​懲罰。」——梅利莎·胡珀​女士,人權​第​一​國際法​獎學金​項目/主要​項目​的​律師​和​主任;莫斯科​美國​律師​協會​法治​行動​計劃​的​前​區域​主任,美國

  • 巴西利厄斯 J.格倫​博士

    「雖然​耶和華見證人​是​基督教​的​一​個​教派,信仰​也​基於​聖經,但​很​多​俄羅斯人​認為​他們​不​是​基督徒、也​不​愛國(因為​耶和華見證人​拒絕​服​兵役),覺得​他們​是​個​威脅​等等。不過,我​認為​將​他們​貼​上『極端主義​分子』的​標籤​是​不​正確​的。」——巴西利厄斯 J.格倫​博士,卡爾·弗朗岑斯​大學​UNESCO(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東南​歐文​化​間​和​宗教​間​對話​主席,格拉茨​大學​禮拜​儀式​與​聖餐禮​神學​教授,禮拜​儀式、基督教​藝術​與​讚美詩​研究所​所長,奧地利

  • 埃里克·拉斯巴奇​先生

    「耶和華見證人​有​權​在​俄羅斯​自由​地​按​著​他們​的​信仰​生活,就​像​在​其他​國家​一樣。一​個​人​有​權​決定​信仰​什麼​宗教​並且​在​公共​領域​中​實踐​他​的​信仰,這​是​一​項​受​到​人權​條約​和​國家​法律​保障​的​基本​人權,例如《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ICCPR)、歐洲​人權​公約​和​俄羅斯​憲法。耶和華見證人​應該​能​充分​享有​這樣​的​權利。」——埃里克·拉斯巴奇​先生,貝克特​宗教​自由​基金​副​總​顧問,美國

  • 肖恩​F.彼得斯​博士

    「看​到​耶和華見證人​被​貼​上『極端主義​分子』的​標籤,我​感到​很​訝​異,也​很​難過。看​來​有​人​刻意​曲解​這些​虔誠​信徒​的​宗教。耶和華見證人​全心全意​地​按​著​信仰​生活,並​傳講​他們​的​宗教​信仰,根本​不​會​對​俄羅斯​政府​構成​任何​威脅。因此,禁止​他們​的​活動​對​俄羅斯​的​安全​和​公共​秩序​並​沒有​任何​益處,而且​還​會​嚴重​打擊​宗教​自由​和​人權。」——肖恩 F.彼得斯​博士,威斯康辛​大學​宗教​和​法律​的​資深​講師,美國

  • 羅伯特​C.布利特​教授

    「簡單​來​說,答案​是​否定​的。首先,由於​當局​對​極端主義​的​定義​太​過​廣泛,才​會​造​成​這樣​的​局面。他們​沒有​明確​地​說,怎樣​的​暴力​或​仇恨​行為,才​會​構成​極端主義,這​導致​各​種​言論​或​表達​方式​都​有​可能​會​被​判定​為​極端主義。第​二,針對​一​個​組織​頒布​禁令,表示​政府​沒有​能力​有效​地​阻止​極端主義​分子​的​作為。當​政府​的​反應​和​手段​走​向​極端​時,就​必須​設置​一​個​獨立​的​司法​機構​審查​政府​的​行為​是否​適當,判定​政府​是否​有​必要​處理​這個​所謂​的​威脅。雖然​像​耶和華見證人​這樣​的​宗教​團體,不​應該​被​冠​上​極端主義​分子​的​污名​或​被​禁止,但​剛才​描述​的​錯誤法​律​框架,卻​可能​讓​這樣​的​事情​發生。」——羅伯特 C.布利特​教授,田納西​大學​法學​教授,前​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國際法​專家,美國

  • 「不​應該。我​認為​這​是​一​個​錯誤,這​種​作法​也​不​符合​宗教​自由​的​政策。」——帕斯夸萊·費拉拉​教授,Libera Università internazionale degli Studi Sociali Guido Carli(LUISS)政治​科學系​外交​主任​和​兼任​教授,Figline e Incisa Valdarno​上智​大學​學院​國際​關係​和​整合​課程​的​主任,義大利

  • 哈維爾·馬丁內斯-托龍​博士

    「我​不​認同​他們​的​一些​教義,但​我​認為​俄羅斯​當局​試圖​將​耶和華見證人​稱​為『極端主義​分子』,是​不​正確​也​不​適當​的​做法。」——哈維爾·馬丁內斯-托龍​博士,康普斯頓​大學​法學院​法律​和​宗教系​的​主任​和​法學​教授,西班牙

  • 吉姆·貝克福德​博士

    「俄羅斯​正教會​的​內部​與​當局​勾結,是​為了​促進​自身​利益,並​打壓​任何​他們​視​為​競爭​對手​的​團體。」——吉姆·貝克福德​博士,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華威​大學​社會學​榮譽​退休​教授;美國​宗教​科學​研究​協會​的​前​會長,英國

  • 格哈德·貝西爾​博士

    「一​個​真正​的​俄羅斯人,如果​說​自己​是​基督徒,就​只​能​是​俄羅斯​正教會​的​成員。那些​隸屬​於『錯誤』宗教​的​俄羅斯人​會​被​孤立,並且​受​到​社會​排擠。這​就是​為什麼​耶和華見證人​的​公民權​會​受​到​嚴重​地​侵犯。」——格哈德·貝西爾​博士,德累斯頓​工業​大學​歐洲​研究​的​榮譽​教授;斯坦福​大學​講師,西格蒙德​·諾伊曼​研究所​自由​與​民主​研究​的​主任,德國

  • 馬克​R.埃利奧特​博士

    「我​覺得​耶和華見證人​之​所以​面對​這麼​多​的​敵意,並​不​是​由於​他們​的​教義​和​聖經,而​是​因為​他們​成功​地​使​人​歸信​這個​宗教。令​人​不​解​的​是,他們​的​人數​之​所以​增加,部分​原因​卻​是『迫害​使​他們​迅速​成長』。此外,蘇聯​時期​的​放逐​政策​也​產生​反效果。1951​至​1952​年​間,估計​有​7000​名​耶和華見證人​被​放逐​到​中亞​和​西伯利亞,結果​反而​有利​於​他們​宣揚​聖經​的​信息。就​這樣,克里姆林宮​無意​間​讓​耶和華見證人​遍布​全​國,許多​人​也​成為​他們​的​信徒。既然​耶和華見證人​可以​撐​過​蘇聯​時期​的​壓迫,照理​說​他們​也​能​渡​過​目前​的​禁令。」——馬克 R.埃利奧特​博士,肯塔基州​阿斯伯里​大學《東西方​教會​與​傳教​活動​報告》(英語)創始​編輯,美國

