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耶和華時刻照顧我們

耶和華時刻照顧我們

 人物生平

耶和華時刻照顧我們

埃內勒西·姆贊加自述

時維1972年。十個馬拉維少年先鋒隊員闖進我家,抓住我,把我拖到附近的甘蔗田。他們對我拳打腳踢,之後丟下我就走了。

許多馬拉維的耶和華見證人都曾遭人毒打,就像上述的情況一樣。為什麼耶和華見證人會受到迫害?他們從哪裡得著力量,使他們能忍受得住呢?現在讓我先談談自己的家庭背景。

我在1921年12月31日出生,父母都是虔誠的教徒,爸爸是中非長老會的牧師。我在安可馬長大,這個鎮就在馬拉維首都利隆奎附近。我在15歲那年嫁了給埃瑪斯·姆贊加。

一天,爸爸有一個朋友探訪我們,他也是個牧師。他注意到有耶和華見證人住在我家附近,於是勸誡我們不要跟耶和華見證人接觸。他說耶和華見證人受魔鬼迷惑,假如不小心提防,我們也會受魔鬼控制。我們聽後頓成驚弓之鳥,舉家遷往另一條村居住,埃瑪斯在那裡找到一份店務員的工作。可是,我們不久發現,新居附近也有耶和華見證人。

埃瑪斯熱愛聖經,沒多久,他就禁不住跟耶和華見證人交談了。埃瑪斯提出許多問題,耶和華見證人的答案叫他心悅誠服。於是,他接受了他們提議的聖經討論 安排。起初,埃瑪斯在工作的商店跟耶和華見證人學習聖經,後來這個每週討論改在我們家裡。由於害怕耶和華見證人,  每次他們到訪,我就藉故外出。不過,埃瑪斯沒有因此停止跟耶和華見證人學習聖經。六個月後,即1951年4月,埃瑪斯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然而,他沒有把這件事告訴我,因為他擔心我會跟他離婚。

冷戰三星期

一天,我的朋友艾倫·卡嘉娜露對我說,我丈夫已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這真的把我氣壞了!由那天起,我對埃瑪斯不理不睬,不給他做飯,他要洗澡的時候,不給他燒水。按照習俗,這些工作是妻子做的。

給我「整治」了三個星期後,埃瑪斯溫和地叫我坐下來談談。他解釋為什麼他要成為耶和華見證人,接著讀出幾段經文,如哥林多前書9:16,並加以解釋。他的話觸動了我的心靈,使我覺得自己也須參與宣揚聖經好消息的工作。我決定跟耶和華見證人學習聖經。那個晚上,我給他做了一頓豐富的晚餐,他才如釋重負。

跟家人朋友談論真理

父母一知道我們跟耶和華見證人來往,就強烈反對,還寫信叫我們不要回去看他們。雖然他們的反應叫人難過,但耶穌應許賜給我們許多屬靈的弟兄姊妹,我們深信他的話是真的。(馬太福音19:29

我在學習聖經方面,進步得很快,  並在1951年8月受浸,  即丈夫受浸後僅三個半月。我覺得必須把學到的真理告訴艾倫。令人欣慰的是,她同意跟我討論聖經,並在1952年5月受浸,成為我的屬靈姊妹。從此我們的友誼更進一步了。直至今天,她依然是我的知心密友。

1954年,埃瑪斯奉派作分區監督,負責探訪會眾。那時,我們已有六個孩子。當年,探訪會眾的監督假如有家室,就會用一個星期探訪會眾,接著的一個星期留在家裡照顧妻兒。每當埃瑪斯出外探訪,他總會叮囑我,記住和孩子舉行家庭聖經研究。我們盡量使家庭研讀生動有趣,同時讓孩子知道我們多麼愛戴耶和華,多麼熱愛聖經的真理。我們整家人還一起參與傳道工作。這個屬靈訓練計劃大大強化孩子的信心,裝備他們面對前頭的考驗。

