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呢?

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呢?

 人物生平

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呢?

馬麗亞·凱拉辛尼斯自述

我18歲時,父母對我大失所望,親戚對我避之惟恐不及,村人則把我視作笑柄。無論他們苦苦哀求,還是呵叱嚇唬,我都不為所動,仍然對上帝緊守忠義。我深信,人堅守聖經的真理,必能獲得許多屬靈上的裨益。回顧事奉耶和華50年來的經歷,我深深認同詩篇執筆者的話:「耶和華賜給我的一切厚恩,我拿什麼報答他呢?」(詩篇116:12

1930年,我出生於阿格洛卡斯特羅,這個村子距離科林斯地峽東面琴赫雷埃港約20公里。在公元1世紀,科林斯曾有一群基督徒會眾。(使徒行傳18:18;羅馬書16:1

我們一家過著安靜寧謐的生活。爸爸是一村之長,受人尊敬。家裡有五個孩子,我排行第三。在父母諄諄教導下,我們成為希臘正教的虔誠信徒。我每週都望彌撒,在偶像跟前告解,到教堂燃點祈願蠟燭,並謹守所有齋期。當時我的心願是做修女。後來,我卻成為家中第一個叫父母失望的孩子。

聖經真理使我歡欣雀躍

我姐夫的家人卡蒂娜住在鄰近的村子裡。大約在我18歲那年,我聽說卡蒂娜常常 閱讀耶和華見證人的書刊,現在甚至連教堂也不去。我非常擔憂,決心要幫助她返回正道。於是,卡蒂娜來探訪我們的時候,我特地陪她散步,途中故意到神父家小坐。神父大肆抨擊耶和華見證人,說他們是「異端」,把卡蒂娜「引入歧途」。這樣彼此唇槍舌劍,持續了三個晚上。卡蒂娜用有力的聖經論據,推翻神父的指控。最後,神父告訴卡蒂娜,她是個漂亮、聰明的女孩子,該趁年輕日子好好享受人生,待老了以後才鑽研聖經也不遲。

回家之後,我沒告訴父母卡蒂娜跟神父舌戰,不過接著的星期天我沒有上教堂。中午,神父立刻來到我們的店鋪。我只好托詞說早上要留在店裡幫忙,不能上教堂去。

「真的嗎?還是那個女孩唆擺你呢?」神父將信將疑地問。

「我只知道他們的道理比我們的叫人信服。」我直截了當地回答。

神父轉頭對我爸爸說:「伊科諾莫斯先生,快把你那個親戚趕走,不然後患無窮。」

家人反對

20世紀40年代後期,希臘內戰正如火如荼。爸爸害怕游擊隊加害於我,便安排我到姐姐家暫住。姐姐跟卡蒂娜住在同一條村子裡。我在她家住了兩個月,這其間,卡蒂娜幫助我學習聖經,明白聖經對若干問題的看法。我開始看出希臘正教會有許多教義都不符合聖經,這使我大失所望。我學到上帝不喜歡人崇拜偶像,尊崇十字架一類的宗教習俗也不是源於基督教。人必須「用心靈按真理」崇拜上帝,才會蒙他悅納。(約翰福音4:23;出埃及記20:4,5)最重要的是,聖經向人提出光明的希望,就是人有機會在地上享永生!我從耶和華獲得許多福分,認識上述的寶貴真理僅是個開始而已。

在這段期間,姐姐、姐夫已經留意到我沒有在像前禱告,飯前也沒打十字手勢。一天晚上,他倆打了我一頓。第二天我決定離開,搬到姨媽家去。姐夫立即通知爸爸。不久,爸爸來了。他含著淚求我改變初衷。姐夫甚至跪下請求寬恕,我原諒了他。最後他們要求我重返正教會,但我堅決拒絕。

回到爸爸家裡之後,他們繼續向我施加壓力。我無法聯絡卡蒂娜,身邊沒有聖經書刊,甚至連聖經也沒有。很慶幸,有一個堂姐妹願意幫忙。她到科林斯的時候,找到一個耶和華見證人;回來時,帶了一本《「以上帝為真實」》和一本《希臘語經卷》給我。我迫不及待偷偷地閱讀。