  • 雷吉斯·德里克伯​博士

    「就​我​所​知,社會學​沒有​極端主義​這​種​概念​的​定義。極端主義​是​民主​國家​採用​的​政治​概念,有​左派、右派​和​中間派​之​分。可是,我們​很​難​將​極端主義​這個​詞​套用​在​宗教​上。有些​宗教​團體​的​做法​比​其他​團體​更​激烈(例如,他們​要求​信徒​經常​祈禱,遵守​特定​的​飲食​儀式​或​齋戒),或者​要求​信徒​持守​更​嚴格​的​道德​標準。耶和華見證人​算是​比較​恪守​信仰​的​團體。比​起​大型​宗教​的​成員,他們​更​常​聚​在​一起,而​虔誠​猶太教徒​也​是​這樣。耶和華見證人​覺得​有​必要​向​人​傳講​他們​的​教義,他們​會​在​街​上​或​挨家​挨戶​向​人​傳教。比​起​一般​主要​教會​的​成員,他們​有​更​高​的​道德​要求。他們​覺得​需要​在​工作​上,以及​和​其他​人​的​關係​上​表現​誠實,也​要​忠於​自己​的​婚姻,對​別人​表現​禮貌,並且​不​傷害​他人。他們​拒絕​服​兵役,這樣​就​不​會​在​戰場​上​殺害​其他​人。他們​的​做法​和​主流​教會​相比,反映​出​更​強烈​的​宗教性,但​這​並​不​會​為​社會​帶​來​任何​危害。耶和華見證人​並​不​是​基本​教義​派,因為​他們​並​不​想​奪取​權力​建立​一​個​神治​的​國家(對​他們​來​說,這個​神治國​家​只​會​在​上帝​的​旨意​下​實現)。他們​並​不​像​激進​的​伊斯蘭教徒,想​建立​一​個​用​他們​的​準則​所​治理​的​社會。耶和華見證人​只是​單純​的​聖經​學者,他們​的​個人​生活​是​基於​他們​對​聖經​的​理解。那​是​他們​的​選擇。對​社會​來​說,唯一​的​問題​是​要​知道​他們​是否​危險。我​的​回答​是​否定​的。耶和華見證人​是​中立​的,他們​不​會​涉​入​國家​的​政治。更​重要​的​是,他們​不​會​攻擊​任何​人。」——雷吉斯·德里克伯​博士,社會學家,安特衛普 FVG​新​宗教​運動​的​副教授,比利時

  • 托馬斯·布雷梅​博士

    「不,我​不​這麼​認為。我​不​是​個​耶和華見證人,也​不​是​他們​的​支持者,我​甚至​反對​他們​的​一些​教義,可是​我​不​覺得​他們​是​極端主義者(當然,這​取決​於​人​對『極端主義』的​理解)。但​有​一​個​更​重要​的​理由,就是​我​認為​他們​應該​像​其他​人​一樣​有​權利​表達​自己​的​信念。」——托馬斯·布雷梅​博士,紐約​大學​約旦​中心​俄羅斯​進階​研究​的​前​研究員;明斯特​大學​普世​神學、東方​教會​研究​以及​和平​研究​的​教授,德國

  • 馬爾科·文圖拉​博士

    「俄羅斯​對​耶和華見證人​採取​的​法律​行動,不​公正​地​限制​了​人​的​基本​自由。國際​人權​保障​個​人​和​團體​的​宗教​信仰​自由,也​禁止​宗教​歧視,但​俄羅斯​政府​的​做法​卻​有​所​抵觸。我​這樣​說​是​根據​國際​人權​法​的​方法​論,表明​侵犯​宗教​或​信仰​自由​必須​符合​以下​因素:第​一,是否​限制​人​表達​自己​宗教​信仰​的​自由。第​二,相關​的​限制​是否​適當,並且​有​正當​合法​的​理由。」——馬爾科·文圖拉​博士,錫耶納​大學​法律​和​宗教系​的​教授;布魯諾​·凱斯勒​基金會​宗教​研究​中心​主任;法國​斯特拉斯堡​大學​所有權、宗教、企業​和​社會​中心​的​副​研究員,義大利

  • 馬克·于爾根斯邁爾​博士

    「以​打擊​極端主義​的​名義​限制​宗教​自由,是​項​令​人​遺憾​的​手段。在​21​世紀​的​社會​還​用​這​種​做法​控制​思想,真​是​令​人​擔憂。沒有​人​該​遭受​這​種​對待。」——馬克·于爾根斯邁爾​博士,歐法利​全球​和​國際​研究​中心​主任,聖塔芭芭拉​加利福尼亞​大學​社會學​教授,和​宗教​研究​特​任教​授,美國

你​怎麼​看​俄羅斯​立法​打擊「極端主義」一​事?

  • 「為了​對抗​極端主義,俄羅斯​本身​採取​了​極端主義​分子​的​方法,他們​以​僵化、強硬​和​激進​的​方式​處理,並且​頒布​禁令。我們​無法​解釋、理解​或​合理化​當局​這​種​歧視​的​行為。這樣​的​決定​和​行動​只​令​人​感到​害怕。」——菲利波維奇​博士烏克蘭

  • 「沒有​人​比​我​更​反對​任何​形式​的​恐怖主義,也​沒有​人​比​我​更​體會​安全​的​重要。可是​政府​採用​極端主義​法​攻擊​耶和華見證人,也​就是​攻擊​一​個​從來​不​涉及​暴力​的​宗教​團體,形​同​把​安全​看​得​比​宗教​自由​等​其他​權利​更​重要,這​是​一​種​危險​的​做法。因此​我​認為,包括​學者​在內,人人​都​有​責任​譴責​這些​法律,反對​當局者​制定​和​實施​這樣​的​法律,因為​這​會​威脅​到​宗教​的​自由​與​平等。」——費拉里​博士義大利

  • 德里克​H.戴維斯​博士

    「政府​該​打擊​的,應該​是​會​威脅​到​人民​生命​的​極端主義​分子。如果​政府​打擊​的​不​是​這​種​人​或​團體,那​政府​本身​就​成​了​某​種​形式​的​極端主義​了。所以,俄羅斯​猛烈​迫害​像​耶和華見證人​這樣​和平​的​團體,顯然​是『極端主義』的​做法。」——德里克 H.戴維斯​博士,律師,貝勒​大學​J.M. 道森​政​教​研究所​前任​所​長,美國

