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上帝幫助我克服害羞

上帝幫助我克服害羞

 人物生平

上帝幫助我克服害羞

露思·烏爾里克自述

教士大放厥詞,肆意詆毀守望台聖經書社首任社長查爾斯·羅素。我忍不住在他的門前痛哭起來。現在讓我解釋一下,為什麼我這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子會上門探訪別人。

1910年,我在美國內布拉斯加州一個農場上出生,家人都是虔誠的教徒。每天早上和晚飯之後,我們一家人都一起閱讀聖經。家父是溫賽德鎮循道會禮拜堂主日學的負責人。這個鎮離我們的農場約莫6公里。我們有一輛載客馬車,馬車的窗戶裝有簾子;所以不論晴雨,我們都能夠在星期日早上上禮拜堂。

我大約八歲的時候,當時還是嬰孩的弟弟患了小兒麻痺症,於是媽媽帶他到艾奧瓦州的療養院接受治療。儘管媽媽悉心照料,弟弟還是活不下去。不過在這段日子,媽媽在艾奧瓦州碰到一位聖經研究者(當時耶和華見證人的名稱)。她們討論了許多次,媽媽還跟這個女士一起參加聖經研究者的聚會。

媽媽回家時,帶了幾卷守望台社出版的《聖經的研討》回來。不久她就深信聖經研究者所傳講的是真理了;她看出靈魂不死、地獄永火一類的主張都是謬誤的。——創世記2:7;傳道書9:5,10;以西結書18:4

可是,爸爸非常不高興,他極力反對媽媽參加聖經研究者的聚會。他堅要帶著哥哥克拉倫斯和我上禮拜堂。可是,每逢爸爸不在家, 媽媽就把握機會教導我們學習聖經。由於這緣故,我們兩個孩子都有充分機會把禮拜堂的道理和聖經研究者的主張好好比較一下。

克拉倫斯和我經常參加禮拜堂的主日學,有時他向主日學教師提出問題,但教師卻不知道怎樣回答。我們回家告訴媽媽,於是媽媽跟我們詳細討論這些問題。最後,我不再上禮拜堂了,轉而跟媽媽參加聖經研究者的聚會。不久克拉倫斯也離開禮拜堂,跟我們一起參加聚會。

應付害羞

1922年9月,媽媽和我出席聖經研究者在俄亥俄州杉樹角舉行的一個令人難忘的大會。我仍清楚地記得當時有一幅巨大的橫幅張開,守望台社社長約瑟夫·盧述福引用橫幅上的話,呼籲在場的一萬八千多名聽眾:「要宣揚君王和他的王國。」我深受感動,覺得當務之急是要向人談論上帝王國的好消息。——馬太福音6:9,10;24:14

1922年至1928年間舉行的大會採納了一連串的決議。後來聖經研究者把這些決議的內容印成傳單,分發給世界各地數以百萬計的人。我長得高高瘦瘦,人人都叫我做「跑狗」,因為我常常跑來跑去,逐家逐戶分發單張。我的確很喜歡這件工作。可是,要在別人門前親自向人談論這個王國的信息,又是另一回事了。

其實我是個非常害羞的人。每年媽媽都請一班親友回家,我怕得整天躲在房間裡不敢出來。有一次,媽媽要我出去跟他們一起拍張全家福,可是我不肯。媽媽只好把我從房間拖出去,我大喊大叫也於事無補。

然而,最後我不得不下定決心,把聖經 書刊放進書袋。我一次又一次地告訴自己:「我實在做不到。」不過,我隨即又對自己說:「我一定要做。」我終於去了傳道。之後,我感到非常高興,因為我終於鼓起勇氣做了。最令我感到喜樂的,不是傳道工作的過程,而是自己實際做了這件工作。大概在這個時候,我碰到剛才所說的那個教士,最後哭著離去。隨著時間過去,我憑著耶和華的幫助,能夠在人家門前跟住戶談話,我的喜樂也不斷增加。後來我在1925年受浸,象徵我把自己呈獻給耶和華。

