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四福音——史實還是神話?

四福音——史實還是神話?

 四福音——史實還是神話?

拿撒勒人耶穌——這個年輕人改變了人類的歷史,他的生平事跡在世界各地也廣為人知。有些人在學校裡讀到他的生平,其他人則從閱讀和交談獲知他的事跡。許多人承認四福音含有許多永不過時的真理和格言,例如其中有句話說:「你們的話,『是』就該指是,『 不是』就該指不是。」(馬太福音5:37)不管你的父母是不是教徒,他們灌輸給你的做人道理也可能是來自四福音的。

對千百萬誠懇的基督徒來說,四福音所描述的基督深深感動他們,使他們甘願為他而受苦,甚至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這幾卷福音書激勵他們表現勇氣、忍耐、信心,也給他們穩確的希望。你豈不同意,除非我們能夠找到確鑿的證據,否則就絕不該貿然把這些記載視作虛構的故事嗎?想到四福音對人類的思想和行為所產生的重大影響,如果有人懷疑四福音是否值得相信,你豈不會要他提出充分證據來嗎?

關於這幾卷福音書,我們請你考慮幾個發人深省的問題,親自看看那些仔細查考過四福音的人(其中有些甚至不是基督徒)對這些問題有什麼看法,然後根據你所知的事實作出結論。

要考慮的問題

◆ 四福音可能只是人天衣無縫地虛構出來的嗎?

耶穌專題研討會的創辦人羅伯特·芬克說:「馬太、馬可、路加、約翰把彌賽亞包裝得跟耶穌死後才逐漸形成的基督教教義不謀而合。」可是在福音書的寫成期間,許多當時活著的人不但聽過耶穌的教訓,看到他的作為,甚至還在耶穌復活之後見過他,但這些人並沒有指責福音執筆者作偽行騙。

請考慮有關基督死亡和復活的記載。並非只有四福音才載有關於耶穌死亡和復活的可靠記錄,使徒保羅在寫給古代哥林多基督徒的第一封信裡也提及過這件事。保羅寫道:「我所領受的事,我已經傳給你們,首要的事之一就是:基督照經書所說的,為我們的罪死了;他被埋葬,而且照經書所說的,第三天被興起來;他出現給磯法看,然後給那十二個人看。後來有一次,他出現給五百多個弟兄看,其中大部分到目前還在,有的卻在死裡睡了。後來,他出現給雅各看,然後給所有使徒看,最後他還出現給我看,但我不過像早產嬰兒一樣。」(哥林多前書15:3-8)這些目擊證人都是耶穌生平史實的保管人。

《基督教希臘語聖經》並不含有現代聖經批評家所指控的虛構記載。這樣的記載是在公元2世紀的若干著作裡出現的。因此叛道的勢力已在一些跟真基督徒疏遠的社區裡逐漸形成,結果產生了若干有關基督的謬誤報導。——使徒行傳20:28-30

 ◆ 四福音可能只是傳奇故事嗎?

作家兼批評家劉易斯發覺,他很難把福音書僅視作傳奇故事。他寫道:「站在文學歷史家的立場,我敢絕對肯定,不管福音書是什麼,也不是傳奇故事。它們缺少了傳奇故事的文采。……耶穌一生大部分事情我們都不知道,人編造的傳奇故事不會是這樣的。」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知名的歷史家威爾斯並不以基督徒自居,他卻承認說:「全部四卷[福音書的執筆者]都不謀而合地給我們描繪了一個非常實在的人物,從而表明這些記載都是真人真事。」

請想想耶穌復活後向門徒顯現的情況。一個善於編造故事的人很可能會安排耶穌威風凜凜地回來,發表一個驚天動地的演講,或沐浴在燦爛的光芒和榮耀裡;但四福音並沒有這樣的描述。相反,各福音書的執筆者只描述耶穌站在門徒面前,然後問道:「小孩子,你們沒有什麼吃的吧?」(約翰福音21:5)學者格雷格·伊斯特布魯克說:「我們從這些細節看出,四福音是真實的記載,不是虛構的故事。」

認為福音書是傳奇故事的指控難以成立的另一個理由是,寫四福音期間,拉比的施教方式十分嚴謹。他們喜歡採用死記硬背的方法。有鑑於此,執筆者寧可小心翼翼把耶穌的話簡單、準確地記錄下來,而不是用華麗的詞藻大事渲染。

◆ 假如四福音真的是傳奇故事,它們能夠在耶穌死後那麼短時間之內就編纂成書嗎?

