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死海書卷》的真相如何?

《死海書卷》的真相如何?

 《死海書卷》的真相如何?

五十多年前,一個貝都恩牧人把一塊石頭投進一個山洞裡,結果引致了一個被譽為20世紀最重大的考古學發現。這個貝都恩人聽見石頭擊破瓦瓶的聲音,他進洞裡察看,發現了稱為《死海書卷》的頭一批書卷。

在學術界和傳媒方面,這些書卷都引起了很大注意和爭議。坊間對這些書卷流傳種種意見紛紜、不盡不實的說法。有傳聞聲稱,有關方面企圖隱瞞真相,因為他們擔心書卷所透露的事實會破壞基督徒和猶太人的信仰。但這些書卷其實具有什麼真正價值呢?過了五十多年之後,我們能夠獲知事情的真相嗎?

《死海書卷》是什麼?

《死海書卷》是古代猶太的手抄本,其中大部分用希伯來語,有一部分用亞拉米語,以及一小部分用希臘語寫成。這批書卷和殘篇,不少已有兩千多年歷史,完成時間早在耶穌誕生之前。最先從貝都恩人取得的書卷,有七卷是篇幅較長的手抄本,各卷已受到不同程度的磨損。人們進一步搜索這一帶的洞穴,發現了其他書卷和數以千計的斷簡殘篇。從1947到1956年,在死海沿岸的庫姆蘭總共發現了11個藏有書卷的洞穴。

 學者把所有書卷和殘篇整理分類之後,發覺總共約有800份手抄本;其中約有四分之一,共計200餘份手抄本,是《希伯來語經卷》不同部分的抄本。其他抄本則屬古代非聖經的猶太著作,包括次經和偽經 *在內。

有些令學者最感興奮的書卷是以往未為人知的著作。這些著作的內容包括:對猶太律法的闡釋、為住在庫姆蘭的教派制定的規條、供禮拜儀式使用的詩歌和禱文,以及評論聖經預言的應驗和最後日子的末世論著作。此外還有一些精闢獨到的聖經評注;這些評注可說是現代聖經經文逐節注釋的前驅。

《死海書卷》是誰寫的?

各種用來確定古代文獻年代的方法顯示,這些書卷是在公元前3世紀至公元1世紀抄成或撰寫的。有些學者認為這些書卷是聖殿在公元70年遭受毀滅之前,耶路撒冷的猶太人把它們藏在洞裡的。可是,大部分研究這些書卷的學者卻認為,這個看法與書卷本身的內容並不一致。許多書卷所反映的觀點和習俗,都與耶路撒冷宗教權威的看法大相徑庭。這些書卷透露,有一群人相信,上帝已經棄絕了耶路撒冷的祭司和聖殿職事,並認為他把這群人在荒漠所作的崇拜,視為取代了聖殿崇拜的安排。耶路撒冷聖殿看來不大可能把這樣的書卷收藏起來。

雖然庫姆蘭很可能有一群抄經士,但許多書卷大概是信徒從別的地方收集得來,然後帶到這裡的。從某個意義上說來,《死海書卷》是個範圍廣泛的書庫。像其他書庫一樣,《死海書卷》可能包括各種各色的思想,不一定全都反映讀者本身的宗教觀點。不過,有些書卷有多份抄本,這件事很可能把這個教派的信仰和格外關注的事反映出來。

庫姆蘭的居民是艾賽尼派信徒嗎?

如果這些書卷是庫姆蘭的書庫,這裡的居民是什麼人呢?蘇肯尼克教授曾在1947年為耶路撒冷的希伯來大學取得三份書卷,他是主張書卷曾屬艾賽尼派社區的頭一個人。

艾賽尼派是個猶太教派。公元1世紀的作家約瑟夫斯、亞歷山大的斐洛和老普林尼都提及過這個教派。至於艾賽尼派的確實起源,至今還未有定論;但看來他們是在公元前2世紀馬加比家族 *反叛之後的一段動亂時期中崛起的。約瑟夫斯曾報導在該段時期有這個教派存在,並仔細論述他們的宗教觀點怎樣有別於法利賽派和撒都該派。普林尼則提及在死海沿岸,耶利哥和隱·基底之間,有一個艾賽尼派的社區。

