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無與倫比的福樂

無與倫比的福樂

 人物生平

無與倫比的福樂

雷金納德·瓦爾沃克自述

愛妻在1994年5月去世,我在她的遺物中找到一張紙,寫著:「我們能夠投身海外傳道工作,為耶和華服務,的確是無與倫比的福樂!」

艾琳這句話,勾起了我的美麗回憶。我們在秘魯作了37年海外傳道員,生活既充實又滿足。1942年12月,我和艾琳結為夫婦,此後一直結伴為上帝服務,其樂陶陶。先讓我告訴大家,我們是怎樣認識的。

艾琳在英國的利物浦長大,父母都是耶和華見證人。艾琳共有三姐妹,父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過世。母親後來嫁給溫頓·弗雷澤,生了一個兒子,取名悉尼。第二次世界大戰即將爆發,他們整家人搬到北威爾士的班戈居住。1939年,艾琳在班戈受浸。悉尼比她早一年受了浸,他和艾琳後來一起做先驅(全時傳道員),沿著威爾士北海岸,從班戈到卡那封,包括安格爾西島,傳道教人。

那時候,我在利物浦東南約20公里的朗科恩會眾服務,擔任現在稱為主持監督的職責。艾琳的姊姊薇拉結了婚,也住在朗科恩。一次分區大會裡,艾琳來見我,她想要一個傳道地區,好讓她能在探訪姊姊期間向人傳道。艾琳在朗科恩逗留了兩星期,我們 相處融洽,情投意合。其後,我曾多次到班戈探望她。一個週末,我向艾琳求婚,她答應了。我實在興奮不已!

星期天,我一回家就開始籌備婚禮。可是,星期二,卻收到一個電報:「很抱歉,這個電報會傷你的心。婚禮要擱置。來信會解釋原因。」我簡直呆住了。到底出了什麼岔子呢?

第二天,我收到艾琳的來信。原來她要跟希爾黛·帕吉特到約克郡的霍斯福斯傳道。 *早在12個月前,她表示願意受派到需要傳道員的地區服務。她在信中說:「這個承諾有如我向耶和華許下的誓言。既然我是在認識你之前答應耶和華的,我覺得必須先向他履行承諾。」我固然很傷心,卻非常敬佩她對耶和華這麼忠心耿耿。我打電報給她,說:「放心上路吧!我等你回來。」

在約克郡,艾琳因為拒絕支持戰爭,坐了三個月牢。十八個月後,1942年12月,我們終於結為夫婦。

我年輕的日子

1919年,媽媽購買了一套叢書,稱為《聖經的研討》。 *爸爸說媽媽從來不看書,他說的沒錯。不過,媽媽決心研讀這套叢書,還要邊讀邊查聖經。她果然這樣做,並在1920年受了浸。

爸爸性情隨和,媽媽喜歡做的事他從不反對,因此媽媽能夠按真理教導我們四姐弟—— 姊姊格溫和艾維、哥哥亞歷克和我。史丹利·羅傑斯和幾位忠心的耶和華見證人,從利物浦來到朗科恩發表聖經演講,不久之後,一群新會眾就成立了。我們加入這群會眾,跟弟兄姊妹一起在靈性上進步。

有一段時間,格溫修讀聖公會的堅信禮課程,可是,她開始跟媽媽學習聖經,就毅然退學了。牧師探訪我們,想知道她退學的原因。格溫向他提出一連串的問題,他卻不懂得怎麼回答。格溫問他主禱文的含意,最後,反而是格溫向他講解!她引用哥林多前書10:21清楚表明,她不會腳踏兩隻船,在兩個宴席上領食。牧師不得要領,只有離去。臨走時,他說會為格溫祈禱,還聲言會回來解答格溫的疑問。但他再沒有回來了。格溫受浸後不久,就開始全時傳道工作。

我們會眾對年輕人關懷備至,堪作模範。我還記得七歲時,一位探訪會眾的長老發表演講,我聽得津津有味。聚會後,他主動跟我交談。我說自己正在閱讀亞伯拉罕的記載,讀到他要把兒子以撒獻上作為祭物。長老對我說:「到講台旁邊,給我由頭到尾講一遍吧。」我多麼興奮地站在那裡,發表了第一個「公眾演講」!

