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寶貴回憶,感念不忘!

寶貴回憶,感念不忘!

 人物生平

寶貴回憶,感念不忘!

杜西拉·凱恩口述

1933年,我跟澤諾阿結為夫婦。他和我都是派書者,即全時的傳福音者。我心如潮湧,熱切期待跟丈夫到他的傳道地區服務,可是我得有輛自行車才行。自大蕭條以來,生活一直相當艱苦,我從沒有想過買得起自行車。我該怎麼辦呢?

小叔們知道我的困境,就往當地的廢物堆去,看看能否找些舊零件,為我裝配一輛自行車。他們果然找到所需的零件,裝配了一輛自行車給我!我學會騎自行車之後,就跟澤諾阿一起上路。我倆開開心心地騎著自行車,走遍英國的伍斯特郡和赫里福德郡,向遇到的人傳道。

我當時並不知道,憑信心踏出的這一步,使自己的一生充滿寶貴回憶。然而,我摯愛的雙親為我奠定了屬靈的基礎。

大戰的艱苦歲月

我出生於1909年12月。不久之後,有人給媽媽一本《上帝的歷代計劃》。1914年,爸媽帶我到蘭開夏郡奧爾德姆看《創世影劇》。(書刊和影片都是耶和華見證人製作的。)我清楚記得,雖然我當時很年幼,但看完《創世影劇》後,在回家的路上卻開心得邊走邊跳!後來,弗朗克·埃萊在我們居住的城鎮羅奇代爾,開始了一個聖經研究班。我們整家人參加研究班,逐步加深對聖經的認識。

 隨著大戰(現稱第一次世界大戰)在1914年爆發,我們平靜的生活給徹底改變了。爸爸被召入伍,卻嚴守中立。律師在法庭上說他是「正人君子」。當地一份報章說:「有多位社會賢達[致信法庭],異口同聲地表示,他的確因良心緣故而拒絕拿起武器。」

法庭裁定,爸爸不能完全免服兵役,但獲得通融不用上戰場作戰。爸爸立刻成為人家嘲笑的對象,媽和我也受人嘲笑。最後,當局覆核了爸爸服役的類別,派他到農村工作。可是,有些農民卻趁機剝削他,給他很少工資甚或一點工資也不發。媽媽為了幫補家計,在一家私營洗衣店幹粗活。然而,我現在看出,童年經歷的種種艱辛,使我越發重視屬靈事物。

微小的開始

我們後來遷到奧斯沃斯特里居住。不久之後,熱心的聖經研究者丹尼爾·休斯成了我們家庭的好朋友。他是個煤礦工人,在魯阿本村工作。魯阿本距離奧斯沃斯特里約20公里。我暱稱他丹尼叔叔。丹尼叔叔跟我們往來密切,不論什麼時候探望我們,他總是把話題集中在屬靈的事上,從不胡亂瞎扯。1920年,奧斯沃斯特里開始有個聖經研究班。1921年,丹尼叔叔給我一本《上帝的豎琴》。我非常珍惜這本書,因為這本書使我易於明白聖經的教訓。

此外,普賴斯·休斯 *和家人住在我們附近的布羅尼加斯。這個地方位於威爾士的邊界。他的姊姊錫茜則成了我媽媽的密友。普賴斯·休斯後來成為耶和華見證人倫敦的分社主管。

我記得1922年,當「宣揚君王和他的王國」這個呼召發出時,人人都興奮不已。在接著幾年,雖然我還在上學,也熱心參與分發某些重要傳單,特別在1924年分發《對教士牧師們的指控》。回顧在那十年間,我有幸跟許多忠信的弟兄姊妹交往。其中有祈慕德 *和她的傳道同伴簡文麗 *,還有艾格·克雷 *、羅伯特·哈德林頓、卡特·羅伯茨、埃德溫·斯金納 *,以及珀西·查普曼和傑克·內森 *。珀西和傑克後來前往加拿大協助當地的傳道工作。

「現今活著的千百萬人會永遠不死」這個聖經演講,在我們那廣大的地區作了適時的見證。1922年5月14日,普賴斯·休斯的親戚史丹利·羅傑斯,從利物浦前來發表這個演講。演講首先在我們城鎮北部的徹克村發表,當晚在奧斯沃斯特里的影劇院再次講出。我還保留一張宣傳當晚演講的傳單。自研究班成立以來,有三位周遊監督(當時稱為朝聖者)探訪我們的小組,使我們的信心日益堅強。他們是赫伯特·西尼爾、艾伯特·勞埃德和約翰·布萊尼。

