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飽經憂患,歷盡艱辛

飽經憂患,歷盡艱辛

 人物生平

飽經憂患,歷盡艱辛

佩里克萊斯·揚努里斯自述

牢房霉濕,冰寒刺骨。我獨坐一隅,身上只有一條薄毛毯,眼前浮現兩天前妻子冷漠的面孔。那天民兵把我從家裡強行帶走,留下妻子和兩個體弱多病的嬰孩。妻子的宗教跟我的不一樣,我入獄後她寄來一個包裹和便條,便條說:「寄來蛋糕。孩子病得厲害,祝你跟他們一樣。」我還有命與家人重逢嗎?

這只是在我堅持信仰的歷程中的一個片斷。為了緊守基督教信仰,我長期受盡苦難煎熬、家人反對、鄰里排斥,而且官司纏身,備受猛烈迫害。我只是個沉靜、虔誠的小人物,怎麼會吃這麼多苦頭呢?容我一一道來。

童年困苦,胸懷大志

我1909年出生於克里特的斯塔夫羅門努,當時國家受盡戰爭饑荒蹂躪。後來,我和四個弟妹差點染上西班牙流行性感冒。我還記得父母把我們關在家裡好幾個星期,我們才逃過大難,沒有染上這種流行病。

父親是個貧窮的農夫,雖然虔信宗教,可是十分開明。他曾經住過法國和馬達加斯加,感受過當地宗教自由的氣氛,不過我們家仍然對希臘正教會忠心耿耿。我們每星期天都上教堂做彌撒,並在主教周年探訪的時候,招待他到家裡住宿。我加入教會 唱詩班,並且夢想有朝一日能成為修士。

1929年,我成為警察。我在希臘北部塞撒洛尼基執勤時,父親去世了。為了尋求安慰及獲得屬靈啟迪,我請求調職,到了鄰近的阿托斯山警隊工作。阿托斯山隱修院、教堂林立,備受東正教信徒推崇,尊為「聖山」。 *我在山上執勤四年,親身觀察隱修士的生活。可是我並沒有因此而更親近上帝,反倒是修士無恥墮落的行為和腐敗的生活,令我很是震驚。有一次,一個我相當尊重的隱修院長竟想跟我發生性關係,真噁心!儘管我對隱修生活不再心存幻想,但我還是很想事奉上帝,渴望成為修士。我甚至披上修士袍服,拍下照片留念。後來我搬回克里特去。

「他是魔鬼!」

1942年,我迎娶弗羅茜尼為妻,她是個可愛的女子,出身名門望族。由於我妻子的家人都是虔誠的教徒,所以這樁婚姻令我更下定決心,一定要成為修士。 *我決定前往雅典,攻讀神學。我在1943年底動身,人到了克里特的伊拉克利翁碼頭,卻沒有搭上前往雅典的船。那是因為我已經在別的地方獲得了屬靈的啟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

埃曼努埃爾·利奧努達基斯是個精力充沛的年輕人,他是耶和華見證人的傳道員,在克里特各地教導令人震聾發聵的聖經真理。 *由於耶和華見證人對上帝話語有清晰的認識,受到吸引的人紛紛捨棄錯誤的宗教。在鄰近的城市錫蒂亞,一群熱心的耶和華見證人組織起來活動。當地主教相當氣憤,他曾住過美國,親眼看過耶和華見證人的傳道工作成效多麼卓著。他決心要把自己教區的「異端」一舉鏟除。在他煽動之下,警察經常把耶和華見證人逮捕入獄,羅織罪名,在法庭控告他們。

有一個耶和華見證人想向我解釋聖經真理,卻以為我沒興趣。於是找了個更有經驗的傳道員向我傳道,我對他很不禮貌,結果第二個耶和華見證人回到小組之後說:「佩里克萊斯絕不可能成為見證人,他簡直是魔鬼!」

初遇反對

幸好上帝沒有這樣看我。1945年2月,弟弟狄摩西尼送我一本冊子《安慰所有哀慟的人》 *,他看出耶和華見證人教導的就是真理。這本冊子深深打動我的心。我們立刻停止參加正教會的禮拜,轉而加入錫蒂亞的小組聚會,還向弟弟妹妹作見證,談論這個我們剛剛認識的信仰。他們全都接受了聖經真理。不出所料,由於捨棄了錯誤的宗教,我受到妻子及她家人的排斥和敵視。有一段時間,岳父甚至不肯跟我說話。我們家裡經常吵架,氣氛越來越緊張。雖然如此,我和狄摩西尼還是在1945年5月21日受浸,施浸者是米諾斯·科基納基斯弟兄。 *

