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

耶和華見證人接受任何由血衍生的醫療產品嗎?

基本的答案是,耶和華見證人絕不接受輸血。我們堅決相信,上帝就血所頒布的律法是不會為了迎合搖擺不定的見解而改變的。不過,由於現在血液可以給分離出四種主要成分,主要成分又可以分離出若干部分來,新問題就湧現了。基督徒要決定是否接受上述這類產品,不該只考慮到事情可能有什麼醫療效益和風險。相反,他最關心的應該是聖經的觀點,以及他的決定會怎樣影響自己跟全能上帝的關係。

主要的問題倒相當簡單。考慮一下若干經文、歷史和醫學背景,我們就可以看出這點。

耶和華上帝告訴人類的共同祖先挪亞,人必須把血當作特殊的東西看待。(創世記9:3,4)後來,上帝向以色列人頒布律法,顯示血是神聖的。律法說:「凡以色列家中的人,或是寄居在他們中間的外人,若吃什麼血,我必向那吃血的人變臉。」如果以色列人違反律法,他就會玷污同胞,因此上帝補充說:「[我必]把他從民中剪除。」(利未記17:10)到了公元1世紀,使徒和長老在耶路撒冷的一個會議中發布命令,說人必須「禁戒血」。「禁戒血」跟禁戒性不道德或棄絕崇拜偶像是同樣重要的。——使徒行傳15:28,29

當時,「禁戒」血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基督徒不會吃血,不管是鮮血還是凝固的血。他們不會吃沒放血的動物的肉,或任何加進了血的食物,例如血香腸。人進食上述任何食品,就違反了上帝的律法。——撒母耳記上14:32,33

在古代,大多數人都不把吃血當作一回事。我們從德爾圖良(公元2至3世紀)的著作可以看出這點。當時,有人誣衊基督徒,說他們吃血,德爾圖良就加以反駁,談到有些部族以嘗血來確認條約。他也說:「競技場有表演的時候,[有些]人搶著吃罪犯所流的鮮血,……好治療自己的癲癇症。」

對基督徒來說,這些做法(儘管有些羅馬人為了健康理由而這樣做)都是不對的。德爾圖良寫道:「我們在日常飲食裡連動物的血也不會吃。」羅馬人以加了血的食物去試驗真基督徒的忠誠。德爾圖良說:「我倒想問,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們清楚知道[基督徒]連動物的血也避而不吃,你們還以為他們會嗜人血嗎?」

今天,醫生建議輸血的時候,人多半不會想到事情是跟全能上帝的律法有關的。耶和華見證人渴望能保全生命之餘,也決心服從上帝就血所頒布的律法。從目前的醫學角度來看,這意味著什麼呢?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給病人輸全血的療法變得很普遍。耶和華見證人清楚看出,這樣做是跟上帝的律法背道而馳的;我們今天的想法依然一樣。不過,醫學隨時代進步,今天,給病人輸的往往不是全血,而是血的主要成分;這些成分包括:(1)紅細胞;(2)白細胞;(3)血小板;(4)血漿(血清,即血液中的液體部分)。醫生也許給病人輸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或血漿,在乎病人的情況怎樣。由於醫生可選擇輸血液的哪種主要成分,一個單位的血就可以分開來輸到更多病人的身體裡去。耶和華見證人認為,不論是輸全血,還是輸入其四種主要成分,都違反了上帝的律法。值得注意的是,見證人聽從聖經的吩咐,緊守立場,結果免除了不少風險,包括經輸血感染肝炎或愛滋病等。

可是,由於血液經處理後不僅可分離出其主要成分,還可以從主要成分再分離出更細微的部分來,問題就出現了。醫護人員是怎樣使用這些血液的微小部分的呢?基督徒要決定是否接受這些成分,該考慮一些什麼因素?

 血的結構十分複雜。即使是血漿,當中百分之90都是水分,也含有多種激素、無機鹽、酶,以及像礦物和糖等營養素。血漿還含有若干蛋白質,像白蛋白、凝血因子和各種抵禦疾病的抗體。技術員可以從血漿分離出許多血漿蛋白來,然後加以使用。舉個例,血友病患者容易失血,醫生常會給他們輸凝血第八因子。當人暴露在某些疾病之下,醫生則也許會建議注射球蛋白;這類蛋白質是從具有免疫力的人的血漿中提取出來的。其他血漿蛋白也具有醫藥用途。上述這些資料旨在說明,血液的一種主要成分(血漿)可以經過處理而分離出更微小的部分來。 *

像血漿一樣,血液的其他主要成分(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也可以分離出更小的部分來。例如,技術員可從白細胞提取干擾素和白細胞間素,用來治療某些過濾性感染和癌症。血小板能提取出有助傷口復元的因子來。有些藥物,其成分涉及(至少在起初階段)從血液成分提取出來的東西,也在研究之列。這類療法往往不是給病人輸入血的主要成分,而是其中的極微成分。基督徒應當接受這些血液的極微成分嗎?我們不能肯定地說應當或不應當。聖經並沒有詳細論述這件事,所以基督徒必須本著良心,在上帝面前自行決定。

