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聖經真理改變一生

他們能用聖經解答我所有的疑問

他們能用聖經解答我所有的疑問
  • 出生年份:1950

  • 來自的國家:西班牙

  • 認識真理前:天主教修女

我的背景:

我出生的時候,爸爸媽媽住在西班牙西北部加利西亞的一個村子裡,他們有一個小小的農場。我們家有八個孩子,我排行第四,家庭氣氛很溫暖。在當時的西班牙,一般家庭至少會讓一個孩子進神學院或修道院,我們家就有三個孩子這樣做。

我13歲那年進了馬德里的一家修道院,當時我姐姐已經在那裡了。修道院的氣氛冷冰冰的,人與人之間根本沒有建立友誼的機會。那裡規矩很多,生活刻苦,整天都要祈禱。一早起來,我們就得齊集在小教堂裡靜思,可是我的腦子裡常常一片空白。之後,我們會唱聖詩,做彌撒,由於用的是拉丁語,我什麼都不明白,也覺得天主離我很遠。我每天都沒什麼說話的機會,連跟姐姐碰面時,我們也只能跟對方說「萬福瑪利亞」。修女規定我們只能在飯後交談半個小時。這樣的日子跟在家裡的快樂生活相比,確實有天淵之別。我感到很孤單,常常哭泣。

雖然我覺得跟上帝距離很遠,但還是在17歲時成為修女。說實話,我只是做了別人期望我做的事。不久,我就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蒙天主呼召。很多修女都說,懷疑天主呼召的人是會下地獄的,可是我的懷疑還是揮之不去。我知道耶穌基督並沒有避世隱居,相反他總是忙於教導人和幫助人。(馬太福音4:23-25)20歲的時候,我覺得自己真的不能繼續做修女了。想不到院長竟然說,如果我心裡還是有懷疑,最好盡早離開。我猜她可能是因為怕我會影響別人才這樣說。於是我離開了。

回到家裡,爸爸媽媽很體諒我,沒有責怪我。由於 在村子裡找不到工作,我搬到德國跟弟弟在一起。弟弟加入了一個由西班牙僑民發起的共產主義組織,這個組織致力為工人爭取權益,為婦女爭取平等待遇。我覺得跟他們在一起很自在,於是也加入了這個組織,後來還跟一個成員結了婚。我經常幫忙分發宣傳共產主義的刊物,也參加示威遊行。我覺得自己做的事挺有意義。

後來,我發現很多共產主義者都說一套做一套,就很失望。1971年發生的一件事,使這種感覺更加強烈。那年,我們組織中的一些年輕成員為了抗議西班牙統治者的獨裁統治,竟燒毀了法蘭克福的西班牙領事館。我認為他們用這種方法表達不滿是不對的。

第一個孩子出生後,我告訴丈夫,我打算不再參加那個組織的聚會了。我以前的朋友都沒有來看我和我的孩子。我感到很孤單,不禁想:人生到底有什麼意義呢?我們為了改善社會做了那麼多事,真的有用嗎?

聖經怎樣改變了我:

1976年,兩個西班牙人來我家傳道,他們是耶和華見證人,我接受了他們介紹的聖經書刊。他們第二次來的時候,我問了他們許多問題,都是跟世上的苦難、壞人壞事和不公平的事有關。沒想到,他們能用聖經解答我所有的疑問。我很驚訝,馬上就同意跟他們學習聖經。

起初,我學習聖經只是為了吸收知識,但我和丈夫開始到耶和華見證人的王國聚會所參加聚會後,我的態度就慢慢改變了。那時,我們已經有兩個孩子。耶和華見證人常常開車來接我們去聚會,聚會期間也幫忙看孩子。我真的越來越喜歡這些基督徒。

不過,在宗教方面,我心裡還有一些疑問。後來,我回西班牙探望家人。我有一個叔叔是神父,他勸我不要跟耶和華見證人學聖經。那裡的耶和華見證人跟德國的見證人一樣,用聖經回答我提出的問題,這對我有很大幫助。我決定回德國後繼續學習聖經。雖然我丈夫後來不再學習,我卻沒有放棄,並在1978年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

我的福分:

我學習了聖經的真理後,人生有了明確的目的,行事為人也有了正確的標準。比如說,彼得前書3:1-4勸勉做妻子的要順服和深深尊重丈夫,也要培養「安靜溫和的心靈」,因為「這在上帝眼中是非常寶貴的」。這些聖經原則幫助我成為一個更好的妻子和媽媽。

我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已經差不多35年了。我很高興能夠跟世界各地的弟兄姐妹一起敬拜上帝。讓我特別欣慰的是,我五個孩子中有四個也選擇了事奉耶和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