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一生一世都蒙耶和華扶持

一生一世都蒙耶和華扶持

 人物生平

一生一世都蒙耶和華扶持

福里斯特·李自述

警察剛剛沒收了我們的留聲機和聖經書刊。反對者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戰作為藉口,說服加拿大的新總督宣布耶和華見證人的活動是不合法的。事情發生在1940年7月4日。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不會給嚇倒。我們到儲存書刊的地方取得更多書籍,繼續傳道。當時父親說:「耶和華吩咐我們要傳道,我們是不會那麼輕易放棄的。」我把父親這番話銘記在心。當時我只是個精力旺盛的十歲男童。可是,時至今日,父親在傳道工作上表現的毅力和熱忱仍不斷提醒我,我們的上帝耶和華必定會扶持忠於他的人。

後來,我們再次被警察截停。這次他們不僅沒收書刊,連父親也被關入牢裡,剩下母親一人要獨力照顧四個兒女。當時是1940年9月,我們住在薩斯喀徹溫省。不久之後,由於我的良心受過聖經薰陶,不容許我向國家象徵物敬禮及唱違反我良心的歌,結果被學校開除。於是我利用函授課程繼續學習。既然沒有固定的上課時候,我能夠用更多時間傳道。

1948年,社方呼籲先驅(耶和華見證人的全時傳道員)遷到加拿大的東岸服務。我立即作出響應,先後在新斯科舍省的哈利法克斯市,和愛德華王子島的開普沃爾夫從事先驅工作。翌年,我獲邀到多倫多耶和華見證人的分社服務兩週。怎料這兩週的服務延續下去, 最後我足足在分社服務了六年,使我得益不淺。後來我結識了莫娜,她跟我一樣深愛耶和華。我們在1955年12月結為夫婦,婚後在安大略省的米爾頓市定居下來。不久,一群新會眾在這個市鎮成立。我們將家裡的地下室用作王國聚會所。

渴望擴大服事職務

在隨後幾年間,我們的六個兒女陸續出生。第一個女兒名叫米麗婭姆,接著是夏美安、馬克、安妮特、格蘭特,最後是格倫。許多時,我下班回家,見到孩子坐在地上,團團圍著爐火,靜聽莫娜朗讀聖經,向他們解釋聖經的故事,循循善誘地教導他們,幫助他們對耶和華養成衷誠的摯愛。多虧她的仁愛支持,孩子自幼已對聖經有相當認識。

父親對傳道工作的熱心令我深受感動,永誌難忘。(箴言22:6)1968年,社方呼籲耶和華見證人的家庭遷到中美洲和南美洲,好協助當地的傳道工作。我們一家人都渴望響應這個呼籲。那時孩子的年齡從5至13歲不等,而西班牙語我們半句都不懂。我聽從社方的指示,前往這些國家查察一下當地的生活情況。回家後,一家人一起禱告求耶和華指引,幫助我們選擇到哪個國家定居。最後我們決定遷到尼加拉瓜去。

在尼加拉瓜服務

1970年10月,我們在新家鄉定居。不到三個星期,我已在會眾聚會裡有分擔任節目。那時我懂的西班牙語十分有限,幾經辛苦,好不容易才講到結論。結束演講時,我邀請整群會眾在星期六早上九時半到我們家裡塞爾巴薩。我本該說塞爾貝西奧 才對,意思是參加傳道工作,但我用錯了詞,實際上邀請所有人喝啤酒!學習新語言實在不容易!

起初我把傳道介紹詞寫在手上,趁走向住戶門前之際再三練習。我說:「除了分發這本書給你,我還很樂意跟你免費研讀聖經。」有一個人接受了書籍,後來他告訴我,他根本聽不懂我的話。為了找出我究竟說了什麼,他來參加聚會。這人後來成為耶和華見證人。這件事清楚表明,使真理種子在謙卑人心裡發芽生長的是上帝。連使徒保羅也承認這件事實!——哥林多前書3:7

 我們在首都馬那瓜住了兩年,之後社方邀請我們遷到尼加拉瓜的南部去。我們在那裡跟里瓦斯的會眾一起工作,也協助鄰近地區幾群對聖經感興趣的人。一位忠心的年長見證人佩德羅·培尼亞,常常陪伴我去探訪這些小組。有一個孤立小組在尼加拉瓜湖的火山島上,那兒只有一個耶和華見證人家庭。

