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先追求王國,安穩而快樂

先追求王國,安穩而快樂

 人物生平

先追求王國,安穩而快樂

若塔·蘇納爾自述

早餐過後,我們聽見電台廣播:「政府宣布禁止耶和華見證人傳道。」

當時是1950年,我們四個年華方盛的女子都是耶和華見證人,奉派到多米尼加共和國從事海外傳道工作。我們抵達當地已經有一年了。

我雖然從小就上教堂,卻沒有立志到海外傳道。父親自第一次世界大戰起已沒有上教堂了。1933年,我決定加入聖公會,行堅信禮那天,主教讀了一節經文,接著就談起政治來。母親深感不安,從此我們就再沒有上教堂了。

生活改變

我父親威廉·卡爾·亞當斯和母親瑪麗有五個孩子,三個男的分別是唐、喬爾和卡爾,妹妹喬伊年紀最小,我則最大。我13歲那一年,有一天下課後,我發現母親在閱讀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的一本小冊子,題目是《上帝的王國——世人的希望》。母親對我說:「這是真理。」

母親把學到的聖經知識都教導我們。她以身作則,言傳身教,使我們明白耶穌的忠告:「要不斷先追求王國和他的正義」。(馬太福音6:33

可是我並非總愛聽母親教導。有一次,我甚至對她說:「媽,別向我說教了,要不然,我就不再幫你抹碗碟。」但母親一直堅持教我們聖經。她經常把我們帶到克拉拉 ·瑞安的家去研討聖經。當時我們住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的埃爾姆赫斯特,我們的家離克拉拉的家不遠,可以走著去。

克拉拉是鋼琴教師。每年帶學生參加音樂會時,她都把握時機跟人談論上帝王國和復活希望。我喜愛音樂,自七歲起就學會了拉小提琴,因此我有機會聽克拉拉談論聖經。

不久,我們開始跟母親一起往西芝加哥參加聚會。路程相當遙遠,要乘坐公共汽車和出租汽車前往。不過,這是我們早年先追求王國的一項訓練。1938年,母親受浸後三年,我跟她出席耶和華見證人在芝加哥舉行的區域大會。當時有50個城市可以用電話連線收聽大會節目,芝加哥是其中一個。大會節目的內容觸動了我的心靈。

1938年,我中學畢業,對音樂仍然興趣甚濃,父親把我送進芝加哥音樂學院。其後的兩年間,我一面修讀音樂,一面在兩個管弦樂團裡當樂手,立志在音樂界一展所長。

赫伯特·布特勒是我的小提琴教師,從歐洲移居美國。我送了一本小冊子《難民》 *給他。他看了。在第二週下課後,他對我說:「若塔,你拉得不錯,要是好好學下去,大有可能在電台的管弦樂團中找到工作,或當上音樂教師。不過——」他若有所思地用手指輕觸我送給他的小冊子,繼續說:「你看來已經『心有所屬』。何不乾脆以此為你的終身事業呢?」

我認真思考他的話,結果退了學。1940年7月,耶和華見證人在密歇根州的底特律 舉行區域大會,我應母親的邀請出席。我們在大會營地架設帳篷住宿。我帶了小提琴,在大會的管弦樂團中表演。在大會營地上,我碰到不少先驅(全時傳道員),他們個個笑逐顏開,令我豔羨。我決定受浸,並且申請做先驅。我祈求耶和華幫助我以全時傳道工作為一生的事業。

我起初在家鄉傳道,後來轉到芝加哥服務。1943年,我遷往肯塔基。那個夏天,區域大會舉行之前不久,我接受邀請到基列學校參加第二屆海外傳道訓練班。課程在1943年9月開始。

區域大會期間,我住在一個耶和華見證人家裡,她把女兒的衣服全送了給我,因為她女兒當兵去了,臨行前請她把衣服通通送給人。在我看來,這些供應正好實現了耶穌的話:「你們要不斷先追求王國和他的正義,這一切別的東西也必賜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33)基列學校五個月的訓練課程轉眼過去了,我在1944年1月31日畢業,熱切盼望開始海外傳道的生活。

