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你認識沙番和他的家族嗎?

你認識沙番和他的家族嗎?

 你認識沙番和他的家族嗎?

你閱讀聖經的時候,有沒有注意到沙番和他家族的其他顯貴人物呢?他們是誰?曾經做過什麼事?為我們樹立了什麼榜樣?

約在公元前642年,約西亞復興正確崇拜。聖經在報導這件史實時,提到「米書蘭的孫子,亞薩利的兒子」沙番。(列王紀下22:3)在隨後的36年,直到耶路撒冷在公元前607年遭毀滅,沙番的四個兒子亞希甘、以拉薩、基瑪利雅、雅撒尼亞,以及他的兩個孫子米該雅和基大利陸續在聖經記載裡出現。(見圖表)《猶太百科全書》(英語)說:「[在猶大國,]沙番家族是朝中顯要,從約西亞在位到猶太人被擄期間擔任御用抄經士之職。」探討聖經中有關沙番和他家族的記載,就能明白他們怎樣支持先知耶利米,怎樣擁護崇拜耶和華的正確宗教。

沙番擁護正確的宗教

公元前642年,約西亞王年約25歲,沙番是王的書記和抄經士。(耶利米書36:10)書記和抄經士有什麼職責呢?《猶太百科全書》說,御用抄經士和書記是王的貼身顧問,負責管理財政,也善於外交,精通國際事務、法律和貿易條約。身為王的書記,沙番在國內官高位顯。

在此之前十年,年輕的約西亞已「開始尋求他祖先大衛的上帝」。沙番顯然比約西亞年長很多,因此能夠在屬靈方面提供良好的指引,並在約西亞初次復興正確崇拜期間助他一臂之力。 *歷代志下34:1-8

猶太人修葺聖殿,找到上帝的「律法書」。沙番「就在王面前念那卷書」。約西亞聽了十分震驚,打發幾個信任的人去見女先知戶勒大,就律法書求問耶和華。這個代表團當中有沙番和他兒子亞希甘,顯示王對他們相當信任。(列王紀下22:8-14;歷代志下34:14-22

聖經只這一次提到沙番做過的事,其他經文只說他是某人的父親或祖父而已。沙番的子孫則跟先知耶利米關係密切。

亞希甘和基大利

正如以上所說,我們初次認識沙番的兒子亞希甘,是王打發他去見女先知戶勒大的時候。一本參考著作說:「雖然《希伯來語 經卷》沒有提到亞希甘的頭銜,但他顯然身居高位。」

大約15年後,耶利米的生命受到威脅。當時,耶利米向民眾發出警告,說耶和華決定毀滅耶路撒冷。「祭司、先知、民眾就抓住他說:『你一定要死。』」結果怎樣?聖經說:「沙番的兒子亞希甘也伸手保護耶利米,免得他落在民眾手裡,被人處死。」(耶利米書26:1-24)我們從中得知什麼?《綜合聖經辭典》(英語)說:「這件事表明亞希甘位高權重,並像沙番家族的其他成員一樣賞識耶利米。」

又過了大約20年,公元前607年,巴比倫人摧毀耶路撒冷,把大部分的猶太人擄去。沙番的孫子,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被立為施政官,管理猶大遺民。基大利會像沙番家族的其他成員一樣照顧耶利米嗎?聖經說:「耶利米就到米斯巴去見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跟他一起住在境內」。不出幾個月,基大利被殺,剩餘的猶太人帶耶利米一起到埃及去。(耶利米書40:5-7;41:1,2;43:4-7

基瑪利雅和米該雅

耶利米書36章記述了一樁事件,沙番的兒子基瑪利雅和孫子米該雅是其中的關鍵人物。當時大約是公元前624年,約雅敬王在位第五年。耶利米的書記巴錄在聖殿內,「在抄經士沙番的兒子基瑪利雅的膳堂裡」,宣讀書上耶利米的話。「沙番的孫子,基瑪利雅的兒子米該雅,聽見書上耶和華的一切話」。(耶利米書36:9-11

米該雅告訴父親和眾首領書上的話,於是他們也想聽聽。聽後他們有什麼反應呢?「他們聽見這一切話,就懼怕起來,面面相覷,對巴錄說:『我們一定要把這一切話稟告王。』」但他們稟告王之前,勸巴錄說:「你和耶利米要去躲藏起來,不要讓人知道你們藏身的地方。」(耶利米書36:12-19

不出所料,王不接受書上的話,還把 書卷一片一片燒掉。有些首領,包括沙番的兒子基瑪利雅,「懇求王不要燒毀書卷,王卻不聽」。(耶利米書36:21-25)《耶利米書——考古學上的良助》(英語)說:「基瑪利雅在約雅敬王的朝中大大扶助耶利米。」