  • 「像​我​先前​所​說​的,『極端主義』一​詞​的​定義​很​含糊,這個​詞​的​應用​方式​也​很​主觀。我​認為​俄羅斯​的​做法​絕對​不​適當​而且​是​過度​的。歐洲​人權​法院​已經​判定​俄羅斯​當局​侵犯​宗教​自由。所謂​的​極端主義​團體,像​是​ISIS,當然​是​嚴重​的​威脅,政府​的確​應該​採取​行動​來​阻止​他們。可是,耶和華見證人​並​沒有​造​成​類似​的​威脅,因此​以​他們​可能​是​恐怖​組織​作為​藉口,禁止​他們​的​工作,這​是​不​合理​的。」——克里賽德斯​博士英國

  • 「近來​俄羅斯​修改​反極端主義法,這​意味​到​人民​不​再​可以​有​選擇​宗教​的​自由。此外,我們​從​耶和華見證人​最近​的​事例​看​出,政府​正在​利用​這些​修正案​的​條文​來​終止​少數​宗教​團體​的​活動。從​歷史​的​角度​看​來,現在​政府​對​傳教​活動​的​限制​與​蘇聯​時期​十分​類似。」——琳維​博士愛沙尼亞

  • 威廉·施密特​博士

    「極端主義​的​傾向​可以​透​過​群體​或​是​個​人​表現​出來。極端主義​是​一​種​政治​活動,而​非宗教​活動,例如​耶和華見證人​所​從事​的。俄羅斯​聯邦​有​法律​可以​限制​宗教​組織​從事​極端主義​的​活動。如果​真​的​發生​了​恐怖​攻擊,犯法​的​人​理當​受​到​懲罰。然而​用​反極端主義法​將​某​種​宗教​活動​定​為​非法,是否​有​危險​呢?當然​有。尤其​是​當​人選​擇​性​地​應用​或​任意​解釋​法律,而且​在​司法​過程​中​採用​冒牌​專家​的​研究,就​會​非常​危險。」——威廉·施密特​博士,《歐亞大陸:人民​的​精神​傳統》的​主編;俄羅斯​國民​經濟​暨​公務​訓練​大學​國家​與​聯邦​關係​的​教授,俄羅斯

  • 「為了​保護​手無寸鐵​的​人​而​制定​法律​對抗​極端主義​分子,若​平衡​地​運用​的​話,是​能​被​接受​的。反過來​說,利用​法律​去​限制​愛好​和平​的​非主流​宗教​團體,像​是​耶和華見證人,就​絕對​無法​令​人​接受!」——萊奧​博士義大利

  • 「自​2012​年​以來,俄羅斯​的​政策​轉向​保守,幾乎​是​反對​改革​的​狀態。法律​越來越​嚴格,限制​了​各​種​政治​權利,甚至​人權。俄羅斯​的​反極端主義法​涵蓋​的​範圍​廣泛,定義​也​非常​模糊,導致​任何​人​都​可以​被​指控​是​極端主義者。人​不必​策劃​恐怖​攻擊,只要​在​社交​媒體​上​批評​當地​官員​或​參加​政治性​的​集會,就​可以​被​指控​為​極端主義​分子。俄羅斯​立法​限制​宗教,正​是​這​種​趨勢​的​實例​之​一。」——烏茲蘭爾​博士俄羅斯

  • 「俄羅斯​規範​宗教​的​做法,看​來​相當​極端(和​阿塞拜疆​一樣),因為​很​少​有​歐洲​國家​會​開列​宗教​禁書​名單,或​通過​政治​和​法律​來​限制​帶​有​極端​思想​的​宗教​書籍。」——基爾普​博士,愛沙尼亞

  • 「俄羅斯​在​2002​年​通過《聯邦​反​極端​活動​法》之後,逐步​濫用​反​極端主義​的​法令​打壓​宗教。從​那​時​起,反​極端主義​政策​成​了​打擊『非傳統』宗教​的​武器。『極端主義』一​詞​極為​廣義,讓​法官​可以​任意​將​宗教​書刊​冠​上​極端主義​的​罪名,而且​理由​也​不合​常理。2005​年​左右,《聯邦​反​極端​活動​法》便​被​用​來​對付​俄羅斯​境​內​非​正教會​與​非​穆斯林​背景​的​信徒,這​實在​既​可悲​又​可笑。」——倫金​博士俄羅斯

  • 「除了​俄羅斯​官方​認可​的​四​種​傳統​宗教​外,當局​不​希望​任何​宗教​團體​或​宗教​理念​在​境​內​傳播​開​來。耶和華見證人​和​所有​傳教​的​基督新教徒​團體​也​因此​受​到​迫害。」——鮑林​教授英國

  • 「首先,俄羅斯​打壓​耶和華見證人​這樣​的​非主流​團體,是​歧視​的​表現。這​種​歧視​長期​深植​在​俄羅斯​的​社會、政治​和​宗教​當中,人們​對​非​正教會​的​少數​團體​表現​強烈​的​敵意,使​這些​團體​成為​代罪羔羊,就​像​法國​也​是「獵殺​異端」排行榜​上​的​前​幾​名。法國​希望​透​過​徵​稅​來​懲罰​耶和華見證人,但是​耶和華見證人​將​案子​交​給​位於​斯特拉斯堡​的​歐洲​人權​法院​並​取得​了​勝訴。歐洲​人權​法院​判定​法國​政府​因為​歧視​耶和華見證人,否認​他們​的​合法​地位,並​向​他們​徵收​捐款​的​稅金,因此​必須​需​支付​巨額​的​損害​賠償金​和​利息​給​耶和華見證人​在​法國​的​分部​辦事處。」——德里克伯​博士比利時

  • 「俄羅斯​應該​打擊​真正​的​極端主義,就是​那些​煽動​或​訴​諸​暴力​的​團體。但​如果​這些​法規​被​用​在​宗教​團體​上​的​話,就​顯得​過度​嚴苛。首先,犯過者​得到​的​處分​與​過錯​嚴重​的​程度​相比,實在​是​太​重​了。其次,政府​在​選擇​規範​的​對象​時,也​讓​人​覺得​過於​嚴苛。比如​說,對​小​教堂​或​小型​非營利​組織​而​言,1萬5​千​美元​的​罰款​就​可能​壓​垮​他們。其中​一​條​法律​還​規定,宗教​組織​如果​要​申請​外籍人​士​到​俄羅斯,例如​宗教​領袖​或​傳教士,該​組織​就​必須​符合​在​俄羅斯​登記​15​年​以上​的​條件。」——帕特森​博士美國