開始全時服務

十八歲那年,我用姨母遺下給我的錢買了一部汽車,開始做先驅(全時傳道工作)。兩年後(1930年),我和先驅同伴接獲一項傳道的任務。那時克拉倫斯也做了先驅。不久之後,他獲邀到紐約布洛克林耶和華見證人的世界總部(伯特利)服務。

大約在這個時候,我們的父母仳離了。於是媽媽和我請人造了一個活動房屋車,兩人一起做先驅。那時大蕭條正影響到全美國,要繼續做先驅談何容易,但我們決心不放棄這種服務。我們用聖經書刊跟人交換雞、雞蛋、菜蔬、舊電池和廢鋁。我們把舊電池和廢鋁賣掉,用這些錢買汽油和支付其他開銷。此外,我學會為汽車加潤滑油和更換燃油,這樣可以節省一點金錢。我們目睹耶和華實現他的應許,為我們打開出路,幫助我們克服了種種困難。——馬太福音6:33

接受海外傳道工作的任務

1946年,我獲邀到紐約州的南蘭星鎮守望台基列聖經學校的第七屆受訓。至那時為止,媽媽已和我一起做了15年先驅,然而媽媽不想妨礙我接受海外傳道工作的訓練,所以她鼓勵我接受到基列學校進修的機會。畢業之後,我跟來自伊利諾伊州皮奧里亞市的瑪莎·赫斯成為同伴。我們跟另外兩個人奉派到俄亥俄州的克利夫蘭市,在那裡待了一年才被派到海外服務。

1947年,瑪莎和我被派到夏威夷服務。由於入境沒有困難,媽媽也搬到火奴魯魯來,住在我們附近。她的健康越來越差,因此,除了從事海外傳道工作之外,我也要照料她。1956年,媽媽在夏威夷去世,享年77歲。我們抵達夏威夷的時候,當地只有130個耶和華見證人。但媽媽去世時,傳道員的數目已超過一千人。這裡已不需要海外傳道員了。

當時瑪莎和我接到守望台社來信,派我們到日本服務。我們最關心的問題是,我們這個年紀,是否仍然能夠學會日語!當時我已經48歲,瑪莎只不過比我年輕四歲。但我們把事情交在耶和華手裡,然後欣然接受這個工作崗位。

我們參加了1958年在紐約楊基運動場和馬球場舉行的國際大會之後,隨即乘船前往日本。我們抵達橫濱港時碰到颱風,唐·哈斯利特和妻子梅寶爾、勞埃德·巴雷和妻子 梅爾巴,以及其他海外傳道員都來迎接我們。當時日本只有1124個耶和華見證人。

我們立即開始學習日語,並參與逐戶傳道工作。我們用英語字母把日語介紹詞音譯出來,向住戶讀出。住戶會回答一句話(“Yoroshii desu”“Kekko desu”)。人家告訴我們,這句話的意思是「不錯」「很好」。可是我們很難分辨住戶到底是否感興趣,因為他們拒絕別人的時候也說同一句話。這句話表示接受還是拒絕,主要取決於說話的人當時的音調和面部表情。我們過了一段時間才曉得怎樣分辨這句話的真意。

令我欣慰的經歷

我費盡九牛二虎之力學習日語之際,一天,我在三菱公司宿舍遇到一個二十歲的女子。她開始學習聖經,知識不斷增加,後來在1966年受了浸。一年後,她開始做先驅,不久就獲派成為特別先驅,直至現在。看見她從年輕的日子就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全時傳道工作之上,實在給我莫大的鼓勵。

對那些生活在不信奉基督教的社區裡的人來說,採取立場擁護聖經真理尤其困難。可是,許多人都克服了這些困難,包括若干跟我學習聖經的人在內。他們毅然把傳統日本家庭所設置的昂貴佛教祭壇和神道教神龕扔掉。有時親屬把他們的舉動視為對先人不敬,所以這些新近感興趣的人要表現很大勇氣才能這樣做。他們的勇敢行動使人想 起,早期的基督徒怎樣把許多與偽宗教有關的物品燒掉。——使徒行傳19:18-20

