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雖兩度喪偶一生仍快樂滿足

雖兩度喪偶一生仍快樂滿足

 人物生平

雖兩度喪偶一生仍快樂滿足

奧德麗·海德自述

我已在全時的崗位上工作超過了63年,其中59年是在耶和華見證人的總部度過的。回顧一生,我活得既快樂又滿足。誠然,我也有過痛苦的經歷,看見第一個丈夫受癌病折磨而死,第二個丈夫又飽受早老性痴呆病所煎熬。儘管經歷憂患,我卻喜歡告訴你,我是怎樣生活得快樂滿足的。

我在哈克斯滕附近的農場長大。哈克斯滕是個小鎮,坐落於科羅拉多州東北部的草原,跟內布拉斯加州很接近。爸爸奧里萊·莫克和媽媽尼娜生了六個孩子,我排行第五。在1913至1920年期間,拉塞爾、偉恩、克拉拉和婭迪絲先後出生,我在1921年出生,而柯蒂斯則在1925年出生。

1913年,媽媽成為聖經研究者(耶和華見證人的舊稱),後來其餘的家人也成為信徒。

幸福的童年

爸爸的思想很先進,樂於接受新事物。我們的農場建築物每座都有電燈,這樣的情形在當時是十分罕見的。我們飼養的禽畜包括雞和牛,所以我們可以享有農場的各種出產,例如雞蛋、牛奶、奶油和黃油。我們種植草莓和馬鈴薯,也種植小麥和玉米。犁田的時候,馬是我們的好幫手。

爸爸認為,我們每個孩子都該養成勤懇 工作的習慣。我還未入學,爸爸就訓練我在田裡幹活。我還記得在夏天的熾熱陽光下拿著鋤頭在田裡除草的滋味。我看著一行行長長的田壟,心裡想:「唉,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做到田壟的盡頭!」我熱得汗如雨下,又被蜜蜂刺痛。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很可憐,因為看見其他孩子無須像我們那樣刻苦工作。但現在回想起來,我很感激爸爸給我們的訓練,使我們成為勤懇的人。

我們每個孩子都要負責不同的工作。婭迪絲擠牛奶擠得比我好,我於是就負責清洗馬廄,清理馬糞。要做的工作雖然很多,但我們也有開心玩耍的時候。我和婭迪絲加入了當地的壘球隊。我有時做投手,有時做三壘手,而婭迪絲則做一壘手。

在清朗無雲的晚上,原野的上空繁星點點,分外美麗。繁星密布的天幕常常使我想起造物主耶和華。我當時雖然年紀很小,卻經常想起詩篇147:4的話:「他[耶和華]數算星辰的數目,一一點名呼召。」在這許許多多清朗的晚上,愛犬賈奇會伏在我的大腿上,陪伴著我。下午時分,我喜歡坐在屋外的門廊上觀賞青蔥的麥田。清風吹過,麥浪滾滾,在陽光照射下閃耀著銀光。

媽媽的優良榜樣

媽媽是個賢妻良母,爸爸是一家之主。媽媽教導我們要敬重爸爸。1939年,爸爸也成為耶和華見證人。他很疼我們,他雖然要我們經常勞動,但我們知道他是因為不想寵壞我們。冬天的時候,爸爸時常把兩匹馬套在雪橇上,讓我們玩雪橇去。我們一邊乘著雪橇,一邊欣賞閃閃發亮的雪花,真是無比的樂事!