重大抉擇

我在1929年受浸,當時我年僅19歲。就在這個時候,我面對人生首個真正考驗。我結識了一個年輕男子,他父親是從政的。我們互相傾慕,後來他向我求婚。在此之前一年,社方發行了《政府》,我給過他一本。可是不消多久我就看出,他對這本書談及的屬天政府漠不關心。我從研讀得知,上帝吩咐 古以色列人不要跟非信徒締結婚姻,這條原則對基督徒同樣適用。因此,雖然難於抉擇,我還是婉拒了這宗婚事。——申命記7:3;哥林多後書6:14

我從使徒保羅的話得著力量:「我們行善總不要放棄,如果不灰心鬆懈,到了時候就有收成。」(加拉太書6:9)親愛的丹尼叔叔也寫信鼓勵我:「考驗不論大小,總要記著羅馬書8章28節的話。」這節經文說:「我們知道,上帝使他所做的一切互相配合,造福愛上帝的人,就是照著他的旨意蒙召的人。」這樣做並不容易,但我知道自己所作的決定是對的。就在同一年,我加入了派書者的行列。

應付挑戰

1931年,我們得了耶和華見證人這個新名字。同年,我們全力分發《王國——世界的希望》這本冊子。這本冊子要分發給所有政要、教士和商人。我的傳道地區很大,由奧斯沃斯特里向北伸延25公里,到雷克瑟姆。要走遍整個地區分發冊子,實在不容易。

次年,在伯明翰一個大會上,社方招募24名志願人員。我們24人報名的時候,都熱切期待參與新形式的傳道工作。我們當時並不知道新工作會是怎樣的。可是,出乎意料,我們竟要身上掛著宣揚王國的「三明治牌」,兩個兩個地向人分發同一本冊子,就是《王國——世界的希望》。

在教堂四周傳道,我感到渾身不自在。不過我安慰自己,在這個城市裡是沒人認識我的。然而,第一個走近我的人竟是個昔日的同學。她盯著我,說:「你穿成這個怪模樣在做什麼?」我經歷這件事之後,就克服了懼怕人的心理。

再接再厲

1933年,我跟澤諾阿結為夫婦。澤諾阿是個鰥夫,比我年長25歲。他的前妻是個熱心的聖經研究者。澤諾阿在她死後,繼續忠信地從事先驅工作。婚後不久,我們就離開英格蘭,走150公里路到北威爾士傳道。我們把紙板箱、手提箱,以及其他貴重物品不是放在自行車的把手上,就是擠進自行車的橫梁間或掛籃內;不過,我們還是安然到達目的地!在這次傳道旅行中,我們的自行車是個不可或缺的交通工具。我們騎自行車走遍各處傳道。我們幾乎到達威爾士那約900米高的卡德伊德里斯頂峰。找著渴望聽到「王國的好消息」的人,叫我們多麼心滿意足!——馬太福音24:14

我們到達傳道地區不久,人家告訴我們,有個湯姆·普賴斯向他們傳道,像我們 所做的一樣。我們最後找到湯姆,他住在威爾士浦附近的長山。這使我們驚喜萬分!在我傳道的較早日子,我分發了《和好》一書給他。他讀過這本書之後,寫信給倫敦分社要多些書刊。自那時以來,他一直熱心跟人分享自己的新信仰。我們三人經常一起研讀,互相勉勵,過了好一段快樂時光。

災難帶來好結果

1934年,住在北威爾士附近的所有派書者,都被召前往雷克瑟姆鎮,協助分發《正義統治者》這本冊子。在這次特別運動開始的前一天,當地發生了一場災難,震撼全國。雷克瑟姆以北3公里的格雷斯福特煤礦場發生大爆炸,造成266個礦工喪生。超過200名兒童因而失去父親,160個婦女痛失丈夫。

我們列出所有痛失親者人士的名字,逐一探訪他們,給他們一本冊子。查德威克太太是我探訪的其中一人,她失去了19歲的兒子。當我探訪時,她那較年長的兒子傑克正在慰問母親。這個男子認得我曾經探訪過他,但他當時沒有說出來。他讀過這份冊子之後,隨即找出我在幾年前留給他的另一本冊子《最後的大戰》。

傑克和他的妻子梅,找到我下榻的地方,於是前來要更多書刊。1936年,他們同意在雷克瑟姆他們家裡舉行聚會。艾伯特·勞埃德探訪後六個月,當地有一群會眾成立,由傑克·查德威克做主持監督。現在雷克瑟姆已經有三群會眾了。

吉普賽式活動房子的生活

直到當時為止,我們四處為家,住在不同的地方。可是,澤諾阿決定我們該有自己的家,一所可以從一處拖到另一處的房子。我丈夫的祖先是吉普賽人,而他卻是個精巧的工匠,他為我們造了一所吉普賽式的活動房子。我們叫這所房子做伊利莎白,一個聖經人物的名字,意思是「上帝是豐足無缺的」。

