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他散布亮光給眾國族的人

他散布亮光給眾國族的人

 人物生平

他散布亮光給眾國族的人

喬治·揚格的生平——露絲·揚格·尼科爾森口述

「為什麼我們的講壇寂靜無聲?……既然證實了我所寫的都是實情,如果我們還是噤口不言,我們究竟是怎麼樣的人?不要再把人蒙在鼓裡了,反之,我們要理直氣壯、光明正大地向人宣講真理。」

以上這番話錄自爸爸一封長達33頁的信。他寫這封信給長老會,要求把他的名字從教友冊上除去。當時是1913年。從那時起,爸爸就踏上一條豐富的人生路,成為向眾國族散布亮光的人。(腓立比書2:15)我自年幼的日子已開始從親友和歷史記錄蒐集有關爸爸的經歷,並在朋友協助下,把資料拼湊成他的生平事跡。爸爸的一生在許多方面使我想起使徒保羅。爸爸跟這個「差往眾國族的使徒」一樣,時常作妥準備出遠門,向世界各地和各海島的居民傳講耶和華的信息。(羅馬書11:13;詩篇107:1-3)現在讓我把爸爸喬治·揚格的事跡告訴你。

早期的日子

我的祖父約翰·揚格和祖母瑪格麗特是蘇格蘭長老會的教友。爸爸是他們最小的兒子,生於1886年9月8日。他出生後不久,整家人從蘇格蘭的愛丁堡搬到加拿大西部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爸爸有三個哥哥,亞歷山大、約翰和馬爾科姆,他們都在蘇格蘭出生,比爸爸大幾年。他們最小的妹妹馬莉恩比爸爸年輕兩年,人人都暱稱她做阿莉。

 幾個孩子在薩尼奇鎮的農場上長大。薩尼奇鎮位於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維多利亞市附近。他們在農場上不但很開心,還學會了負起責任。每逢他們的父母去維多利亞市回來,幾個孩子不但把農場的工作做妥,家裡一切也收拾得井井有條。

過了一段時間,爸爸和他哥哥開始對採礦和木材生意發生興趣。後來揚格兄弟成為當地勘測林區產量、買賣木材的知名人物,爸爸則負責處理金錢上的交易。

最後,由於爸爸愛好屬靈的事,他決定成為長老會的牧師。可是,約莫在這個時候,報章刊登了守望台社首任社長查爾斯·泰茲·羅素的傳道演講,這些演講對爸爸的一生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爸爸所學到的知識促使他寫了本文開頭所引的那封除名信。

爸爸仁慈地運用經文清楚指出,教會主張人有個不死的靈魂,認為上帝要人的靈魂在地獄裡永遠受苦,都是不符合聖經的。他同時揭發三位一體的道理,證明這個主張既不是來自基督教,也沒有任何聖經根據。自那時起,爸爸效法耶穌基督的榜樣,努力執行基督徒的服事職務,謙卑地把自己的所有才幹和能力都用來榮耀耶和華。

1917年,爸爸在守望台社指示下成為朝聖者(當時耶和華見證人周遊代表的名稱)。他周遊加拿大各城各鎮,發表演講,放映由活動電影和幻燈片組成的《創世影劇》。戲院擠滿了來聽爸爸演講的聽眾。他探訪各地的秩序表經常刊登在《守望台》裡,直至1921年為止。

溫尼伯市一份報章報導,傳道人揚格對2500人發表演講,會堂擠得水泄不通,許多人甚至無法進去。在渥太華,他的講題是「往返陰間」。那裡一位年長男子報導:「演講結束之後,喬治·揚格邀請坐滿一排的教士上台跟他討論這個問題,可是沒有一個人膽敢這樣做。當時我知道自己已找到真理了。」

爸爸設法使自己的探訪盡量填滿屬靈的活動。之後,他匆匆搭乘火車到下一個預定的地方去。要是坐汽車,他會在早餐之前很久便上路。爸爸除了熱心之外,還是個十分體貼的人;他的基督徒善行和慷慨也是人所共知的。

爸爸參加了許多早期的大會,特別叫他難忘的是1918年在艾伯塔省埃德蒙頓舉行的大會。阿莉就在這個大會受浸,他們全家都在場觀禮。這次也是他們幾兄弟最後一次聚首。兩年後,馬爾科姆患肺炎死去。馬爾科姆 跟三個兄弟和父親一樣,都懷有屬天的希望。他們全都對上帝忠心至死。——腓立比書3:14

到外國傳道

1921年9月,爸爸完成了一次在加拿大各地的傳道探訪之後,守望台社社長約瑟夫·盧述福派他前往加勒比海的各海島傳道。爸爸在各地放映《創世影劇》,影片受到廣大歡迎。他從特立尼達寄來的信說:「禮堂座無虛席,許多人無法進去。第二晚同樣擠滿了人。」

