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耶和華賜人「超凡的力量」

耶和華賜人「超凡的力量」

 人物生平

耶和華賜人「超凡的力量」

海倫·馬克斯口述

1986年一個悶熱的夏日。我來到歐洲最沉寂的機場,獨自在海關等候。這裡是阿爾巴尼亞的首都地拉那。當時,阿爾巴尼亞自稱是「世上的首個無神國家」。

我看著武裝官員搜查行李的時候,心裡不免忐忑不安。如果我的言行引起他的懷疑,我就會被驅逐出境,而到機場來接我的人也會受到牽連成為勞改犯了。幸好,我給他些口香糖和餅乾,他後來就友善多了。我這個60多歲的婦人,為什麼會處身於這個環境?我為什麼不留在家中安享晚年,而要為上帝的工作冒險到這個強硬的馬列主義國家來呢?

體弱多病,滿腹疑團的女孩

1920年,我在克里特島的耶拉派特拉出生。兩年後,爸爸因肺炎去世了。媽媽沒有受過教育,經濟相當拮据。我是四個孩子中最年幼的,患有黃疸病,因而面色枯黃,體弱多病。鄰人都勸媽媽把精神和有限的金錢放在三個健康的孩子身上,讓我死去好了。我多麼慶幸媽媽沒有聽從他們呀!

為了讓爸爸的靈魂繼續在天堂得享安息,媽媽經常雇請東正教的神父到墓地做彌撒。雇請他們,花費可不少呢!我還清楚記得,一個非常寒冷的聖誕日,我跟在媽媽身邊,拖著腳步從墓地走回家。我們最後一分錢也叫神父拿去了。媽媽煮了些 青菜給我們吃,就獨自到另一個房間去。她飢腸轆轆,臉上沾滿淚水,絕望極了。後來,我鼓起勇氣去問神父,爸爸為什麼會死,我可憐的媽媽又為什麼要付錢給神父。他羞怯地低聲回答:「是神拿走你爸爸的。人生就是這樣。過些日子你就不再難過了。」

我在學校裡念過主禱文,實在無法認同神父的說法。我記得主禱文以美妙的言詞,開宗明義地說:「我們在天的父!願你的名被尊為聖,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承行於地,如在天上一樣!」(瑪竇福音6:9,10,思高聖經學會譯本)如果上帝真的要他的旨意在地上實現,我們為什麼會受這麼多苦呢?

1929年,我差點兒就找到答案了。當時,耶和華見證人的全時傳道員,埃曼努埃爾·利奧努達基斯 *來探訪我們。我媽媽問他有什麼事,他沒回答,卻把一張見證卡遞給她。媽媽把見證卡給我看。當時我只有九歲,所以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媽媽以為傳道員是啞巴,就說:「你不能說話,多可憐呀!可惜,我又不識字。」於是仁慈地打發他離去。

幾年之後,我終於找到答案了。我哥哥埃曼努埃爾·帕泰拉基斯 *從上述傳道員得到一本冊子。這本冊子是《死者在哪裡?》,由耶和華見證人出版。讀過冊子後,我感到如釋重負,原來不是上帝拿走了爸爸。人由於生來就不完美,所以才會死。我也知道爸爸將會在地上的樂園裡復活過來。

「這書把你毀了!」

聖經真理使我們茅塞頓開。我們找到爸爸的舊聖經,就開始閱讀,許多時點著蠟燭,坐在火爐旁邊一起研讀。這個地區對聖經感興趣的,就只有我一個是女孩子,因此,見證人以小組形式舉行的活動,都沒有我的份兒。有一段時間,我真的以為這個宗教只有男子才可以參加。當然,我的想法並不正確。

我哥哥對傳道工作的熱心大大激勵我。沒多久,警察就開始留意我們這家人,他們隨時都會來搜尋埃曼努埃爾和書刊,不分日夜,喜歡什麼時候來,就什麼時候來。我還記得神父勸我們重返教堂的情景。埃曼努埃爾用聖經向神父指出,上帝的名字是耶和華。神父立刻把他的聖經搶過來,在他面前一邊搖來搖去,一邊咄咄逼人地說:「這書把你毀了!」

1940年,埃曼努埃爾因為拒絕參軍,被當局逮捕並解到阿爾巴尼亞的前線戰場去。之後音訊全無,我們都以為他死了。兩年後,收到他從監牢寄來的信,令我們喜出望外。他仍然活著,而且情況比想像中好!自那時起,信中一節經文,就銘刻在我心裡。經文說:「耶和華的眼目環顧全地,要顯大能幫助那些全心歸向他的人。」(歷代志下16:9)我們多麼需要這樣的鼓勵!