  • 「現今​要​成功​打擊​犯罪,包括​打擊​那些​帶​有​反社會​和​反​人道​行為​的​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活動,是​相當​不​容易​的。但是​打擊​犯罪​是​一回事,公然​利用​法律​剝奪​人民​基於​良心​自由​所​行使​的​權利,像​是​崇拜​自由,又​是​另​一回事。許多​俄羅斯​的​專家、學者​和​法學家​認為,將​極端主義​一​詞​套​在​少數​特定​的​宗教​團體​身上,是​違​憲​而且​非法​的。可是,由於​種種​原因,法律​原則​被​腐敗​取代,那麼​誠如​我們​所​知,包括​人權​和​自由​的​所有​權利,都​會​遭​到​忽視。」——埃爾巴基揚​博士俄羅斯

  • 奧西納·薩多克​博士

    「俄羅斯​反極端主義法​最​具​爭議性​的​一點,是​極端主義​本身​的​定義,它​不​是​法律,而​是​政治​手段。因為​從​歐洲​人權​公約​的​角度​來​看,雖然​歐洲​人權​公約​保障​人權​自由,包括​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但是​一​個​國家​若​因『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國家​福祉,捍衛​秩序​和​預防​犯罪,保護​健康​或​道德,或​維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以及​維持​公共​秩序』等​理由,就​可以​對​人權​公約​所​保障​的​自由​加以​限制。由此可見,國際法​早已​授權​讓​國家​限制​公共​自由,以​應付​實際​的​威脅。所以,國家​沒有​必要​頒布​額外​的​反極端主義法,以​達成​歐洲​人權​公約​的​目標。俄羅斯​立法​的​問題​點​在於​缺乏​清楚​的​定義。根據​俄羅斯​的​法律,『極端主義』是​什麼​意思?再​強調​一​次,這個​詞​是​一​種​政治​手段,當​政府​不​喜歡​某​些​人,就​可以​約束​他們​的​自由。從​這個​角度​來​看,俄羅斯​的​法律​顯然​違反​了​歐洲​人權​公約​的​精神​和​內容。」——奧西納·薩多克​博士,上阿爾薩斯​大學​社會​法律​經濟系​主任​和​大眾法​講師,法國

  • 「政府​對抗​極端主義,不​能​一味​地​限制​個​人​自由,而​是​必須​在​政府​利益​與​個​人​權利​間​找​到​平衡​點。俄羅斯​在​對抗​極端主義​上​失去​平衡,徹底​失敗。最​糟​的​是,政府​對​極端主義​的​界定,以及​起訴​極端​分子​的​做法,只是​為了​迎合​自己​的​利益。雖然​反極端主義法​在​保護​俄羅斯​公民​方面,多少​能​發揮​一些​作用,但​這​也​讓​政府​能​輕易​打壓​那些​與​該​國​傳統​觀念​和​宗教​理念​不​同​的​思想​或​宗教​團體。俄羅斯​政府​能​肆意妄為​地​濫用​反​極端​法,是​因為​國​內​民主​程序​崩​壞,以及​國際​機構​無法​及時​辨識​和​應付​這​種​情況​等​因素​所​致。」——布利特​教授美國

  • 「看​來​俄羅斯​對待​耶和華見證人​的​方式,與​美國​在​二十​世紀​四十​年代​所​犯​的​錯誤​相似。當時,許多​美國人​誤​以為​耶和華見證人​是『極端主義​分子』,因為​耶和華見證人​受​宗教​薰陶​的​良心​不​允許​他們​參加​宣誓​效忠​的​典禮。起初,美國​的​政府​官員,包括​最​高​法院​會​因​耶和華見證人​堅守​中立​而​處罰​他們,使得​耶和華見證人​遭​到​肢體​暴力。後來​人們​重新​思考​關於​良心​的​議題,結果​美國​法院​和​大多數​的​美國人​都​接納​了​耶和華見證人,他們​認為​宗教​多樣性​對​社會​是​有益​的。」——拉斯巴奇​先生美國

  • 「俄羅斯​司法​制度​能​任意​界定​什麼​為『極端主義​分子』、『極端主義​活動』、『分享​信仰』、『傳教​活動』、『擁有​真理』或『鼓吹​某​個​宗教​信仰​比​其他​優越』。由於​沒有​官方​文件​提​出​具體​的​定義,而且​搜集​和​評估​證據​的​標準​也​極為​寬鬆,所以​即使​某​個​宗教​團體​沒有​對​社會​造​成​威脅,執法人員、行政人員、法官​和​專家​卻​可能​受​個​人​主觀​想法​影響,判定​該​宗教​團體​為​極端主義​團體。此外,俄羅斯​當局​無視​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在​2015​年​4​月​28​日​的​意見​中​所​提​出​的​要求。這些​要求​包括​俄羅斯​當局​必須​闡明『極端主義​活動』的​定義,並​將​行使​暴力​和​鼓吹​仇恨​納入​界定​何謂​極端主義​的​標準​中。俄羅斯​也​必須​具體​說​明​如何​判定​某​些​資料​是否​帶​有​極端​思想,並且​採取『所有​必要​的​措施,防止​法律​遭​人​濫用,並且​重新​修訂《聯邦​禁止​的​極端主義​資料​清單》』。」——文圖拉​博士義大利

  • 凱瑟琳·科斯曼​女士

    「俄羅斯​於​2002​年​通過​反極端主義法,但是​到​了​2007​年,政府​將​法​條​管​控​的​範圍​擴大​到​非暴力​活動​和​言論,而​宗教​自由​也​因此​受​到​影響。當​俄羅斯​官員​將​極端主義​的​範圍​擴大​到​如此​極端​的​地步,就​會​危害​到​那些​只是​想​探索​宗教​或​了解​非主流​思想​的​和平​人士。例如,回教徒​如果​選擇​用​非官方​認可​的​崇拜​方式,就​會​被​控​違反​反極端主義法,遭​法院​判刑。要是​俄羅斯​官方​能​抱持​真正​包容​的​態度,在​司法​上​作​出​改革,就​能​讓​宗教​和​反極端主義法​發揮​應​有​的​作用,促進​並​維護​俄羅斯文​化​和​宗教​的​多元​性。俄羅斯​應該​捨棄​強硬​的​手段,不要​將​多元​的​社會​強行​變​成​單一​體制。」——凱瑟琳·科斯曼​女士,資深​政策​分析師(歐洲​和​前​蘇聯​國家),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美國