1923年,爸爸被派到巴西去。他在當地向大群聽眾發表演講,有時他會雇用傳譯員。1923年12月15日刊的英語版《守望台》報導說:「從6月1日至9月30日,揚格弟兄舉行了21個公眾聚會,總共有3600人出席;也舉行了48個班(會眾的舊稱)聚會,共有1100人出席;分發了5000本免費的葡萄牙語書籍。」爸爸發表題名為「現在活著的千百萬人會永遠不死」的演講,引起了許多人的興趣。

1997年3月8日巴西新分社設施舉行呈獻禮,呈獻禮的冊子報導:「1923年:喬治·揚格抵達巴西。他在里約熱內盧市中心設立分社辦事處。」雖然社方有西班牙語書籍供應,巴西的主要語言卻是葡萄牙語,所以當地很需要葡萄牙語的書籍。因此,1923年10月1日,《守望台》開始以葡萄牙語印行。

爸爸在巴西結識了不少令他難忘的人。其中一個是家境富裕的葡萄牙男子雅辛托·皮門特爾·卡布拉爾;他開放自己的家作為聚會的地方。雅辛托很快接受聖經真理,後來成為了分社的工作人員。另一個是曼努埃爾·德席爾瓦·若爾當,他是個年輕的葡萄牙園丁。他聽了爸爸發表的公眾演講之後大受感動,於是決定回葡萄牙做派書者(當時耶和華見證人的全時傳道員)。

爸爸坐火車走遍巴西各地,找到不少感興趣的人。他在一次旅程上找到博尼·格林和妻子卡塔里娜,在他們家裡住了兩個星期,向他們解釋聖經的教訓。當時這家人大約有七個成員受浸,象徵他們獻身給耶和華。

爸爸在1923年結識的另一個人是薩拉·貝隆娜·弗格森。1867年,薩拉還是個年輕的女孩子,她跟哥哥伊拉斯謨·富爾頓·史密斯及其他家人從美國移居巴西。自1899年以來,她經常從郵遞收到《守望台》。爸爸的探訪是薩拉期待已久的機會,她和四個兒女,還有爸爸稱為薩莉姨的一個女子,都受了浸。當時是1924年3月11日。

不久,爸爸到其他南美國家傳道。1924年11月8日,他從秘魯寄來的信說:「我們剛在利馬和卡亞俄分發了1萬7000份小冊子。」接著爸爸前往玻利維亞,在那裡分發聖經書刊。關於這次探訪,他寫道:「我們的努力得到天父的祝福。有一個印第安人幫助我。他的家就在亞馬遜河的上游,他帶了1000本小冊子和一些書籍回去。」

憑著爸爸的努力,聖經真理的種子散播到中南美洲許多國家。1924年12月1日刊的英語版《守望台》報導說:「喬治·揚格到南美洲已有兩年多了。……這位親愛的弟兄有機會把真理信息帶到麥哲倫海峽的蓬塔阿雷納斯去。」爸爸也在例如哥斯達黎加、巴拿馬和委內瑞拉等國家展開傳道工作。即使後來他染上瘧疾,健康大受影響,他仍然繼續執行傳道的使命。

 接著到歐洲去

1925年3月,爸爸乘船啟程前往歐洲。他本想在西班牙和葡萄牙分發30萬份聖經書刊,並安排盧述福弟兄前往發表演講。可是,他抵達西班牙之後,看到那裡不容異己的宗教氣氛,不禁猶豫是否應該安排盧述福弟兄到該國發表演講。

盧述福弟兄在回信中引用了以賽亞書51:16的經文:「我把我的話放在你的口裡,用我的手影蔽護你。好立定諸天,奠定大地的根基,對錫安說:『你是我的子民。』」(《聖經新譯本》)看到這個回覆之後,爸爸認定:「主的旨意必然是要我照原定計劃去做,然後把事情的結果交在他手中。」

1925年5月10日,盧述福弟兄通過傳譯員在巴賽羅那的諾韋達德斯戲院發表演講。當時有二千多人出席,包括台上一個政府官員和他的保鑣在內。在馬德里,他們按照同樣的程序舉行聚會,有1200人出席。許多人由於聽了這些演講而對真理發生興趣,結果正如英語《1978耶和華見證人年鑑》所說,「在喬治·揚格督導下」,西班牙成立了一個分社辦事處。

1925年5月13日,盧述福弟兄在葡萄牙里斯本發表演講。他在那裡的探訪同樣很成功。教士設法搗亂,在演講進行期間大聲叫喊,擊毀椅子,但他們卻未能使聚會中斷。盧述福弟兄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發表演講之後,爸爸繼續放映《創世影劇》,並且安排在這些地方印製和分發聖經書籍。他在1927年報導,好消息「已在西班牙的每個城鎮廣傳開去了」。

在蘇聯傳道

爸爸接獲的下一個海外傳道任務是到蘇聯去。他在1928年8月28日抵達蘇聯。1928年10月10日,他寫了一封信回來,信中部分說:

 「自從來了蘇聯,我真正能夠全心全意向上帝祈求,『願你的國降臨』。我正學習俄語,但進步得很慢。我有個頂刮刮的傳譯員,他是猶太人,卻相信基督,而且喜愛聖經。我也有些愉快的經歷,只是不知道自己還可以留在這裡多久。上星期我收到通知,要我在24小時內離去。但後來問題解決了,我可以留在這裡多一點時間。」

爸爸在哈爾科夫(現在是烏克蘭的一個大城市)遇到一些聖經研究者,彼此的親切問候使他們喜極而泣。每個晚上他們都舉行小型的大會,直至深夜才結束。爸爸後來在信裡提及這些弟兄說:「可憐的弟兄,他們連僅有的幾本書也被當局充公,但他們仍然保持快樂。」

1997年6月21日,俄羅斯聖彼得斯堡新分社舉行呈獻禮。一部為出席呈獻禮的人印製的特別冊子提及爸爸在蘇聯的傳道工作。這部冊子說,爸爸被派到莫斯科,並獲准「印製1萬5000本《給萬民的自由》和《死者在哪裡?》這兩部冊子,在俄羅斯分發出去」。

爸爸從蘇聯回來之後,奉派在美國擔任朝聖者的工作。在南達科他州,他探訪了內莉娜·普爾和她的姊妹韋爾達。許多年後,這對親姊妹成為了海外傳道員,被派往秘魯服務。她們很賞識爸爸孜孜不倦地向人傳道,說:「早期的弟兄的確表現先驅的精神。他們雖然沒有豐厚的家財,卻懷著一顆熱愛耶和華的心毅然到外國傳道,成就了這一切善工。」

結婚和第二次傳道旅程

多年以來,爸爸一直跟安大略省馬尼圖林島的克拉拉·哈伯特通信。他們兩人一同出席1931年7月26日在俄亥俄州哥倫布舉行的大會。在大會上聖經研究者採納了耶和華見證人這個名字。(以賽亞書43:10-12)一個星期後,他們結為夫婦。不久爸爸又離鄉背井,到加勒比海群島展開第二次傳道旅程。他在當地協助安排聚會,並訓練其他人從事逐家逐戶的傳道工作。

媽媽收到他從蘇里南、聖基茨島和其他 地方寄回來的相片、明信片和信。這些信報導傳道工作的進展情況,有時也談及那些國家的鳥類、動物和植物。1932年6月,爸爸完成了在加勒比海群島的任務之後,像以往一樣乘三等艙回到加拿大。自此之後,他經常和媽媽一起參與全時傳道工作。1932/33年冬天,他們留在渥太華跟一大群全時傳道員一起工作。

短暫的家庭生活

1934年,我的哥哥戴維出生。戴維年紀還很小,就站在媽媽的帽盒上面練習發表「演講」。像爸爸一樣,他終生熱心事奉耶和華。他們三人坐著車頂裝了擴音設備的汽車,從加拿大東部去到加拿大西部,探訪不同的會眾。我在1938年出生,當時爸爸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服務。戴維記得爸爸把我放在床上,然後爸爸媽媽和戴維圍著我跪在地上,為我向耶和華獻上感謝的禱告。

1939年冬天,我們住在溫哥華,爸爸探訪這帶的會眾。在我們多年來所收集的信件當中,有一封的日期是1939年1月14日,是爸爸從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弗農寄回來的。爸爸在這封寫給克拉拉、戴維和露絲的信上說:「給您們一個親吻和擁抱。」信裡對每個人都講了一些話。他談及莊稼的確很多,工人卻實在太少了。——馬太福音9:37,38

一星期後,爸爸從奉派的地區回到溫哥華。他在一個聚會裡突然暈倒,醫生的診斷顯示他腦裡長了一個惡性的腫瘤。1939年5月1日,他完成了地上的旅程,當時我只有九個月大,戴維差不多五歲。我們親愛的媽媽繼續保持忠心,直至她在1963年6月19日逝世為止。媽媽也懷有屬天的希望。

從爸爸寫給媽媽的一封信,可以看出他對自己到許多國家傳講好消息的殊榮有什麼看法。他的信部分寫道:「感謝耶和華的恩慈,讓我到這些地方散播王國信息的亮光。願他的聖名大受讚美。通過人的脆弱、無能、缺陷,他的榮耀顯得更加輝煌。」

現在喬治·揚格和妻子克拉拉的兒女、孫兒女和曾孫兒女都事奉我們仁愛的上帝耶和華。我聽說爸爸時常引用希伯來書6:10的話,這節經文說:「上帝並非不義,總不會忘記你們的作為和你們為他的名所顯的愛心。」我們也沒有忘記爸爸所做的一切善工。

[第23頁的圖片]

爸爸(右),跟他的三個哥哥一起

[第25頁的圖片]

爸爸(站著),跟伍德沃思弟兄、盧述福弟兄、麥克米倫弟兄合攝

下圖:爸爸(最左)和羅素弟兄等人

[第26頁的圖片]

爸爸和媽媽

(下):他們結婚那天

[第27頁的圖片]

爸爸死後若干年,我跟媽媽和戴維合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