埃曼努埃爾雖然在獄中,卻能請弟兄來探訪我。我們隨即在鎮外的農舍暗中舉行 聚會,並不知道已經受到監視!一個星期日,武裝警察把我們重重包圍。我們被趕上敞篷貨車,在鎮上遊行示眾,我還記得當時怎樣受人嘲笑和蔑視。不過,我們靠著耶和華的靈,得以保持內心安寧。

我們被押送到另一個鎮去,囚在漆黑、骯髒的監牢裡。便溺的地方是囚室內的一個桶,每天只清理一次。他們以為我是小組的「導師」,判我服刑八個月。幸好,獄中有個弟兄安排他的律師為我們申辯,使我們得到釋放。

新生活

埃曼努埃爾重獲自由後,成為奉派探訪會眾的監督,探訪雅典的各群會眾。1947年,我也遷到雅典去。我終於見到一大群耶和華見證人,不但有男的,還有女的和孩童。我在1947年7月受浸,獻身事奉耶和華。我渴望成為海外傳道員,於是上夜校學英語。1950年,我成為先驅傳道員。媽媽跟我同住的時候,接受了真理。在她去世前的34年間,一直是個耶和華見證人。

1950年,我結識了約翰·馬克斯(馬科普洛斯)。他來自美國,是個具有屬靈觀點、深受弟兄尊重的人。約翰在阿爾巴尼亞南部出生,後來移居美國,在美國成為耶和華見證人。1950年,他來到希臘,希望取得簽證前往阿爾巴尼亞。當時阿爾巴尼亞實行極權統治,十分封閉。雖然約翰自1936年起就沒有見過家人,他卻得不到入境簽證。約翰非常熱心為上帝服務,對弟兄懷有深摯的愛,這使我大為感動。1953年4月3日,我們結為夫婦。婚後我隨他移居美國新澤西州,那裡就成了我們的新居。

約翰和我都是全時的傳道員。為了維持 生計,我們在新澤西的海濱做點小買賣,向漁夫出售早點。在夏季的月份,我們從破曉時分開始工作,直至早上9點鐘。我們保持生活簡樸,把屬靈活動置於首位,因此能夠用大部分的時間來傳道。在過去的歲月,哪裡需要更多傳道員,我們都能順應需求,遷到那個市鎮居住。憑著耶和華的幫助,我們在當地協助對聖經感興趣的人、成立會眾、參與興建王國聚會所等工作。

幫助有需要的弟兄

不久,一個叫人雀躍的服務機會為我們打開。巴爾幹地區的傳道工作受當局禁制,負有職責的弟兄想跟當地的信徒同工取得聯絡。這些國家的耶和華見證人情勢很孤立,跟國際弟兄團體中斷了聯繫,靈糧不足,甚至完全得不到靈糧供應。他們還要面對不人道的對待。許多人長期受到監視,也有不少人被關進監牢或勞改營裡。他們急需聖經書刊,也需要指引和鼓勵。例如,我們從阿爾巴尼亞收到一封電報:「為我們禱告。挨家逐戶沒收書刊。他們不許我們研讀。囚禁三人。」

因此,1960年11月,我們展開為期六個月的旅程,探訪巴爾幹各國。我們需要「超凡的力量」,來自上帝的勇氣、膽量和機靈,才能完成這項任務。(哥林多後書4:7 第一個目的地是阿爾巴尼亞。我們在巴黎購買了一輛車,然後出發。抵達羅馬後,只有約翰才獲發阿爾巴尼亞的入境簽證,而我只好到希臘雅典去等他。

1961年二月下旬,約翰抵達阿爾巴尼亞,在那裡逗留到三月底。在地拉那,他得以跟30個弟兄會面。他們得到所需的書刊和鼓勵,深受激勵!他們已經整整24個年頭,沒有受到外來探訪了。

當地弟兄的忠義和忍耐,叫約翰大為感動。他們因為不參與國家的政治活動而失業或坐牢。兩位超過80歲的弟兄,把大約100美元交給約翰,作為資助傳道工作之用。這件事尤其叫約翰感動,因為捐款是他們多年來,從菲薄的養老金積蓄得來的。

1961年3月30日,約翰留在阿爾巴尼亞的最後一天,是耶穌的受難紀念日。約翰在該晚的聚會裡向37個聽眾發表演講。演講完畢,他就馬上從後門離去。弟兄開車送約翰到都拉斯港,讓他登上一艘開往希臘比雷埃夫斯的土耳其商船。

約翰能夠安然無恙地回來,我很高興。我們繼續上路,走餘下的旅程,到另外三個巴爾幹國家去。我們的工作在這些國家也都受禁制。因此,要帶著聖經書刊、打字機和其他用品入境,是相當冒險的。不過,我們有幸結識一些非常忠信的弟兄姊妹,他們為了耶和華,就算犧牲事業、自由,甚至生命,也在所不惜。他們的熱心和無私的愛大大激勵我們,使我們深信耶和華確能賜人「超凡的力量」。

我們終於不負所託,完成任務,返回美國。在隨後的歲月,我們繼續用各種方法,把書刊寄到阿爾巴尼亞去。那裡的弟兄也嘗試把活動報告寄給我們。

常常踏上危險之旅

時間飛逝,約翰在1981年去世了,當時76歲,留下我獨自一人。自那時以來,我的外甥女艾萬耶利亞和她的丈夫喬治·奧爾凡伊迪斯,仁慈地接我跟他們同住。他們不但給我極需的感情支持,也在我有實際需要時幫助我。他們曾在蘇丹,傳道工作受到禁止時,體驗過耶和華的扶持。 *

後來,弟兄想跟阿爾巴尼亞的同工再次取得聯絡。既然我丈夫有親戚住在該國,他們問我是否願意到那裡一行。我當然非常樂意這樣做!