  • 「與​反極端主義法​有關​的​宗教​政策,大多​是​俄羅斯​正教會​極力​追求​文化​統一​的​結果。」——貝西爾​博士德國

  • 「雖然​俄羅斯​正​面對​宗教​極端主義​所​引起​的​暴力​事件,但​當局​也​越發​利用​反極端主義法,來​限制​非主流​的​宗教​團體,而​非​只是​處理​訴​諸​暴力​的​群體。」——克拉克​教授美國

  • 「俄羅斯​的​法律​制度​有​兩​個​重大​的​缺陷。首先,俄羅斯​的​憲法​被​視​為​最​高​標準,賦予​人民​崇拜​自由。憲法​法院​有​權​判定​哪些​法律​條款​或​訴訟​違背​憲法。雖然​如此,憲法​並​沒有​完全​被​實踐。俄羅斯​法院​通常​受​到​聯邦​或​地方​政府​牽制,而​聯邦​或​地方​政府​卻​不​在​法律​的​約束​之​內。其次,俄羅斯​的​法律​可以​隨意​受​人​曲解。在​俄羅斯,與​極端主義​有關​的​法律​都​沒有​清楚​界定​什麼​是​極端主義。因此,各​層​級​的​執法人員​都​可以​隨意​解讀​法律。」——安德魯·伍德​爵士英國

  • 「俄羅斯​有​權​也​有​義務​打擊​真正​的​極端主義,保護​人民。但是,把​不​會​危害​社會​安全​的​非主流​宗教​團體​冠​上​極端主義​的​罪名,這​種​做法​就​相當​極端。我​認為​現在​的​俄羅斯​政府​因為​還​能​控制​大局,所以​他們​並​不​害怕​受​到​真正​的​極端主義​分子​威脅。政府​比較​擔心​那些​他們​覺得​自己​無法​掌控​的​團體。因為​耶和華見證人​只​效忠​於​上帝,所以​政府​才​會​利用『極端主義​分子』的​罪名​來​除​掉​他們。此外,我​覺得​今天​的​局面​也​有​來​自​俄羅斯​正教會​的​影響,因為​他們​想​除​掉​非主流​的​基督教​團體,以免​這些​團體​改變​其他​人​的​信仰。」——拉維奇​教授美國

  • 「俄羅斯​法律​和​政府​的​執法​方式,剝奪​了​許多​人​和​組織​的​基本​權利,例如​表達​意見​的​自由。即使​某​個​人​的​想法​從​客觀​角度​來​說​是​錯​的,也​不​該​剝奪​他​表達​意見​的​權利。只​有​在​危害​他人​生命​或​擾亂​社會​秩序​等​少數​的​情況​下,限制​言論​才​能​被​合理化。耶和華見證人​卻​不​屬於​這​種​情況。」——布雷梅​博士德國

俄羅斯​的​法律​規定,如果​信徒​宣稱​自己​的​宗教​是​正確​的,而且​比​其他​宗教​還​要​好,就​會​被​認定​是「極端主義​分子」。請​問,以​這​種​方式​判定​人​是​極端主義​分子​合理​嗎?

  • 「不​合理,這​非常​地​不​合理,而且​違反​了《歐洲​人權​公約》第​9​條​和《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8​條。俄羅斯​有​義務​履行​這些​條約。」——鮑林​教授英國

  • 加勒特·埃普斯​教授

    「不​合理。一​個​人​因​相信​自己​的​宗教​信仰​是​真理​就​被​判定​是​極端主義​分子,在​我​的​認知​裡,沒有​一​條​國際法​的​原則​支持​這樣​的​說​法。」——加勒特·埃普斯​教授, 巴爾的摩​大學​法學院​法學​教授;《大西洋》雜誌​最​高​法院​特派​記者,美國

  • 「首先,這個​想法​顯然​是​荒謬​的。如果​政府​一視同仁​地​執行​這​項​法律,那麼​所有​宗教​都​會​被​俄羅斯​禁止。畢竟,所有​宗教​都​聲稱​擁有​真理,信徒​也​都​相信​自己​的​信仰​是​真​的,否則​宗教​有​什麼​價值?這​項​法律​只是​個​藉口,允許​俄羅斯​政府​合法​地​歧視​少數​宗教​團體,尤其​是​耶和華見證人。」——巴蘭​博士美國

  • 「我​想​每​個​人​都​認為​自己​的​宗教​是​最好​的。如果​不​是​這樣,他們​就​會​改信​其他​宗教​了。耶和華見證人​相信​他們​擁有​的​是『真理』,但​別​的​基督教派​和​其他​宗教​也​認為​自己​是​獨一無二​的。根據《世界​人權​宣言》所​定義​的​宗教​自由,人們​絕對​有​權​相信​自己​的​宗教​是​最好​的,是​獨一無二​的。」——克里賽德斯​博士英國

  • 「令​人​震驚​的​是,俄羅斯​某​些​專家​可以​將​一般​的​宗教​活動​貼​上『極端主義』的​標籤。任何​團體​的​信徒​應該​都​會​認為​自己​的​信仰​是​唯一​的​真理,並且​按​之​生活。每​個​團體​的​信徒​對​真理​和​神聖​的​經典​都​有​他們​自己​的​解讀。所以,他們​自然『無法​與​其他​宗教​團體​相​容』。」——倫金​博士俄羅斯

  • 「當然,這個​觀點​是​極為​荒謬​的。宗教​人士​會​按照​他們​所​選擇​的​宗教​生活,是​因為​他們​相信​那些​宗教​信條​是​真理,而且​比​其他​宗教​來​得​優越。俄羅斯​的​做法​簡直​羞辱​了​所有​的​宗教。」——戴維斯​博士美國

  • 「除了​極​少數​的​例外,所有​的​信徒​都​深信​自己​的​宗教​是​對​的,認為​自己​真正​認識​上帝。沒有​人​會​說:『其他​的​宗教​比​我們​的​更​好、更​正確。』」——布雷梅​博士德國