家人也全時傳道

母親在1942年做先驅,當時我妹妹和三個弟弟還在上學。母親常常接弟弟妹妹放學,然後帶他們去傳道,還教他們做家務。為了白天能出去傳道,母親很晚才上床睡覺,因為要熨衣服和照料其他事。

1943年1月,弟弟唐也加入了先驅的行列,當時我正在肯塔基服務。父親感到很失望,他本想所有兒女都能上大學,像他和母親一樣。唐做了先驅兩年後,應邀到紐約布魯克林的耶和華見證人總部服務。

1943年6月,喬爾也開始做先驅。當時他住在家裡,曾經鼓勵父親出席區域大會,但不成功。在地區裡,喬爾多次嘗試也未能找到一個聖經學生。最後,父親同意跟他學習聖經,並採用《真理必使你自由》做課本。對於喬爾的提問,父親輕易地在課本裡找到答案,可是父親堅要喬爾提出聖經中的證據,於是喬爾對真理的體會更深了。

喬爾以神職人員身份申請免除軍事服務,希望徵兵委員會批准,像批准唐的申請一樣。可是,由於喬爾看起來十分年輕,徵兵委員會不認可他的神職人員身份,通知他要向徵兵局報到。喬爾拒絕服役,徵兵局就發出通緝令。結果,美國聯邦調查局找著他,把他送進庫克郡監獄,囚在那裡三天。

父親用房子做擔保把喬爾保釋出獄。後來也有其他年輕見證人經歷類似的事,父親都用房子做擔保,把他們保釋出獄。父親對喬爾被囚感到憤憤不平,於是帶同喬爾到華盛頓去提出上訴。徵兵委員會終於認可喬爾的神職人員身份,案件就撤銷了。我在海外服務的時候,父親寫信告訴 我這件事,還說:「我認為這次勝訴,功勞應該歸於耶和華!」1946年8月底,喬爾也應邀到紐約布魯克林總部服務。

卡爾每逢放暑假都做輔助先驅,一直延續了幾年。1947年他中學一畢業,就加入正規先驅的行列。後來,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差,卡爾不得不助父親一臂之力,替他照料生意。結果,卡爾耽擱了一段日子才能到別的地區傳道。1947年底,卡爾加入美國的伯特利家庭,跟唐和喬爾一起在布魯克林總部服務。

喬伊中學畢業之後也開始做先驅。1951年,她加入哥哥們的行列,到伯特利服務。她曾經在家務部和訂閱部工作。1955年,她嫁了給一個伯特利家庭成員羅傑·摩根。七年之後,兩人打算生兒育女,於是離開伯特利。他們養育的兩名兒女也事奉耶和華。

兒女都加入全時服務後,母親就積極鼓勵父親進步。父親終於獻身事奉耶和華,在1952年受了浸。其後的15年間,父親雖然身體不好,卻想盡種種方法傳講王國的真理,直到他去世為止。

父親患病期間,母親不得不暫時放下先驅工作,後來她再次投身全時服務,直到逝世。母親沒有汽車,也不會騎腳踏車。個子矮小的她卻走遍全城,遠至郊區,去教人學習聖經。

往海外傳道

從基列學校畢業後,我們四個女子奉派到紐約市以北做先驅,我們留在那裡一年,直至拿到古巴的簽證。1945年,我們出發去古巴,開始過海外傳道的生活。當地的人對好消息反應熱烈,沒多久就有很多人學習聖經。我們在古巴服務了幾年,然後奉派到多米尼加共和國。有一天,我遇到一個婦人,她請我去見一個顧客。這個顧客來自法國,名叫蘇珊·昂弗魯瓦,很想明白聖經。

蘇珊本身是猶太人。希特勒入侵法國時,她丈夫把蘇珊和兩個孩子送到國外去。蘇珊很快就把學到的聖經知識告訴別人。她首先跟我起初遇到的婦人談論,然後向來自法國的朋友布蘭琦傳講。她們最後都受了浸。