不過,小時候教導我們認識真理的卻是媽媽。我們從小就學到要愛戴上帝和服從聖經的教訓,也知道上帝的名字叫耶和華,他是生命的源頭。(詩篇36:9;83:18)媽媽也告訴我們,上帝給我們生活上的指引是要使我們得益,而不是要剝奪我們的生活樂趣。(以賽亞書48:17)她也經常提醒我們有一項特別任務必須執行,就是耶穌吩咐門徒要做的工作。耶穌說:「這王國的好消息會傳遍普天下,對所有國族作見證;到時終結就會來到。」(馬太福音24:14

小時候,我放學回家時如果不見媽媽, 就會四處找她。當我約莫六七歲的時候,有一次,我在穀倉找到媽媽,後來天開始下起雨來,而且下得很大,我們於是躲到穀倉的上層去,那裡是存放乾草的。我問媽媽,上帝是不是要再降下大洪水。她堅定地對我說,上帝應許再不會用洪水毀滅人。我還記得,當地不時有龍捲風吹襲,為了躲避龍捲風,我們曾多次跑到地下室去。

我未出生時,媽媽已開始傳道。傳道員會先到我家聚集,然後才出發做傳道。他們都有希望到天上去,與基督在一起。對媽媽來說,挨家逐戶傳道一點也不容易,但她愛上帝,因而克服了這方面的困難。1969年11月24日,媽媽忠貞地行完她的人生旅程,享年84歲。媽媽臨終時,我在她耳邊低聲地說:「媽媽,你可以到天上跟你的朋友見面了。」能夠在這個時刻陪著她、鼓勵她,叫我深感欣慰!她柔弱地說:「你真是我的好孩子。」

全時服務

1939年,拉塞爾成為先驅(即耶和華見證人的全時傳道員),在俄克拉何馬州和內布拉斯加州傳道。1944年,他應邀到紐約布魯克林耶和華見證人的總部(又稱伯特利)服務。1941年9月20日,我也加入了先驅的行列,在科羅拉多州、堪薩斯州和內布拉斯加州一帶地區傳道。多年的先驅生活給我莫大的喜樂,我不僅可以幫助人認識耶和華,也學會去信賴他。

大約在拉塞爾做先驅的時候,偉恩重返校園,到美國東岸念大學。在此之前,偉恩曾工作了一段時間。後來他受邀加入伯特利,在紐約伊薩卡市的王國農場服務了好一段日子。王國農場除了為農場不多的成員提供食物外,還供應食物給布魯克林大約200個伯特利成員。偉恩在1988年去世,他把自己的才幹和經驗都獻出來為耶和華服務。

姐姐婭迪絲跟詹姆斯·克恩結婚,婚後有五個孩子。她在1997年去世。另一個姐姐克拉拉仍然忠貞地事奉耶和華。我度假時也經常到科羅拉多州去探望她。20世紀40年代中期,弟弟柯蒂斯也加入了布魯克林的伯特利。他負責用貨車運送貨物和農產品往來王國農場。柯蒂斯從沒結婚,在1971年去世。

我的願望——伯特利服務

早些時候,哥哥們加入了伯特利,而我也渴望參與這項服務。後來我獲邀到伯特利工作,我認為這跟哥哥們的優良榜樣大有關係。由於我從媽媽那裡聽到上帝組織的歷史,加上目睹聖經的預言在末世獲得應驗,這一切有助於我養成到伯特利服務的心願。 我在禱告裡向耶和華承諾,如果他讓我在伯特利服務,我會永遠留在那裡,除非要履行基於聖經的責任。

我在1945年6月20日抵達伯特利,奉派當家務員。每天要做的工作包括打掃13個房間和鋪好26張床;此外,我還負責擦洗走廊、樓梯和窗戶。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的體力。每天工作時,我不斷提醒自己:「是的,我雖然做得很累,不過我已在伯特利,在上帝的家啊!」

我在伯特利工作的初期碰到一件很尷尬的事。我在鄉間長大,從沒聽過有一種小升降機(英語直譯是「沉默服務員」)是在樓層間運送飯菜的。有一天我工作時,接到一個電話說:「麻煩你把『沉默服務員』送下來,好嗎?」說完就把線掛了。由於來不及問個清楚,我不知該怎麼辦才好。但我想起在我工作的樓層裡,有個弟兄是當服務員的。於是我跑去敲他的房門,說:「廚房有事找你,請你下去一趟。」

