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啟航往塞浦路斯去」

「啟航往塞浦路斯去」

 「啟航往塞浦路斯去」

使徒行傳記下以上這句話之後,隨即敘述三位基督徒在塞浦路斯的海外傳道經歷。當時約公元47年。三位海外傳道員就是保羅、巴拿巴和約翰·馬可。(使徒行傳13:4)當時的塞浦路斯像今天一樣,在地中海東有相當重要的戰略地位。

羅馬一直想得到塞浦路斯。公元前58年,羅馬帝國開始統治這個地方。可是在此之前,塞浦路斯的歷史已經十分曲折。該地曾先後被腓尼基人、希臘人、亞述人、波斯人和埃及人侵佔。到了中世紀,塞浦路斯又遭十字軍、法蘭克人和威尼斯人入侵,再被奧斯曼人佔領。從1914年起,英國開始統治塞浦路斯。到1960年,塞浦路斯宣布獨立。

今天,旅遊業是塞浦路斯的一個主要收入來源。可是在保羅的日子,塞浦路斯有豐富的天然資源,羅馬帝國一直利用這些資源來充實國庫。例如島上很早就發現銅礦。據估計,到羅馬統治的晚期,被開採的銅就有25萬噸。為了煉銅,人們砍掉大部分的茂密森林。保羅來到的時候,島上許多森林都已經消失了。

 羅馬統治下的塞浦路斯

據《不列顛百科全書》所說,尤利烏斯·凱撒和馬可·安東尼曾先後把塞浦路斯送給埃及。在奧古斯都統治期間,塞浦路斯被交還給羅馬,並像使徒行傳的執筆者路加所寫的準確記錄一樣,由一位直接向羅馬負責的行省總督管轄。據路加報導,保羅在當地傳道的時候,在任的行省總督名叫士求·保羅。(使徒行傳13:7

羅馬一力營造的世界和平局面,也就是所謂的「羅馬和平」,促進了塞浦路斯採礦業和工業的發展,推動了商業貿易的繁榮。駐守當地的羅馬軍團,以及蜂擁前來朝拜塞浦路斯守護神阿佛洛狄特的人,也為該島帶來了不少額外的財富。結果,新的道路、港口和豪華的公共設施紛紛出現。希臘語仍然是當時的官方語言。崇拜羅馬皇帝、阿佛洛狄特、阿波羅和宙斯等,大為盛行。人們文化生活豐富,繁榮富足。

就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保羅走遍塞浦路斯,教人認識基督。其實早在保羅來到之前,基督教已經傳到塞浦路斯了。據使徒行傳記載,基督教第一個殉道者司提反去世之後,有些基督徒逃到了塞浦路斯。(使徒行傳11:19)保羅的同伴巴拿巴是土生土長的塞浦路斯人,十分熟悉島上的環境,無疑是保羅這次傳道旅程的最佳嚮導。(使徒行傳4:36;13:2

追溯保羅的足跡

要詳細考究保羅曾到過塞浦路斯哪些地方並不容易。不過,考古學家對羅馬時代四通八達的道路系統有相當了解,而且由於塞島的地理特點,現代的公路和早期海外傳道員所走的路線,基本上分別不大。

保羅、巴拿巴和約翰·馬可從塞琉西亞啟航,到達薩拉米斯港。既然首府和主要港口都在帕福斯,他們為什麼要到薩拉米斯呢?一個原因是,薩拉米斯位於東岸,距離對岸的塞琉西亞不過200公里。雖然羅馬統治期間,帕福斯已經取代薩拉米斯,成為塞島的首府,可是薩拉米斯仍然是島上文化、教育和商業的中心。薩拉米斯有相當多的猶太居民,幾位海外傳道員到達薩拉米斯之後,「就在猶太人各會堂裡宣講上帝的話語」。(使徒行傳13:5

今天,薩拉米斯剩下來的只是個廢墟。可是考古學的發現證實,這個城市昔日確曾 有過一段富庶、輝煌的日子。城裡的市集廣場曾是政治和宗教活動的中心。在地中海一帶發掘出來的羅馬市集廣場中,薩拉米斯的市集廣場十分著名,而且可說是規模最大。薩拉米斯的遺址可以追溯到奧古斯都·凱撒的時代,其中的斷垣殘壁顯示,當日那裡有設計精美的拼花地板、體育館、精良的沐浴系統、露天運動場、競技場、豪華的墳墓,還有一個能容納1萬5000人的大劇院!城市附近的廢墟,就是宏偉的宙斯神殿。

可是,宙斯並不能使城市免遭地震破壞。公元前15年發生了一場大地震,幾乎摧毀了整個薩拉米斯城。後來奧古斯都把城重建了。可是到公元77年,薩拉米斯再次遭地震破壞,後來又重建起來。公元4世紀,薩拉米斯經歷一連串地震之後,破壞得面目全非,從此風光不再。到了中世紀,薩拉米斯的港口更因為淤塞而被廢棄。

