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聖經真理改變人的一生

那時我的生活越來越糟

那時我的生活越來越糟
  • 出生年份:1952年

  • 出生地:美國

  • 以前的我:脾氣暴躁

我的背景:

我在美國洛杉磯長大,那裡有一些社區充斥著街頭幫派和毒品問題。我家裡有六個孩子,我排行第二。

我們從小就跟著媽媽去福音派教會。不過到了十幾歲,我開始過著雙重生活。星期天我會在詩歌班唱詩,其他的時間,我的生活都離不開參加派對、吸毒。另外,我也會隨便跟異性發生關係。

我脾氣暴躁,任何東西拿到手裡就可以變成武器。去教會對我並沒什麼幫助。那時我常常說:「主必伸冤,我就是他的武器。」六十年代後期,我還是個高中生,當時我受到一個政治組織黑豹黨的影響。這個組織會用武力爭取公民權利。我也加入了一個民權學生聯盟,我們發動了幾次示威,每次都迫使學校停課。

不過,示威抗議不能滿足我暴力的傾向。我開始找機會發泄對白種人的仇恨。有一次我和幾個朋友去看電影,影片描述以前非洲黑奴在美國受到不公平的對待,這使我們怒火中燒,我們就當場在電影院裡把幾個白人青年痛打一頓,這還不夠,我們又去白人社區找其他目標。

後來,我和我的親兄弟常常到處打架鬧事。我有一個弟弟加入了一個有名的黑幫,我也參與幫派的犯罪活動。那時候,我的生活變得越來越糟。

聖經怎樣改變了我:

我有一個朋友的爸媽是耶和華見證人,他們邀請我參加聚會,我就去了。我一開始就看出,耶和華見證人跟其他教會很不一樣。在聚會裡,人人都有聖經,也會打開來看,年輕人也上台發表演講。令我印象最深的是,在聚會裡我常常聽到耶和華這個名字,原來 上帝叫耶和華。(詩篇83:18)會眾裡有不同國籍的人,但他們之間完全沒有種族偏見。

一開始,我不想跟耶和華見證人學習聖經,但喜歡去他們的聚會。一天晚上,我去參加耶和華見證人的聚會,而我的朋友卻去了一個演唱會。在演唱會裡,他們想要搶一個青年的皮夾克,他不給,就被他們活活打死了。第二天,他們還誇自己殺了人。後來,在法庭上,他們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完全不當一回事,他們大都被判終身監禁。好在我當晚沒有跟他們在一起。從此,我決定改過自新,開始學習聖經

我一直在充滿種族偏見的環境中長大,所以耶和華見證人之間的友愛讓我感到很驚訝。比如說,有一對白人夫婦要去外地旅行,把孩子交給一個黑人家庭照顧。另外有一個白人家庭,願意收留一個黑人青年。在約翰福音13:35,耶穌說:「你們要是彼此相愛,所有人就因此知道你們是我的門徒了。」我看出耶和華見證人彼此相愛,我找到一個真正團結的基督徒團體了。

學習聖經後,我看出表面上跟人處得來並不夠,我還要徹底改變思想,養成溫和的品格,才能真正跟人和睦相處。(羅馬書12:2)後來,我在1974年1月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

我看出表面上跟人處得來並不夠,我還要徹底改變思想,養成溫和的品格,才能真正跟人和睦相處

我受浸後,脾氣還是不太好。有一次,我在傳道的時候,有一個小偷從我的車裡偷走收音機,我一路狂追,那個小偷一看到我快追上他,就趕快把收音機丟在地上,然後逃跑。我告訴傳道同伴我是怎樣拿回收音機的,這時一位長老就問我說:「斯蒂芬,如果你剛才真的抓到那個小偷,你打算怎麼對他?」他這樣說,我才意識到,我實在要繼續好好控制脾氣才行。

1974年10月,我平均每個月用100小時教人聖經。後來,我很高興能夠到美國紐約布魯克林耶和華見證人世界總部參與志願工作。1978年,我回到洛杉磯照顧生病的媽媽。兩年後,我跟阿蘭達結婚。阿蘭達給我很大的支持,我們一起照顧媽媽,直到她去世為止。之後,我和阿蘭達去了守望台基列聖經學校接受培訓,畢業後被派到巴拿馬傳道。

自從我受浸以來,有好幾次發生一些事讓我脾氣差點爆發。我現在學會怎樣避開那些惹我生氣的人,也學會了怎樣避開衝突。我的太太和一些朋友都稱讚我處理得很好,連我也想不到自己可以那麼溫和!我覺得性情變好,絕對不是自己的功勞,這只是證明聖經真的很有力量,能使人徹底改變。(希伯來書4:12

我的福分:

聖經幫助我找到人生的意義,教我怎樣跟人和睦相處。現在我不再跟人打架,我會用聖經的真理來安慰別人。甚至一個很討厭我的高中同學還跟我學習聖經,後來他受了浸。有一段時間他是我的室友,至今我們還是好朋友。到目前為止,我和太太幫助過八十多人成為耶和華見證人。

我感激耶和華,他讓我置身在一個沒有偏見的團體裡,使我的人生充滿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