我在1931年受浸,剛好15歲。同一年媽媽過世,我離開學校去當電工學徒。1936年,耶和華見證人向公眾播放聖經演講。一位年長的姊妹鼓勵我和哥哥勤於參與這種形式的傳道工作。於是,亞歷克和我到利物浦購買一輛自行車,在自行車旁邊裝了一個邊車用來放留聲機,擴音器則裝在邊車後面 一條兩米高的伸縮管上。改裝自行車的技工說他從沒有造過這樣的自行車,但這輛車很管用!我們很感激那位姊妹的鼓勵,也很感激上帝給我們打開的服務機會,我們走遍指派的地區,熱心向人傳道。

二次世界大戰——考驗的時期

戰雲密集之際,史丹利·羅傑斯和我忙於宣傳題名為「面對事實」的公眾演講。演講於1938年9月11日在倫敦的皇家艾伯特禮堂講出,後來更以小冊形式發行。我有分分發這本小冊和次年出版的《法西斯主義抑或自由》。兩本冊子都把希特勒德國的獨裁野心揭露無遺。這時候,朗科恩的居民大都知道我是個傳道員,而且很尊重我的立場。我經常在傳道工作上不遺餘力,確實為我帶來不少裨益。

我的雇主跟市郊一座新的工廠簽了合同,替工廠安裝電線。我得知這是一家兵工廠後,就清楚告訴雇主不會到那裡工作。雖然雇主很不高興,工頭卻替我說好話,結果我被調派到別的地方工作。我後來獲悉這個工頭的姑母也是個耶和華見證人。

一個同事對我說:「雷吉,你做了這麼多年傳道,我們早知道這個工程你是不肯做的。」他的話大大激勵我,不過,我也要非常謹慎,因為有許多同事想找我麻煩。

1940年6月,利物浦法院批准,只要我現時的職業沒有改變,就可以免除軍事服務。這樣我得以繼續做基督徒的傳道工作。

加入全時服務

戰事即將結束,我決定辭職,跟艾琳一起做先驅。1946年,我造了一輛5米長的活動房屋車做我們的家。次年,我們被派前往格洛斯特郡的村莊阿爾維斯頓;隨後,在古城賽倫塞斯特和巴斯市做先驅。1951年,我獲邀在南威爾士做分區監督,探訪不同的會眾。可是,不及兩年,我們就前往守望台基列聖經學校受訓成為海外傳道員。

第21屆訓練班在紐約州南蘭星舉行。 1953年,在紐約市的新世界社會大會中舉行畢業禮。艾琳和我到畢業那天才知道自己被派到哪裡服務。我們獲悉被派往秘魯時,實在興奮不已。為什麼?因為艾琳的同母異父弟悉尼·弗雷澤和他的妻子瑪格麗特正在那裡服務!他們是基列第19屆的畢業生,當時在利馬分部服務已經超過一年了。

在等候簽證期間,我們在布魯克林伯特利工作了一段短時期,然後才啟程前往利馬。我們奉派在十個地區服務,第一個是秘魯的主要港市卡亞俄,位於利馬以西。雖然,我們學過基本的西班牙語,但當時仍未能用西班牙語跟人交談。怎麼辦呢?

傳道的苦與樂

基列學校的導師告訴我們,嬰孩的語言不是母親教授的,而是嬰孩從母親對他說話時學會的。因此,導師告訴我們:「一到達就出去傳道,向當地人學習。他們會幫你們一把。」我們抵達還沒到兩個星期,正努力學習新語言的時候,我就收到通知要到卡亞俄會眾做主持監督,你可以想像我當時的心情多麼緊張!我立刻找悉尼·弗雷澤商談,他給我的忠告跟基列導師的一樣,融入會眾和社區是學習語言的好方法。我決心聽從這個忠告。

一個星期六的早上,我遇到一個木匠在車間幹活。他說:「我不能停下來跟你談!不過,請坐下,我們一邊工作一邊說吧。」我告訴他,我很樂意這樣做,要是他答應幫個忙,「每逢聽到我的發音不正確,請糾正我,我是不會生氣的。」他笑著答應了我。我每星期探訪他兩次。弟兄的忠告是對的,這確是學習語言的好方法。

我們的第二個傳道地區是伊卡,在那裡恰巧遇到另一個木匠,我把自己在卡亞俄的經歷告訴他,他也同意幫我一把。我的西班牙語就這樣不斷進步,不過,前後經過三年,我才真正通曉西班牙語。這個木匠很忙,但我設法跟他研讀聖經。我把經文朗讀出來,然後給他解釋經文的意義。一天,我如常到車間找他,可是他的雇主說,他已經離職,去了利馬。過了一段日子,我和艾琳前往利馬參加大會,在那裡遇到這個男子。原來他到利馬以後,主動聯絡當地的耶和華見證人,繼續研讀聖經。他和家人都已經獻身受浸,為耶和華服務了。知道他的經歷使我興奮不已!

