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不顧艱辛,盡心服務

不顧艱辛,盡心服務

 人物生平

不顧艱辛,盡心服務

魯道夫·洛薩諾自述

我在墨西哥杜蘭戈州的戈麥斯帕拉西奧市出生,時維1917年9月17日。當時國內爆發革命,戰況激烈。革命終於在1920年結束,但餘波未了;在我們所住的地區,騷亂持續多年,民生困苦。

有一次,媽媽聽聞叛黨和軍隊將會發生衝突,有好幾天時間不准我們(我有三個哥哥、一個姐姐、一個妹妹)步出家門,好避一避風頭。我們的食糧相當缺乏。我還記得要和妹妹躲在床下。後來,媽媽決定把我們帶到美國去,爸爸稍後才來與我們會合。

我們在1926年抵達加利福尼亞州,不久之後,美國出現經濟大蕭條。無論在哪裡找到工作,我們就搬到哪裡。我們曾住在聖華金河谷、聖克拉拉、薩利納斯,還有金城。我們學會耕作,也懂得收割各種蔬果。雖然我年紀小小就得幹不少粗活,但我的童年時光倒也充滿歡樂。

認識聖經真理

1928年3月,有一位年長的聖經研究者(現稱耶和華見證人)上門探訪我們,他名叫埃斯特萬·里韋拉,是說西班牙語的。他留下一本冊子給我們,其中一個題目是「死者在哪裡?」。我對這個題目和冊子的內容深感興趣。儘管年紀尚輕,我卻努力研讀聖經,並與聖經研究者交往。後來媽媽和妹妹奧羅拉也成為耶和華手下熱心的讚美者。

 20世紀30年代中葉,弟兄在聖何塞興建了一所王國聚會所,供一群英語會眾使用。由於有很多說西班牙語的人在當地務農,我們於是向他們傳道,並舉行《守望台》研究班。有些說西班牙語的弟兄姊妹,甘願從80公里外的三藩市前來幫忙。後來,大約有六十人出席聖何塞王國聚會所的西班牙語聚會。

1940年2月28日,我在聖何塞一個大會裡受浸,象徵我把一生呈獻給耶和華。次年,社方委任我做先驅,也就是耶和華見證人的全時傳道員。1943年4月,社方請我搬到130公里外的斯托克頓,好建立一群西班牙語會眾。當時我正在聖何塞一群英語會眾當主持監督,同時也要照料當地說西班牙語的見證人。因此我安排其他弟兄接手照料這些工作,然後搬到斯托克頓去。

忠貞遭受考驗

自1940年開始,徵兵局多次召我入伍,但每一次當局都尊重我基於良心的立場。但是在1941年12月,美國投入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來自徵兵局的壓力就越來越大了。結果我在1944年被捕入獄。在候審期間,我和其他罪犯一起給關在一個地下室裡。有些罪犯知道我是耶和華見證人之後,問及他們所犯的罪會對他們在上帝面前的地位有什麼影響。

聖何塞的見證人為我安排保釋,因此我得以獲釋出外,等候審訊。洛杉磯有一位律師專門在公民權的訴訟方面代表辯方發言,他願意免費處理我的案件。法官裁定,我如果放棄先驅工作,轉而找一份世俗工作,並每月向聯邦當局報到,就可以獲釋了。可是,我並不接受這個裁決,結果被判在華盛頓州的麥克尼爾島監獄服刑兩年。我在獄中善用時間,作深入的聖經研究,並學會打字。由於我在獄中行為良好,因此不到兩年就給釋放了。我出獄後立即恢復先驅工作。

擴大活動

1947年冬天,社方委派我和另一位先驅弟兄到得克薩斯州的科羅拉多市,向當地 說西班牙語的人傳道。可是,由於當地氣候嚴寒,我們首先到較暖和的聖安東尼奧去。然而,聖安東尼奧卻常常下著傾盆大雨,逐戶工作大受影響。不但這樣,我們的錢很快就差不多花光了。有多個星期的時間,我們只靠卷心菜三明治和苜蓿茶為生。後來我的先驅同伴回家去了,我繼續留在當地服務。最後,說英語的見證人留意到我在身體上的需要,於是開始向我提供援助。

