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要以這個「方式」跑

要以這個「方式」跑

 要以這個「方式」跑

試想像你在一個運動場裡,四面擠滿了情緒激動的觀眾。運動員步伐整齊地走進場地,群眾一看見自己心目中的英雄出現,立即高聲吶喊。評判員已準備就緒。比賽項目開始進行,觀眾的喝彩和喊倒好的聲音混在一起。勝出的選手都獲得如雷的掌聲。

你所觀看的不是現代的體育競賽,而是約莫二千年前科林斯(即哥林多)地峽舉行的運動競技大會。從公元前6世紀到公元4世紀,著名的科林斯地峽運動會每兩年舉行一次。賽事延續多天,吸引了全希臘人民的注意。這個運動會不單是普通的體育競賽,運動員也是國家處於戰備狀態的標誌。勝出的選手會獲得一個用樹葉編成的冠冕,被人視為英雄來崇拜。人們紛紛送禮物給他們,城市還賞給他們一筆數目不菲的終生長俸。

使徒保羅很熟悉哥林多附近舉行的地峽運動會,因此他把基督徒的永生賽程比作一場運動競賽。他談及賽跑員、摔跤選手、拳擊手,藉此說明良好訓練、正確運力、表現耐力會為參賽者帶來酬報。當然,讀保羅這封信的基督徒都熟悉這些競技項目。他們當中有些人無疑曾是運動場裡吶喊的觀眾。所以他們會很明白保羅的比喻。今天我們又怎樣?我們也參加了一場競賽——永生的競賽。我們可以怎樣從保羅論及這些競賽的話得益呢?

參賽者要「遵守規則」

古代運動會對參賽者的要求十分嚴格。報導員把每個運動員介紹給觀眾之後,他會高聲喊道:「你們當中有沒有人能指證這個人犯過罪?他是盜賊或作惡的人嗎?他是個生活放蕩、行為不檢的人嗎?」據《希臘考古學》說,「任何怙惡不悛的罪犯或跟這樣的罪犯密切來往的人,都不准參賽」。此外,違反比賽規則的人都會遭受嚴厲的處分,失去參賽資格。

這件事幫助我們明白保羅以下所說的話:「人在競技會中爭勝,不遵守規則,就得不到冠冕。」(提摩太後書2:5)同樣,我們想加入永生的競賽,就必須符合耶和華所定的條件,達到他的崇高道德標準。這些標準 都列明在聖經裡。可是,聖經警告我們:「人從小時心裡懷著惡念。」(創世記8:21)因此,我們甚至在加入了競賽以後,仍須小心遵守競賽的規則,才能繼續蒙耶和華嘉許而贏得永生。

我們想遵照規則行事,最大的幫助莫過於對上帝懷有真摯的愛。(馬可福音12:29-31)我們愛耶和華,就會渴望取悅他,遵行他的旨意。——約翰一書5:3

「脫下各樣的重擔」

在古代的競賽裡,賽跑運動員不會讓衣服或其他東西成為他們的負累。《希臘人與羅馬人的生活》一書說:「在各項賽跑項目裡,……參賽者通常是一絲不掛的。」沒有衣服,運動員的動作會更靈活、更敏捷、更熟練。他們也無須為不必要的重量多花氣力。保羅寫信給希伯來裔基督徒時,很可能想到這件事,他說:「我們……該脫下各樣的重擔,……存心忍耐,跑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希伯來書12:1

什麼重擔會妨礙我們奔永生的賽程呢?渴望積聚不必要的物質資財,過奢侈豪華的生活是其中一個。有些人認為財富是安全的保障,是快樂的泉源。但這些額外的「重量」可以使賽跑的人腳步慢下來,最後甚至對上帝也漠不關心。(路加福音12:16-21)永生看來像個十分遙遠的希望。人也許這樣想,「新世界終有一天會來到的,但它還沒有來到之前,我大可以好好享用這個世界給我的好處」。(提摩太前書6:17-19)這種崇尚物質的態度可以很容易使人在永生的競賽上分心,或者連起步也不願意。