與內森·諾爾結婚

自20世紀20年代,伯特利成員如果打算結婚,就必須離開伯特利,往其他地方為王國服務。到20世紀50年代初,一些在伯特利服務多年的成員獲准在婚後留下來服務。當時內森·諾爾負責督導全球的王國工作。他開始對我表示愛慕之情時,我心裡想:「這個人肯定會留在伯特利的!」

由於內森負責督導耶和華見證人在全球的活動,工作十分繁重。所以當內森向我求婚時,他很坦率地跟我談到一些問題,要我先考慮清楚才作決定。那段日子,內森時常要探訪世界各地見證人的分部,一去往往就是幾個星期。他告訴我,我們有時要分開一段長時間。

年輕時,我曾憧憬在暖和的春天舉行婚禮,然後在夏威夷這氣候宜人的太平洋群島歡度蜜月。然而,我與內森卻在寒冬結婚,婚期是1953年1月31日星期六。當天下午,我們前往寒冷的新澤西州度蜜月,然後在接著的星期一就返回工作崗位。直到一個星期後,我們才有機會度假,過了七天蜜月假期。

一位勤懇的愛侶

內森在1923年加入伯特利,那時候他18歲。一些資深的成員如約瑟夫·盧述福和羅伯特·馬丁給予內森許多優良的訓練。當時 盧述福弟兄負責督導全球的傳道工作,馬丁弟兄則負責督導出版部的工作。1932年9月,馬丁弟兄去世,內森接任出版部監督職務。1933年,盧述福弟兄帶同內森到歐洲各分部探訪。當盧述福弟兄在1942年1月去世時,內森被委任去督導耶和華見證人在全球的工作。

內森有遠大的目光,他總是為未來的擴展而作好計劃。有些人認為,既然這個制度已餘日無多,內森不該這樣做。事實上,一位弟兄看見內森好好計劃未來的工作,就說:「諾爾弟兄,為什麼你還作這些計劃呢?難道你不相信末日很快就會來到嗎?」內森說:「我相信。但假如末日沒有我們想像般那麼快來到,我們也可以隨時作好準備迎接這個日子。」

內森確信,成立一所訓練海外傳道員的學校是必要的。因此,1943年2月1日,海外傳道員訓練學校在王國農場成立。當時我的哥哥偉恩也在那裡工作。在為期約五個月的課程裡,學員會深入鑽研聖經。不過,內森也安排學員有娛樂的時候。訓練班舉行初期,他會跟學員一起打球。後來他擔心會在打球時受傷,影響出席夏天的區域大會,所以就不做球員,改做裁判。外地的學員看見內森做裁判就開心,因為他會公然放寬球賽規則,偏幫他們。

跟隨內森到海外探訪

後來,我開始跟隨內森到海外探訪。我很喜歡跟分部的志願人員和海外傳道員一起分享經歷。我可以感受到他們無私的愛心和全心全意的精神,同時也了解到他們在當地的工作和日常生活。多年來,我一直收到不少來信感謝我和內森的探訪。

當我想起以往探訪過的國家時,腦海中就會浮現起許許多多的經歷。例如,有一次我們到波蘭探訪時,有兩位姊妹在我面前低聲耳語,我於是問:「為什麼你們在耳邊唧唧咕咕的呢?」她們連聲道歉,並告訴我以往波蘭政府禁止耶和華見證人的工作期間,當局往往在見證人的家裡偷偷裝上竊聽器,所以她們都習慣低聲交談。

波蘭的傳道工作受禁期間,阿達赫姊妹也在當地服務。她頭髮捲曲,額前有劉海。有一次她掀起劉海給我看,我看見她額頭有一道深深的疤痕,是被迫害她的人擊打所致的。看到弟兄姊妹要忍受這般殘酷的迫害,我極為震驚。

