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受巴力神庇護的古城烏加里特

受巴力神庇護的古城烏加里特

 受巴力神庇護的古城烏加里特

1928年,一個敘利亞農夫犁地時觸著一塊石頭。石頭掩蓋著一個古墓,裡面藏著一些古代陶器。他萬萬想不到,他所發現的古跡具有這麼重大的意義。事件曝光之後,次年一隊法國考古學家在克洛德·舍費爾率領下前往當地考察。

不久,他們掘出了一塊碑銘,顯示所發掘的廢墟原來是烏加里特古城的遺址。這個城市是「近東最重要的古城之一」。 作家巴里·赫貝曼說:「對於人了解聖經,沒有任何考古學發現曾產生過這麼深遠的影響,甚至死海古卷也不能相比。」(《大西洋月刊》)

位居要津

烏加里特位於地中海沿岸一個稱為拉斯珊拉的土墩,坐落在現今敘利亞的北部。三千多年前,烏加里特是個繁榮富庶的城市,居民來自四面八方。這城屬下的地區,從北面的凱西斯山伸展約60公里至南面的泰勒蘇加斯,從西面的地中海伸展到東面的奧龍特斯谷,相距約30至45公里。

烏加里特氣候溫和,宜於牧放牲畜。當地盛產穀物、橄欖油、酒和木材。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都十分缺乏木材。烏加里特位於重要商道的交匯處,因此成為該區第一個規模巨大的國際港口。來自愛琴海、安納托利亞高原、巴比倫、埃及和中東其他地方的商人齊集在烏加里特,  買賣金屬和農業產品,  以及許多當地的產品。

烏加里特雖然富庶繁榮, 卻一向臣服於其他國家。這城一直是埃及帝國最北部的軍事基地,直到公元前14世紀遭赫梯帝國吞併為止。烏加里特被迫向新主子納貢,並且派出軍隊供新主差遣。後來有所謂的「海族」 * 進侵安納托利亞(中土耳其)和敘利亞北部。為了鞏固本身的防衛,赫梯人徵用了烏加里特的軍隊和船隻。烏加里特無力自衛,結果在公元前1200年左右被徹底摧毀。

時光倒流

烏加里特陷落後,遺留下來的,只是一個幾達20米高、面積有25公頃多的大土墩。這個廢墟至今只有六分之一被人發掘了。考古學家在這裡發現了一個佔地廣闊的王宮,內有幾個院子和約近一百所房間,面積覆蓋逾一公頃。王宮裡有供水設備,有浴室,也有污水處理。家具都鑲有金子、天青石和象牙,御座是用精雕細刻的象牙板來裝飾的。御花園四周有圍牆,御池低於地平面,這使王宮生色不少。

城市和四周的平原建有多座高聳的廟宇,供崇拜巴力和達甘(又譯大袞)之用。 *這些廟塔也許高約20米,入口處有個細小的門廳,通往一個內室,當中供奉著一個神像。廟內有樓梯通往平台,讓國王可以在台上主持各種慶典。在晚上或暴風雨期間, 廟塔頂上可能點燃著照明燈,指引船隻安全駛進港口。船員從海上平安歸來,往往感謝暴風之神巴力哈達德。無怪考古學家發現,巴力哈達德神廟中有17個石製的錨獻給暴風之神。

發現大批銘刻

在烏加里特的廢墟各處,考古學家發現了數以千計的泥板,上面的銘刻內容廣泛,包括經濟、法律、外交和行政各方面的文件,分別以八種語言及五種字體刻寫而成。考古學家舍費爾和手下的工作人員發現了一些銘刻,所用的語言是前所未見的,他們稱之為烏加里特語。這種語言使用30個不同的楔形符號,可說是世上最古老的字母之一。

烏加里特文獻的內容除了日常事務,還包括文學性質的記載,讓研究者對當時一般人的宗教觀念和習俗略有所知。烏加里特的宗教看來跟周遭迦南人所信仰的宗教頗相似。據羅朗·德沃說,這些文獻「相當準確地反映出迦南地在以色列人進佔之前的文明狀況」。

巴力城的宗教

在拉斯珊拉發現的文獻提到二百多個男女神祇。至高的神是厄勒,稱為眾神眾人之父。暴風之神巴力哈達德則是「駕雲者」和「大地的主」。文獻把厄勒形容為一個遠離塵世、白鬚白髮的睿智老人。巴力則是個孔武有力、野心勃勃的男神,一心要統治眾神和人類。