有些基督徒拒絕採用任何由血衍生的藥物;即使一些藥物含有從血液主要成分而來的極微部分,能使人暫時具有被動免疫能力,他們也不願接受。他們認為,上帝吩咐人「禁戒血」的意思正是這樣。他們是根據上帝向以色列人頒布的律法——生物所流的血要「倒在地上」——作出推斷的。(申命記12:22-24)這條律法跟現在討論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呢?因為要製成球蛋白,以及從血液提取出來的凝血因子等東西,就必須先收集血液,加以處理。因此,有些基督徒拒絕採用這些產品,就像他們拒絕輸全血或其四種主要成分一樣。他們本著良心,誠懇地採取這個立場,別人應該尊重他們。

其他基督徒的決定卻不一樣。他們同樣拒絕給輸全血、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或血漿,但如果一些藥物含有的只是由血液主要成分分離出來的細微部分,他們也許會讓醫生以這類藥物治療他們。即使這樣,他們的決定也不一定在每方面都完全一樣。一個基督徒也許接受球蛋白注射,但如果藥物含有若干成分,是從紅細胞或白細胞提取出來的,他們卻不一定接受注射。話說回頭,以整體來說,為什麼有些基督徒認為他們可以接受這些血液的細微成分呢?

 《守望台》1990年8月1日刊的「讀者來函」指出,孕婦血液中的血漿蛋白(血漿中的微小部分)可進入胎兒的獨立血液系統裡,母親藉此把免疫球蛋白傳給胎兒,賦予胎兒寶貴的免疫力。另一方面,胚胎的紅細胞結束了正常的壽命後,它們帶氧的部分就起了變化。當中有些變成膽紅素,然後穿過胎盤來到母體,隨母親的排泄物排出體外。有些基督徒也許因而認為,既然血液主要成分的若干部分可以在這種自然的情況下由人傳給人,他們也可以接受含有從血漿或血細胞提取出來的成分的溶液。

既然人們對這個問題意見不一,各自本著良心而作的決定也可能有所不同,這個問題是不是無關重要的呢?不,這是一件嚴肅的事。但基本的道理很簡單。上述資料表明,耶和華見證人決不輸血,不管是全血還是血液的主要成分。聖經明令吩咐基督徒「要禁戒獻給偶像的犧牲,禁戒血,……也要禁戒淫亂」。(使徒行傳15:29)至於含有血液主要成分的若干細微部分的藥物,每個基督徒就得深思熟慮,本著良心自行決定是否接受。

如果療法看來能即時見效,不少人都會樂意採用,就算明知某種療法,例如使用含血產品的療法,帶有若干風險,他們也照樣接受。不過,真基督徒卻不會單看事情的表面,相反,我們盡力開闊眼界,對事情懷有更平衡的看法。醫護人員提供優質的醫藥護理,耶和華見證人深表賞識之餘,也會衡量各種療法的風險與好處。可是,事情如果涉及由血衍生的產品,見證人就會小心謹慎,把上帝的觀點(既然生命來自他)以及自己跟他的個人關係看得更重。——詩篇36:9

詩篇執筆者寫道:「耶和華——上帝是日頭,是盾牌,要賜下恩惠和榮耀。他未嘗留下一樣好處不給那些行動正直的人。……耶和華啊,倚靠你的人便為有福!」基督徒可以像詩篇執筆者一樣對上帝滿懷信心,是何等美好的福分!——詩篇84:11,12

[腳注]

^ 12段 請參看《守望台》1979年7月15日刊和1994年10月1日刊的「讀者來函」。製藥公司已研製出一些合成產品,而其中的成分並非由血液提取出來。醫生也許建議使用這類產品,以取代以往採用的若干血液的微小成分。

[第30頁的附欄]

你可以向醫生提出的問題

你要是得動手術或接受治療,其間醫護人員可能用上含血的產品,你可以問:

我是耶和華見證人,在任何情況下,我決不接受輸血(不管輸的是全血、紅細胞、白細胞、血小板還是血漿)。這是有關的醫護人員都知道的嗎?

如果醫生建議採用的藥物可能是由血漿、紅細胞、白細胞或血小板製成的,你可以問:

這種藥物是由血的四種主要成分當中的一種製成的嗎?要是這樣,你可以解釋一下藥物的成分嗎?

這種由血衍生的藥物可能要用上多少?是吃的還是注射的?

如果我本著良心,接受這種含血液極微成分的藥物,有哪些醫療風險呢?

如果我本著良心,拒絕採用這種藥物,還有其他什麼療法沒有?

我再考慮一下,決定了以後,我可以什麼時候告訴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