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有耶和華作為上帝,這樣的人才算有福

有耶和華作為上帝,這樣的人才算有福

 人物生平

有耶和華作為上帝,這樣的人才算有福

湯姆·迪杜爾自述

公共禮堂已經租下來了,預計會有大約300人出席在加拿大薩斯喀徹溫省波丘派恩普來恩鎮舉行的大會。可是,星期三開始下雪,到了星期五暴風雪漫天飛舞,能見度幾乎是零,溫度也下降到攝氏零下40度。那天的大會有28人出席,包括孩子在內。這是我擔任分區監督以來的第一個大會,當時我才25歲,挺戰戰兢兢的。我講述大會的經過之前,讓我先說說如何享有這個殊榮成為分區監督吧。

我在八個兄弟中排行第七。大哥叫比爾,二哥梅特羅,之後是約翰、弗雷德、邁克和亞歷克斯,我在1925年出生,弟弟沃利年紀最小。我們住的地方,離馬尼托巴省烏克蘭鎮不遠。我父母邁克爾和安娜·迪杜爾在那裡有一個小農場。爸爸在鐵路局工作,他是一名鐵路檢修員,住在沿鐵路的工棚裡。那種地方不宜養兒育女,所以我們留在農場生活。爸爸大部分時間不在家,媽媽就要擔起養育我們的責任。她會定期離開農場去看望爸爸,一走就是一個星期或者更長的時間,不過,她知道當時我們已經學會了做簡單的飯菜和料理家務。我們是希臘天主教會的信徒,所以媽媽早期給我們 進行的家庭教育,也包括背誦禱告和參與宗教活動。

認識真理

從少年時代起,我就渴望了解聖經。我們有一位鄰居是耶和華見證人。他經常探訪我們家,並讀出聖經中的部分經文,講述有關上帝的王國、哈米吉多頓和新世界的美好前景。雖然媽媽對他所說的話一點也不感興趣,信息卻深深吸引了邁克和亞歷克斯。事實上,他們所學到的知識感動他們以宗教為理由拒絕軍事服務,當時,第二次世界大戰正進行得如火如荼。結果邁克被判處短期監禁,而亞歷克斯則被遣送到安大略的苦工營。後來弗雷德和沃利也接受了真理,可是我最大的三個哥哥沒有接受。有好幾年的時間,母親一直反對真理,後來卻採取立場事奉耶和華,令我們所有人驚訝不已。母親在83歲高齡受了浸,逝世時96歲。爸爸在去世之前也擁護真理。

我17歲那年到溫尼伯找工作,並聯絡能幫助我學習聖經的人。當時,耶和華見證人的工作受到禁止,聚會卻能照常舉行。我參加的第一次聚會是在私人家裡舉行的。由於我從小受到希臘天主教信仰的教育,起初我對聽見的道理感到奇怪。但漸漸地,我開始明白教士平信徒的觀念並非源自聖經,也明白上帝不贊成教士為戰爭祈求勝利的理由。(以賽亞書2:4;馬太福音23:8-10;羅馬書12:17,18)看來生活在地上樂園裡,比到一個遙遠的地方享永生實際而又合理得多。

我確信這是真理之後,就毅然獻身給耶和華,並於1942年在溫伯尼受了浸。到1943年,加拿大政府撤銷了對耶和華見證人的禁令,這給傳道工作注入了新動力。聖經真理在我心中產生了更深遠的影響。我有幸成為在會眾服務的僕人,有機會在公眾聚會作演講,又被派往還沒有分配給任何會眾的地區工作。這其間,參加在美國各地舉行的大會使我在屬靈方面進步神速。

擴大服務

1950年,我加入先驅的行列。同年12月,我應邀成為分區監督。我有幸在多倫多附近接受查利·赫普沃斯弟兄的正規訓練,他不僅是一位非常忠貞的弟兄,而且在照料分區工作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更令我興奮的是,在受訓的最後一週,我和哥哥亞歷克斯一同工作。他早已在溫伯尼開始了探訪分區的工作。

