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事奉耶和華而一生富足

事奉耶和華而一生富足

 人物生平

事奉耶和華而一生富足

拉塞爾·庫爾遜自述

我在1907年9月22日出生。七年之後,劃時代的第一次世界大戰就爆發了。不久,世界進入了一個不尋常的時期。我家卻在最重要的事上富足。你聽過我家的往事,就一定會同意這點。

祖母庫爾遜從小已尋求聖經真理。她的家鄉是充滿詩情畫意的瑞士施皮茨。祖母小時候已拜訪過當地形形色色的教堂了。1887年,祖母婚後幾年,她整家人隨移民潮來到美國彼岸。

祖母一家在俄亥俄州扎根落戶。1900年,祖母終於找到了多年來夢寐以求的寶庫。她讀了查爾斯·泰茲·羅素用德語編寫的《時間近了》之後,立即看出所讀到的蘊含著聖經真理。祖母雖然只略懂英語,卻訂閱了英語版的《守望台》。這樣,她一來學到真理,二來又學到英語。祖父可就不同了,他興味索然,對屬靈的事概不過問。

祖母育有11個孩子,其中兩個兒子,約翰和阿道夫,把母親尋得的屬靈財富視為至寶。1904年,我父親約翰在聖經研究者(現今稱為耶和華見證人)於密蘇里聖路易斯舉行的大會裡受了浸。由於聖經研究者大多家境並不富裕,所以他們把大會的日期安排在聖路易斯的世界博覽會期間舉行, 好讓他們購得優惠火車票。1907年,叔叔阿道夫在紐約州尼亞加拉瀑布城舉行的大會裡受了浸。我父親和叔叔熱心傳道,他們後來還成為全時的傳道員(即現今的先驅)。

我在1907年出生,在屬靈的意義上,生來就家道富足。(箴言10:22)1908年,當我還在孩提時代,我父母已帶我出席在普特因貝舉行的「邁向勝利」大會了。大會的主席是約瑟夫·盧述福,他是一個周遊傳道員。僅在幾個星期之前,他到訪俄亥俄州的多爾頓,在我們家做客,向當地的聖經研究者發表演講。

以上事情的經過,有些我已淡忘了。但1911年在馬里蘭芒廷萊克帕克舉行的大會,我歷歷在目。在這個大會裡,我和妹妹埃斯特結識了查爾斯·泰茲·羅素。他負責督導聖經研究者全球的見證活動。

1914年6月28日,薩拉熱窩的斐迪南大公夫婦遭人暗殺,世界即時投入大戰中。當時,我們一家剛好出席在俄亥俄州哥倫布舉行的大會,氣氛卻一片祥和。自那些早期的日子以來,我有幸出席過耶和華的子民舉行的多次大會。有些大會規模較小,出席人數不過一百人左右;有些規模很大,在全球一些最大的運動場舉行。

家在要津

在1908到1918年間,我們開放在多爾頓的家讓小群聖經研究者聚會。多爾頓是介於賓雪法尼亞州匹茲堡和俄亥俄州克利夫蘭之間的。我們的家接待過許多周遊傳道員,成了他們的落腳點。他們把馬和馬車綁在我們家的穀倉後面,接著跟在場的人分享振奮人心的經驗,以及寶貴的聖經真理。當年情景,縈回腦際,叫人多麼鼓舞!

 我父親雖然在學校任教,心卻放在規模最大的聖經教育工作上。他既教導家人認識耶和華,又每個晚上跟我們一塊兒禱告。我父親為了向更多人傳道,在1919年春季以175美元把馬和馬車賣掉,然後買了一輛1914年型號的福特汽車。1919年和1922年,我們一家就乘坐這輛汽車到俄亥俄州的杉樹角,出席聖經研究者舉行的兩個意義重大的大會。

我和我父母,連同埃斯特、弟弟約翰,一家老小全都參與傳道工作。我還清楚記得七歲那年,首次有人向我提出聖經問題。那個男子問:「小孩,什麼叫做哈米吉多頓?」我父親稍為幫助一下,我就已經可以把聖經的答案告訴他了。

全時服務

1931年,我們整家人出席在俄亥俄州哥倫布舉行的大會。在大會裡,我們很高興採納了耶和華見證人這個新名字。約翰興致勃勃,決定要和我一起做先驅。 *結果,我和約翰,包括我父母、埃斯特,都做了先驅。我們整家人能夠團結起來,宣揚王國的好消息,這件事使我們如獲至寶!我們對於耶和華所賜的這個福分,感激不盡。眼下我們感到心滿意足,而前頭還有無窮的福樂等著我們呢。