宗教迫害開始

1964年,馬拉維宣布獨立。執政黨知道了耶和華見證人在政治方面嚴守中立,就迫使我們買黨員證。 *我和埃瑪斯不肯遵從,青年團的人便摧毀我們的玉米田,這些 玉米是我們來年的主要食糧。他們邊砍玉米,邊唱道:「不肯買卡穆祖[總統班達]黨員證的人,玉米會給白蟻吃光。他們哭也沒用,等著挨餓吧。」雖然糧食盡毀,我們沒有感到絕望。相反,我們受到耶和華仁愛的照顧,他賜給我們所需的力量去應付考驗。(腓立比書4:12,13

1964年8月的一個深夜,家裡只有我和幾個孩子,我們都熟睡了,但遠處傳來的歌聲吵醒了我。原來是古萊萬庫廬的人。古萊萬庫廬是個可怕的秘密組織,成員都是跳部族舞的人,他們專門攻擊村民,然後假裝是死去先人的鬼魂。青年團指使這夥人來襲擊我們。我趕忙弄醒孩子,在他們來到前逃進了矮樹叢。

我們在藏身的地方看到一道強光,原來那夥人正放火燒我們的茅屋,整間房子並房子內的一切,都付之一炬,只剩下一堆瓦礫。襲擊我們的人離去時,我聽到他們說:「我們起這個火,給那些耶和華見證人暖暖身子。」能逃出生天,我們多麼感激耶和華!雖然我們家財盡毀,我們信賴耶和華的決心卻沒有動搖。(詩篇118:8

我們獲悉住在附近的五個耶和華見證人家庭,也遭古萊萬庫廬以同樣惡毒的方式對待。我們很感激鄰近會眾的弟兄,看見他們來營救,叫我們多麼高興!他們重建我們的房子,連續幾個星期都供應食物給我們。

迫害變本加厲

1967年9月,政府有計劃地搜捕全國的耶和華見證人。為了捉拿我們,一群年輕的暴徒(都是青年團和馬拉維青年先鋒隊成員)手持大砍刀逐戶搜尋。找到了,就強迫他們買黨員證。

來到我們家時,他們問我們有沒有黨員證,我說:「沒有,現在也不打算買,將來也不會買。」他們抓住我們夫婦倆,把我們帶到當地的警察局,我們連收拾一點東西的時間也沒有。較年幼的孩子放學回來,找不到我們就擔心起來。幸而,大兒子丹尼爾接著也回來了,並從鄰居口中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立即帶同弟妹前往警察局。他們到達時,警察正要把我們押上卡車,解往利隆奎去。於是孩子也跟我們一起去。

到了利隆奎,我們在警察總局受到非法審訊,警官問我們:「你們依然要做耶和華見證人嗎?」我們回答:「是!」這個答案意味著我們會被判7年監禁。那些被視為「主腦」人員的,則被判入獄14年。

我們整晚沒東西吃,也不得睡覺,次日便被關進毛拉監獄。這個監獄擁擠不堪,幾乎連可以睡下來的空間也沒有!每個擁擠的囚室只有一個桶子作便溺器具。食物的質量很差,每人所得的分量也不足夠。兩星期後,獄吏知道我們是一群和平的人,便准許我們使用監獄的戶外操場。因此,我們一大群弟兄姊妹,每天都能互相鼓勵。不但如此,我們還有機會向其他囚犯作見證。令人喜出望外的是,由於國際輿論對馬拉維政府施壓,大約過了三個月,我們便獲得釋放。

警方著令我們出獄後要回家,還說耶和華見證人 在馬拉維已被禁制。這項禁制令由1967年10月20日起生效,延續至1993年8月12日,歷時幾乎26年。雖然這段歲月十分難熬,耶和華卻一直看顧我們,使我們能繼續在政治上嚴守中立。

仿如過街老鼠

1972年10月,一項政府法令引發另一次猛烈的迫害浪潮。法令指示所有雇主必須辭退耶和華見證人,所有住在鄉村的耶和華見證人都被逐離本鄉,他們仿如過街老鼠,到處受人喊打。