根據現有的證據,四福音是在公元41年至98年寫成的。耶穌死於公元33年。這意味著他的生平記載在他結束服事職務之後一段相當短的時間內就編纂成書了。這件事大大削弱了那些力主福音書記載是傳奇故事的人的論據。傳奇故事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形成和流傳開去。就以古希臘詩人荷馬的《伊利亞特》和《奧德賽》為例,有些人認為這兩首史詩的傳奇故事流傳了幾百年之久才確定下來。四福音的記載又怎樣?

歷史家威爾·杜蘭特在《凱撒與基督》一書中寫道:「幾個平凡的人……竟然能夠塑造出這麼威嚴有力、親切感人的品格,這麼高尚的道德情操,以及這麼激勵人心的天下一家理想,就真是奇跡了。這比福音書所載的任何奇跡更令人難以置信。經過兩個世紀的聖經批評之後,基督的生平、品德和教訓的輪廓仍然相當鮮明,為西方人的歷史添上了無限的姿采。」

◆ 四福音是否曾因應早期基督徒的需要,在後來加以改編呢?

有些批評家認為,早期基督徒社區的政治情勢曾促使四福音的執筆者改編耶穌的事跡或加插一些資料。可是,我們仔細讀讀四福音,就可以看出執筆者絕沒有作過這樣的修改。如果福音書裡關於耶穌的記載曾由公元1世紀的基督徒處心積慮加以修改,為什麼書裡仍然含有一些對猶太人和外邦人的負面評語呢?

馬太福音6:5-7是個很好的例子,執筆者引述耶穌的話說:「你們禱告的時候,也不可像那些虛偽的人;因為他們喜歡站在會堂裡、站在闊路的轉角上禱告,要讓人看見。我實在告訴你們,他們已經收到全部的報酬了。」耶穌的這段話顯然譴責猶太的宗教領袖。耶穌接著說:「你們禱告,不要把同樣的話重複又重複,好像眾國族的人[外邦人] 所做的,他們以為說得多就蒙垂聽。」福音書執筆者這樣引述耶穌的話,並不是想贏得更多歸信者,他們只是把耶穌實際說過的話記錄下來罷了。

請也考慮一下另一件事。福音書報導有些女子來到耶穌墓前,發現墓穴空了。(馬可福音16:1-8)格雷格·伊斯特布魯克說:「在古代中東的社會,女子的證言一向被視為靠不住。舉個例,兩個男子作證就足以定一個女子犯了通姦罪,但沒有任何女子的證言能夠定男子的罪。」事實上,耶穌的門徒也不相信女子的話!(路加福音24:11)因此,我們很難相信竟有人會蓄意捏造這樣的故事。

《基督教希臘語聖經》的書信部分和使徒行傳都不含有比喻。這是個有力的論據,顯示四福音所含的許多比喻不是早期基督徒加插進去的,而是耶穌自己所說的。此外,我們仔細把福音書和書信部分比較一下,就會發現福音書執筆者絕沒有把保羅或《基督教希臘語聖經》其他執筆者的話改頭換面,然後視之為耶穌的主張。如果早期基督徒群體曾這樣做,我們就應當至少會在福音書裡找到一些書信部分的內容。既然我們找不到,我們有理由相信福音書的記載是真實可靠的。

◆ 福音書有些內容看來自相矛盾,這又怎樣?