  • 埃達爾·蘇丹諾夫​博士

    「我​覺得​答案​很​明顯,根本​不​需要​回答。每​個​信徒​當然​都​希望​其他​人​可以​得救,而​非​徘徊​在​錯誤​想法​的​黑暗​中;正​因為​這樣,信徒​大多​會​堅持​自己​的​宗教​是​正確​的。」——埃達爾·蘇丹諾夫​博士,俄羅斯​法律學家​和​人權​主義者,俄羅斯

  • 「就​像​我​提​到​的,極端主義​不​是​宗教​社會學​的​概念。要​評估​宗教​團體​是否​對​公共​秩序​或​國家​安全​構成​潛在​威脅,必須​看​它​所​做​的​事,而​不​是​它​所​相信​的。如果​宗教​團體​沒有​犯罪​行為,就​不​該​受​到​譴責。一​個​宗教​團體​有​權​說​出​自己​覺得​什麼​是​最好​的。順便​一​提,所有​政治家​也​說​他們​是​最好​的。可是,沒有​人​會​說​政治家​是​極端主義​分子。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個​政客​說​自己​講​的​是​謊言,或​他​的​政黨​比​其他​政黨​遜色。每​個​宗教​團體​都​認為​自己​對​宗教​經典​有​最好​的​解釋。對​政府​而​言,重要​的​是​這個​團體​有​沒​有​非法​或​暴力​的​行為。」——德里克伯​博士比利時

  • 「最近​的​修正案​顯然​是​不​合理​的,因為​它​限制​人民​分享​信仰。這樣​的​法律​嚴重​地​限制​了​宗教​自由,不但​阻止​信徒​相信​自己​的​宗教,也​禁止​他們​以​和平、尊重​人​的​方式​告訴​人​他們​的​宗教​是​真​的。」——費拉里​博士義大利

  • 「僅​是​聲稱​自己​的​宗教​觀點​是​真實​的,或​某​個​信仰​更加​優越,這​件​事​本身​並​不​足以​構成​極端主義。大多數​宗教​對於​真理​都​有​各自​的​主張,而​這些​主張​通常​會​與​其他​宗教​的​教義​發生​衝突。儘管​有​衝突,他們​還是​可以​用​和平​的​方式​表達,不​會​妨礙​到​其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或​威脅​到​公共​秩序。事實​上,這些​相左​的​觀點​沒有​鼓吹​暴力,也​沒有​造​成​威脅​或​散播​仇恨,這些​不​同​的​觀點​反而​是​構成​民主​社會​的​核心​要素,使​社會​充滿​活力。雖然《公民​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要求​政府​禁止​人民『鼓吹​煽動​歧視、敵意​或​暴力​的​宗教​仇恨』,但​政府​在​施行​這​道​禁令​前,應該​確認​該​宗教​團體​是否​真​的​如此​極端。此外,任何​政府​採取​行動​之前,仍​需​證明​這樣​的​行為​是​適當​而且​是​必要​的,這樣​採取​行動​才​是​正當​的。許多​證據​表明,俄羅斯​政府​在​運用​反極端主義法​方面,幾乎​沒有​考慮​到​行動​的​適當性​與​必要性,更​不用​說​去​了解​那些​被​視​為『極端主義』的​宗教​究竟​信​什麼。」——布利特​教授美國

  • 「這個​問題​不僅​與​宗教​自由​有關,也​涉及​到​言論​自由。這​條​法律​意味著,政府​可以​制裁​任何​不​受​政府​歡迎​的​宗教​團體,而且​那些​有​能力​影響​決策者​的​宗教​也​能​藉​此​剷除​競爭​對手。」——琳維​博士,愛沙尼亞

  • 「俄羅斯​極端主義​法令​人​困惑。他們​說​如果​人​聲稱​擁有​真理,也​覺得​自己​的​宗教​比較​優越,就是​極端主義​分子。不過,俄羅斯​政府​認可​的​某​傳統​宗教,就​有​一樣​的​主張。」——安德魯·伍德​爵士英國

  • 「俄羅斯​的​法律​規定,如果​人​提倡​某​個​宗教,並​說​這個​宗教​擁有​真理,他​就是​在​散播​仇恨​或​暴力​的​言論。不過​從​國家​安全​的​角度​來​看,『散播​仇恨​或​暴力​的​言論』應該​在於​這個​宗教​人士,或​宗教​團體​是否​主張​並​強迫​信徒​傷害​其他​信仰​的​人,政府​因此​會​為了​考慮​安全​的​問題​而​設​下​限制。煽動​暴力​應該​像​是​無故​在​電影院​裡​大​喊​失火​造​成​民眾​恐慌,或者​某​個​宗教​機構​策劃​謀殺案。可是,那些​被​俄羅斯​法律​列​為​極端主義​的​團體,看​來​並​不​符合​這樣​的​標準。」——帕特森​博士美國

  • 「在​宗教​信仰​自由​的​議題​上,俄羅斯​政府​把​和平​支持​自己​的​宗教​的​信徒​稱​為​極端主義​分子,違反​了​國際​公認​的​規範。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認為​該​法​對​宗教​自由『造​成​重大​威脅』。俄羅斯​法律​的​另​一​個​規定​是​禁止​人『煽動​宗教​不和』,這​項​規定​被​用​來​禁止​一些​團體​傳教,尤其​是​像​耶和華見證人​這​種​不​受​政府​歡迎​的​宗教​團體。」——科斯曼​女士美國

  • 「表面​上​禁止​一​個​宗教​主張​自己​擁有​真理​或​比​其他​宗教​優越,實際​上​就​等於​限制​人​的​思想​和​信仰​自由,這樣​的​禁令​絕對​是​不​合理​的。」——文圖拉​博士義大利

  • 布萊恩·格里姆​博士

    「所有​宗教​團體​都​主張​他們​才​擁有​真理,這些​主張​本身​並​不​危險。事實​上,認為​自己​有​的​真理​是​唯一​的,正​是​大多數​宗教​的​本質。」——布萊恩·格里姆​博士,宗教​自由​和​商業​基金會​會​長;倫敦​聖瑪麗​大學​客​座​教授;托尼​·布萊爾​信仰​基金會​顧問;喬治敦​大學​宗教​自由​項目​聯合​學者;波士頓​大學​文化、宗教​和​國際​事務​研究所​特​任​學者,美國