耶穌在登山寶訓裡說:「一個人不能做兩個主人的奴隸;他不是恨這個,愛那個,就是忠於這個,輕看那個。你們不能又做上帝的奴隸,又做財富的奴隸。」接著,他告訴人耶和華尚且供給動植物的需要,何況是比動植物珍貴得多的人呢。他勸勉說:「所以,千萬不要憂慮說,『我們吃什麼呢?』『喝什麼呢?』『穿什麼呢?』這一切都是眾國族熱切追求的。你們需要這一切東西,你們在天上的父親是知道的。這樣,你們要不斷首先尋求王國和他的正義,這一切別的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24-33

「存心忍耐」,繼續奔跑

古代的賽跑不全是短途競賽。有一場叫多利克霍 的競賽,全程約莫有4公里。要完成這個賽程,必須有相當氣力和耐力才行。據傳統所載,公元前328年,有一個叫阿耶阿斯的運動員,跑完這場比賽之後,啟程跑回家鄉阿爾戈斯市宣告自己得勝的消息。那天,他跑了差不多110公里。

基督徒的賽程也是一場考驗耐力的長途競賽。忍耐到底、完成賽程的人,才會贏得耶和華的嘉許和永生的獎賞。保羅就是以這個方式跑自己的賽程。難怪他在臨死之前不久 能夠說:「那美好的爭戰我已經爭戰過了,賽程我已經跑完了,信仰我已經守住了。從現在起,有正義的冠冕留給我。」(提摩太後書4:7,8)像保羅一樣,我們必須「跑完」全程。如果我們僅因為賽程看來比起初預料的長得多,逐漸失去忍耐,我們就無法贏得獎賞了。(希伯來書11:6)既然終點已經在望,現在放棄是多麼可惜!

獎賞

在古希臘的運動競賽中,得勝者會獲得花環作為獎賞。這些花環通常用樹葉編成,上面點綴著花朵。皮托競技會的勝利者會得到一個用月桂葉編成的冠冕。奧林匹克運動會的得勝者則獲得野橄欖枝葉編成的冠冕。科林斯地峽運動會的獎品是松樹葉子編成的冠冕。一位聖經學者說:「為了激勵參賽者的鬥志,主辦當局把勝利者會獲得的獎品、冠冕和棕櫚枝,放在場內一個三腳架或桌子上,讓運動員清楚看見。」對得勝者來說,戴著冠冕是個極大的榮譽。他回鄉時,還會坐著凱旋的戰車入城。

保羅想到這件事,於是問哥林多的讀者:「難道你們不知道,在比賽中賽跑的人全部都跑,但只有一個人獲得獎賞嗎?你們跑的方式,應該是一心要贏得獎賞。……當然,他們這樣做,是要贏得能腐壞的冠冕;我們卻是要贏得不能腐壞的冠冕。」(哥林多前書9:24,25;彼得前書1:3,4)兩者有多麼大的分別!參加古代競賽的人,只能獲得很快就凋殘的冠冕。但參加永生競賽、而且跑到終點的人,卻會獲得永不衰殘的獎賞。

論到這個更美好的冠冕,使徒彼得寫道:「總牧人給顯現出來的時候,你們就會獲得不能衰殘的榮耀冠冕。」(彼得前書5:4)受膏的基督徒有希望跟基督在天上同享榮耀,獲得不死的特性和不朽的生命;這個世界給人的獎賞,有任何能與這個殊榮媲美嗎?