當時,有一個年輕的弟兄來到我們家,向埃瑪斯通風報信:「青年團正在搜捕你,要把你的頭砍下來掛在柱上,然後交給本地官員。」埃瑪斯迅速離家逃亡,但臨行前仍安排我們盡快跟他會合。之後,我急忙打發兒女離開,可是,到我正要離去時,十個青年團的人已來到我們家,要抓埃瑪斯。他們衝了進來,但發現埃瑪斯已經離開。憤怒之餘,他們把我拖進附近的甘蔗田,對我拳打腳踢,又用甘蔗莖打我,之後掉下我就走了。我回復知覺後,便爬回家去。

當晚入夜之後,埃瑪斯冒生命危險,回家看看我的情況。他發現我被打得遍體鱗傷,就和朋友小心翼翼地把我抬上朋友的車子。接著,我們一起前往利隆奎一個弟兄的家裡。在那裡,我的身體漸漸康復,埃瑪斯於是計劃逃往別的國家。

無家可歸

女兒迪妮茜和她的丈夫有一輛5公噸重的貨車,他們雇用的司機,曾經是馬拉維青年先鋒隊的成員,但由於同情我們的處境,自願幫助我們和其他耶和華見證人逃到別的地方去。有幾個晚上,他駕車到我們匿藏的地方,然後換上馬拉維青年先鋒隊的制服,載我們走過幾個警隊設立的路障。他還冒了很大的危險,幫助幾百個耶和華見證人越過邊境,逃到贊比亞去。

幾個月後,贊比亞當局把我們遣返馬拉維,然而,我們已無法返回本鄉,逃走 時遺下的財物全部被人偷去,甚至連搭蓋屋頂的金屬片也被人拿走。由於找不到安身之所,我們只好逃到莫桑比克,在姆蘭蓋尼難民營住了兩年半。可是,到了1975年6月,莫桑比克的新政府把難民營關閉,並強迫我們返回馬拉維。當時的馬拉維政府仍舊壓迫耶和華見證人。除了再次逃到贊比亞外,我們別無他法。在贊比亞,我們進了希古穆基雷難民營。

兩個月後的某天,大批軍車和多輛公共汽車停在難民營的主要通道上,數百個配備重型武器的贊比亞士兵闖進難民營,說已為我們建了很多美麗的房子,現在前來載我們到那裡去。我們知道這是謊言。士兵著手把我們趕上卡車時,人群開始出現恐慌,士兵於是向天開槍,數以千計的弟兄姊妹因驚恐而四散躲避。

在混亂中,埃瑪斯意外地被人推倒和踐踏,幸好有一個弟兄把他扶起。我們想這就是大患難的起頭。所有難民都向著馬拉維逃跑。但越過贊比亞邊境之前,我們要渡過一條河,於是弟兄們手臂互扣,築起一條人鍊,幫助所有人安全渡河。可是在河的另一邊,贊比亞士兵把我們重重包圍,再把我們遣返馬拉維。

雖然再次回到馬拉維,但我們不知何去何從。我們知道,在政治集會或報刊上,村民都受到警告,要提防那些「新面孔」(耶和華見證人)來到他們的村莊。於是,我們決定前往首都,因為在那裡不會那麼引人注目。在首都,我們總算租下一間小屋,埃瑪斯恢復秘密探訪各群會眾。

出席會眾聚會

什麼幫助我們保持忠貞?基督徒的聚會。在莫桑比克和贊比亞,雖然聚會所很簡陋,只用禾草蓋成,我們卻可以公開地舉行聚會。但在馬拉維,我們得冒很大危險。即使這樣,參加聚會還是值得的。為了不讓人察覺,聚會通常在偏僻的地點而且在深夜舉行;也為了不引人注目,我們不會以拍掌來鼓勵講者,而是以擦掌來表示賞識。

