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威武不能屈

威武不能屈

 威武不能屈

1911年,芬妮達·傑斯出生於丹麥,後來隨父母移民到德國北部的胡蘇姆居住。若干年後,她在馬格德堡找到一份工作,並於1930年受浸成為「聖經研究者」,這是耶和華見證人當時的稱謂。1933年,希特勒上台掌權。對芬妮達來說,這開始了她在兩個極權政府下的23年迫害。

1933年3月,德國政府舉行大選。新加默集中營紀念館位於漢堡附近,館長德特勒夫·加爾貝博士說:「納粹黨強迫選民支持他們的總理和元首希特勒。」耶和華見證人遵從耶穌的訓示,保持政治中立,「不屬於世界」,因此沒有參與投票。結果怎樣?耶和華見證人的活動被禁止。(約翰福音17:16

芬妮達仍暗中進行基督徒的活動,以至協助印刷《守望台》雜誌。她說:「我們把一些雜誌偷偷帶進集中營,送給我們的信徒同工。」1940年,芬妮達被捕,受到蓋世太保(秘密警察)的審訊,隨後被單獨拘禁了幾個月。她是怎樣熬過來的呢?芬妮達說:「我從禱告尋得安慰。我一早起來就禱告,每天禱告好幾次。禱告使我力量大增,我就不太憂慮了。」(腓立比書4:6,7

芬妮達一度獲釋,但在1944年又被蓋世太保拘捕。這一次,她被判處七年徒刑,關在瓦爾德海姆監獄裡。她說:「警衛叫我和一些女犯打掃盥洗室。我常常和一個捷克女犯在一起,可以跟她詳談耶和華和我的信仰。藉著這些談話,我得以保持堅強的信心。」

短暫獲釋

1945年5月,蘇聯軍隊解放了瓦爾德海姆監獄,芬妮達重獲自由。她回到馬格德堡,重投傳道活動。但好景不常,耶和華見證人再次受到歧視,這一次是蘇聯佔領區的政府。漢納-阿倫特極權統治研究所的研究員格拉爾德·哈克寫道:「在德國國土上,有少數團體連續受到兩大獨裁政權的迫害,耶和華見證人是其中之一。」

他們為何又受到歧視呢?還是那個老問題:基督徒的中立立場。1948年,東德 進行公民投票,要求每個公民都得參加。正如哈克所說,「耶和華見證人之所以遭受迫害,根本原因是他們沒有參與公民投票」。1950年8月,東德禁止耶和華見證人的活動,幾百人被捕,芬妮達是其中之一。

芬妮達再次被帶上法庭,判處了六年徒刑。她說:「這一次,跟我一起的還有其他信徒同工,這給我很大幫助。」芬妮達於1956年獲釋,遷往西德居住。現在,年邁90高齡的芬妮達住在胡蘇姆,忠心事奉耶和華上帝。

芬妮達在兩大獨裁統治下,忍受了23年的迫害。她說:「納粹黨想摧毀我的身體,共產黨則想擊垮我的精神。我從哪裡得到力量呢?一是:行動自由時,作良好的聖經研讀;二是:拘禁起來時,作恆切的禱告;三是:只要可能的話,就與信徒同工交往;四是:把握每個時機,向人談論我的信仰。」

匈牙利的法西斯主義

另外,在匈牙利,耶和華見證人也要長期忍受歧視。他們有些人不只受到兩個極權政府的迫害,而是三個。亞當·西涅格爾就有這樣的遭遇。1922年,亞當出生於匈牙利的保克什,父母是基督新教徒。1937年,聖經研究者探訪西涅格爾一家,亞當立刻對他們的信息感到興趣。他從所學的聖經知識看出,他教會的道理並非來自聖經。於是,亞當脫離了基督新教,跟聖經研究者一起傳道。