我特別記得停留過的一個地方,溪邊的果園。我覺得那裡美得像個樂園!雖然活動房子的設備相當簡陋,我們卻在其中共度了最幸福的歲月。寒冷的天氣一到,床單就會凍結在房子的牆上,而凝結的水珠往往是個惱人的問題。我們有時得從遠處運來食水,不過我們合力把這一切問題都克服過來。

 有個冬天我病倒了,當時我們身無分文,幾近缺糧。澤諾阿坐在床邊,握著我的手,讀出詩篇37篇25節:「我從前年輕,現在年老,從未見過義人完全被棄,也未見過他的子孫討飯。」他凝望著我,說:「如果沒有奇跡發生,我們就要行乞了。我認為上帝絕不會袖手旁觀的!」他接著出外向鄰人傳道。

當澤諾阿中午回來給我水喝的時候,他收到一封信。信內有他爸爸寄來的50英鎊。澤諾阿在好些年前被指控盜用公款,現在真相大白,證明他是無辜的。這是補償他的禮物。這份禮物來得多麼合時!

寶貴的一課

有時,我們在過了好些日子才學得教訓。舉個例:在1927年離開學校之前,我向所有的同學和老師作見證,只有拉維尼婭·費爾克拉夫老師除外。既然沒有人關心我的計劃,而我跟費爾克拉夫老師也不怎麼合得來,所以我決定不告訴她我離校之後打算做什麼。在過了大約20年之後,母親告訴我,這個老師主動探訪昔日的朋友和學生,說自己已成為耶和華見證人。知道這件事使我又驚又喜!

大家會面時我向她解釋,為什麼早些時候沒有把我的信仰和事業告知她。她默然聽著,然後說:「我一直在尋找真理。這是我一生的渴求!」這給我寶貴的一課,就是要向所有遇到的人作見證,永不要先入為主。

戰雲再現,及其後歲月

隨著20世紀30年代即將過去,戰雲再現。比我年輕10年的弟弟丹尼斯,只要繼續從事世俗工作就不用加入軍事服務。他對真理從不感興趣,所以我和丈夫問當地的先驅魯珀特·布拉德伯里和他的弟弟戴維,可否探訪丹尼斯。於是,他們前往探訪他,跟他開始討論聖經。丹尼斯在1942年受浸,後來加入先驅服務。1957年,他獲委任周遊監督。

我們的女兒伊利沙伯在1938年出生,澤諾阿因應家庭需要擴建了我們的活動房子。隨著我們的次女友妮基在1942年出生,一家安定下來看來是較明智的做法。由於這緣故,澤諾阿不得不停止幾年的先驅服務。我們遷到雷克瑟姆附近一所細小房子裡居住。後來,我們在與柴郡接壤的米德爾威奇定居下來。1956年,我摯愛的丈夫就在那裡去世。

我們兩個女兒後來成為全時的傳道員,兩人都婚姻愉快。友妮基的丈夫是個長老,他倆仍在倫敦做特別先驅。伊利莎白的丈夫也是會眾的長老。他們和兒女,還有我四個曾孫都住在蘭開夏郡普雷斯頓。我很高興有他們住在我家附近。

我很慶幸自己還能從寓所走到對面的王國聚會所。近年來,我參加在那裡舉行聚會的古吉拉特語小組。我的聽覺已不大靈敏,學習古吉拉特語並不容易。有時,青年人輕易掌握的語調,我卻混淆不清。雖然學習新語言並不簡單,但也饒有趣味。

我現在還可以逐家逐戶向人傳道,在自己家裡主持聖經研究。每當有朋友探訪,叫我憶述早年的經歷,我都會津津樂道。我跟耶和華的子民交往接近90年了,其間經歷的福分可不少。寶貴回憶,感念不忘!

[腳注]

^ 13段 《守望台》1963年12月15日刊,「與上帝忠心的組織亦步亦趨」刊載普賴斯·休斯的生平事跡。

^ 14段 《守望台》曾經刊載耶和華這些忠信僕人的生平事跡。

^ 14段 《守望台》曾經刊載耶和華這些忠信僕人的生平事跡。

^ 14段 《守望台》曾經刊載耶和華這些忠信僕人的生平事跡。

^ 14段 《守望台》曾經刊載耶和華這些忠信僕人的生平事跡。

^ 14段 《守望台》曾經刊載耶和華這些忠信僕人的生平事跡。

[第25頁的圖片]

傳單宣傳1922年5月14日的聖經演講,「現今活著的千百萬人會永遠不死」

[第26頁的圖片]

1933年我跟澤諾阿婚後不久的合照

[第26頁的圖片]

站在丈夫親手建造的活動房子「伊利莎白」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