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從陰暗地下室到美麗的阿爾卑斯山

從陰暗地下室到美麗的阿爾卑斯山

 人物生平

從陰暗地下室到美麗的阿爾卑斯山

洛塔爾·瓦爾特口述

在東德陰暗的囚室裡熬過三個年頭後,我終於獲釋了。我多麼渴望嘗到自由的滋味,並跟家人團聚,共享天倫啊!

最出乎意料的,倒是看到六歲的兒子約翰內斯臉上疑惑的表情。不過,在他小小的生命中,確實有一半時間沒見過自己的爸爸。對他來說,我就是一個陌生人。

跟兒子不同的是,我從小就在父母的關愛中成長。1928年,我出生在德國的開姆尼茨。我們一家相處融洽,其樂融融。家父從來不掩飾他對宗教的不滿。他憶述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交戰雙方的「基督徒」在12月25日彼此祝賀「聖誕快樂」,第二天又打個你死我活。他認為宗教徹頭徹尾就是偽善。

希望破滅,信仰建立

幸好我沒有經歷對宗教的失望。十七歲那年,第二次世界大戰剛剛結束,我不用被徵召入伍。不過困擾我的問題可真不少,例如:「人為什麼互相殘殺?誰值得信賴?哪裡才能找到真正的和平安全?」後來,我們居住的東德被納入蘇聯的政權下。共產理念宣揚公正平等、團結和睦,大受歷盡戰火蹂躪的人民歡迎。可是, 民眾的這個希望很快又幻滅了,只是這次叫他們失望的不是宗教,而是政治。

我的一個舅母是耶和華見證人。正當我心中疑團未釋,她向我談及她的信仰,給了我一本聖經讀物,推使我認真把馬太福音24章從頭到尾看完。這本書的解釋合情合理,令人信服,我很快被吸引住了。書中闡明我們的時代是「這個制度的末期」,並指出人間種種難題的根源是什麼。(馬太福音24:3;啟示錄12:9

不久,我收到更多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的書刊。作過虔心研究之後,我意識到自己找到了真理,就是我尋求已久的真理!耶穌基督已在1914年登基作王,很快要毀滅一切不敬虔的人和事,並為順服的人帶來幸福。讀到這些真理,我簡直心花怒放。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是清楚明白贖價的意義,推使我向上帝禱告,懇求寬恕。雅各書4:8的仁愛呼籲令我深受感動:「你們要親近上帝,上帝就會親近你們。」

我滿腔熱誠,跟父母和姐姐談起剛學到的真理,他們起初都不願意接受。可是,我的熱情並沒有消減,我渴望參加一小群見證人在開姆尼茨舉行的基督徒聚會。出乎意料,父母和姐姐居然跟我一起參加了第一次聚會!那時是1945年和1946年之間的冬天。後來,一個聖經研究小組在我們居住的哈爾陶建立起來。從那時開始,我的家人就經常參加聚會了。

「我還年輕」

學到寶貴的聖經真理,並經常跟上帝的子民交往,推使我獻身給上帝。1946年5月25日,我受了浸。爸媽和姐姐在屬靈方面不斷進步,並成為見證人,叫我滿心歡喜。現在,姐姐仍然是開姆尼茨會眾裡一個熱心的傳道員。爸媽一生忠心事奉上帝,直至他們先後在1965年和1986年去世為止。

受浸六個月後,我有幸成為特別先驅,從此開展了人生新的一頁。我決心「不論時勢順利不順利」,也要緊守崗位,為上帝服務。(提摩太後書4:2)不久,新的服務機會來了:德國東部一個偏遠地區需要全時傳道員。我和另外一個弟兄都提交了申請信,但我還是覺得自己年輕,缺乏經驗,難擔重任。當時我才十八歲,跟 耶利米很有同感:「耶和華啊,我還年輕,不會說話。」(耶利米書1:6)儘管我疑慮重重,負責的弟兄非常仁慈,還是給了我這個機會。這樣,我們就去了勃蘭登堡州的一個小鎮,叫作貝爾齊希。

