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西里爾與美多迪烏斯翻譯聖經,創製文字

西里爾與美多迪烏斯翻譯聖經,創製文字

 西里爾與美多迪烏斯翻譯聖經,創製文字

「我國人民已受洗禮,卻苦無良師。我等不諳希臘語,不懂拉丁語。……不懂書寫文字,也不懂閱讀文字;望遣名師指點聖經文字,並其中含意。」——摩拉維亞王公羅斯季斯拉夫,寫於公元862年。

今天有超過4億3500萬人說斯拉夫語系 *的語言,他們都能讀到本國語言的聖經譯本。其中有3億6000萬人使用西里爾字母。可是在1200年前,這些人的祖先既沒有書寫的語言,連字母也沒有。打破這困局的,是一對名叫西里爾和美多迪烏斯的親兄弟。愛好上帝話語的人都能看出,在保存和推廣聖經的過程中,這兩兄弟的大膽創舉的確寫下了引人入勝的一頁。他們是誰呢?他們當時要面對什麼障礙呢?

「哲學家」和施政官

西里爾(公元827-869年,原名康斯坦丁)和美多迪烏斯(公元825-885年)生於希臘城市塞薩洛尼基的一個貴族家庭。當時塞薩洛尼基是個雙語城市,居民說希臘語和一種斯拉夫語。當地有不少斯拉夫人,再者,本地居民也跟四周的斯拉夫族社群來往甚密,這些因素也許令西里爾和美多迪烏斯有機會精通南部的斯拉夫語。一個傳記作家甚至提到他們的母親含有斯拉夫血統。

西里爾的父親死後,他遷往拜占廷帝國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在那裡的皇家大學攻讀,有機會跟一些出色的教育家來往。他在被視為東方首要教堂的聖索菲亞教堂裡擔任圖書館館長,後來轉任哲學教授。事實上,由於西里爾的學術成就,他贏得了「哲學家」的綽號。

在同一個時期,美多迪烏斯繼承父親志向,投身政治。他曾任職施政官(地方總督),管轄拜占廷帝國一個有許多斯拉夫人聚居的邊區。不過,他後來辭官,遁入小亞細亞 比提尼亞的修道院。公元855年,西里爾也到這裡跟他會合。

公元860年,君士坦丁堡的最高主教派這兩兄弟前往外地,到黑海東北哈扎爾人居住的地方傳教。這裡的人還拿不定主意應該信奉回教、猶太教,還是基督教。西里爾在前往目的地途中,在克里米亞的切爾松尼斯逗留了一段時間。有些學者相信他在那裡學習希伯來語和撒馬利亞語,並且把一本希伯來語的文法書翻譯成哈扎爾人的語言。

摩拉維亞的呼籲

公元862年,摩拉維亞(今捷克東部、斯洛伐克西部及匈牙利西部)的王公羅斯季斯拉夫致函拜占廷皇帝邁克爾三世求助。正如本文起頭所示,他請求皇帝派一些聖經導師到當地傳教。摩拉維亞說斯拉夫語的居民聽過東法蘭克王國(今德國及奧地利)的傳教士講道,對教會的信仰已略有所知。不過羅斯季斯拉夫卻擔心日耳曼民族的文化和宗教影響,他希望自己與君士坦丁堡的宗教關係,有助他的國家在政治和宗教上保持獨立。

皇帝決定派美多迪烏斯和西里爾出使摩拉維亞。不論是學術地位、見識修養還是語言能力,這兩兄弟均足以擔此重任。公元9世紀的一個傳記作家告訴我們,皇帝力勸他們遠赴摩拉維亞,提出的理由是:「你們是土生土長的塞薩洛尼基人,所有塞薩洛尼基人都會說純正的斯拉夫語。」

創製字母,翻譯聖經

西里爾在出發前的幾個月期間,發展了一套斯拉夫語的書寫文字,以便為這次任務做好準備。據說,他對語音特別敏感,他用希臘語和希伯來語的字母,把斯拉夫語 *的每個語音表達出來。有些研究者相信,在此以前他已花了幾年時間為這套字母系統奠下了基礎。對於西里爾當年發明的字母究竟是什麼模樣的,至今還未有定論。——參閱附欄「西里爾字母還是格拉哥里字母?」。

 與此同時,西里爾展開了一項快速的聖經翻譯計劃。他依照慣例,先把約翰福音的第一句話,「在開頭就有了話語……」,從希臘語翻譯成用新創字母書寫的斯拉夫語,然後翻譯四福音、保羅的書信和詩篇。

他是獨力工作的嗎?很可能美多迪烏斯也出了一份力。此外,正如《劍橋中世紀歷史》一書說:「我們不難想像,[西里爾]有其他人相助,第一批助手肯定是受過希臘教育的土生斯拉夫人。只要查一查最早期的譯文,……就不能不承認其中的斯拉夫語遣詞造句非常到家,必然出自協助他的斯拉夫人之手。」餘下的聖經翻譯是美多迪烏斯後來完成的,下文會道出其中始末。

「群鴉鬥獵鷹」

公元863年,西里爾和美多迪烏斯開始在摩拉維亞傳教,受到熱烈歡迎。他們的工作不但包括翻譯聖經和禮拜用的經文,還包括把新近創製的文字傳授給一班本地人。

但這一切工作卻不容易進行。摩拉維亞的法蘭克教士極力反對人使用斯拉夫語。這些人堅持三語派的原則,就是在崇拜中只可以用拉丁語、希臘語和希伯來語。為要說服教皇支持新創製的文字,兩兄弟在公元867年遠赴羅馬。