正如文章起頭所描述的那樣,我負責的第一次分區大會,我直到現在仍然記憶猶新,終生難忘。我當時自然很擔心大會的效果。我們的區域監督傑克·內森弟兄不斷使大家保持忙碌,工作愉快。我們向與會者概述大會的節目,並輪流講述經歷,示範挨家逐戶的介紹詞、做續訪的話題、主持聖經研究的方法,又唱王國歌曲。還有豐富的美食供我們享用,幾乎每兩個小時就喝咖啡、吃糕點。有的睡在長椅上,有的睡在講台上,而另外的人則睡在地板上。到了星期日, 暴風雪小了一點,有96人出席當天的公眾演講。這次舉行大會的經驗使我學會了怎樣應付困難。

我的下一個委派是到北艾伯塔、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和育空地區去。育空地區是能見子夜太陽的極晝地帶。從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道森克里克,到育空的懷特霍斯(距離1477公里),要行走崎嶇不平的阿拉斯加公路,而沿途作見證就更需要忍耐和謹慎。雪崩、滑坡、超低的能見度都是個很大的考驗。

看見真理傳揚到這個遙遠的北方地區,我實在詫異。有一次,我和沃爾特·萊科維奇沿著阿拉斯加公路來到育空地區的邊界附近,在離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洛爾村不遠處,看見一所簡陋的小屋。我們知道小屋裡有人居住,因為我們留意到小窗戶透出一線燈光。當時大概是晚上九時。我們敲了一下門,一個男人的聲音叫我們進屋,於是我們推門進去。簡直不可思議,太令人吃驚了!我們看見一個老人平躺在一張小床鋪上,正在閱讀《守望台》雜誌。事實上,他手上的雜誌比我們帶去的更新。他告訴我們,他是通過航空郵件訂閱雜誌的。那時,我們離開會眾已經超過八天了,還沒有得到最新的雜誌。這個男子自我介紹叫弗雷德·伯格,他訂閱雜誌已經好幾年了,有耶和華見證人上門探訪他還是破題兒第一遭。弗雷德·伯格留我們在他家過夜,我們把握機會向他傳講真理,並安排了其他耶和華見證人定期到那個地區探訪他。

我有幾年的時間在三個小的分區服務。這些地區從東面的艾伯塔省大草原城到西面的阿拉斯加科迪亞克,距離超過3500公里。

我意識到甚至在偏遠的地區,像在其他地方一樣,耶和華的分外恩典都能叫人受益。上帝的聖靈能感動那些秉性適宜得永生的 人的頭腦和內心,其中就有這樣一個秉性謙和的人,名叫亨利·萊皮納,他住在育空的道森市,現稱道森。亨利所住的地區很偏僻。過去六十多年來,他一直沒有離開過這個金礦區。可是,耶和華的靈推動這位從未參加過聚會的84歲老人,到1600公里外的安克雷奇去參加分區大會。大會的節目深深打動了他,基督徒的交誼也令他興奮不已。回到道森市之後,他繼續緊守真理,直到去世。認識亨利的人大都感到驚訝,是什麼推動這位年逾古稀的老人長途跋涉去參加大會呢?這個好奇心促使幾個老人接受了真理。這樣一來,亨利就間接為真理做了美好的見證。

領受分外恩典

1955年,我應邀參加第26屆守望台基列聖經學校。這個課程強化了我的信心,使我更加親近耶和華。畢業之後,我奉派到加拿大繼續做探訪分區的工作。

我在安大略省服務了大約一年,之後,再次奉派到美麗的北方去。我還能清晰地想像出阿拉斯加的湖光山色:公路繞著波光鱗鱗的湖水、層巒疊嶂的群山而上,山頂覆蓋著皚皚白雪。在夏季,山谷和草地像鋪了一張萬紫千紅的野花地毯,令人嘆為觀止。空氣新鮮,水流清澈。熊、狼、駝鹿、馴鹿和其他的野生動物自由自在地漫步大自然,無人驚嚇。

然而,在阿拉斯加服務一點不容易,要應付的不僅有善變的天氣,還有遼闊的地區。我負責照料的分區,從東到西有3200公里大小,當時做分區監督沒有汽車配備。幸好,當地的弟兄們自願開車載我從一群會眾到另一群會眾去。儘管如此,有時我還是不得不搭乘過路的貨運卡車或遊覽車。

在阿拉斯加公路上發生了這麼一段小插曲。這段路是從阿拉斯加的托克交匯處到公路1202英里路段,即斯科蒂克里克地區的。這段公路的兩端都設有海關,相距大約160公里。我通過托克交匯處的美國海關後,乘車走了大概50公里的路程。之後,就再沒有車輛經過了。我徒步走了大約十個小時,超過40公里的路途。事後我才知道,原來我通過海關之後不久,在離海關不遠處發生雪崩,結果沿著這段公路的所有交通都被迫中斷了。到了午夜,溫度下降到攝氏零下23度。當時,我離最近的棲身之處還要走80公里的路程,我實在累得急需找個容身之所。