儘管這家人相當貧寒,他們卻作出很大努力去款待我們,表明他們十分重視我們的探訪。我們在傍晚抵達時,他們已為我們預備好晚餐。我們逗留了整整一週,許多熱愛聖經的人也樂意把食物跟我們分享。令我們喜出望外的是,星期日出席公眾聖經演講的人數竟高達101人。

有一次,我特別感覺到耶和華的力量扶持我。當時我們正預備去探訪一群喜愛聖經真理的人,他們住在跟哥斯達黎加接壤的山區裡。到出發那天,佩德羅到我家裡來接我,但我患了瘧疾,臥病在床。我說:「佩德羅,我去不成了。」他伸手摸摸我的前額,說:「你正在發高燒,但你一定要來!弟兄們正等著你呢。」他接著作了一個非常衷心的禱告,令我感動不已。

於是我告訴他說:「去喝點果汁吧,我大約只要10分鐘就會準備好了。」我們到達目的地,有兩個見證人家庭住在那裡,他們對我們照顧得十分周到。次日,儘管我還在發熱,四肢無力,我們仍然跟他們一起傳道。目睹有一百多人出席星期日的聚會,實在叫人雀躍鼓舞!

再次搬家

1975年,我們的第七個孩子沃恩出生。翌年,我們為了經濟的理由不得不返回加拿大。離開尼加拉瓜殊不容易,我們感到依依不捨,因為這幾年間,我們深深感覺到耶和華的力量一直扶持我們。我們離開的時候,會眾的地區裡已有500多人參加聚會。

在較早時候,社方委派我和長女米麗婭姆在尼加拉瓜作特別先驅,當時她問我說:「爸爸,如果有一天你不得不返回加拿大,你會讓我留下來嗎?」我完全沒有離開尼加拉瓜的打算,所以我回答說:「你當然可以留下來啦!」因此,我們離開尼加拉瓜之後,米麗婭姆留下來繼續從事全時傳道工作。後來,她跟安德魯·里德結為夫婦。1984年,他們應邀到紐約布洛克林第77屆基列學校(耶和華見證人成立的海外傳道員訓練學校)受訓。尼加拉瓜許多優秀的海外傳道員,把在外地服務的願望灌輸給米麗婭姆,她終於能夠如願以償,和丈夫一起在多米尼加共和國服務。

與此同時,我記得父親說過,「我們是不會那麼輕易放棄的」。我心裡仍然充滿到外地服務的熱望。1981年,我們儲了一筆錢,於是再次遷到中美洲。這次我們在哥斯達黎加定居。在那裡服務的時候,社方邀請我們參與興建新分社的工程。可是,到1985年,兒子格蘭特需要接受醫藥治療,於是我們遷回加拿大。格倫卻留在哥斯達黎加,繼續協助興建分社的工程。安妮特和夏美安也留下來從事特別先驅工作。我們幾個人告別了哥斯達黎加, 但做夢也沒有想到自己不會再回來了。

面對逆境

1993年9月17日,這天陽光燦爛,晴空萬里。長子馬克和我在房頂上鋪木瓦。我們按照習慣,一邊工作,一邊暢談屬靈的事。不知怎樣,我驟然失去平衡,從房頂跌了下來。到我恢復知覺,只見到一片令人目眩的亮光和身穿白色衣服的人。原來我在醫院的急診室裡。

鑑於聖經的主張,我最初的反應是:「不要輸血,不要輸血!」(使徒行傳15:28,29)我隨即聽到夏美安回答說:「爸爸,你放心吧,我們都在這裡。」聽見她的聲音令我大為安心。我後來獲悉,醫生見到我的醫療指示卡,所以我們對血的立場並沒有引起什麼爭議。我的頸骨斷了,全身癱瘓,連呼吸也有困難。

我既然無法動彈,自然更需要耶和華的扶持。醫生為我施行氣管切開術,把呼吸器插管插入氣道。由於空氣不流過聲帶,我不能說話。別人要看我的嘴唇怎麼動,才能明白我究竟想說什麼。