除了伯特利外,夏威夷是我最喜愛的地方。1957年,我們在夏威夷希洛市舉行大會,那次大會令人難忘,出席人數遠遠超過當地耶和華見證人的數目,就連希洛市市長也為內森安排了一個歡迎儀式,許多人都送上花環來歡迎我們。

1955年,在德國紐倫堡舉行的大會同樣振奮人心。舉行的場地就是以往希特勒的閱兵場。眾所周知,希特勒曾發誓要鏟除德國境內的所有耶和華見證人,但現在會場裡座無虛席,而且全都是耶和華見證人!我不禁被當時的情景所觸動,眼淚奪眶而出。大會的講台非常大,後面矗立著144根巨型柱子。這個大會的出席人數超過 10萬7000人。我坐在講台上,眼前人山人海,觀眾席延展到老遠的地方去,最後的一排也只是隱隱約約的。

我感受到德國弟兄對耶和華多麼忠義,也看出在納粹政權的迫害下,耶和華怎樣扶持他們。這大大激勵我們也要下定決心,對耶和華堅守忠義。內森發表了大會最後的演講。演講結束時,他向聽眾揮手道別,聽眾也揮動手帕向他說再見。球場內頓時手帕舞動,宛如原野上萬千鮮豔的花朵。

1974年12月我們探訪葡萄牙,這是另一個難忘的經歷。我們在里斯本舉行大會,這是當地耶和華見證人受到法律認可後首次舉行的集會。在此之前,當地的傳道工作被禁制了50年之久!我們舉行了兩次大會,雖然全國的王國傳道員只有1萬4000人,但出席人數合共4萬6000多人!弟兄們說:「現在我們自由了,再不用偷偷聚會了。」我聽到他們這樣說,頓時感動得流下淚來。

我跟隨內森到海外探訪期間,不論在飛機上還是在餐館裡,我都喜歡做非正式見證;我也喜歡在街上向人作見證。直到現在,我仍然保持這個習慣。我會隨身帶著一些聖經書刊,以便隨時向人作見證。有一次,我們乘坐的飛機延遲起飛,在等候期間,有個婦人問我是做什麼工作的,這使我有機會向她和旁邊幾個人談論聖經的真理。忙於從事伯特利的工作和傳道工作,令我滿心喜樂。

罹患惡疾與臨終慰勉

1976年,內森得了癌病。我和其他伯特利成員合力照顧他。儘管他的病情不輕,但當有各地分部的成員到布魯克林接受訓練,我們都會邀請他們一些人到房間來歡聚一下。我記得很多弟兄姊妹曾到來看望我們,包括唐·斯蒂爾和妻子厄爾蓮;勞埃德·巴雷和妻子梅爾巴;道格拉斯·格斯特和妻子瑪麗;馬丁·普辛格和妻子格特魯德;普賴斯·休斯等等。他們時常跟我們分享他們國家的經歷。我特別欣賞一些弟兄在受禁期間的經歷和他們不屈不撓的精神。

當內森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時,他給了我一些優良勸告,幫助我度過喪偶的日子。他勸慰我說:「我們的婚姻很幸福,許多人都沒有這樣的福分。」我們得享美滿的婚姻,一個因素是,內森是個體貼入微的丈夫。例如在探訪時,我們會跟不同的人碰面,他會告訴我說:「奧德麗,有時我沒有介紹他們給你認識,是因為我記不起他們的名字。」我很高興內森預先向我加以解釋。

內森提醒我說:「人雖然死去,卻有穩確的希望,將來再也不用忍受任何痛苦了。」他勉勵我說:「你要向前瞻望,因為獎賞就在前頭。我知道你不會忘記以往的日子,但千萬不要緬懷過去。時間是可以消除傷痛的,所以不要自怨自艾,你該為過往快樂的日子和種種福分感到開心才對。隨著時間過去,你會發覺留在你記憶中的都是美好的。能回憶快樂的事是上帝給我們的恩賜。」內森繼續說:「要忙於有意義的工作,獻出自己為人服務。這樣,你就會覺得人生是快樂的。」1977年6月8日,內森與世長辭。