很久以來,聖經批評家一直說福音書充滿矛盾。歷史家杜蘭特曾試以完全客觀的觀點,從純粹歷史文獻的角度去查考福音書的記載。雖然他說其中有些看來矛盾的地方,但他總結說:「這些矛盾只是細節上的差異,並不足以影響內容;對觀福音書(馬太福音、馬可福音、路加福音)在各主要部分都彼此協調一致,共同構成了一個首尾一貫的基督形像。」

福音書裡一些看來矛盾的記載,時常並不難消除。我們可以用馬太福音8:5的記載說明這點,這節經文說:「有一個軍官來見[耶穌],懇求他」醫治他的僕人。但我們在路加福音7:3卻讀到,軍官「差遣些猶太人的長老前去,求耶穌來使他的奴隸平安脫險」。軍官請長老代表他對耶穌說話。馬太福音說軍官親自懇求耶穌,因為他通過長老作代言人,向耶穌提出請求。由此可見,不少所謂的矛盾其實很容易消除,以上僅是其中一個例證而已。

 批評家說福音書未能符合真實歷史的標準,這個聲稱又怎樣?杜蘭特說:「批評家一股勁兒要尋找聖經的錯處,用極為嚴格的標準去驗證《新約聖經》。要是用同一標準來驗證一百位古賢,例如漢穆拉比、大衛、蘇格拉底等,相信這些古賢都會變成神話人物了。雖然寫福音書的人本身也有偏見和神學成見,他們卻記下許多事件,是杜撰的人絕不會寫下來的,例如,眾使徒彼此爭競,想在天國獲得高人一等的地位;耶穌被逮捕之後,他們四散奔逃;彼得不認耶穌……等。讀到這些記載,我們不得不相信其中所敘述的都是活生生的真實人物。」

現代的基督教足以代表福音書裡的耶穌嗎?

耶穌專題研討會宣告,他們就福音書所作的研究,是「不受教會會議所約束的」。但歷史家威爾斯看出,福音書裡耶穌的教訓,跟各基督教會的主張其實有很大差別。他寫道:「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耶穌的使徒曾聽過三位一體的道理,至少沒有從耶穌聽過。……[耶穌]也從沒有表示他的母親馬利亞該受人崇拜;這種聖母崇拜其實是由崇拜天后伊希斯演變過來的。所有典型的基督教會道理,不論在崇拜方面還是在習俗方面,耶穌都沒有提過。」因此,人絕不能根據各基督教會的主張去判斷福音書的價值。

你認為怎樣?

考慮過以上各點之後,你 有什麼想法呢?有任何令人信服的 真實證據,表明福音書僅是神話嗎?許多人發現,雖然批評家質疑福音書的真確性,他們提出的證據實在難以令人信服。為了對事情獲得正確的看法,你得懷著開明客觀的態度,仔細讀讀福音書的記載。(使徒行傳17:11)你會留意到,福音書對耶穌的品格所作的描述是首尾一貫、誠實無偽、準確無誤的,因此這些記載絕不是一堆虛構的故事。 *

如果你仔細查考聖經,把其中的勸告應用出來,你就會看出聖經的確能夠改善你的生活。(約翰福音6:68)四福音裡耶穌所說的話尤其能夠造益我們。此外,你還能夠從福音書獲知,上帝為順服的人類預備了一個光明幸福的前途。——約翰福音3:16;17:3,17

[腳注]

^ 29段 請參看以下兩本由紐約守望台聖經書社出版的書刊:《聖經——上帝的話語抑或人的話語?》第5-7章,以及題名為《一本造益萬民的書》的冊子。

[第7頁的附欄]

真實報導的確據

若干年前,一個澳大利亞劇作家曾一度對聖經懷有批評的態度,但後來卻承認說:「記者的首要責任是將事實考查清楚,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這樣做。……我大感驚訝,因為我讀到的[福音記載]並不是傳奇故事,也不是以自然手法虛構的。福音書是報導,是對一些異乎尋常的事件所作的第一、第二手報導。……報導的文章有自己的風格,而福音書正有這種風格。」

類似地,奧克蘭大學古典文學系教授布萊克洛克說:「我自稱是歷史家,我從歷史的角度去看古典文學。我敢說有關基督的生平、死亡、復活的證據,比大部分古代歷史更真實、更可信。」

[第8,9頁的地圖或圖片]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腓尼基

加利利

約旦河

猶地亞

[圖片]

「有關基督的生平、死亡、復活的證據,四福音比大部分古代歷史更真實、更可信。」——布萊克洛克教授

[鳴謝]

Background maps: Based on a map copyrighted by Pictorial Archive (Near Eastern History)Est. and Survey of Isra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