意想不到的改變

家人的激烈反對持續了三年。我跟耶和華見證人完全失去聯絡,也無法得到任何聖經書刊。但沒有料到,我的生活快要經歷重大的轉變。

爸爸吩咐我到塞薩洛尼基探望舅舅。起程之前,我到科林斯的一家裁縫鋪去定做一件外套。我居然在鋪裡看到卡蒂娜!原來她就在那兒工作。大家久別重逢,高興極了。我們正要離開店鋪時,遇上一個親切友善的年輕人,他叫哈拉蘭博斯。我們 來往了一段日子,就決定結婚。約在這段時間,我也以水浸禮象徵獻身給耶和華,當時是1952年1月9日。

哈拉蘭博斯在早些時候已經受浸。他同樣遭受家人反對。哈拉蘭博斯非常熱心,是助理組務僕人,主持不少聖經研究。他的哥哥們不久也接受真理,現在大多數家人都事奉耶和華。

爸爸很喜歡哈拉蘭博斯,對婚事沒有異議,但我得費一番唇舌才勸服了媽媽。無論如何,1952年3月29日,我們終於結婚了。不過,  女家只有我大哥和一個堂兄弟出席婚禮。當時我仍不知道哈拉蘭博斯是那麼好的。由於嫁給他,我能夠以事奉耶和華為生活的重心,他確是耶和華所賜的福分。

鼓勵弟兄

1953年,我們決定遷居雅典。哈拉蘭博斯希望撥出更多時間從事傳道工作,於是退出家族生意,找了一份工作時間較短的差事。每天下午,我們都一起傳道,並且主持許多聖經研究。

由於傳道工作受到禁制,我們必須善於應變。哈拉蘭博斯在雅典市中心的一個貨攤工作。我們把一本《守望台》放在貨攤的櫥窗裡。一個高級警官告訴我們,這本雜誌是受到禁制的。不過,他拿了一本去向保安辦事處查詢。保安人員告訴他,雜誌是合法的,他又回來告訴我們。其他弟兄聽到這件事,都紛紛把《守望台》放在貨攤的櫥窗裡。有一個人從我們的貨攤拿了一本《守望台》,後來他成為耶和華見證人,現在是會眾的長老。

看到我最小的弟弟認識真理,叫我們欣喜不已。弟弟在雅典的海事學院攻讀,我們帶他參加一個大會。這個大會是在森林裡秘密舉行的。弟弟很喜歡從大會裡學到的知識,只可惜不久他就開始航海生涯了。有一次船停泊在阿根廷的一個港口,有個海外傳道員上船傳道,弟弟向他拿了一些雜誌。他寫信告訴我們:「我找到真理了。請替我訂閱一份雜誌吧。」我們真是喜出望外。

1958年,我丈夫奉派探訪不同會眾。由於我們的工作仍然受禁,探訪工作困難重重,負責探訪會眾的弟兄通常不帶妻子同行。1959年10月,我們向分部的弟兄查詢,看看我可不可以陪伴丈夫探訪會眾。分部同意這個建議。我們奉派探訪希臘中部和北部的會眾,強化弟兄的信心。

探訪工作殊不容易。由於馬路短缺,路途崎嶇難行。我們沒有車子,常常要坐 公共交通工具或坐客貨車,跟雞呀什麼的擠在一起。 我們要穿橡膠靴子,  方便走過沾滿泥濘的路。每條村子都有國民自衛隊,  為免遭受盤問,我們須要入夜以後才可進去。

弟兄深深賞識我們的探訪。雖然他們白天大都在田裡辛苦工作,而聚會又是在夜深舉行,他們卻盡力出席在弟兄姊妹家裡舉行的聚會。弟兄也非常好客,儘管生活窘迫,總是拿最好的東西來招待我們。有時候我們跟整家人睡在同一個房間裡。看見弟兄們的信心、  忍耐和熱誠,  我們也大受鼓勵,  他們確是耶和華所賜的另一福分。