我的夢想終於實現,成為上帝真正的僕人!我還記得第一天挨家逐戶傳道的情形。我的袋子裡有35本冊子,獨個兒坐公共汽車前往一個村子。我怯生生地從一個門口走到另一個門口,越走越有膽量。後來一個氣沖沖 的教士出現,我竟然在他面前毫無懼意,他叫嚷著要帶我到警察局,我卻置若罔聞。我告訴他我拜訪整個村子後,就會離開,我也真的這麼做了。我真是欣喜若狂,連公共汽車都沒等,就走了15公里路回家。

落在暴徒手裡

1945年9月,我接獲委派,負起更多職責照顧剛成立的錫蒂亞會眾。沒多久,希臘爆發內戰。不同派系的游擊分子彼此火併,手段兇殘。主教乘此機會,鼓動當地的游擊隊用任何可行的手段,消滅見證人。(約翰福音16:2)當這群游擊隊員乘坐公共汽車前往我們的村子時,同車一名好心的女子聽到他們的計劃,知道他們將要執行這件「上帝委派的使命」,於是前來警告 我們。我們躲藏起來,後來一個親戚為我們說項,我們才保住性命。

這不過是往後重重苦難的序幕。被人拳打腳踢、受到言詞恐嚇成了家常便飯。反對者想強迫我們上教堂,讓兒女領洗及劃十字。有一次他們把我弟弟毒打了一頓,直到大家都以為他死了才罷手。我兩個妹妹衣服被扯破,然後被人痛毆。看到她們的遭遇,我心如刀割。在那段時期,教會強行為八個耶和華見證人的兒女洗了禮。

1949年,母親去世。教士又再對我們窮追猛打,指責我們沒有依法舉行葬禮。我在法庭受審,獲判無罪。這是一個很好的見證,因為開庭陳詞提到耶和華的名字。敵人為了令我們「恢復理智」,只剩下最後一著,就是逮捕我們,流放異地。他們在1949年4月採取行動。

歷盡艱辛

當時被捕的弟兄有三人,我是其中一人。我被關在本地警察局,妻子一趟也沒來看過我。我們被囚的第一站是伊拉克利翁。就如文章開頭所說,年輕的妻子不肯接受我的宗教,如今更與妻兒分隔,這使我倍感到沮喪孤單。我熱切地向耶和華禱告求助。上帝在希伯來書13:5的話浮現腦際:「我決不離棄你,決不撇下你。」我完全明白,只有全心信賴耶和華,才是明智的做法。(箴言3:5

後來我們才知道要被放逐到馬克羅尼索斯島,這是一個荒蕪的小島,離希臘阿提卡的海岸不遠。只要提到馬克羅尼索斯島,就足以令人膽戰心驚,因為大家想到的,都是島上監獄的嚴刑苦役。我們前往監獄的時候,路過比雷埃夫斯,那裡的信徒走到船上來擁抱我們。這使我們深受鼓勵,暫時忘卻失去自由之苦。(使徒行傳28:14,15

馬克羅尼索斯島的囚犯簡直過著非人的生活,士兵從早到晚虐待他們。許多非見證人囚犯入獄後發了瘋,不少被打成殘廢,有的死在監獄。晚上常常傳來囚犯受嚴刑虐待後的哀號和呻吟。寒冷的夜晚,我雖有一條薄毛毯保暖,卻無法驅走寒意。

耶和華見證人這名字,漸漸在獄中傳開,因為每天早上點名的時候,都會提到這個名稱,因此我們有很多機會作見證。有一個政治犯在屬靈上不斷進步,甚至獻身給耶和華,我有幸為他施浸。

被放逐期間,我不斷寫信給愛妻,她卻一封信也沒有回。我並沒有因此放棄,反而繼續溫言安慰她,向她保證逆境必定會過去,我們總有一天會一家團聚,共享天倫。

越來越多弟兄被放逐到這個孤島,我們的人數也隨之增加。由於我在辦公室工作,所以認識了獄長,他是個上校。他很尊重見證人,於是我鼓起勇氣,問他可不可以讓我們雅典分部寄一些聖經書刊來。他說:「那是不可能的,但你們雅典的朋友不妨把書刊裝在行李箱裡,上面寫上我的名字,然後寄給我。」我頓時目瞪口呆!幾天後一條船靠岸,我們給船卸貨。一名警察向上校敬禮,說:「報告長官,您的行李到了。」他問:「什麼行李?」我當時恰好在附近,聽到他們的話,於是低聲對上校說:「那應該是給我們的,行李上寫的是您的名字,這是您吩咐的。」耶和華有許多方法給我們供應靈糧,這就是其中之一。

 祝福出乎意外,磨難接踵而至

我在1950年底獲釋。回家的時候,身體虛弱、臉色蒼白、骨瘦如柴,心裡忐忑不安,不知道家人會怎麼對我。與妻兒重逢,固然令人興奮,但更令人喜出望外的,是弗羅茜尼已經對我沒有敵意了。我在監獄寫的信果然奏效。我堅忍不拔的態度打動了弗羅茜尼。沒多久,我為了跟她重修舊好,就跟她作了一番悠長的討論。她接受了聖經討論的安排,還對耶和華和他的應許培養信心。我生命中一個最快樂的日子,就是在1952年為妻子施浸,使她正式成為耶和華手下獻了身的僕人。