我一瘸一拐地往前走,看見路旁不遠處有一輛被棄置的車輛,部分車身已遭大雪覆蓋起來。我想,如果我能進去躺在座椅睡一覺,就能度過那個寒夜。我清除了車身上的 一些積雪,總算可以把車門打開,可是一看的,這輛車子原來只剩下一個外殼。幸虧,沿著公路走下去,我在不遠的地方找到一間空著的小屋。好不容易進了屋子,點著了火,我終於可以休息了幾個小時。第二天早上,我還搭了便車到一個投宿的地方,弄了點食物,並且包紮了受傷的手指。

上帝促成增長

我第一次探訪費爾班克斯就受到極大的鼓勵。我們的傳道工作十分成功,那個星期天大約有五十人出席公眾演講。我們在韋爾諾和洛蘭·戴維斯居住的海外傳道員之家聚會。聽眾從廚房、臥室和走廊裡伸出頭來聆聽演講。這事使我們看出,費爾班克斯需要一個王國聚會所,使當地的傳道工作能穩定地進行。在耶和華的幫助下,我們購買了一座相當大的建築物,這以前是個舞廳,並將其改裝成為一個更合我們使用的會堂,有供水管道、浴室和供暖系統。僅一年時間,一所設備齊全的王國聚會所就在費爾班克斯落成了。增建了廚房之後,1958年的區域大會就在這個聚會所舉行,有330人出席。

1960年夏季,我乘車長途跋涉來到紐約市耶和華見證人的世界總部,參加一個為所有美國和加拿大的分區及區域監督主辦的課程。當我在那兒的時候,內森·諾爾弟兄和其他負責的弟兄們跟我見面,商量關於在阿拉斯加成立分部辦事處的可行性。幾個月之後,我們聽說從1961年9月1日起,阿拉斯加就會有自己的分部辦事處。安德魯·瓦格納弟兄奉派照料分部的事務。他和他的妻子薇拉在布魯克林已經服務了20年,對於探訪分區的工作也有豐富的經驗。在阿拉斯加設立分部辦事處受到大家熱烈支持,因為這減少了分區監督探訪會眾的工作量。這樣一來,分區監督就可以把更多注意力放到會眾和偏遠地區的需要方面。

1962年夏季是北方的一段喜樂時期。阿拉斯加分部辦事處舉行呈獻儀式,阿拉斯加朱諾也舉行了一個區域大會。新的王國聚會所相繼在朱諾、懷特霍斯和育空落成,另外還有幾個小組在偏遠的地區成立。

回到加拿大

多年來,我一直和加拿大的瑪格麗塔·彼得拉什通信,當時人們總是叫她做雷塔。雷塔在1947年開始先驅工作,1955年畢業於基列學校,並一直在加拿大東部做先驅。我向雷塔求婚,她接受了我的請求。1963年2月我們在懷特霍斯結婚。那一年的秋天,我奉派到加拿大的西部探訪分區。接下來的25年,我們一直在那裡服務。

由於健康緣故,1988年我們奉派到馬尼托巴省的溫尼伯做特別先驅。我們的工作也包括照料一個大會堂,照料了差不多五年。我們仍盡量參與使人成為基督門徒的喜樂工作。探訪分區的時候,我們建立了許多聖經研究,並交給弟兄主持。現在,由於耶和華的分外恩典,我們能夠看著他們進步,獻身受浸,的確叫我們大得喜樂。

我確信為耶和華服務是最佳的生活方式。這種生活充滿意義,令人心滿意足,而且每天都能加深我們對耶和華的愛,這才是帶給人真正快樂的生活。無論我們接獲什麼委派,無論我們去到怎樣的地區,我們都和詩篇執筆者有同感:「有耶和華作為上帝,這樣的人才算有福!」(詩篇144:15

[第24,25頁的圖片]

探訪分區

[第25頁的圖片]

在道森市探訪亨利·萊皮納,我在左邊

[第26頁的圖片]

安克雷奇的第一個王國聚會所

[第26頁的圖片]

1998年,我和雷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