這些文獻大概是昔日讚揚神靈的頌詞,讓人用於宗教慶典,例如慶祝新年、感激豐收等。可是,頌詞的實際含意十分隱晦,不易理解。例如有一首詩,描述眾神之間的權力鬥爭,巴力神戰勝了厄勒最愛的兒子海神雅木。也許烏加里特的海員因為這場勝利,就深信巴力會保佑他們平安出海和回航。後來巴力跟莫特決鬥敗了,被逐到陰間。旱災隨即降臨大地,人類的起居作息終止。性愛與戰爭之神阿納,是巴力的姊妹兼妻子,把莫特殺死,使巴力復活。巴力把厄勒妻子阿瑟拉(即亞舍拉)所生的眾子通通殺掉,復登國位。可是七年後,莫特又捲土重來。

據一些學者解釋,這首詩含有象徵的意義,為要說明四季周而復始的更替。春天的甘霖使草木萌生,接著而來的,是夏季 的炎熱,然後有秋雨帶來舒解。另一些學者認為,詩中提到的七年循環跟人對饑荒和旱災的恐懼有關。但兩種解釋都顯示,人的作為成功與否,巴力的影響舉足輕重。學者彼得·克雷吉指出:「信仰巴力的人努力確保巴力的至尊地位,他們相信,只要巴力保持至尊的地位,人賴以糊口的作物和牲畜才能源源不絕地供應。」

保護的屏障

從出土的文獻來看,烏加里特人的宗教十分下流無恥。《聖經圖解詞典》評論:「文獻的內容顯示,烏加里特人的宗教促成了傷風敗俗的事:民眾好勇鬥狠,好色淫蕩,宗教賣淫十分流行,社會風氣極其敗壞。」德沃指出:「我們閱讀這些詩歌,不難明白信仰雅威的人和眾先知對烏加里特人的宗教深惡痛絕的緣由。」上帝賜給古代以色列人的律法,確是保護他們而擋住異教不良影響的屏障。

占卜、占星術和魔術在烏加里特大為流行。人們不但根據天體的運行推算凶吉,還從死胎和被宰牲畜的內臟探知未來。歷史家雅克利娜·加謝說:「烏加里特人相信,以牲畜為祭獻給一個神,牲畜就跟這個神融為一體,神的靈也跟牲畜的靈合而為一。  因此, 人察看牲畜的器官,就能跟神明溝通。人向神明求問未來,或就某種情況該採取的行動尋求指引,就可知進退。」(《公元前1200年左右的烏加里特城》)以色列人卻截然不同,對這些習俗避之若浼。(申命記18:9-14

摩西律法明令禁止人與獸交合。(利未記18:23)烏加里特人對這種敗行有什麼看法呢?出土的文獻提到巴力跟一隻小母牛交合。考古學家賽勒斯·戈登評論:「也許有人為這件事辯解,聲稱巴力化身為公牛跟母牛交合。可是,巴力的祭司跟隨巴力行事,卻不能說也是化身為公牛,重演這個神話。」

上帝吩咐以色列人:「不可為死人自割身體」。(利未記19:28)可是,據說厄勒聽聞巴力的死訊,就「用刀割傷皮膚,用剃刀在頰上和頷上切痕」。崇拜巴力的人舉行宗教儀式,看來習慣用刀槍自割,以示虔誠。(列王紀上18:28

根據一首烏加里特詩歌,迦南人舉行宗教儀式,看來習慣用羊奶煮羊羔,祈求多產。摩西律法卻吩咐以色列人:「不可用母羊的奶煮牠的羊羔」。(出埃及記23:19

 比照聖經文本

烏加里特出土的文獻,最初主要是借助聖經的古希伯來語翻譯過來的。不過,彼得·克雷吉說:「希伯來語文本裡有許多詞,其含意有時學者不是一知半解,就是一竅不通。20世紀以前,翻譯員用盡種種方法去推斷這些詞的含意。直到他們在烏加里特文獻中找到這些詞,才確定了它們的真正意思。」

比方說,以賽亞書3:18採用了一個常譯做「頭帶」的希伯來詞。這個詞的烏加里特語字根指太陽和太陽女神。這樣,以賽亞在預言裡提到的耶路撒冷女子,除了佩帶月形飾物之外,可能還佩帶細小的日形垂飾,好尊崇迦南的諸神。

根據馬所拉文本,箴言26:23說,「嘴上熱情而心中邪惡」的人, 有如包上「銀屑」的瓦器。照烏加里特語的字根,這句話可以譯成「像釉塗在陶器碎片上」。因此,《新世界譯本》把這句箴言正確地譯做:「嘴上熱情而心中邪惡,就像銀釉塗在碎瓦上。」

聖經的藍本?