到了春天,我前往科羅拉多市執行我原本接獲的任務。一群人數不多的西班牙語會眾終於建立起來。後來我搬到得克薩斯州的斯威特沃特,著手建立另一群西班牙語會眾。我在斯威特沃特時收到社方的來信,邀請我參加守望台基列聖經學校第15屆訓練班。這個專為培訓海外傳道員而設的課程會在1950年2月22日開始。該年夏天,我們在紐約市楊基運動場舉行的國際大會裡畢業,之後我在耶和華見證人的布洛克林世界總部逗留了三個月。我在那裡接受訓練,以便照料墨西哥分社的工作。

在墨西哥工作

1950年10月20日,我抵達墨西哥市。大約兩星期後,社方委任我做分社監督。我擔當這個職位有四年半之久。我以往在先驅工作上、監獄裡、基列學校和布洛克林所受的訓練,現今大派用場了。我抵達墨西哥後,很快就留意到當地弟兄姊妹的靈性必須受到鞏固,尤其是幫助他們緊守上帝話語的崇高道德標準。

在拉丁美洲各國,包括墨西哥在內,男女不正式結婚就同居十分普遍。有名無實的基督教會,尤其是天主教會,縱容人採納這種違反聖經的陋俗。(希伯來書13:4)由於這緣故,有些人雖然沒有正式結婚,卻加入了耶和華見證人的會眾。現在社方給這些男女六個月的時間糾正事態,以合法方式結為夫婦,否則就不再有資格做耶和華見證人。

對許多人來說,使自己的生活符合聖經標準並不困難。他們只須正式註冊結婚就行了。然而,有些人的情形卻比較棘手。例如,有些人曾兩度——甚至三度——結婚,卻從沒有辦過正式的離婚手續。後來,耶和華的子民終於在婚姻方面跟聖經教訓協調一致,會眾因而獲得豐盛的屬靈祝福。——哥林多前書6:9-11

當時一般墨西哥人的教育程度相當低。甚至在1950年我抵達這裡之前,分社已開始在會眾裡設立識字班。現在社方把這些識字班重新組織起來,並向政府登記註冊。社方在1946年開始保存有關的紀錄;自那時以來,墨西哥總共有14萬3000人參加過見證人所舉辦的識字班!

墨西哥的法律對宗教諸多限制。可是,近年來卻在這方面有重大改變。1992年,當局在宗教事務方面通過了一條新法例。因此在1993年,墨西哥的耶和華見證人得以註冊成為受認可的宗教團體。

對我來說,這些改變確實令人鼓舞。在以往,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過去多年來,我曾一次又一次去見有關的政府部門,但當局卻表現不信任的態度。如今,我們很高興看見分社的法律部專責處理這些事;現在傳道工作所受的干預比以前少得多了。

 夫唱婦隨

我抵達墨西哥的時候,已有不少較早期的基列畢業生在當地服務,其中一位是愛斯特·瓦塔尼安。她是個亞美尼亞人,1942年在加利福尼亞州的瓦列霍開始先驅服務。我們在1955年7月30日結婚,之後繼續在墨西哥執行我們的任務。我們住在分社裡,愛斯特在墨西哥市從事海外傳道工作,我則繼續在分社服務。

愛斯特在1947年初次接獲海外傳道任務,到墨西哥新萊昂州的蒙特雷服務。當時蒙特雷只有一群會眾,大約有四十個見證人。1950年,她被調到墨西哥市服務,當時蒙特雷已有四群會眾了。愛斯特在蒙特雷服務時曾幫助一些家庭學習聖經,目前有兩個來自這些家庭的年輕人在墨西哥市附近的分社服務。

早在1950年,墨西哥市海外傳道員的傳道範圍包括該市的大部分地區。他們在當地往來傳道不是靠步行,就是靠乘坐又舊又擠的公共汽車。我在1950年底抵達墨西哥市,那時該市只有七群會眾。現在當地的會眾數目已增至1600群左右,王國傳道員的數目超過9萬人!此外,去年在墨西哥市出席耶穌受難紀念聚會的人數超過25萬人!過去多年來,我和愛斯特有榮幸曾在多群會眾服務。