1934年2月,我開始在紐約布洛克林耶和華見證人的世界總部(稱為伯特利)服務。幾個星期之後,約翰也來到這裡服務。我和約翰住在同一個房間,直到1953年他跟潔茜結婚為止。

我和約翰加入伯特利服務之後,我們的父母也在國內不同的地區做先驅。埃斯特和丈夫喬治·里德隨同他們直到1963年;那年,我們的爸媽相繼走完地上的歷程而離世。埃斯特和丈夫養兒育女,我有不少親愛的子子姪姪。

在伯特利同勞共事

約翰獻出自己的專門技術在伯特利服務。他和其他的伯特利同工攜手合作,大家協力製造手提留聲機,供數以千計的耶和華見證人傳道時使用。另外,約翰也負責設計並製造一些機器,可以包裝雜誌,加貼標籤,方便弟兄把雜誌寄給訂閱的人。

我剛來伯特利的時候,負責裝訂書籍。那時候在工廠裡服務的年輕弟兄,有些到今天還在伯特利堅貞不渝地服務。他們當中有凱里·巴伯和羅伯特·哈茨菲爾德。除了他們之外,我念念不忘的還有一些已經死去的同工,包括:內森·諾爾、卡爾·克賴恩、萊曼·史榮高、克勞斯·延森、格蘭特·蘇特、喬治·甘加斯、奧倫·希巴德、約翰·薜奧拉斯巴達、羅伯特·佩恩、查爾斯·費克爾、賓奴·柏錫刻和約翰·佩里。他們年復一年地緊守工作崗位,從不怨天尤人,也不望扶搖直上、平步青雲。他們有不少人是受膏基督徒。隨著上帝的組織不斷擴展,他們要肩負更多的職責。他們有些還在耶和華見證人的中央長老團裡任職。

我跟這些懷有自我犧牲精神的弟兄共事,學到了一個重要的教訓:從事世俗工作的人勞勞碌碌,換來的酬報是金錢;但在伯特利服務,得到的卻是豐厚的屬靈福分, 只有以屬靈的事為念的人才會賞識。——哥林多前書2:6-16

1923年,內森·諾爾加入伯特利家庭的時候只是個少年。到了20世紀30年代,他已經是工廠的主管了。他每天路過工廠,都會跟個別的工人寒暄幾句。新來的同工都很賞識他對我們所表現的個人關注。1936年,我們收到從德國運來的一台新的印刷機,年輕的弟兄費神費力也未能把機器裝配妥當。為了助弟兄一臂之力,諾爾穿上工作服跟他們一起工作。他們花了個多月的時間,終能使機器正常運轉。

諾爾弟兄工作勤懇,我們大多跟不上他,但是他也懂得怎樣鬆弛身心。1942年1月,諾爾弟兄接任新職,督導耶和華見證人全球的傳道活動。雖然雙手沒閒著,他卻不時撥時間跟伯特利家庭的成員,以及基列學校的海外傳道員,在紐約南蘭星的校舍裡玩棒球。

1950年4月,伯特利家庭搬進一幢樓高十層的新建宿舍大樓,大樓坐落在紐約布洛克林哥倫比亞山道124號。新的食堂能容納我們所有人一起進膳。在興建大樓的三年間,早晨崇拜的安排被迫取消了,現在可以重新開始,這是個多麼快樂的時刻!諾爾弟兄安排我跟他同坐在主席桌上,好讓我助他想起新成員的名字。我在這個座位上參加早晨崇拜已有五十個年頭了。2000年8月4日,這個食堂關閉了。我被調派到以前高台旅館其中一個翻新了的食堂去。

在20世紀50年代,我有一段時間在工廠操作長條活字鑄造機,負責把鉛條嵌成一頁一頁,供印板之用。雖然我對這件工作興趣不大,但是管理機器的威廉·彼得森對我很友善,令我擁有一段開心的日子。1960年,伯特利需要一些義務工作人員去塗飾位於哥倫比亞山道107號新蓋成的宿舍,我自告奮勇幫忙,為日益壯大的伯特利家庭預備新設施。

哥倫比亞山道107號宿舍的塗飾工程竣工之後不久,我接獲一份美差,被派到伯特利的接待處工作,這真叫我喜出望外。我在接待處服務的40年同樣是我在伯特利生活的難忘歲月。不管我歡迎的是參觀者還是新的伯特利成員,我一想到他們都是我們大家同心協力擴展王國的成果,就不禁大為振奮。

