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國際弟兄團體,使我靈性堅強

國際弟兄團體,使我靈性堅強

 人物生平

國際弟兄團體使我靈性堅強

湯姆森·卡加萊自述

1993年4月24日,我獲邀到贊比亞盧薩卡出席分部13座連棟大樓的呈獻禮。帶我們參觀設施的姊妹見我行動不便,就體貼地建議:「我替你拿一把椅子,讓你沿途坐下來歇歇,好嗎?」我是黑人,她是白人,但她一點也不介意,她的仁慈之舉令我十分感動,我連忙道謝。就這樣,我能夠參觀分部的所有設施。

多年來,不少類似的經歷令我深受感動,堅信耶和華見證人的基督徒群體充滿愛心,而愛心正是耶穌的真正門徒所具有的顯著特質。(約翰福音13:35;彼得前書2:17)讓我告訴大家,我是怎樣在1931年認識這些基督徒的。他們在該年宣布採納一個來自聖經的名字,就是耶和華見證人。(以賽亞書43:12

早期非洲的傳道活動

1931年11月,我22歲,住在北羅得西亞(現稱贊比亞)銅帶省基特韋市。當時一個足球隊隊友介紹我認識耶和華見證人。 我參加過他們的聚會,後來寫信到南非開普敦分部索取《上帝的豎琴》。 *這本書以英語撰寫,由於我不熟悉英語,所以看得很吃力。

銅帶省位於班韋烏盧湖西南約240公里,離我的出生地不遠。這裡的銅礦場雇用了很多外省工人。一些見證人定期到那裡教人學習聖經。過了一段時間,我離開基特韋,遷到恩多拉附近一個小鎮居住,開始跟當地的見證人來往。當時我是一隊名叫威爾士王子足球隊的隊長,同時替非洲湖泊公司的白人經理打工。這家公司在中非擁有一些連鎖商店。

我讀書不多,但雇主是個歐洲人,於是學會了一點點英語。我很想進修,就申請到南羅得西亞(現稱津巴布韋)普拉姆特里一所學校念書。但與此同時,我第二次寫信給開普敦分部,告訴他們我已收到《上帝的豎琴》,而且想全時為耶和華服務。

後來,我收到分部的回信,令我喜出望外:「我們很賞識你有事奉耶和華的心願。我們鼓勵你為這個願望禱告,耶和華一定會幫助你更明白真理,給你合適的崗位,讓你事奉他。」我把信讀了又讀,之後問一些見證人的意見,看看我應該怎樣做。他們說:「要是事奉耶和華真是你的心願,就馬上去做吧!」

我整個星期為這件事禱告,最後決定放棄進修,繼續跟見證人學習聖經。1932年1月,我獻身受浸。不久,我從恩多拉遷到鄰近城市盧安夏,在那裡結識了一個名叫珍妮特的基督徒姊妹。我們在1934年9月結婚,當時,她已經有一子一女。

我在靈性上漸漸進步,後來在1937年投入全時傳道工作。 不久, 我受委任成為分區監督。分區監督負責探訪耶和華見證人的各群會眾,在靈性上強化弟兄姊妹。

早年的傳道生涯

1938年1月,我奉派探訪一個名叫索科特韋的非洲酋長,他曾寫信請見證人探訪他。我騎自行車,三天後才到達 目的地。當酋長知道開普敦分部應他的要求,派我來探訪他時,十分感動。

後來,我到棚屋挨門挨戶探訪,邀請酋長的族人到公共亭子去。族人都聚集起來,我就向他們傳道,結果很多人接受了聖經研究的安排。酋長和他的助手更最先成為當地會眾的監督。時至今日,這一帶已經有50多群會眾。現在人們稱這裡為薩姆菲亞區。