西里爾和美多迪烏斯途經威尼斯,再次遇到一群三語派的拉丁教士。一個為西里爾寫傳記的中世紀作家描述,當時的主教、教士和僧侶群起攻擊他,「就像群鴉鬥獵鷹一樣」。據這本傳記說,當時西里爾引用哥林多前書14:8,9加以還擊,經文說:「如果號筒所發的信號不夠清晰,誰會預備出戰呢?同樣,你們用舌頭所說的話要是不容易理解,別人怎麼知道說的是什麼呢?這樣,你們就是向空氣說話了。」

兩兄弟最後到達羅馬以後,教皇阿德里安二世表示完全認可他們使用斯拉夫語。幾個月以後,仍然留在羅馬的西里爾染上重病,不到兩個月就去世了,終年42歲。

教皇阿德里安二世鼓勵美多迪烏斯返回摩拉維亞和尼特拉一帶(即今日的斯洛伐克)繼續工作。教皇為了在當地樹立勢力,於是頒下諭旨,表示贊成美多迪烏斯使用斯拉夫語,並把他封為大主教。可是在公元870年,法蘭克主教赫爾曼里克得到尼特拉王公斯瓦托普盧克撐腰,逮捕了美多迪烏斯,有兩年半時間,把他軟禁在日耳曼東南部的一所修道院裡。最後,阿德里安二世的繼承人教皇若望八世下令釋放美多迪烏斯,讓他重掌教區,並且重申教皇認可在崇拜中使用斯拉夫語。

但來自法蘭克教士的反對卻沒有就此止息。美多迪烏斯成功推翻了誣告他是異端的指控,終於贏得教皇若望八世降旨,授權給人在教會中使用斯拉夫語。現任教皇若望保祿二世也承認,美多迪烏斯的一生「在奔波、窮困、痛苦、敵意和壓迫中渡過,……當中更有一段時期要忍受痛苦的牢獄生涯」。但諷刺的是,這一切折磨都出於擁護羅馬的主教和王公之手。

聖經全書翻譯完畢

儘管反對者不斷阻撓,美多迪烏斯在幾個速記員協助下,把聖經的餘下部分翻譯成斯拉夫語。根據傳統說法,他只用了八個月時間,就完成了這項偉舉。不過,他並沒有翻譯《馬加比書》這部偽經。

 今天,要評定西里爾和美多迪烏斯的翻譯水平並不容易。接近原譯本時代的抄本已寥寥無幾。不過,語言學家研究過僅存的抄本後,認為譯文精細準確,文字清新自然。《我們的斯拉夫聖經》一書指出,這兩兄弟「創了許多新詞新句,……而且非常精確,為斯拉夫語詞彙增添了前所未有的豐富」。

不朽的遺產

美多迪烏斯在公元885年去世以後,門徒被法蘭克派的敵人逐出摩拉維亞。他們逃到波希米亞、波蘭南部和保加利亞,繼承西里爾和美多迪烏斯的遺志,把他們的事業發揚光大。斯拉夫語因為這兩兄弟而得以書寫成文,保存下來,蓬勃發展,後來更開枝散葉。時至今天,在斯拉夫語系中共有13種不同的語言和許多方言。

西里爾和美多迪烏斯當仁不讓,毅然翻譯聖經,獲致了優良的成效。今天有各種各色的斯拉夫語聖經譯本。說這些語言的人中,有千百萬能以本地語言閱讀聖經而得益不淺。就算翻譯聖經的工作受盡反對,以下的話依然千真萬確:「我們上帝的話必永遠立定。」——以賽亞書40:8

[腳注]

^ 3段 東歐和中歐所說的語言屬於斯拉夫語系,包括俄語、烏克蘭語、塞爾維亞語、波蘭語、捷克語、保加利亞語和其他類似的語言。

^ 13段 本文所說的斯拉夫語是指西里爾和美多迪烏斯傳教和書寫時所用的斯拉夫方言。今天有人稱之為「古斯拉夫語」或「古教會斯拉夫語」。語言學家都一致認為,在公元9世紀,斯拉夫人並沒有單一的共同語言。

[第29頁的附欄]

西里爾字母還是格拉哥里字母?

關於西里爾發明的字母是怎樣的組合,引起了不少爭論,因為語言學家無法確知這套字母究竟是什麼樣的。西里爾字母主要根據希臘字母,加上十來個新發明的字母去代表希臘語所沒有的斯拉夫語音。但是一些最早期的斯拉夫語手稿卻採用一些截然不同的字體,稱為格拉哥里字母。許多學者認為這才是西里爾所發明的字母。格拉哥里字母中有一小部分來自希臘語或希伯來語的草書體。有些可能是由中世紀讀音符號演變出來的字母,但大部分都是原創的,而且相當複雜。格拉哥里字母看來是一種獨特而深具創意的語言系統。但是今日的俄語、烏克蘭語、塞爾維亞語、保加利亞語和馬其頓語,以及其他22種語言,其中有些並不屬於斯拉夫語系,它們的字母系統都是由西里爾字母發展而成的。

[插圖——西里爾字母和格拉哥里字母]

[第31頁的地圖]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波羅的海

(波蘭)

波希米亞(捷克)

摩拉維亞(捷克東部,斯洛伐克西部,匈牙利西部)

尼特拉

東法蘭克王國(德國及奧地利)

意大利

威尼斯

羅馬

地中海

保加利亞

希臘

塞薩洛尼基

(克里米亞)

黑海

比提尼亞

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布爾)

[第31頁的圖片]

1581年,用西里爾字母書寫的斯拉夫語聖經

[鳴謝]

Bible: Narodna in univerzitetna knjiz̆nica-Slovenija-Ljublja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