有些學者研究過拉斯珊拉文獻之後,聲稱聖經某些部分是從烏加里特語的詩歌改編而成的。法國研究院院士安德烈·卡科說,「以色列人的宗教根植於迦南文化」。

論到詩篇第29篇,羅馬宗座聖經學院的米切爾·達胡德說:「這篇詩原本是迦南人讚美暴風之神巴力的頌歌,後來由信仰雅威的人加以改編。……這篇詩中差不多每一個詞,都能在較古老的迦南文獻裡找著相同的字眼。」這個見解有充分根據嗎?絕沒有!

態度較中庸的學者看出,聖經和烏加里特文獻的相似之處,其實給誇大了。有些學者抨擊他們提出的所謂泛烏加里特主義。神學家加里·布蘭特利指出:「沒有任何烏加里特文獻跟詩篇29篇是完全相稱對等的。說詩篇第29篇(或聖經的其他經文)是從異教神話改編而成,這事毫無事實根據。」

聖經和烏加里特文獻在修辭方法、詩意成分和文章風格方面有相似之處,就足以證明聖經的某部分是從烏加里特文獻改編而成的嗎?絕不然,其實這類相似之處是意料中事。《宗教百科全書》指出:「兩者在形式和內容方面相似,是基於文化因素:雖然烏加里特和以色列在地理和存在時間上有頗大差異,兩者卻同屬於一個較大的文化體系,所以在詩歌和宗教詞彙方面,兩者是相通的。」加里·布蘭特利因此總結說:「僅因為語言的相似,就強稱經文出自異教信仰,這樣的詮釋是沒有根據的。」

最後,值得留意的一點是,就算拉斯珊拉文獻跟聖經有相似之處,也純屬文學性質,跟屬靈的事無關。考古學家賽勒斯·戈登指出:「聖經就倫理道德倡導的崇高標準,烏加里特文獻完全付之闕如。」的確,兩者相似之處遠不如兩者的差異之多。

學者們所作的研究,會繼續幫助我們清楚了解聖經執筆者所處的文化、歷史和宗教環境,也對希伯來民族的一般情況有深刻的認識。學者進一步查考拉斯珊拉文獻,也可能會加深我們對古希伯來語的理解。但最重要的是,烏加里特的考古學發現有力地表明:信仰巴力的人腐化墮落,跟崇拜耶和華的人道德高尚,兩者實在有天淵之別。

[腳注]

^ 7段 所謂「海族」,一般指來自地中海各島嶼或沿岸地區的航海民族,也可能包括非利士人。(阿摩司書9:7

^ 10段 考古學家意見紛紜,有些認為達甘神廟就是供奉厄勒的廟堂。法國學者、耶路撒冷聖經研究院教授羅朗·德沃認為,達甘(即士師記16:23及撒母耳記上5:1-5所說的大袞)是厄勒的專有名字。《宗教百科全書》指出,達甘可能「在某個意義上跟厄勒融合為一或同化了」。在拉斯珊拉發現的文獻把巴力稱為「達甘之子」,但這裡所說的「子」究竟是什麼意思,至今還沒有定論。

[第25頁的精選語句]

烏加里特的考古學發現,加深了我們對聖經的了解

[第24,25頁的地圖或圖片]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公元前14世紀的赫梯帝國

地中海

幼發拉底河

凱西斯山(厄-阿格拉山)

烏加里特(拉斯珊拉)

泰勒蘇加斯

奧龍特斯

敘利亞

埃及

[鳴謝]

巴力的小雕像和獸頭角狀杯:Musée du Louvre, Paris; 宮殿圖:© D. Héron-Hugé pour “Le Monde de la Bible”

[第25頁的圖片]

王宮入口的廢墟

[第26頁的圖片]

烏加里特語的一首神話詩,有助於人了解出埃及記23:19

[鳴謝]

Musée du Louvre, Paris

[第27頁的圖片]

巴力的石碑

描繪狩獵的金盤

象牙化妝盒蓋上繪有生育女神的像

[鳴謝]

所有圖片:Musée du Louvre, Par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