跟格倫·海德結婚

內森曾說我可以不時回味我們幸福快樂的日子,也可以考慮去過新的生活。因此, 在我轉到紐約華基爾的守望台農場工作後,就在1978年,我決定過新的生活,跟格倫·海德結婚。格倫長得很英俊,為人溫文爾雅,性情沉靜。他未成為耶和華見證人之前,曾在美國海軍部服役,美國當時正跟日本交戰。

格倫在魚雷快艇的輪機艙工作。機器的聲音損害了他部分的聽覺。戰後,格倫成為消防員。由於受戰時的經歷所影響,他多年來常常發噩夢。後來他的秘書向他作見證,他得以認識聖經真理。

1968年,格倫受邀到伯特利服務,奉派在布魯克林擔任消防工作。1975年,守望台農場添置了消防車,他被調往那裡工作。後來,格倫不幸患上早老性痴呆病。在我們結婚十年之後,格倫病逝了。

我怎樣應付喪夫之痛呢?內森去世前寫給我的勸告確是金玉良言,他的話再次給我很大的安慰。他告訴我該怎樣面對寡居的日子,我經常把他的話讀了又讀。直到現在,我仍然喜歡用內森的話去鼓勵那些痛失配偶的人。他們也從內森的話得到安慰。內森勸勉我要瞻望未來,他的話使我受用不盡。

弟兄姊妹的寶貴情誼

在伯特利的大家庭裡,我結識了許多好朋友。他們使我一生活得既快樂又滿足。尤其是埃絲特·洛佩斯,她更是我的摯友。1944年,她成為守望台基列聖經學校第三屆畢業生。1950年2月她回到布魯克林,奉派把聖經書刊翻譯成西班牙語。很多時候,當內森在外面探訪時,埃絲特就是我最親密的友伴。她現在也住在守望台農場,身體越來越不好,畢竟她已90多歲了。儘管如此,她仍然受到伯特利很好的照料。

我的家人現在就只有拉塞爾和克拉拉還健在。拉塞爾已超過90歲,仍然在布魯克林忠心耿耿地服務。他是第一批獲准在婚後留在伯特利服務的成員之一。1952年,他跟伯特利同工琴恩·拉爾遜結婚。琴恩的兄弟馬克斯在1939年加入伯特利,1942年接替內森成為出版部監督。馬克斯繼續忙於照料伯特利各種職責,此外,他還要照顧患病的妻子海倫。海倫患了多發性硬化病。

回顧以往,我已經為耶和華全時服務了超過63年,我一生的確是快樂滿足的。伯特利已成了我的家,我仍然滿懷喜樂地在這裡服務。我很感激雙親的培育,從小就訓練我們勤懇工作,幫助我們培養為耶和華服務的熱望。我的一生確實快樂滿足,因為我能夠享有弟兄姊妹的寶貴情誼,而且有希望與他們在樂園裡一起事奉偉大的創造主,也就是獨一的真神耶和華,直到永遠。

[第24頁的圖片]

雙親的結婚照,攝於1912年6月

[第24頁的圖片]

由左至右:拉塞爾、偉恩、克拉拉、婭迪絲、我和柯蒂斯,攝於1927年

[第25頁的圖片]

我站在弗朗西絲和芭芭拉之間,攝於1944年當先驅的時候

[第25頁的圖片]

由左至右:我、埃絲特·洛佩斯和我的嫂嫂琴恩,攝於1951年的伯特利

[第26頁的圖片]

我、內森和他的父母

[第26頁的圖片]

我和內森,攝於1955年

[第27頁的圖片]

我和內森,攝於夏威夷

[第29頁的圖片]

我和第二個丈夫格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