1942至1947年間,我奉派探訪班韋烏盧湖區的會眾,每群會眾逗留十天。由於當時參與屬靈收割的工人很少,我們跟主耶穌有同樣的感覺:「莊稼的確很多,工人實在太少。所以,你們要懇求莊稼的主人,差工人出去收割他的莊稼。」(馬太福音9:36-38)早期的探訪工作十分辛苦,所以我通常獨自上路,而珍妮特就留在盧安夏照顧孩子。後來,珍妮特再生了兩個兒子,可惜其中一個十個月大就夭折了。

那個年代汽車未普及,道路不完善。有一天,我踩著珍妮特的自行車,開始200公里的傳道旅程。途中經過一條小河,於是我扛著自行車,一手扶著車子,一手划水渡河。1946年,耶和華見證人的數目在盧安夏增長迅速,有1850人出席耶穌受難紀念聚會。

受禁制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卡萬布瓦的區域專員曾召見我,說:「你不要再用守望台社的書刊傳道,現在守望台社已被禁制。不過我可以給你一些資料,讓你寫別的書來傳道。」

我說:「我十分滿意我們的書刊,不用給我其他書了。」

他說:「你不清楚那些美國人的底細(那時我們的書刊在美國印製),他們是騙人的。」

我回答說:「但我所認識的美國人不是這樣的。」

他問道:「你可以叫你教會的人捐錢資助戰事,像其他宗教一樣嗎?」

我答道:「這個應該由政府去做。」

他說:「你不妨回家考慮一下。」

我回答說:「聖經在出埃及記20:13和提摩太後書2:24吩咐我們不可殺人,也不要爭鬥。」

雖然他放我走,但我後來又被羅斯伯里堡(現稱曼薩鎮)的區域專員召見。他說:「我叫你來是要通知你,你們的書已受政府禁止。」

我說:「我也聽到消息。」

「那麼,你就應該叫教友把書刊通通帶到這裡來。你清楚了嗎?」

我回答說:「這是政府的責任,不是我分內的工作。」

意外收穫

戰後我們仍繼續傳道。1947年的一天,我剛完成姆萬扎村會眾的探訪工作,想下館子喝杯茶,詢問之下,到了恩孔德先生開的小餐館,受到恩孔德夫婦熱情招待。我喝茶時,請恩孔德先生讀讀《「以上帝為真實」》裡有關「陰間」的一課。

茶喝完了,我問道:「你現在明白陰間 是怎麼回事嗎?」書中的內容令他大為驚訝,他開始跟見證人學習聖經,後來和妻子一起受浸。可惜,他沒有持守真理,但他的妻子和幾個兒女卻謹守信仰。事實上,他的女兒比莉仍然在耶和華見證人贊比亞分部服務。比莉的母親現在雖已年老力衰,但仍是個忠心的見證人。

到東非服務

北羅得西亞盧薩卡的分部在1948年初成立。在這一年,分部委派我到坦噶尼喀(現稱坦桑尼亞)服務。我們夫婦倆和一個弟兄一起徒步上路,翻山越嶺,經過三天艱苦的旅程才到達目的地。旅程上,我負責拿一捆書,我的妻子拿衣服,另一個弟兄就拿被褥。

1948年3月,我們到達姆貝亞。當地的弟兄有很多方面需要調整,才能符合聖經的標準。首先,見證人在當地以「守望台派」為人所知。雖然弟兄姊妹都接受耶和華見證人這個名字,卻沒有公開使用。再者,有些見證人必須摒棄供奉死者的習俗。但他們最大的調整莫過於要正式註冊結婚,好叫他們的婚姻讓人尊重。(希伯來書13:4

後來,我有幸到東非其他地區服務,其中包括烏干達。我曾在該國的恩德培和坎帕拉逗留了六個星期,幫助人認識聖經真理。

獲邀到紐約

我在烏干達服務了一段時間,到1956年初,再被派到坦噶尼喀首都達累斯薩拉姆傳道。我一抵達就收到耶和華見證人總部的來信,邀請我出席1958年7月27日至8月3日在紐約舉行的國際大會,信中提及我可以怎樣為這個旅程作妥準備。我興奮不已,熱切期待大會來臨。