在那個地區傳道殊不容易,但我倒受到寶貴的訓練。後來,鎮內好幾個有名望的女商人接受了王國信息,成為耶和華見證人。這個小小的農村有著根深蒂固的傳統,哪裡容得下見證人那些基於聖經的做法和立場!結果,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教士猛烈反對我們,大肆阻撓我們的傳道工作。然而,藉著信賴耶和華,向他尋求幫助和指引,我們得以幫助不少人接受真理的信息。

山雨欲來

1948年既為我帶來不少福分,也帶來意想不到的困難。首先,我獲派到魯多爾施塔特的圖林吉亞作先驅。在那裡,我結識了許多忠心的弟兄姊妹,跟他們並肩工作是賞心樂事。同年7月,上帝賜我莫大的福分,就是跟埃麗卡·烏曼結為夫婦。埃麗卡是個信心堅定、非常熱心的年輕基督徒。從開始參加開姆尼茨會眾的聚會時,我就認識她了。婚後,我們在我的老家哈爾陶一起作先驅。後來,埃麗卡才由於健康和其他原因,無法繼續全時服務。

對上帝的子民來說,艱難的時期到了。開姆尼茨的勞工部取消了我的口糧配給卡,想逼我放棄傳道,去找全時的世俗工作。負責的弟兄嘗試用我的例子去爭取法律認可,可惜失敗了。1950年6月23日,法庭裁定我必須繳納罰款,否則入獄30天。我們提出上訴,卻遭高等法院駁回,結果我被關進了監獄。

這只是迫害風暴來臨的前奏。不到一個月,即1950年9月,東德政府製造輿論肆意中傷我們,最後更完全禁止了我們的活動。我們被說成是危險人物,是西方間諜,以從事宗教活動為名,進行「間諜任務」為實。就在禁令頒布的那一天,我的兒子約翰內斯在家裡出生了,而我卻身在監獄。國家安全局的人不理會助產士的反對,強行闖入我家,要搜查證據以支持他們的指控。當然,他們一無所獲。不過,當局安排告密的人混進會眾,結果在1953年10月,所有負責的弟兄,包括我在內,都被逮捕了。

囚於陰暗的地下室

弟兄們通通被判有罪,監禁年期三到六年不等。我們被押往茨維考的奧斯特藤堡一個污穢不堪的地下室去,在那裡跟其他弟兄關在一起。雖然囚室的環境糟糕透頂,但能跟成熟的弟兄在一起卻是一大樂事。沒有自由不等於沒有靈糧。任憑政府千方百計禁絕我們的書刊,《守望台》卻始終 能進入監獄,落到我們手裡。這怎麼可能呢?

被指派到煤礦勞動的弟兄看準機會,就跟外面沒有被捕的見證人會合,拿到雜誌後就偷偷帶進監獄去。憑著機智和巧妙的方法,這些寶貴的靈糧就輾轉落到我們手上了。我們是多麼渴求這些靈糧啊!體驗到耶和華以這種方式照顧和指引我們,叫我大感雀躍、深受鼓勵!

1954年年底,我們被轉送到托爾高那個臭名遠播的監獄。那裡的見證人看見我們,都很高興。在此之前,他們都是憑記憶,不斷複習以往讀過的《守望台》文章,藉此保持靈性健壯。他們多麼渴望吸收新的屬靈養分!我們既然在茨維考時學到不少真理的知識,現在該是跟他們分享的時候了。雖然我們每天有機會在外面一起步行,但我們是不許跟人說話的。那怎麼辦呢?我們按著弟兄建議的好辦法去做,並憑著耶和華大能的手的保護,每次都能成功,總能互相鼓勵。由此看來,我們實在應該趁著有自由,買盡時機去認真學習和沉思聖經的真理。

作出重要抉擇

藉著上帝的幫助,我們繼續堅定不移。1956年年底,不少弟兄獲得特赦,叫我們喜出望外。當監獄的大門打開時,我們的欣喜簡直難以言喻!那時,我的兒子已經六歲。與妻兒團聚,共享天倫之樂,令我多麼興奮!起初,約翰內斯待我像個陌生人,但父子倆很快就建立起親密的關係了。