蘇珊問我:「怎樣才能幫助孩子明白聖經 呢?」蘇珊的兒子學醫,女兒學芭蕾舞,想在紐約的無線電城音樂廳表演。蘇珊替他們訂了《守望台》和《警醒!》。結果,她的兒子、媳婦和媳婦的孿生姊妹都成為耶和華見證人。蘇珊的丈夫路易為妻子擔憂,因為當時多米尼加共和國政府已禁止耶和華見證人傳道。他們一家後來移居美國,蘇珊的丈夫最終也成為耶和華見證人。

雖受禁止,仍堅持不懈

1949年,我們抵達多米尼加共和國,沒多久政府就禁止耶和華見證人傳道。雖然這樣,我們仍決心服從上帝而不是服從人。(使徒行傳5:29)我們繼續先追求上帝的王國,照著耶穌的吩咐,把王國的好消息廣傳開去。(馬太福音24:14)我們傳道的時候,學會「像蛇一樣謹慎,像鴿子一樣清白無邪」。(馬太福音10:16)傳道時,我的小提琴大派用場,因為我帶著小提琴去教人學習聖經。我沒有一個學生成為小提琴手,卻有幾個家庭成為耶和華的僕人!

政府禁止我們傳道後,我和瑪麗·阿尼奧爾、索菲婭·索維亞克、伊迪絲·摩根一行四人,從聖弗朗西斯科-德馬科里斯的海外傳道員之家,遷往耶和華見證人位於多米尼加首都聖多明各的分部。但每個月,我仍會返回聖弗朗西斯科-德馬科里斯去教音樂。這樣,我就有機會用小提琴盒把靈糧運給那裡的弟兄,同時把他們的傳道報告帶回來。

住在聖弗朗西斯科-德馬科里斯的弟兄,由於嚴守基督徒中立的緣故被囚在聖地亞哥。我奉派把錢甚至聖經帶給他們,又替他們帶消息給家人。在聖地亞哥監獄,獄警看見我腋下挾著的小提琴盒,就問:「這個有什麼用?」我說:「我用這個來給他們解悶。」

我給他們拉了幾首歌曲,其中一首是一個耶和華見證人在納粹集中營裡寫的,今天已收錄在耶和華見證人的詩歌集裡,排列第29首。我演奏的目的是要讓坐牢的弟兄學會唱這首歌。

我知道有不少弟兄被轉解到政府首長特魯希略的農場去。據說農場距離公共汽車路線不遠。大約在正午時分,我下了公共汽車,向人問路。一家小商店的老闆告訴我,翻過山頭 就是我要去的地方了。他說,如果我留下小提琴做抵押,他願意借給我一匹馬,並請一個男孩為我領路。

我們越過山嶺,來到一條小河前,我們兩人坐在馬背上涉水而過。我們看見一群鸚鵡,又藍又綠的羽毛在豔陽下閃閃發光,十分悅目。景象多麼喜人!我不禁禱告起來:「耶和華啊,謝謝你創造了這麼美麗的東西!」下午4時,我們終於到達農場。衛兵長很仁慈,容許我跟弟兄們交談,也准我把帶來的東西交給弟兄,包括一本小聖經。

回程的時候,天開始黑了,還下起雨來,我一路上禱告。我們返抵小商店時,全身已經濕透了。最後一班公共汽車早已開走,我只好請小商店的老闆替我召一輛過路的貨車。但跟貨車上的兩個男子一起乘車安全嗎?他們當中一人問我:「你認識索菲婭嗎?她教我妹妹聖經。」這必定是耶和華回應我的禱告!他們載著我安全返抵聖多明各。

1953年,我跟多米尼加共和國的傳道員一起參加耶和華見證人的國際大會,這個大會在紐約的楊基運動場舉行。我們一家人包括父親都出席了。大會報導多米尼加共和國的傳道工作,接著我和海外傳道同伴瑪麗·阿尼奧爾示範工作受禁止時怎樣傳道。