1955年,我們舉行了一場運動,把《基督教國還是基督教——哪一樣是「世界的光」?》這本冊子分發給每個教士。我和另外一些耶和華見證人被拘捕,一起上庭受審。指控耶和華見證人的案件實在太多,法庭不得不召開一次特別聆訊,審理所有這些案件。那一天全省所有的司法人員全部出席,法院則被教士擠得水泄不通。主教在走廊緊張地來回踱步。一名教士告我改變別人的信仰。法官問他:「你的信心那麼小嗎?難道一本冊子就可以改變你的信仰嗎?」教士無言以對。我獲判無罪,可是有的弟兄要入獄服刑六個月。

後來那幾年,我們多次被捕,法庭案件暴增。我們的律師馬不停蹄地處理我們的案件。我被告到法院一共17次。雖然面對反對,我們仍經常傳道。我們欣然接受這些考驗,嚴峻的試煉令我們的信心更堅定。(雅各書1:2,3

新的服務機會和難關

1957年,我們搬到雅典,沒多久就接獲委派,在一個新成立的會眾裡服務。在妻子的全力支持下,我們保持生活簡樸,並優先從事屬靈的活動。因此我們可以把大部分時間用來傳道。在那些年間,我們經常獲邀到有需要的會眾服務。

1963年,我的兒子滿了21歲,必須向部隊報到。被徵召的耶和華見證人嚴守中立,拒絕入伍,所以無一倖免地被人毆打、嘲笑、羞辱,我的兒子也不例外。於是我把我 在馬克羅尼索斯島用過的毛毯送給他,這是前人緊守忠義的象徵,希望可以鼓勵他跟從這些榜樣。拒絕入伍的弟兄會受到軍事審訊,並被判處二至四年徒刑。出獄後,他們會再次收到入伍令,然後再次判刑。由於我從事宗教服務,因此可以到不同的監獄探訪囚犯,趁機見見兒子和其他忠心見證人,但也是僅此而已。我的兒子入獄超過六年。

耶和華支持我們

希臘重獲宗教自由後,我有幸成為暫時的特別先驅,在羅得島服務。1986年,克里特島的錫蒂亞急需傳道員,我接獲委派前去服務,錫蒂亞就是我開始從事基督徒職務的地方。接獲這項委派,真令人興奮,我可以再次跟我從小認識的信徒同工一起服務了。

現在我是家族裡年紀最大的一個,看到總共有將近70個親屬忠心事奉耶和華,而且數目還在增加,真叫我老懷安慰。他們有的是長老,有的是助理僕人,有的是先驅,有的在伯特利之家服務,還有的負責探訪會眾。有58年的歲月,我飽經患難,歷盡艱辛,信心備受考驗。我已經93歲了,回顧一生,我絕不會因為事奉上帝而後悔。他賜我所需的力量,去聽從他這個充滿慈愛的囑咐:「我兒,要把你的心給我,願你的眼喜悅我的道路。」(箴言23:26

[腳注]

^ 9段 請看《守望台》1999年12月1日刊30-31頁

^ 11段 希臘正教會修士不須保持獨身。

^ 12段 關於埃曼努埃爾·利奧努達基斯的生平,請看《守望台》1999年9月1日刊25-29頁

^ 15段 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現已絕版。

^ 15段 關於米諾斯·科基納基斯的法律勝訴,請看《守望台》1993年9月1日刊27-31頁

[第27頁的附欄]

馬克羅尼索斯島恐怖之島

1947至1957年這十年間,乾燥荒蕪的馬克羅尼索斯島囚禁了逾十萬個囚犯。當中有許多是忠心的耶和華見證人,他們為了保持基督徒中立,被囚禁在這個孤島上。他們所以流放孤島,往往因為希臘正教會的教士從中煽動,誣告見證人是共產黨員。

馬克羅尼索斯島監獄採用極端的方法令囚犯「洗心革面」。關於這點,一本希臘語百科全書(Papyros Larousse Britannica)說:「他們虐待囚犯,……獄中的生活慘不忍睹,為任何文明國家所不容,士兵對待囚犯的方式還很卑劣。這個監獄是希臘史上的一大恥辱。」

有人恐嚇被囚的耶和華見證人,說如果他們不放棄信仰,就不可能獲釋。然而他們依然保持堅定,信心牢不可破。此外,有的政治犯接觸了耶和華見證人以後,還接受了聖經真理呢!

[第27頁的圖片]

米諾斯·科基納基斯(右起第三人)和我(左起第四人)在馬克羅尼索斯島上

[第29頁的圖片]

重回我年輕時服務的克里特島錫蒂亞,跟耶和華見證人同工一起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