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從垃圾堆救回了無價之寶

從垃圾堆救回了無價之寶

說到垃圾堆,你會想到什麼?大概是廢物堆積如山,而且臭氣熏天,對嗎?你肯定沒想過能在垃圾堆找到值錢的東西,更別說是找到寶物了。

不過,一百年前,有人卻在一個垃圾堆裡找到了無價之寶。他找到的不是什麼寶石,而是比寶石還要珍貴的東西。到底是什麼東西呢?為什麼對我們來說很珍貴?

意想不到的發現

20世紀初,兩位牛津大學學者伯納德·格倫費爾和阿瑟·亨特到埃及考察,在尼羅河谷附近的垃圾堆發現了一些紙莎草紙殘片。1920年,正當他們忙於為這些殘片編目時,在埃及有更多殘片出土,格倫費爾就為英國曼徹斯特的約翰·賴蘭茲圖書館買下來了。不過,兩位學者還沒完成手上的工作就已相繼去世。

後來,另一位牛津大學學者科林·羅伯特斯完成了編目的工作。在整理殘片時,羅伯特斯看到一塊大小約為9x6厘米(3.5x2.4英寸)的殘片。讓他驚訝的是,上面用希臘語寫的內容是他熟悉的,其中一面是約翰福音18:31-33,另一面是37,38節的部分內容。這時,羅伯特斯已經知道,自己無意中發現了無價之寶。

鑑定殘片的年代

羅伯特斯相信這塊殘片肯定寫於很早的年代。但有多早呢?為了找出答案,他比較了殘片和其他古抄本的字體,這門學問叫做古文字學 *。經過鑑定,他推算出殘片大概是什麼年代抄寫的。但為了進一步確認,他把殘片的照片發給三位研究紙莎草紙的學者,請他們幫忙鑑定。這些專家有什麼結論呢?

研究過殘片的字體和筆畫以後,三位專家一致認為殘片寫於公元125年左右,距離使徒約翰去世不到三十年!不過,對於鑑定手稿的年份,古文字學採用的方法始終不是百分之百準確。難怪有另一位學者認為,殘片也可以寫於2世紀內的任何時期。無論如何,這塊小小的殘片仍然是現存《希臘語經卷》抄本中最古老的。

《賴蘭茲殘片》意義重大

對今天熱愛聖經的讀者來說,約翰福音抄本的這塊殘片為什麼很重要呢?起碼有兩個原因。一個是,殘片的格式足以顯示早期基督徒多麼重視聖經。

對今天熱愛聖經的讀者來說,約翰福音抄本的這塊殘片為什麼很重要呢?

在2世紀,抄本主要採用兩種格式,就是 冊式抄本和書卷。書卷是一張長長的紙,由很多紙莎草紙片用膠水黏接或用線縫在一起製成,可以隨意展開和捲起。書卷大都只寫一面而已。

由於羅伯特斯發現的這塊殘片兩面都寫了字,這表示它也許是冊式抄本而不是書卷。冊式抄本是把許多摺疊起來的紙莎草紙或皮紙用線串聯而成的本子。

冊式抄本在哪些方面比書卷更好呢?早期基督徒都很熱心向人傳道。(馬太福音24:14;28:19,20)他們會到人的家裡、在街上、在市集廣場向人傳講聖經的信息,只要有人的地方他們都會去。(使徒行傳5:42;17:17;20:20)所以,容易攜帶的聖經顯然更實用。

此外,由於是冊式抄本,會眾以及個別基督徒可以比較容易擁有自己的聖經抄本。正因為這個緣故,聖經各卷福音書的抄本越來越多,結果促成了基督教的快速增長。

《賴蘭茲殘片》正面和背面

《賴蘭茲殘片》很重要的另一個理由是,我們看出聖經原文多麼準確地被保存下來。雖然殘片只包含約翰福音的幾節經文,但內容幾乎跟我們現在的聖經一模一樣。因此,《賴蘭茲殘片》足以表明,聖經的信息沒有因為輾轉傳抄而走樣。

數以千計的殘片和手稿在在證明聖經始終如一,沒有改變,約翰福音的《賴蘭茲殘片》只是其中之一而已。沃納·凱勒在《史書聖經》中有這樣的評論:「如果有人質疑,我們手上的聖經是否準確可靠,是否跟聖經原文一致,那麼這些古老[的手稿]就是最好的答案了。」

當然,基督徒不是因為考古發現才對聖經有信心。他們一直堅信「聖經全都是上帝用聖靈啟示的」。(提摩太後書3:16)不過,發現這些珍貴的文物還是令人十分振奮,因為能進一步證明聖經說的沒錯:「耶和華的話……永遠長存」!(彼得前書1:25

^ 8段 《希臘語聖經抄本》一書指出,古文字學是一門「研究古代文字文稿的學科」。文稿的書寫方式會不斷隨時代而改變。因此,如果要確定某份手稿什麼時候抄寫,只要跟其他經過年代鑑定的手稿比較一下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