  • 「宗教​自由​包括​信徒​有​權利​聲稱​自己​的​宗教​是​正確​的,也​是​最好​的,或​是​只​有​他們​所​擁有​的​才​是​真理。雖然​其他​人​可能​會​因此​感到​不​舒服,但是​只要​這些​信徒​不要​強迫​別人​接受​自己​的​觀點,那麼​他們​就​有​權​聲稱​自己​的​信仰​就是​真理。」——卡羅琳·埃文斯​博士,墨爾本​大學​法學​研究所​哈里森摩爾​法學​講座​院長;《宗教​和​國際法》聯合​編輯;《以歷​史​和​理論​角度​看法​律​與​宗教》聯合​編輯,澳大利亞

  • 威廉·卡瓦諾​博士

    「如果​說​自己​的​宗教​是​真​的,就是『極端主義​分子』,那麼​大多數​的​信徒​都​是​有​罪​的。」——威廉·卡瓦諾​博士,德保羅​大學​全球​天主教​和​跨​文化​神學​中心​主任​和​天主教​研究​教授,美國

  • 約翰​A.伯恩鮑姆​博士

    「一​個​人​倡導​自己​的​信仰​是​真理,並​非​表示​他​就是​極端​分子,而​是​他​強烈​地​認同​和​支持​自己​的​信仰。除非​這個​人​容​不下​其他​宗教​的​信徒,否則​政府​應該​保障​這個​人​的​基本​人權。」——約翰​A.伯恩鮑姆​博士,俄羅斯​美國​研究所(莫斯科)所​長,美國

在​專家​和​學者​的​眼​中,耶和華見證人​是​怎樣​的​公民?

  • 「我​研究​了​好幾​個​國家​的​耶和華見證人,因此​有​機會​與​他們​接觸。他們​相當​和平、守法,是​對​社會​很​有​貢獻​的​公民,他們​尊重​其他​的​宗教,同時​也​捍衛​自己​表達​信仰​的​自由。他們​努力​透​過​法律​途徑​爭取​宗教​自由,維護​了​個​人、少數​宗教​團體,甚至​主流​宗教​信徒​的​信仰​自由。」——埃菲·福卡斯​博士,倫敦​經濟學​院​希臘​觀測所​研究員,宗教​論壇(2008-2012)創始​主任;前​瑪麗​居​里​學者,「歐洲​東正教​國家​的​多元主義​和​宗教​自由」(PLUREL),希臘​歐洲​和​對​外​政策​基金會,希臘

  • 「我​對​耶和華見證人​的​認識,不僅​是​以​學者​的​身分​研究​他們​的​歷史、教導​和​做法,同時​也​是​以​普通​人​的​身分​在​日常​生活​中​所​留意​到​的。他們​是​我​的​鄰居、熟人​和​同事。在​我​的​周遭,他們​享有​良好​的​聲譽。他們​很​守法。無論​別人​有​什麼​政治​觀點​或​有​什麼​宗教​信仰,耶和華見證人​都​能​與​他們​和睦共處。他們​不​會​只​關心​自己​宗教​團體​的​利益​和​需要,不​會​參與​國家​的​政治,也​不​會談​論​政府​是​對​是​錯,但是,身​為​公民​的​他們,對於​國家​發生​的​事件​不​會​無動於衷。我​相信​他們​為​社會​的​進步​帶​來​重大​的​貢獻,促進​了​社會​的​福利​與​穩定,因為​他們​推廣​普遍​存在​於​各​基督教派​中​的​良好​價值觀。他們​是​愛​家​的​人,忠於​自己​的​配偶,也​愛​自己​的​父母,在​扶養​孩子​方面,也​很​有​責任感。」——菲利波維奇​博士烏克蘭

  • 「我​在​英國​認識​的​耶和華見證人​對​社會​很​有​貢獻,他們​是​誠實​的​員工,不​會​逃​漏稅。他們​認為​服從​法律​是​一​種​宗教​義務,除非​在​少數​情況​下,像​是​當​他們​認為​國家​法律​與​上帝​的​律法​有​所​衝突​的​時候,不然​他們​都​會​遵守​法律。」——克里賽德斯​博士英國

  • 「作為​一​個​宗教學者,我​研究​過​許多​宗教,我​知道​耶和華見證人​是​沒有​攻擊性​的,他們​是​一​個​和平​的​宗教​組織。他們​的​成員​原則​上​不​討論​或​參與​政治,也​從未​干涉​過​國家​事務。儘管​如此,這些​信徒​也​為​社會​做​出​貢獻,包括​在​各​行​各​業​裡​勤勞​工作,誠實​納稅​支持​政府,在​天災人禍​之​際,他們​也​會​幫助​有​需要​的​同胞。」——埃爾巴基揚​博士俄羅斯

  • 「這麼​多​年​來,我​遇​過​許多​耶和華見證人,我​的​人權​碩士​課程​裡​最​優秀​的​學生​之​一,是​一​個​年輕​的​耶和華見證人。她​寫​了​一​篇​關於​俄羅斯​宗教​自由​的​精彩​論文。根據​我​的​經驗,耶和華見證人​很​有​禮貌,行為​良好,樹立​了​良好​的​榜樣。儘管​我​不​認同​他們​的​信仰,他們​也​沒有​因此​生氣。」——鮑林​教授英國

  • 布魯諾·塞格雷先​生

    「以​我​個​人​來​說,在​過去​60​年​中,我​為​許多​耶和華見證人​辯護​過。我​可以​說,雖然​我​並​不​認同​他們​對​聖經​的​想法,但​我​一直​認為​他們​的​道德​標準​極​高,信仰​堅定,他們​積極​地​以​和平​的​方式​解決​爭端。」——布魯諾·塞格雷​先生,律師《LINCONTRO》的​記者​和​主編;Turin Council for Institutional Laity​名譽​主席;全​國​自由​思想​協會「焦爾達諾​·布魯諾」的​名譽​主席,義大利

  • 「我​為了​寫​一​篇​關於​耶和華見證人​的​博士​論文,並​在​科學​期刊​寫​關於​他們​的​文章,花​了​好幾​年​時間​觀察​他們​的​教會。我​可以​說,耶和華見證人​是​誠實​的​好​公民。他們​會​繳稅,但​不​會​參與​政治。有​時候,他們​會​志願​參與​當地​的​消防​工作,也​會​幫助​受災​戶,像​是​協助​法國​奧朗日​和​博萊訥​的​水災。他們​的​目的​是​要​幫助​人,而​不​是​招募​信徒。耶和華見證人​也​支持​不​輸​血​替代​療法​的​研究,其他​病患​也​因此​受益。」——德里克伯​博士比利時