探訪會眾的喜樂

那個夏天,我遇見魯道夫·蘇納爾。第二年,我成為他的妻子。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不久,魯道夫的家人在賓雪法尼亞州的阿勒格尼成為耶和華見證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魯道夫由於嚴守基督徒中立的緣故坐牢,出獄後加入紐約布魯克林的伯特利服務。我們婚後不久,魯道夫奉派探訪各分區的會眾。隨後的18年間,我一直陪著他探訪會眾。

我們探訪過賓雪法尼亞州、西弗吉尼亞州、新罕布什爾州、馬薩諸塞州和其他分區的會眾。我們住在基督徒弟兄家裡,能夠熟識弟兄,跟他們一起事奉耶和華的確是很大的福分。弟兄們慷慨好客,常常熱誠地接待我們。喬爾娶了我的海外傳道同伴瑪麗·阿尼奧爾。有三年的時間,他們奉派探訪賓雪法尼亞州和密歇根州各分區的會眾。1958年,喬爾再次應邀加入伯特利服務,這一次有瑪麗·阿尼奧爾相伴。

 卡爾在伯特利服務了大約七年後,奉派探訪各分區的會眾幾個月,獲得若干經驗後受委任為基列學校的教師。1963年,他娶了芭芭拉。芭芭拉一直忠心耿耿地在伯特利服務,直到她在2002年10月去世。

在伯特利服務期間,唐不時奉派探訪其他國家地區的分部和當地的海外傳道員。亞洲、非洲、歐洲和南北美洲各處都有他的足跡。唐的忠貞妻子多洛蕾絲一直陪伴他。

環境轉變

父親長期患病,最後去世,臨終前告訴我,很高興看見兒女全都選擇了事奉耶和華。原先他希望兒女通通上大學,但上大學能得的福分,遠遠比不上做上帝的僕人所享的幸福。父親去世後,我幫母親遷居,搬到妹妹喬伊的家附近。魯道夫和我奉派到新英格蘭的不同地區做先驅,好照顧他的母親。當時婆婆需要我們的照顧。婆婆去世後,母親跟我們同住了13年。1987年1月18日,母親完成她在地上的服務,在93歲的高齡離世。

每逢朋友稱讚母親把兒女養育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她都會謙遜地說:「這不過是因為我恰巧碰到『好土』而已。」(馬太福音13:23)父母敬畏上帝,既熱心又謙卑,樹立好榜樣,確實是我們做兒女的福氣!

仍然先追求王國

我們繼續先追求王國,並聽從耶穌的忠告,向別人傳講聖經。(路加福音6:38;14:12-14)耶和華慷慨地供應我們的需要,使我們生活安穩、愉快幸福。

魯道夫和我對音樂的興趣不減當年。遇到愛好音樂的人到我們家裡來,晚上大家會一起彈奏樂器,共度快樂時光。但音樂並非我的事業,只是為我增添生活情趣而已。我和丈夫最開心見到的是先驅工作的成果——有一些多年來協助過的人成為上帝的僕人。

我從事全時傳道工作六十多年了,儘管現在身體不好,仍然生活安穩、愉快幸福。每天一覺醒來,我都禁不住感謝耶和華在許多年前垂聽我的禱告,讓我加入全時服務。我常常想:「我還能怎樣先追求上帝的王國呢?」

[腳注]

^ 14段 由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現已絕版。

[第24頁的圖片]

我們一家在1948年合照(左至右):喬伊、唐、母親、喬爾、卡爾、我和父親

[第25頁的圖片]

母親熱心傳道,樹立好榜樣

[第26頁的圖片]

五十多年後,卡爾、唐、喬爾、喬伊和我的近照

[第27頁的圖片]

從左至右:我、瑪麗·阿尼奧爾、索菲婭·索維亞克和伊迪絲·摩根,奉派到多米尼加共和國從事海外傳道工作

[第28頁的圖片]

1953年,我和瑪麗(左)攝於楊基運動場

[第29頁的圖片]

魯道夫探訪會眾期間,我們的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