醫療費用與日俱增。妻子和大多數兒女都從事全時服務,我暗自忖度,他們是否需要停止全時服務,才能應付沉重的經濟負擔。幸好馬克找到工作,三個月內所掙的錢,就足以支付大部分的醫藥費。於是,大家都能夠繼續從事全時服務,只有我和妻子除外。

病房的牆上貼滿了數百張來自六個國家的慰問卡和信,耶和華的確扶持我。我在加護病房逗留了五個半月,其間,會眾給我家人不少幫助,許多時為他們煮食。每天下午都有個基督徒長老陪伴我,朗讀聖經和聖經書刊給我聽,也講述一些富於鼓勵的經驗。此外,還有兩個家人和我一起預備每個聚會的資料,使我不致錯過任何重要的靈糧。

我還在醫院留醫的時候,弟兄作了安排,讓我有機會欣賞特別大會日的節目。醫院派了個註冊護士和呼吸器技術員整天陪著我。能夠再次和弟兄姊妹共聚一堂令我喜出望外! 目睹幾百個弟兄姊妹排隊輪流問候我,此情此景我實在永誌難忘。

保持靈性健壯

意外發生之後大約一年,我終於可以回家休養,可是,我仍然需要有護士全時照顧。一輛有特別裝備的車子接載我參加聚會,而我亦很少錯過聚會。可是坦白說,我必須有很大決心才能經常出席。自從回家以來,我從沒有錯過任何區務大會。

1997年2月,我終於能夠再次說話,但說話的能力卻頗有限。我跟護士談及聖經的希望,有些也樂於聆聽。一個護士把整本《耶和華見證人——上帝王國的宣揚者》和其他書刊朗讀給我聽。我用一根棒子來操作電腦,使我能夠通過書信向人作見證。用棒子按鍵盤無疑十分單調沉悶,但能夠再次參與傳道工作卻令我感到欣慰。

許多時,神經痛使我痛徹心脾。但是,只要我能夠跟別人分享聖經真理,或聽見人朗讀聖經和聖經書刊,痛楚看來就減輕一點。多虧妻子的支持和陪伴,我偶爾能夠做些街上見證工作;如果我需要有人幫忙,妻子就將我的話向人解釋清楚。我曾幾次參與輔助先驅服務。我很高興能夠在會眾裡做長老。每逢弟兄在聚會所跟我傾談或上門探望我,我就抓緊機會給他們幫助和鼓勵。

我不得不承認,我很容易感到抑鬱。每逢情緒低落的時候,我就立即禱告,求耶和華賜喜樂給我。我晝夜禱告,求耶和華繼續扶持我。別人的來信或探訪總是令我精神一振。閱讀《守望台》和《儆醒!》雜誌則幫助我把思想集中在富於造就的事上。不同的護士把這些刊物朗讀給我聽。自從意外發生以來,我聆聽全本聖經的錄音帶前後共有七次。耶和華的確通過各種方式繼續扶持我。——詩篇41:3

環境的改變讓我有許多時間沉思,細想我們的偉大導師耶和華怎樣教育我們,裝備我們承受永生。他把有關他旨意的確切知識、深具意義的服事職務、幸福家庭生活的秘訣,和應付逆境所需的辨識力,全都授予我們。憑著耶和華的祝福,我娶得一個既忠心又賢淑的妻子。我的兒女一直忠貞不二地支持我,並且全都有分參與全時服務,實在教我高興不已。事實上,2000年3月11日,長子馬克和他的妻子阿莉森從基列學校第108屆畢業之後,被派到尼加拉瓜去。我和妻子有機會參加他們的畢業典禮。我可以真心說,逆境即使改變了我的一生,卻沒有改變我的心。——詩篇127:3,4

耶和華賜給我智慧,讓我能夠把承受得來的屬靈產業傳授給下一代,我對此感激不盡。父親說過:「耶和華吩咐我們要傳道,我們是不會那麼輕易放棄的。」目睹兒女懷著同樣的態度事奉造物主,使我感到萬分欣慰,重新得力。不錯,我和我一家的確一生一世都蒙耶和華扶持。

[第24頁的圖片]

跟爸爸、哥哥和姊姊攝於作先驅時所住的活動房屋車。我在右邊

[第26頁的圖片]

跟愛妻莫娜合攝

[第26頁的圖片]

一家人的近照

[第27頁的圖片]

我依舊寫信作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