擴大服務

1961年2月,我們參觀雅典分部辦事處,弟兄問我們是否願意到伯特利服務。我們的回答就跟以賽亞的話一樣,他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以賽亞書6:8)兩個月後,我們接到分部指示,要盡快到伯特利報到。於是在1961年5月27日,我們開始在伯特利服務。

我們很喜愛新工作崗位,而且很快就適應了。我丈夫曾在傳道部和訂閱部工作,有一段時間,他是分部委員會的成員。我自己也在伯特利做過不同崗位。當時伯特利家庭只有18位成員,但由於舉辦王國職務訓練班,幾乎有五年時間,這裡住了差不多40人。每天早上,我要清洗碗碟、協助廚師、擺好餐桌上的餐具,還要整理12個床鋪。下午,我要熨衣服、清理洗手間和房間。還有每週一次到洗熨部工作。工作雖然很多,但我很高興能盡一份綿力。

我們一面忙於伯特利的工作,一面盡力參與傳道。許多時,我們要主持七個聖經研究。週末,哈拉蘭博斯奉派到不同會眾發表演講,我也陪他一起去,夫妻倆形影不離。

有一對夫婦跟我們學習聖經,他們和希臘正教會關係密切,也是該教會反異端小組負責帶頭的教士的私交。他們家裡有一個擺滿偶像的房間,這個房間整日香煙繚繞、回蕩著拜占廷聖詩。有一段時間,我們逢星期四上門和他們討論聖經,他們的教士朋友則在星期五探訪他們。一天,他們堅要我們去一趟,說是要給我們一個驚喜。我們一到,他們就帶我們去看那個房間。原來他們清除了所有偶像,房間也粉飾一新。這對夫婦繼續進步,後來受了浸。我們有幸幫助了大約五十個聖經學生獻身受浸,事奉耶和華。

我還有幸跟受膏弟兄交往。中央長老團 的資深成員,例如諾爾弟兄、法蘭茲弟兄和韓素爾弟兄不時探訪,令我大受鼓勵。四十多年過去,我仍然覺得能夠在伯特利服務是難能可貴的殊榮。

愛侶病逝

1982年,我丈夫開始出現早老性痴呆病的症狀。到1990年,哈拉蘭博斯的健康進一步惡化,需要有人經常照料。他去世前有八年時間,我們完全不能到外邊去。伯特利許多親愛的弟兄和監督都作出安排,幫助我們。儘管大家鼎力相助,我還是要夜以繼日地照顧他。在他病情極度惡劣的時候,許多個晚上,我都沒有睡覺。

1998年7月,我親愛的丈夫去世。雖然我很懷念他,但想到耶和華記得他,想到他會跟成千上萬的人一同復活,我就深感安慰。(約翰福音5:28,29

對耶和華的厚恩滿懷感激

雖然失去了丈夫,但我並不孤單。我仍然有幸在伯特利服務,受到整個家庭的關愛。我的大家庭還包括希臘各地的屬靈弟兄姊妹。如今我已經七十多歲了,仍然能夠整天在廚房和膳堂裡工作。

我一直渴望能到紐約,參觀耶和華見證人的總部。1999年,這個夢想實現了。我的感受難以言喻。那是一個畢生難忘的經歷,大大強化了我的信心。

回首過去,我清楚知道自己沒有虛度此生。世上沒有什麼事業比全時為耶和華服務報酬更豐富。我從親身經歷深深體會到,耶和華時刻照顧我。無論在物質或屬靈方面,我和丈夫都一無所缺。難怪詩篇執筆者說:「耶和華賜給我的一切厚恩,我拿什麼報答他呢?」(詩篇116:12

[第26頁的圖片]

我和哈拉蘭博斯形影不離

[第27頁的圖片]

我的丈夫在分部的辦公室裡工作

[第28頁的圖片]

我覺得能夠在伯特利服務是個寶貴的殊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