以拉薩和雅撒尼亞

公元前617年,巴比倫佔領猶大國,把成千上萬的猶太人擄去,包括「首領、大能的勇士,連同所有工匠和築壘工人」,還有先知以西結。巴比倫人立瑪探雅做附庸王,給他易名西底家。(列王紀下24:12-17)後來,西底家派遣代表團往巴比倫,當中有沙番的兒子以拉薩。耶利米寫下耶和華給被擄猶太人的重要信息,托以拉薩把信送去。(耶利米書29:1-3

聖經表明,沙番和他其中三個兒子、兩個孫子善用他們的權力擁護正確宗教,並支持忠心的先知耶利米。沙番的兒子雅撒尼亞又怎樣呢?他跟沙番家族的其他成員不同,竟然參與偶像崇拜。公元前612年左右,以西結被擄到巴比倫第六年,在異象裡看見70個人在耶路撒冷的聖殿中向偶像獻香,雅撒尼亞也身在其中。他是以西結惟一指名提及的人,看來他在這批人當中地位顯要。(以西結書8:1,9-12)雅撒尼亞的事例表明,即使在敬神的家庭長大,也不能確保人會忠心耿耿地崇拜耶和華。人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哥林多後書5:10

沙番的家系

當沙番和他家族在耶路撒冷顯赫一時之際,猶大國流行在簽署文件時使用印章。印章用寶石、金屬、象牙或玻璃造成。一般來說,猶太人會把自己和父親的名字,偶爾連同頭銜刻在印章上。

在近代出土的泥板中,有幾百塊上面有希伯來語印章的壓痕。研究希伯來 金石學的學者納曼·亞維格教授說:「印章銘刻是惟一提到聖經人物的希伯來語銘刻。」考古學家有沒有發現沙番和他家族成員的印章銘刻呢?的確有,本刊19和21頁圖片所示的印章,正刻有沙番和他兒子基瑪利雅的名字。

學者也說,沙番家族的另外四位成員,就是沙番的父親亞薩利、沙番的兒子亞希甘和基瑪利雅、沙番的孫子基大利,可能各有印章。其中一個印章的銘刻顯示,基大利是「家族的首領」。銘刻中雖然沒有他父親亞希甘的名字,但一般認為印章的確屬於沙番的孫子基大利,印章銘刻上的頭銜表明他在國內官高位顯。

可以學習的榜樣

沙番和他家族善用顯赫的地位擁護正確的宗教,並支持忠心的耶利米,樹立了多麼優良的榜樣。我們也可以運用自己的財物和優勢去支持耶和華的組織,扶助信徒。

經常閱讀聖經,仔細鑽研,熟識沙番家族和耶和華手下其他的古代見證人,確能使我們得益不淺、信心倍增。在「一大群見證人」當中,沙番和他家族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希伯來書12:1

[腳注]

^ 6段 沙番必然比約西亞年長很多,因為約西亞25歲時,沙番的兒子亞希甘已成年。(列王紀下22:1-3,11-14

[第22頁的附欄]

舉足輕重的女先知戶勒大

約西亞王一聽見在聖殿裡發現的「律法書」上的話,就吩咐沙番和四名大臣,就書卷上的話去「求問耶和華」。(列王紀下22:8-20)代表團往哪裡求問呢?當時住在猶大的有耶利米,可能還有那鴻和西番雅,他們都是先知,並有分寫成聖經。可是,代表團卻往女先知戶勒大那裡去。

《考古學傳記——耶路撒冷》(英語)說:「引人入勝的是,這段記載全不在意性別的問題。一個男性代表團帶著律法書去見一個女子,向她求證書卷的真偽,竟沒有人覺得這事有絲毫不妥。這個女子指出書卷確實是上帝的話語,也沒有人懷疑她是否有權作出判斷。學者評估古代以色列婦女的地位時,往往忽略了這段記載。」不過也要記得,信息其實來自耶和華。

[第21頁的圖解或圖片]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沙番的家系

米書蘭

亞薩利

沙番

↓ ↓ ↓ ↓

亞希甘以拉薩基瑪利雅基瑪利雅

↓ ↓

基大利米該雅

[第20頁的圖片]

基瑪利雅和其他人懇求約雅敬不要燒毀耶利米的書卷

[第22頁的圖片]

異象顯示,雅撒尼亞雖然是沙番家族的成員,卻參與偶像崇拜

[第19頁的圖片鳴謝]

Courtesy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第21頁的圖片鳴謝]

Courtesy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