在一群會眾裡,我們發現一對受了浸的年輕夫婦,竟然沒有正式結婚。我們跟他們討論有關的聖經原則後,他們決定結為合法夫妻,好使他們符合聖經給受浸基督徒所訂的條件。於是我安排帶他們到市政廳註冊。問題出現了,根據當地的法律,兒女也要登記,但是他們四個兒女都沒有登記。我們自然想知道市長會怎樣處理。市長對他們說:「本來要發傳票給每個孩子,但是,既然這些好人,你們的朋友耶和華見證人,認為你們應該正式結婚,我就免費給孩子登記吧。」我們多麼感謝市長的決定,因為這個家庭很清貧,不論罰多少錢,都會叫他們百上加斤!

艾伯特·史勞德從耶和華見證人布魯克林的總部來探訪我們,並提議在利馬成立新的海外傳道員之家。於是,艾琳和我,兩個來自美國的姊妹弗朗西絲和伊麗莎白·古德,還有一對來自加拿大的夫婦,遷到聖博爾哈區 居住。不到三年,蒙耶和華賜福,我們建立了另一群欣欣向榮的會眾。

萬卡約位於秘魯中部,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上。我們在當地服務,跟會眾80個見證人並肩工作。我有分在那裡興建了秘魯第二個王國聚會所。我也奉派做耶和華見證人的法律代表,三次到法院,確立我們購得土地的合法業權。這些法律行動,連同許多早期的忠信海外傳道員的努力,為今天秘魯的增長奠下了良好的基礎。1953年,秘魯只有283個耶和華見證人,現在卻有8萬3000多人了。

依依惜別

我當過不同海外傳道員之家的家庭監督。能跟全時同工一起共事,實在是賞心樂事!每逢星期一早上,我們都一起計劃該週的活動,此外,我也把大小家務分配給各人。大家既然都以傳道教人為首要責任,緊記這點就能合作愉快了。在這些海外傳道員之家,弟兄姊妹從沒有什麼嚴重爭執,這是我引以為慰的。

我們最後的傳道地區是利馬近郊的布雷尼亞。這群會眾溫情洋溢,共有70個耶和華見證人,後來迅速增至百多人,於是要在柏洛米尼亞成立另一群會眾。約在這時候,  艾琳發病了。最初我留意到,她偶爾把自己剛說的話忘得一乾二淨,也有時忘記怎樣回家。她雖然延醫就診,得到優良護理,健康卻每況愈下。

1990年,我們整理行裝,依依不捨地離開秘魯,  返回英國。姊姊艾維仁慈接待我們,讓我倆在她家裡居住。四年後艾琳去世,  享年八十一歲。  我一直全時傳道。我的家鄉現有三群會眾,我是其中一群的長老。偶爾,我會到曼徹斯特,勉勵西班牙語小組。

最近,我有個暖人心窩的經歷。話說當年,我常常用留聲機向住戶播放5分鐘的聖經演講。現在我還記得,一個年輕女生躲在媽媽後面,站在門前聽我播放演講錄音。

這個女孩後來移居加拿大。她住在朗科恩的朋友,現在是個耶和華見證人,跟她通信保持聯絡。她最近來信說,有兩個見證人探訪她,他們所說的話使她想起聽過的5分鐘演講,她因而認定那就是真理。她現在已經獻身受浸事奉耶和華了。她來信請朋友代她多謝那個在60多年前探訪她母親的年輕人!真的,我們不知道真理的種子會怎樣扎根生長。(傳道書11:6

回顧為耶和華服務的寶貴歲月,感激之情不禁油然而生。自1931年獻身受浸以來,我從沒錯過跟耶和華的子民聚集交往的機會。雖然我和艾琳沒有孩子,但屬靈兒女卻超過150人,他們全都忠信地為天父耶和華服務,使我大感欣慰。正如愛妻所說,我們享有的服務機會,的確是無與倫比的福樂。

[腳注]

^ 9段 關於希爾黛·帕吉特的生平,見《守望台》1995年10月1日刊19-24頁「我跟從父母的腳蹤而行」一文。

^ 12段 耶和華見證人出版

[第24頁的圖片]

母親,攝於20世紀初

[第24,25頁的圖片]

左圖:1940年,希爾黛·帕吉特、我、艾琳和喬伊絲·羅利在英國利茲合照

[第25頁的圖片]

上圖:我和艾琳,攝於活動房屋車前

[第27頁的圖片]

1952年,在威爾士加的夫宣傳聖經演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