當時,東德的耶和華見證人處境仍然十分艱難。由於人們越來越仇視我們,不理解我們的傳道工作和中立的立場,致使我們每天都活在憂懼之中,叫我們寢食難安,心力交瘁。我和埃麗卡為這件事懇切禱告,認真考慮過自己的處境後,覺得有必要搬到別的環境生活,以免弄得身心俱疲。我們希望在自由的環境下繼續事奉耶和華,追求屬靈的目標。

1957年春天,我們有機會移居西德,於是舉家搬到斯圖加特去。在那裡,傳道工作不受禁止,我們也可以跟弟兄公開聚集和來往。弟兄所表現的親切關懷,實在令我們感動。在海德芬根會眾的七年間,我們的兒子開始上學,在靈性上也有很好的進步。1962年9月,我有幸參加在威斯巴登舉行的王國職務訓練班,得知在德國和瑞士部分地區,很需要操德語的傳道員幫忙。弟兄鼓勵我一家搬到那些地區服務。

家住阿爾卑斯山

就這樣,我們在1963年搬到瑞士定居,被派在布倫嫩一個人數不多的會眾服務。布倫嫩就在盧塞恩湖畔,地處阿爾卑斯山脈中部。那裡風景秀麗,我們簡直像置身樂園。我們要適應瑞士用的德語方言、當地的生活習慣,以及人們的心態和想法。不過,能在這麼和平友愛的環境中傳道和工作,實在是樂事。我們在布倫嫩住了14年,兒子也在那裡長大成人。

1977年,我差不多五十歲的時候,被 邀請到圖恩的伯特利服務。我又驚又喜,深知這是莫大的榮幸,就欣然接受了。我和愛妻在伯特利服務的九年期間,是我們基督徒生活和個人靈性成長的重要里程碑。跟當地的弟兄姊妹在圖恩和附近地區傳道確是賞心樂事。在這裡,耶和華「奇妙的作為」隨處可見,白雪皚皚、雄偉壯麗的伯爾尼山脈,景致美不勝收。(詩篇9:1

再次搬家

1986年年初,我們被派往瑞士東部的布克斯會眾,在一個廣大的地區作特別先驅。看來,我們要再次適應不同的生活方式。可是,無論耶和華願意讓我們在哪裡服務,我們都樂意接受。我們接受了新的崗位,得蒙上帝大大賜福。有時,我作代理分區監督,探訪強化會眾。十八年過去了,我們在這個地區傳道,積累了不少喜樂的經驗。布克斯的會眾不斷增長,一個漂亮的王國聚會所在五年前落成和舉行呈獻禮,我們都很高興能在這裡聚集。

耶和華對我們恩重如山、無微不至。我們大半生都用於全時服務,卻從來一無所缺。我們看到兒子、兒媳、孫子孫女以及他們的家人都忠心行走耶和華的道,感到心滿意足。

回首往事,在事奉耶和華的一生中,「時勢順利不順利」我們都經歷過了。無論身處陰暗的地下室,還是壯麗的阿爾卑斯山,我都決心堅守信仰。我們實在無悔無憾。

[第28頁的附欄]

無懼「雙重迫害」

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國,即東德,耶和華見證人曾受到殘酷迫害。據統計,超過五千個見證人因為向人傳道和嚴守中立,被關進勞改營和拘留中心。(以賽亞書2:4

他們當中有些人遭到「雙重迫害」。其中325人先是被監禁在納粹集中營和監獄,然後在20世紀50年代又被東德的國家安全局追捕並投入監獄。事實上,有些監獄前身是納粹集中營,後來成了東德國家安全局的監獄。

從1950年到1961年,就是猛烈迫害的頭十年,60名見證人因受虐待、營養不良、疾病和年老而在獄中喪生,其中有男的,也有女的。有12名見證人本來被判終身監禁,後來減為15年徒刑。

今天,前國家安全局總部在柏林的舊址長期設有展覽,綜述了東德的耶和華見證人40年間遭迫害的經歷。展出的照片和個人事跡默默作證:耶和華見證人無懼迫害,忠貞不渝。

[第24,25頁的地圖]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東德

魯多爾施塔特

貝爾齊希

托爾高

開姆尼茨

茨維考

[第25頁的圖片]

茨維考的奧斯特藤堡

[鳴謝]

Fotosammlung des Stadtarchiv Zwickau, Deutschland

[第26頁的圖片]

我和妻子埃麗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