到了出發那天,我和另一位分區監督盧卡·姆旺戈搭乘客機,從恩多拉飛往南羅得西亞索爾茲伯里(現稱哈拉雷),然後飛往肯尼亞內羅畢,接著轉飛英國倫敦。我和姆旺戈弟兄在英國受到熱烈歡迎。當晚我們興致勃勃,不斷談論我們非洲人怎樣受白人熱情款待。這個經歷使我大受鼓勵。

我們終於到達紐約,就是大會舉行的地方。大會的其中一天,我負責發表耶和華見證人 在北羅得西亞的傳道報告。當天,大約有20萬人到紐約市馬球場和揚基運動場參加大會。那天晚上,我難以入睡,不斷回味自己所享的奇妙福分。

大會很快就完滿結束,我們也要回家了。我們回程時再次受到英國弟兄姊妹的盛情接待。這次難忘的旅程令我體驗到耶和華的子民的確不分種族,團結合一。

不顧困難,繼續服務

1967年,我奉派做區域僕人,探訪各分區的傳道員。那時,贊比亞傳道員的數目已增至3萬5000人。後來,我的健康越來越差,於是返回銅帶省當分區監督。珍妮特的健康也出現問題,最後在1984年12月去世,至死忠於耶和華。

珍妮特死後,她不信的家人誣衊我,說我用巫術害死妻子。不過一些知道珍妮特的病情,也跟她的醫生傾談過的人都向她的家人解釋真相。但我也面對另一次考驗:根據家鄉的傳統習俗,配偶死後,仍然在生的一方要跟死者的一個近親行房。有些親友想我照樣做,我一口拒絕。

後來,那些親戚的怒氣漸漸平息。我衷心感激耶和華幫助我保持忠貞。喪事辦妥後一個月,一個弟兄走過來對我說:「卡加萊弟兄,你妻子死了,你沒有放棄信仰,沒有沾染任何異教習俗,實在值得我們敬佩,謝謝你。」

收穫豐盛

我以耶和華見證人的身份開始全時傳道到現在已經65年了。這些年來,看著自己曾探訪過的地區成立了數百群會眾,王國聚會所紛紛落成,實在非常快慰!1943年,贊比亞只有2800個見證人,現在王國宣揚者的數目已超過12萬2000人。事實上,去年贊比亞有51萬4000多人出席耶穌受難紀念聚會,而這個國家的人口還不足1100萬。

耶和華一直照顧我。每當我要接受醫療護理,一個弟兄就會送我到醫院去。我仍不時受到邀請到不同會眾發表公眾演講,令我大受鼓勵。我的會眾安排了一些基督徒姊妹,輪流替我打掃房子,弟兄也主動陪我參加每週的聚會。我知道,要不是我事奉耶和華,就永不會得到這麼無微不至的照顧。我感激耶和華繼續任用我從事全時服務,使我到現在仍肩負重任。

我的視力已經衰退,每次步行到王國聚會所,途中總要停下來休息幾次。近年我覺得手提袋好像比以前重得多,所以我只會帶聚會要用的書,減輕重量。現在我傳道以主持聖經研究為主,通常聖經學生到我家裡來。我不時回想過去王國傳道員的迅速增長,真是賞心樂事。我所服務的地區顯然應驗了耶和華在以賽亞書60:22所說的預言。經文描述:「渺小的族要增長千倍,微弱的國要變為強盛。我耶和華必按時候加快這事。」事實上,在我有生之年,這個預言不但在贊比亞,也在世界各地得到應驗。 *

[腳注]

^ 7段 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現已絕版。

^ 50段 令人惋惜的是,卡加萊弟兄在本文尚未發表之前即已去世,他至死保持忠貞。

[第24頁的圖片]

湯姆森弟兄背景是贊比亞分部

[第26頁的圖片]

今天的贊比亞分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