我記得有一個聖經學生是家庭主婦,她打算整家人遷出東京,搬進一個完全沒有異教崇拜物品的新居。她把意願告訴丈夫,丈夫表示願意跟她合作。她歡天喜地把這件事告訴我,可是後來想起,自己已裝進箱子的物品中,包括一個很昂貴的大理石花瓶。人家曾告訴她,這個花瓶能為闔家帶來快樂。她懷疑花瓶可能跟偽宗教有關,於是用錘子把它擊碎扔掉。

看見這個女子和其他人甘心樂意扔去與偽宗教有關的貴重物品,然後勇敢地事奉耶和華而開始新的生活,對我來說的確是報酬豐富、心滿意足的經歷。我有幸在日本做了四十多年海外傳道工作,我經常為這個殊榮感謝耶和華。

現代「奇跡」

回顧過去七十多年的全時服務,在我看來,有些事簡直好像是現代奇跡一般,這些事令我大感驚訝。我在年輕的日子十分害羞,絕沒有想到自己竟會用一生的時間,主動向人談論一個大多數人都沒有興趣知道的王國。然而我不但能夠這樣做,還看見數以百計,數以千計的人也這樣做,而且做得十分出色。1958年我剛抵達日本時,這裡只有一千多個耶和華見證人,現在耶和華見證人的數目已增至超過二十二萬!

瑪莎和我最初抵達日本時,被派到東京的日本分社辦事處居住。1963年,另一所六層的新分社設施在原址建成,自那時以來, 我們一直住在那裡。1963年11月,社方為這座新建築物舉行呈獻禮。分社監督勞埃德·巴雷弟兄發表呈獻禮的演講,當時共有163人出席呈獻禮,包括我們在內。那時日本已有3000個耶和華見證人。

我很高興能夠目睹日本的宣揚王國工作迅速增長,到1972年,傳道員的數目達到1萬4000多人。那年沼津市新分社的擴建工程落成。但到1982年,日本的王國宣揚者數目已超過6萬8000人。於是,社方在離東京約80公里的海老名市興建一座更大的分社。

與此同時,弟兄把位於東京市中心的前分社辦事處翻新了。後來這座建築物成為海外傳道員之家,供二十多個在日本服務了四五十年或更長時間的海外傳道員居住。我和結伴已久的瑪莎·赫斯也住在這裡。社方派一個醫生(他的妻子是護士)跟我們住在一起,仁愛地照料我們的健康問題。最近,社方加派另一個護士來照顧我們。白天更有些基督徒姊妹來協助護理工作。海老名伯特利之家也派兩個成員為我們預備飯菜及做清潔的工作。耶和華對我們真的關懷備至。——詩篇34:8,10

三十六年前,社方呈獻了現在我們這班在日本工作多年的海外傳道員所住的房子。去年11月是我的海外傳道生涯另一個特別的日子。1999年11月13日,我跟其他4486人一起,其中包括幾百個來自37個國家、事奉上帝多年的見證人,一同出席海老名的守望台聖經書社日本分社擴建設施的呈獻禮。目前,日本分社約莫有650個成員。

自我帶著羞怯開始逐家逐戶向人散播聖經信息以來,至今差不多有八十年了,耶和華一直給我所需的力量。他幫助我克服了害羞。我堅信耶和華能夠運用任何信賴他的人;甚至像我這樣極度害羞的人,他也能夠任用。我把一生用來向陌生人談論我們的上帝耶和華,我的一生過得多麼充實、多麼有意義!

[第21頁的圖片]

跟媽媽和克拉倫斯合攝,克拉倫斯從伯特利來探望我們

[第23頁的圖片]

在紐約州南蘭星鎮的基列學校附近,幾個同學在草地上研讀

[第23頁的圖片]

左起:我、瑪莎·赫斯和媽媽在夏威夷

[第24頁的圖片]

右:東京海外傳道員之家的成員

[第24頁的圖片]

下:與跟我結伴多年的瑪莎·赫斯合攝

[第25頁的圖片]

我們在海老名市加建的分社設施於去年11月舉行呈獻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