浸禮會在深夜舉行,弟兄預先在沼澤區挖深了一個地方,浸禮演講後,準備受浸的人就在那裡受浸。我們的兒子阿比尤迪受浸時也是這樣。

靈糧「大寶庫」

在政府解除禁制之前幾年,我們在利隆奎的小屋成了分發靈糧的「大寶庫」。來自贊比亞的信件和書刊,會秘密地送到我們家,然後,負責運送的弟兄騎自行車來領取,再送往馬拉維的各群會眾。印刷《守望台》雜誌的紙張特別薄(這種薄紙一般用來印製聖經),因此每次運送的《守望台》,數量可以多一倍。運送的刊物中也包括袖珍本的《守望台》,裡面只有研讀文章。袖珍本雜誌只有一頁紙,容易收藏在襯衫的口袋裡。

負責運送的弟兄,冒著監禁和生命的危險,騎自行車走過矮樹叢。自行車後面堆疊著紙盒,裡面裝滿受禁的書刊。有時他們還要在漆黑的晚上執行任務。儘管冒著遇上警察設置的路障和其他危險,他們還是風雨不改,走幾百公里,把靈糧 送到弟兄姊妹手上。他們的勇氣真是令人敬佩!

耶和華照顧寡婦

1992年12月,埃瑪斯在分區探訪的公眾演講中突然中風,之後,他不能說話。不久之後,他再次中風,變成半身癱瘓。對他來說,要適應身體殘障並不容易,但會眾的仁愛支持,減輕了我們不少痛苦。我和埃瑪斯結了婚57年,他中風後,我在家裡照顧他,直到他在1994年11月去世為止,當時他76歲。值得欣慰的是,埃瑪斯去世前看見當局解除對耶和華見證人的禁制令。但我失去了忠誠的伴侶,仍難免感到悲傷。

丈夫離世後,我的女婿除了照顧妻子和五個孩子外,還照顧我這個寡婦。不幸的是,他後來患病,在2000年8月去世。我的女兒怎樣維持這個家呢?再一次,我感受到耶和華對我們的照顧,他的確做了「孤兒的父親,為寡婦伸冤」。(詩篇68:5)他通過地上的僕人,給我們蓋了一所漂亮的房子。事情的經過是怎樣的呢?會眾的弟兄姊妹知道我們的苦況,就建了一所房子給我們,前後只用了五個星期!一些做砌磚工作的弟兄也從其他會眾前來幫忙。這些弟兄的愛心和仁慈之舉,令我們感激不已;他們為我們建造的房子,甚至比他們自己住的還要漂亮。會眾對我們的關愛和幫助是個優良的見證。每晚睡覺時,我都感覺像在樂園裡一樣!不錯,我們那所美麗的房子雖然是用磚和泥建造,但正如很多人說,這房子是以愛心建成的。(加拉太書6:10

耶和華的照顧從不間斷

雖然我不時都感到悲傷絕望,甚至以為不能再振作起來,但耶和華總是仁慈地把我扶起來。我的9個孩子中,有7個仍然活著,整個家族現在共有123人;他們當中,大多數都忠心地事奉耶和華,這實在令我深感欣慰!

今天我已82歲。目睹上帝的聖靈怎樣在馬拉維達成他的旨意,我感到滿心喜樂。單在過去四年,我看見王國聚會所的數目由一間增至超過六百間。在利隆奎,我們有一個新分部辦事處,現在可以自由享用各種強化信心的靈糧。我實實在在體驗到上帝履行了他在以賽亞書54:17所作的應許,他向我們保證:「凡為了攻擊你而造的武器,都必失去功用。」我為耶和華服務了五十多年,我確信無論我們面對任何考驗,耶和華都會照顧我們。

[腳注]

^ 17段 要詳細了解馬拉維耶和華見證人的事跡,請參閱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的《1999耶和華見證人年鑑》149-223頁

[第24頁的圖片]

我丈夫埃瑪斯在1951年4月受浸

[第26頁的圖片]

一群勇敢地運送靈糧的弟兄

[第28頁的圖片]

一所用愛心建成的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