  • 「耶和華見證人​有​很​好​的​名聲,他們​是​守法、認真​勤勞​的​好​公民。」——諾克斯​博士英國

  • 「我​很​尊敬​耶和華見證人。他們​是​忠誠​且​愛好​和平​的​人,渴望​榮耀​上帝,也​是​好​員工。我​知道​有些​雇主​特別​會​找​耶和華見證人​做​員工,因為​他們​既​誠實​又​敬業。」——戴維斯​博士美國

  • 「我​留意​到​在​過去​幾十​年​間,愛沙尼亞​民眾​對​耶和華見證人​的​看法​已​有​改變,從前​的​刻板​印象​已經​不​存在​了。在​多元​宗教​的​社會​中,耶和華見證人​也​被​視​為​一般​教會​之​一。」——琳維​博士,愛沙尼亞

  • 「耶和華見證人​是​社會​的​一​部分,他們​與​別人​和平​相處。」——克拉克​教授美國

  • 「可悲​的​是,對​耶和華見證人​的​迫害​通常​是​出於​無知。有些​人​討厭​耶和華見證人,但​其實​他們​對​耶和華見證人​的​教義​和​崇拜​活動​卻​一無所知。儘管​俄羅斯​的​耶和華見證人​被​當局​搜索​和​調查,沒收​書刊​和​雜誌,甚至​被​稱​作​極端主義​分子,他們​仍​奉公守法。」——倫金​博士,俄羅斯

  • 「那些​從未​和​耶和華見證人​深入​來往​的​人,可能​只​知道​他們​挨家​挨戶​的​傳道​工作。這樣​的​拜訪​有時​讓​人​覺得​厭煩。但​我​會​提醒​人,在​民主​社會​中,耶和華見證人​有​權利​敲​你​家​的​門。耶和華見證人​在​法院​捍衛​他們​的​權利,進而​保障​我們​的​言論​自由,所以​我們​應該​好好​感謝​他們。」——巴蘭​博士美國

  • 「我​熟悉​的​主要​是​美國​的​耶和華見證人,他們​對​社會​作​出​了​許多​貢獻。事實​上,他們​在​巴尼特案​等​著名​的​案件​中​挺身​爭取​公民​自由,進而​增進​了​人們​對​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的​理解。諷刺​的​是,也許​正​是​因為​這​段​促進​公民​自由​的​歷史,所以​俄羅斯​才​會​感到​畏懼。」——拉維奇​教授美國

  • 「在​研究​美國​法律史​的​時候,我​留意​到​在​確保​公民​自由​受​到​憲法​保護​方面,耶和華見證人​作​出​很​大​的​貢獻,這​是​我​很​欣賞​的。他們​決心​維護​表達​信仰​的​權利,結果​使得​美國​憲法​第​一​條​修正案​多​了​新​增​的​保障​條款。他們​也​在​其他​國家​作​出​類似​的​卓越​貢獻,不但​保障​了​他們​自己​的​權益,也​造福​了​其他​宗教​的​無數​信徒。」——彼得斯​博士美國

  • 艾因·麗思坦​博士

    「在​我​的​國家​愛沙尼亞,耶和華見證人​是​風​評​很​好​的​公民。他們​對​國家​有​貢獻,也​繳納​稅金。他們​是​社會​主要​的​守法​階層。他們​不服​兵役,但是​如果​有​替代役​的​制度(像​是​在​學校​或​醫院​等​地方​工作),他們​也​願意​在​這些​地方​服務。」——艾因·麗思坦​博士,塔爾圖​大學​神學​和​宗教​研究院​新約​課程​的​講師;塔爾圖​神學院​自由​教會​神學​和​宗教​歷史​的​副教授,愛沙尼亞

  • 「我​跟​幾​個​希臘​的​耶和華見證人​是​好​朋友。我​以前​住​在​塞薩洛尼基,鄰居​也​是​耶和華見證人。無論​我​到​哪裡,我​都​會​為​耶和華見證人​所​受​到​的​迫害​打抱不平。基本上,他們​都​是​真誠​的​基督徒,既​勤勞​又​忠誠。」——格倫​博士奧地利

  • 「我​接觸​耶和華見證人​的​經驗​有限,大​部分​是​在​西班牙,不過​這些​經驗​都​讓​我​看​出​他們​是​誠實、信念​堅定​的​人。他們​執著​於​自己​的​教義,但​這​不​一定​是​壞事,因為​你​還是​可以​和​他們​進行​理性​的​討論。」——馬丁內斯-托龍​博士西班牙

  • 「像​耶和華見證人​這樣​虔信​宗教​的​人,他們​在​自己​所​住​的​國家​都​是​很​有​貢獻​的​公民。這個​宗教​團體​沒​什麼​可怕​的,歧視​他們​顯然​沒有​道理。」——伯恩鮑姆​博士美國

  • 「我​很​欣賞​耶和華見證人,因為​他們​愛好​和平,拒絕​崇拜​國家​和​國旗。」——卡瓦諾​博士美國

  • 「我​可以​代表​德國​說,他們​和​一般​人​沒有​什麼​不​同,他們​為人​信實,不​想​引​人​關注,和​大多數​人​一樣。」——布雷梅​博士德國

  • 「耶和華見證人​在​歐洲​和​世界​各​地​的​紀錄​表明,他們​是​和平​的​團體,為​造福​大眾​而​奮鬥。因此,以​不​公正、不​適當​的​手段​干擾​俄羅斯​耶和華見證人​的​生活,實在​沒有​道理。許多​歷史​和​社會科學​所​做​的​客觀​研究,可以​證明​耶和華見證人​的確​享有​良好​的​名聲,因為​他們​提供​的​教育,幫助​人​成為​守法、愛好​和平​和​誠實​的​好​公民。他們​也​以​許多​不​同​的​方式​幫助​社會,促進​社會​的​凝聚力、進步​和​繁榮。耶和華見證人​捍衛​宗教​自由,這​在​抵抗​極端主義​上,不論​是​在​俄羅斯​或​其他​地方,都​是​非常​寶貴​的。」——文圖拉​博士,義大利

媒體​聯絡人:

國際:David A. Semonian,新聞​資訊​辦事處,電話: +1-718-560-5000

俄羅斯: Yaroslav Sivulskiy,電話:+7-812-702-2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