薩拉米斯人對保羅所傳的信息有什麼反應,已經無從稽考了。不管怎樣,保羅都必須到其他地方傳道。幾位海外傳道員從薩拉米斯出發,有三條主要路線可以選擇:第一條,橫過凱里尼亞山脈,前往北面的海岸;第二條,往西穿越邁薩奧里亞平原,直達島的內陸地帶;第三條,沿著南邊的海岸前進。

根據傳統說法,保羅選擇了第三條路線。這條路線途經一些肥沃的耕地,土壤是一種獨特的紅土。路線向西南延伸約50公里,經過拉納卡城,往北折向內陸。

「走遍全島」

沿著這條路線前進,很快就可以抵達萊德拉古城。塞浦路斯今天的首都尼科西亞,就是建在萊德拉的遺址上。這個古代城邦的痕跡都已經灰飛煙滅了。可是,在尼科西亞的市中心外,還有一道建於16世紀的威尼斯城牆;市中心內,也有一條繁忙而狹窄的街道,稱為萊德拉街。保羅有沒有到過萊德拉, 實在難以確定。聖經只是簡單地記述,保羅和同伴「走遍全島」。(使徒行傳13:6)《威克里夫聖經歷史地理》說:「這句話也許是指他們幾乎走遍了塞浦路斯的猶太社區。」

保羅顯然想盡量接觸更多塞浦路斯人。因此,他也許選擇一條往南的路線,從萊德拉起,前往阿馬蘇斯和庫里翁這兩個人口眾多的繁華都會。

庫里翁位於海邊,高踞在幾乎筆直的懸崖上。這個具有希臘羅馬風格的大城市像薩拉米斯一樣,在公元77年遭地震摧毀。當地有一座阿波羅神殿,可以追溯到公元100年,現在都成為廢墟。那裡的體育場能容納6000名觀眾。庫里翁人許多都過著奢華的生活,連城郊的別墅也用上華麗的拼花地板來裝飾。

「直到帕福斯」

從庫里翁啟程,這條沿途風光如畫的路線就向西延伸,穿越葡萄產區,海拔漸行漸高,然後突然從懸崖上蜿蜒而下,來到一個布滿卵石的海灘。按照希臘神話所說,這裡就是阿佛洛狄特女神從海裡出生的地方。

阿佛洛狄特是塞浦路斯最多人崇拜的希臘神祇,直到公元2世紀仍受人狂熱地崇拜。阿佛洛狄特的崇拜中心就在帕福斯。每年春季,帕福斯都會舉行盛大的節日來尊崇阿佛洛狄特。來自小亞細亞、埃及、希臘,以至波斯的朝聖者都會到帕福斯來過節。塞浦路斯受埃及的托勒密王朝統治期間,塞浦路斯人開始崇拜法老。

在羅馬統治期間,帕福斯是塞浦路斯的首府和行省總督的施政中心,也獲得授權鑄造銅幣。帕福斯和薩拉米斯一樣,經歷公元前15年的那場地震後,大受破壞。後來奧古斯都出資重建。出土文物顯示,1世紀的帕福斯繁榮富庶,居民生活奢華——街道寬闊、城郊別墅裝飾華麗,又有音樂學院、體育館和競技場。

這就是保羅、巴拿巴和約翰·馬可所到的帕福斯。在這裡,行省總督士求·保羅是個「聰明人」,一心「要聽上帝的話語,態度懇切」,沒有理會巫師以呂馬的強烈反對。行省總督「很驚異耶和華的道理」。(使徒行傳13:6-12

在塞浦路斯的傳道工作完滿結束後,三位海外傳道員繼續往小亞細亞傳道。保羅的第一次海外傳道旅程是真基督教擴展的里程碑。《保羅在希臘以東的旅程》評論這件事說:「這是基督教傳教活動和……保羅海外傳道生涯的真正起點。」又說:「從海路來看,塞浦路斯既然位於敘利亞、小亞細亞和希臘的交匯處,成為海外傳道旅程的第一站,看來是必然的。」但這只是第一階段而已。2000年後,基督教的傳教活動還在繼續。今天,耶和華王國的好消息確實可以說已經傳到「地極」。(使徒行傳1:8

[第20頁的地圖]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塞浦路斯

尼科西亞(萊德拉)

薩拉米斯

帕福斯

庫里翁

阿馬蘇斯

拉納卡

凱里尼亞山脈

邁薩奧里亞平原

特羅多斯山脈

[第21頁的圖片]

在帕福斯,保羅充滿聖靈,使巫師以呂馬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