在匈牙利,法西斯主義的勢力越來越大。有好幾次,警察留意到亞當挨家逐戶傳道,於是把他帶走問話。耶和華見證人所受的壓力越來越大。1939年,他們的活動被取締。1942年,亞當被捕入獄,受到嚴刑拷打。他才19歲,是怎麼能夠忍受折磨和長期監禁呢?他說:「被捕以前,我仔細研讀聖經,對耶和華的旨意有了清楚的認識。」亞當從監獄獲釋之後,立刻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1942年8月一個漆黑的夜晚,亞當在他家附近的一條河受浸。

匈牙利的監獄,塞爾維亞的苦工營

二戰期間,匈牙利加入德國陣營,對抗蘇聯。1942年秋,當局徵召亞當入伍。亞當回憶說:「我向政府表明,我從聖經知道,我不能當兵。我解釋了我的中立立場。」他被判入獄十一年。可是,他在匈牙利的時間卻不長。

1943年,約有160個耶和華見證人被押上駁船,沿多瑙河到塞爾維亞去。亞當也在其中。到了塞爾維亞,這些囚犯被交在希特勒的第三帝國政權手裡。他們被關押在博爾的苦工營,被迫挖掘銅礦。大約一年之後,他們被帶回匈牙利去。1945年春,亞當從蘇聯軍隊手上獲釋。

戰後的匈牙利

可是,自由並不長久。40年代末,匈牙利的政府限制耶和華見證人的活動,就像戰前法西斯政府所做的一樣。1952年,29歲的亞當已結了婚,並有兩個孩子。由於不肯當兵,他又再次被捕和控罪。亞當在法庭上說:「這不是我第一次拒絕入伍。 戰爭期間,我曾蹲過監獄,還給送到塞爾維亞去,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我的良心不容許我做軍人。我是耶和華的見證人,在政治上是中立的。」亞當被判處八年監禁,後來減刑到四年。

亞當所受的歧視要到70年代中才終止,這時距離聖經研究者探訪他父母的家已有35年。這些歲月,他曾被六個法庭判處了23年刑期,至少住過十個監獄和苦工營。他先後受過三個政權的迫害:戰前的匈牙利政府,塞爾維亞的德國納粹政府,以及冷戰時期的匈牙利政府。

現在,亞當住在家鄉保克什,忠心地事奉上帝。他是不是擁有什麼非凡的能力,能夠在威勢武力脅迫下不屈服呢?並非如此。他說:

「聖經研讀、禱告、與信徒同工交往,都是至關重要的。但我還要強調另外兩點。首先,耶和華是力量之源。與耶和華的密切關係是我的生命線。第二,我緊記羅馬書12章的勸告:『不要自己伸冤。』所以我從不懷恨在心。有好幾次,我可以報復那些迫害過我的人,但我從來沒有這樣做。我們不該用耶和華賜給我們的力量,去以惡報惡。」

一切迫害成為過去

現在,芬妮達和亞當終能自由地敬拜耶和華。那麼,關於宗教迫害,他們的經歷告訴我們什麼呢?那就是:這樣的迫害是不會成功的,至少對真基督徒來說是這樣。迫害耶和華見證人,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並且做成很大的痛苦,但到頭來還是徒勞無功。今天,在兩大獨裁政權一度當道的歐洲,耶和華見證人如雨後春筍,欣欣向榮。

耶和華見證人對迫害有什麼反應呢?正如芬妮達和亞當的事例說明,他們聽從了聖經的勸告:「不要被惡所勝,總要以善勝惡。」(羅馬書12:21)善真的能夠勝惡嗎?能夠,只要這善出自對上帝的堅強信心。歐洲這些耶和華見證人不怕迫害,是聖靈的勝利,顯示了向善的力量。這種力量源自聖靈在謙卑的基督徒身上所產生的信心。(加拉太書5:22,23)當今世界暴力橫行,大家不妨深入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第5頁的圖片]

芬妮達·傑斯(現在夫姓蒂勒)被捕的時候和今天

[第7頁的圖片]

亞當·西涅格爾被監禁的時候和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