經過好幾個月的努力,我終於在1986年5月,從雅典的阿爾巴尼亞大使館取得入境簽證。使館職員警告我,如果在阿爾巴尼亞出了什麼問題,不要期望得到外邊的支援。我前往旅行社購買機票。職員知道我要到阿爾巴尼亞去,頓時嚇得瞠目結舌。我沒有因此就給嚇倒,放棄計劃。不久,我搭乘每星期惟一的班機,從雅典到地拉那去。同機只有三個非常年老的阿爾巴尼亞人,他們是到希臘求醫的。

客機一著陸,機場人員隨即帶我到海關去,那是一間很簡陋的房子,裡面空無一人。我丈夫的弟妹,雖然不是耶和華見證人,卻很樂意幫我聯絡當地的弟兄。按法律規定,他們必需通知當地負責人,我到了他們那裡。由於這緣故,我受到警方 嚴密監視。因此親戚建議我留在他們家裡,由他們前去尋訪住在地拉那其中兩個弟兄,然後帶他們來見我。

據悉,那時全阿爾巴尼亞有九個受了浸的弟兄。他們受到多年的禁制、迫害,以及嚴密監視,因而十分謹慎,不會輕易相信陌生人。他們飽經滄桑,臉上長滿皺紋。我得到這兩個弟兄的信任之後,他們隨即問我:「《守望台》在哪兒?」這許多年來,他們只有兩本較舊的刊物,連一本聖經也沒有。

他們把政府虐待他們的經過,詳細地告訴我。他們談到一位親愛的弟兄。這位弟兄決心在將臨的選舉中保持中立。既然國家控制一切,那就意味著他的家人不會得到糧食分配。即使他的兒女已經成家立室,跟他相信的宗教沒有關係,也要坐牢。據報這個弟兄的家人,在選舉前一晚殺了他,然後把屍體棄置在一口井內,後來訛稱這個弟兄畏罪自殺。

我見到基督徒同工處於這麼貧窮的境地,十分難過。我打算送他們每人20美元,可是他們卻婉拒說:「我們只要靈糧。」這些親愛的弟兄,生活在極權的國家多年,國內大多數人都不相信神的存在。雖然這樣,他們事奉上帝的決心,卻跟其他地方的見證人一樣堅強。我在阿爾巴尼亞逗留了兩星期,離開的時候更加確信,人即使處身最困難的環境當中,耶和華也有能力賜人「超凡的力量」。

1989和1991年,我有幸再訪阿爾巴尼亞。隨著國家容許人民享有較大的言論和宗教自由,敬拜耶和華的人也越來越多。1986年,國內獻了身的基督徒只有寥寥數人,現在卻有超過2200人參與傳道工作。其中包括我的小姑梅爾波。毫無疑問,耶和華確實賜福給那些忠心的人!

憑著耶和華的力量,活得心滿意足

回顧以往,我確信約翰和我所做的工作,絕不是枉然的。我們把青春用在最有意義的事上。我們的全時服務比任何可以追求的事更有價值。我們幫過不少人學習聖經真理,他們都是我所親愛的,我為他們感到歡欣鼓舞。現在我年事已高,但卻衷心鼓勵年輕人「趁年少的日子,就要把你偉大的創造主謹記在心」。——傳道書12:1

我雖然81歲了,仍然是個全時的王國好消息傳道員。我一早起來,就到公共汽車站、停車場,或在街上、商鋪和公園裡向人傳道。隨著年紀越來越大,生活也變得越來越艱難。幸好,我有個屬靈大家庭,滿有愛心的屬靈弟兄姊妹,以及外甥女的家庭給我支持。最重要的是,我從以往的經歷學到「超凡的力量不是出於我們,而是出於上帝」。——哥林多後書4:7

[腳注]

^ 10段 埃曼努埃爾·利奧努達基斯的生平,請看《守望台》1999年9月1日刊25-29頁

^ 11段 埃曼努埃爾·帕泰拉基斯的生平,請看《守望台》1996年11月1日刊22-27頁

^ 31段 參看《1992耶和華見證人年鑑》(英語)91-92頁,耶和華見證人出版。

[第25頁的圖片]

上圖:1950年,跟雅典的伯特利成員合照。約翰(最左邊),我(中間),我哥哥埃曼努埃爾(在我左邊),媽媽在哥哥左邊。

[第25頁的圖片]

左圖:1956年,我和約翰在新澤西海濱做小買賣

[第26頁的圖片]

1995年,阿爾巴尼亞地拉那的區域大會

[第26頁的圖片]

阿爾巴尼亞地拉那的伯特利連棟大樓。1996年落成。

[第26頁的圖片]

上圖:選自1940年《守望台》的文章,秘密譯成阿爾巴尼亞語

[第26頁的圖片]

我和外甥女艾萬耶利亞·奧爾凡伊迪斯(右邊),以及她的丈夫喬治合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