研究《死海書卷》的學者詹姆斯·范德卡認為,「住在庫姆蘭的艾賽尼派信徒只是規模較大的艾賽尼派運動的一小部分而已」。約瑟夫斯估計他們的數目約莫有四千人。雖然並非完全符合歷史家所描述的一切細節,艾賽尼派卻比當時任何猶太團體更吻合庫姆蘭經書所顯示的形像。

 有些人聲稱基督教是在庫姆蘭崛起的。可是,庫姆蘭的教派跟早期基督徒有很多顯著的分別。在庫姆蘭發現的著作透露,這個教派恪守極嚴格的安息日規條,也要求人嚴守禮儀上的潔淨,而且幾乎達到狂熱的地步。(馬太福音15:1-20;路加福音6:1-11)艾賽尼派信徒與世隔絕,相信命運和靈魂不死的道理,強調保持獨身,倡導與天使一同崇拜的神秘見解。這件事表明他們的主張,跟耶穌和早期基督徒的教訓大相徑庭。——馬太福音5:14-16;約翰福音11:23,24;歌羅西書2:18;提摩太前書4:1-3

沒有隱瞞真相,也沒有藏起書卷

發現《死海書卷》之後,有不少書刊陸續出版,讓世界各地的學者有機會讀到初步發現的資料。可是,要看到成千上萬來自4號洞穴的殘篇,就困難得多了。這些殘篇由東耶路撒冷(當時屬於約旦)巴勒斯坦考古博物館的一小群國際學者負責保管。這個考古隊裡並沒有任何猶太或以色列學者。

考古隊的政策是,官方未公布研究結果,就不准任何人查看書卷。考古隊的人數也保持有限的數目。每逢一個隊員去世,只可讓另一個學者加入去取代他。這個考古隊其實需要多些學者才能應付龐大的工作量。有些時候,他們還需要更多精通古希伯來語和阿拉米語的專家才行。詹姆斯·范德卡說:「八個專家,不管多高明,根本應付不了成千上萬的殘篇。」

在1967年爆發的「六日戰爭」,以色列奪得了東耶路撒冷,於是書卷歸以色列監管;但沒有人給書卷的研究小組制定任何不同的政策。發行4號洞穴書卷的事起初耽延了幾年,後來更耽延了幾十年。有些學者對此表示強烈不滿。1977年,牛津大學的蓋佐·韋爾邁什教授把這宗事件稱為20世紀學術界的最大醜聞。當時開始有傳聞說,天主教會故意隱瞞真相,不願透露書卷中對教會不利的資料。

1980和1990年間,研究隊的人數終於增至20個學者。到1990年,在新委任的總編輯,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的伊曼紐爾·托夫領導下,研究隊的成員增至50多位學者。他們定下嚴格的時間表,要把剩下的抄本,連同學者的詳細評論和修訂,全部付梓。

1991年,事情有了意想不到的真正突破。首先,《未發表的死海書卷初版》正式印行。這本書是根據研究隊的聖經語詞索引,在電腦支援下編成的。接著,美國加利福尼亞州聖馬力諾的亨廷頓圖書館宣布,他們願意向任何學者提供整套書卷的圖片。不久,《死海書卷摹本》面世,書中圖文並茂,以往沒有發表的書卷現在都能夠一一讀到。

因此在過去10年間,《死海書卷》已全部印行,可以供人查證。研究清楚表明,沒有人企圖隱瞞事實,也沒有任何書卷被人藏起來。這些書卷的正式版本全部發行,全面的分析才能開始。另一代的書卷研究已經誕生,但是,這項研究工作對鑽研聖經的人具有什麼重大意義?

[腳注]

^ 6段 次經(字面意思是「隱藏」)和偽經(字面意思是「虛假的著作」)是公元前3世紀至公元1世紀的猶太著作。羅馬天主教會把次經視為聖經受啟示的正典的一部分,但猶太教徒和基督新教徒卻拒絕採納這些經書。偽經時常是把聖經故事加以延續,並以某個著名聖經人物的名字作為經書的名稱。

^ 13段 請參看《守望台》1998年11月15日刊第21-24頁「馬加比家族是誰?」一文。

[第3頁的圖片]

在這些接近死海的洞穴裡,發現了不少古代書卷

[第3頁的圖片鳴謝]

Scroll fragment: Pages 3, 4, and 6: Courtesy of 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

[第5頁的圖片鳴謝]

Courtesy of Shrine of the Book, Israel Museum, Jerusa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