今天,絕大多數基督徒賽跑者都不是蒙上帝所膏、作他的屬靈兒子的人,也不是懷著屬天的希望。因此他們不是為了贏得不死的特性而參加競賽。不過,上帝仍把一個無與倫比的獎賞放在他們面前,就是在天上的王國治下,在地上樂園裡永享完美的生命。無論基督徒賽跑者努力追求哪一種獎賞,他都應當比任何體育競賽的賽跑運動員懷有更大決心,更努力奔跑前頭的賽程。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的獎賞是永不衰殘的:「他所應許的事就是永遠的生命;這是他親自應許給我們的。」——約翰一書2:25

既然上帝把這麼無與倫比的獎賞擺在基督徒賽跑者的面前,賽跑者對世上的種種引誘應當懷有什麼看法呢?他的看法應當跟保羅的一樣,保羅說:「我實在把一切都視為損失,因為我主基督耶穌的知識是價值非凡的。為了他,我已經甘願損失一切,視為一大堆廢物。」因此,保羅多麼全力以赴地去跑!「弟兄們,我現在還不是認為自己已經奪得了;不過有一點,就是我忘記背後,竭力向前奔馳,朝著終點目標不斷追求,為要 贏得獎賞。」(腓立比書3:8,13,14)保羅跑的時候,目光緊緊注視著前頭的獎賞。我們也應當這樣。

我們的最佳榜樣

古代競賽的勝利者到處受人豔羨。詩人作詩頌揚他們,雕刻家為他們造像。歷史家薇拉·奧利沃瓦說,他們「沐浴在光榮之中,受到群眾熱烈歡迎」。他們也是較年輕一代的勝利者效學的對象。

為基督徒立下最佳榜樣的「勝利者」是誰?保羅回答說:「我們……就該……存心忍耐,跑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賽程,定睛注視耶穌;他是叫我們得信心的首要代理者,也是使我們信心完美的那位。他因為擺在前頭的喜樂,就輕看羞恥,在苦刑柱上忍耐,現在已經坐在上帝寶座的右邊。」(希伯來書12:1,2)不錯,我們想在永生的競賽中得勝,就得定睛注視我們的典範耶穌基督。定睛注視耶穌的意思是,經常研讀福音書的記載,沉思我們有什麼方法可以效法他。這樣的研讀會幫助我們看出,耶穌基督服從上帝,忍耐到底,藉此把自己的信心顯明出來。他的忍耐帶來了豐盛的獎賞,耶和華上帝不但認可他,還把許多奇妙的殊榮賜給他。——腓立比書2:9-11

當然,耶穌最顯著的特質是愛心。「人為朋友捐棄自己的魂,人的愛心沒有比這更大的。」(約翰福音15:13)他吩咐我們甚至要愛仇敵,從而給愛心定出更深一層的意義。(馬太福音5:43-48)耶穌因為愛天父,遵行天父的旨意為他帶來了莫大的快樂。(詩篇40:9,10;箴言27:11)我們要是以耶穌為典範,讓他為我們的艱辛賽程定下步調,我們就會受到推動去愛上帝和鄰人,並從神聖的服務尋得真正的喜樂。(馬太福音22:37-39;約翰福音13:34;彼得前書2:21)要記住,耶穌要我們做的事,都是我們做得到的。他向我們保證說:「我性情溫和,心裡謙卑,這樣,你們的魂就會尋得安舒。我的軛是仁慈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8-30

像耶穌一樣,我們必須把目光集中在獎賞之上。所有忍耐到底的人,都會獲得這個獎賞。(馬太福音24:13)只要我們遵守競賽的規則,脫去各樣重擔,繼續忍耐地去跑,我們就可以深信自己會獲得勝利。終點已在望了,我們要繼續向前邁進!這使我們重新得力,滿心喜樂。由於這種喜樂,我們前面的路也好走多了。

[第29頁的圖片]

基督徒的賽程是要表現耐力的長途競賽

[第30頁的圖片]

運動員的獎賞只是能壞的冠冕,基督徒卻有希望獲得永不衰殘的獎賞

[第31頁的圖片]

所有忍耐到底的人都會獲得獎賞

[第28頁的圖片鳴謝]

Copyright British Muse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