熱心的聖經研究者

由於伯特利的弟兄姊妹孜孜不倦研讀聖經,整個家庭都享有屬靈的繁榮。我初到伯特利的時候,我問校對員埃瑪·哈密爾頓她讀了聖經多少遍,她說:「我起碼讀過35遍了。之後,我就沒有數下去。」另一位跟埃瑪差不多同時期在伯特利服務的忠貞基督徒,安東·凱尼伯說:「要把聖經放在垂手可得的地方。」

羅素弟兄在1916年去世,他照管組織的職責由約瑟夫·盧述福接替。盧述福是一位律師,能言善辯,曾以律師身份代表見證人在美國最高法院進行訴訟。1942年,盧述福逝世,諾爾弟兄接任。諾爾弟兄竭力改善公開演說的技巧。由於我和他是隔壁,我常常聽見他把演講反覆練習。他練得這麼勤,終於成為一個出色的講者。

 1942年2月,諾爾弟兄參與編制課程,協助伯特利所有的弟兄提高教導和演講的素質。課程集中於聖經研討和公開演說。訓練方法是這樣的,各個弟兄要以聖經人物為主題,準備一個簡短的演講。我的第一個演講是論述摩西的。1943年,類似的訓練班也開始在見證人的會眾中舉行,直到今天。跟以往一樣,伯特利仍注重學習聖經,以及培養教導的藝術。

1943年2月,培訓海外傳道員的基列學校正式開設。基列學校第111屆畢業典禮還剛剛舉行完畢呢!學校開辦了逾58年之後,已經培訓了超過七千名海外傳道員,在世界各地傳道。值得注意的是,當學校在1943年成立時,全球只有十萬左右耶和華見證人,但現在已有六百多萬傳道員傳講上帝王國的好消息!

賞識屬靈的家業

基列成立之前,我們三個來自伯特利的弟兄負責探訪美國的不同會眾。我們每次探訪,都會小住一天、幾天或一個星期,盡力在屬靈上強化會眾。在那些日子,我們稱為「弟兄的僕人」,後來改稱為環務僕人和環務監督(現稱分區監督)。基列學校開辦之後不久,我應邀回校任教。我是第2屆到第5屆的導師,也是第14屆的代課導師。我很喜歡跟學生重溫掌故,談談見證人的早期事跡(有許多還是我的親身體驗),這使我更珍惜自己所得的豐厚屬靈家業。

 多年來,我有幸出席耶和華子民舉行的國際大會,享有無窮樂趣。1963年,「永遠好消息」大會在環球舉行,我跟五百多名代表隨著大會的代表團環遊世界。我也有幸出席其他深具歷史意義的大會,比如:1989年在波蘭華沙舉行的大會,1990年在德國柏林舉行的大會,1993年在俄羅斯莫斯科舉行的大會。我每次出席大會,都遇到一些在納粹、共產,或在兩個政權下飽受了幾十年迫害的弟兄姊妹,他們的經歷使我大受強化!

事奉耶和華的確使我一生富足!豐厚的屬靈福分源源而來。跟物質資財可不一樣,人越努力與別人分享屬靈財寶,他的屬靈財寶就越發增加。我偶爾聽見有人說,但願他們不是在見證人家庭裡長大就好了!他們要是先嘗盡世物,就也許會更賞識聖經真理。

這些年輕人的話總使我有點不安,因為他們彷彿說,從小就受到教導認識上帝的知識並不是好事。但是,每當我想到那些長大以後才認識真理的人,他們要戒除許多的惡習和錯誤的思想才可以成為基督徒,就十分感激我父母按照上帝的正義標準撫養我們三兄妹成人。約翰忠心耿耿,為耶和華服務直到他在1980年7月去世。埃斯特到今天還在忠心地事奉上帝。

回顧往事,我能夠跟忠貞的弟兄姊妹共享交誼,實在耐人回味。我在伯特利服務一晃就是67年了,其間有許許多多難忘的經歷。我雖然從沒結婚,在屬靈上卻兒孫滿堂。日後還有更多新的弟兄姊妹加入我們環球的屬靈大家庭,他們每一個對於我都是寶貴的;我一想到這些,心裡就樂得像開了花。箴言10:22說:「耶和華所賜的福使人富足。」這句話說得一點不錯啊!

[腳注]

^ 16段 實際上,我決定做先驅時還沒有受浸,我是在1932年3月8日才受浸的。

[第20頁的圖片]

從左到右:我父親、我弟弟約翰(坐在父親膝上)、埃斯特、我和我母親

[第23頁的圖片]

1945年我在基列學校任教

右上圖:基列學校的導師愛德華多·凱勒、弗德烈克·法蘭茲、我和艾伯特·史勞德

[第24頁的圖片]

回顧過去,事奉耶和華的確使我一生富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