我和愛斯特每逢建立了一個聖經研究,總會設法使家主也對聖經產生興趣。這樣,整家人都可以參與討論。由於這緣故,很多大家庭都整家人一起事奉耶和華。純真崇拜 在墨西哥擴展迅速,我相信時常是因為整家人都參與純真崇拜。

耶和華的祝福

自1950年以來,墨西哥的王國工作有傑出的進展;無論在傳道員人數方面,還是在組織方面莫不皆然。我們能夠在王國工作的擴展上盡一份綿力,並有幸與一大群慷慨、快樂的傳道員共事,實在是喜樂的因由。

多年前,耶和華見證人治理機構的成員卡爾·克賴恩和妻子瑪格麗特在度假期間探訪我們。克賴恩弟兄希望了解一下墨西哥的王國工作情況,於是和瑪格麗特探訪墨西哥市附近的聖胡安特松特拉會眾,也就是我們當時所隸屬的會眾。我們的聚會所面積很小,長5.5米、寬4.5米。我們抵達聚會所的時候,大約有七十人已到了,聚會所餘下的空間十分有限。年長的人坐在椅子上,較年輕的坐在長凳上,小孩子則坐在磚塊上或席地而坐。

所有孩子都有自己的聖經,並與講者一起查閱經文,令克賴恩弟兄留下深刻印象。公眾演講結束後,克賴恩弟兄進一步討論馬太福音13:19-23的經文,指出墨西哥有很多人都是耶穌所談及的「優良土壤」。在該日出席聚會的孩子當中,有七人現正在墨西哥市附近參與一項大規模的建築工程,以擴充墨西哥分社的設施;有一人在伯特利服務,還有幾個人加入了先驅的行列!

我初到墨西哥市的時候,分社只有11個成員。現在分社的工作人員有一千三百五十多人,其中大約有二百五十人正參與新分社的建築工程。工程估計在2002年完成,到時新分社會有地方容納另外大約一千二百個工作人員。回想在1950年,全墨西哥的王國傳道員數目還不及七千人,可是,現在這個數目已增至五十多萬人了!墨西哥的弟兄姊妹謙卑地為耶和華服務,努力讚美他,結果贏得了耶和華的大大祝福。目睹這一切發展實在令我心花怒放。

面對重大考驗

近年來,我面對的一個重大考驗是健康方面的難題。我的健康一向都相當好。可是,在1988年11月,我中了風,結果身體的活動能力大受影響。然而感謝上帝,藉著運動和其他療法,我已復原至若干程度,可是身體的某些部分仍不能活動自如。由於我不時有嚴重的頭痛,還要面對中風所造成的其他後遺症,我必須繼續接受治療和醫藥護理。

我雖然希望能多做一點工作,卻心有餘而力不足。儘管這樣,每逢我回想起自己曾幫助不少人認識耶和華的旨意,獻身成為上帝手下的僕人,就深感滿足。此外,基督徒弟兄姊妹前來參觀分社的時候,我也很高興能夠跟他們交談,彼此鼓勵。

我深知耶和華賞識我們的服務,我們為他所作的工絕不是徒然的,這點給我很大的力量。(哥林多前書15:58)儘管能力有限,身患惡疾,我卻把歌羅西書3:23,24的話緊記在心:「你們無論做什麼,都要用全個魂去做,像是為耶和華做的,不是為人做的;因為你們知道,你們會從耶和華那裡獲得適當的報酬,可以繼承產業。」我記取這個勸告,學會即使備嘗艱辛,仍然盡心為耶和華服務。

[第24頁的圖片]

攝於1942年,當時我是個先驅

[第24頁的圖片]

妻子在1947年到墨西哥開始執行海外傳道任務

[第24頁的圖片]

我與愛斯特的近照

[第26頁的圖片]

左上圖:1952年的墨西哥伯特利家庭,我在前排

上圖:1999年,有一萬零九千多人出席在墨西哥市運動場舉行的區務大會

左下圖:快將落成的新分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