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他們在耶斯列發現了什麼?

他們在耶斯列發現了什麼?

 他們在耶斯列發現了什麼?

長久以來,耶斯列古城的遺址一直荒無人煙。在聖經歷史上,耶斯列一度光芒四射。這個城如今給一層層的泥土覆蓋住,昔日的光輝已不復存在了。在古城的遺址上,只留下荒涼的土墩。考古學家近年著手勘查耶斯列的遺跡。關於聖經的記載,這些遺跡透露什麼呢?

聖經所提及的耶斯列

在古以色列,耶斯列谷是一片肥美的平原,耶斯列城就坐落在這片肥田沃土的東邊。在平原對面以北是摩利岡。米甸人曾在這兒紮營,準備攻打士師基甸和他的部隊。稍微向東轉就是哈律泉,位於基利波山的山腳處。在哈律泉旁,耶和華把基甸手下的士兵從幾萬人減少到僅僅300人。這樣做是要證明,他有能力拯救自己的子民,不用倚靠龐大的軍隊。(士師記7:1-25;撒迦利亞書4:6)在附近的基利波山上,以色列第一位君王掃羅給非利士人打敗了。在這場激戰中,非利士人殺了掃羅的兒子約拿單,他另外兩個兒子也戰死沙場。掃羅後來拔刀自殺。——撒母耳記上31:1-5

關於耶斯列古城,聖經所提及的各個事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聖經不但報導以色列的統治者濫用職權、叛道離棄上帝,同時也講述耶和華的僕人怎樣盡忠職守、熱心為他服務。公元前10世紀的下半葉,雖然北部十支派以色列王國的首都是撒馬利亞,國王亞哈卻在耶斯列大興土木,建造王宮。(列王紀上21:1)耶和華的先知以利亞聽到從耶斯列傳來的消息,說亞哈王的外族妻子耶洗別聲言要把他置於死地。這位先知在迦密山上證明了耶和華是真神後,就勇敢無畏地把巴力的先知殺掉。他觸怒了耶洗別,因而惹上殺身之禍。——列王紀上18:36-19:2

耶斯列接著發生了一宗令人髮指的罪行。耶斯列人拿伯慘遭殺害。亞哈王一心要佔有拿伯的葡萄園。國王要求拿伯出讓葡萄園,忠心的拿伯卻回答說:「我敬畏耶和華,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拿伯緊守原則,斷然拒絕了亞哈的要求,令國王大感不悅。耶洗別王后看見國王鬱鬱不樂,就捏造證供,誣告拿伯褻瀆上帝、冒犯國王。結果拿伯無辜受害,被人用石頭打死。事後,國王把拿伯的葡萄園據為己有。——列王紀上21:1-16

由於耶洗別設計陷害拿伯,以利亞預告她的結局,說:「狗在耶斯列的外郭必吃耶洗別的肉。」先知又說:「凡屬亞哈的人,死在城中 的必被狗吃,……從來沒有像亞哈的,因他自賣,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受了王后耶洗別的聳動。」亞哈從以利亞的口中得知耶和華的判決後,就在上帝面前謙卑自抑。由於這個緣故,耶和華宣布上述的懲罰不會在亞哈還在世的時候臨到。(列王紀上21:23-29)聖經的記載接著提到,在以利亞的繼承人以利沙的日子,上帝膏立耶戶為以色列的國王。耶戶駕著戰車來到耶斯列,吩咐人把耶洗別扔出王宮的窗外。耶洗別給馬匹踩死了。後來,有人發現她的頭骨、雙腳和雙掌,屍體的其餘部分已被狗吃掉了。(列王紀下9:30-37)直接跟耶斯列有關的最後一件事,發生在亞哈的70個兒子被處決之後。耶戶把亞哈王眾子的首級分成兩大堆,放在耶斯列的城門口。支持亞哈行惡的大臣和祭司,耶戶隨後把他們通通殺掉。——列王紀下10:6-11

考古學家發現了什麼?

1990年,特拉維夫大學的考古學研究院(由戴維·烏西什金代表)和耶路撒冷的英國考古學院(由約翰·伍德黑德代表)攜手合作,著手發掘耶斯列的遺址。在1990年到1996年間,發掘工程分七季(每季延續六個星期)進行,參與發掘的志願人員由80個到100個不等。

關於考古研究,現代的處理手法是:撇開一切成見和理論,只根據發掘出來的遺物去研究古代歷史。所以,考古學家研究聖經地區的時候,不會把聖經看做最高權威。他們必須審查所有參考資料,仔細衡量一切具體證據。可是,正如約翰·伍德黑德所說,聖經的記載只有幾章提及過耶斯列,但除此之外就別無古代的書面證據了。既然這樣,他們研究耶斯列的遺跡時,就有理由要考慮聖經的記載和年代計算了。考古學家的研究發現了什麼?

他們從起初掘出的堡壘和陶器可以斷定,這些遺跡追溯到所謂的鐵器時代,跟聖經提及耶斯列的年代完全吻合。他們繼續掘下去,其間發現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物。首先,出乎他們意料的是,古城的遺址面積廣闊,四周的堡壘又高又厚。考古學家起先預計,古城連堡壘的面積,跟古代以色列王國的首都撒馬利亞差不多。可是,隨著他們發掘下去,他們清楚看出,耶斯列的面積原來比撒馬利亞大得多。沿著城牆的長度測量,耶斯列的面積約為300米乘150米。考古學家先前在以色列也發掘過其他跟耶斯列年代相同的古城遺址。可是,耶斯列的總面積,不計城牆在內, 卻比任何一個同年代的古城要大兩倍有多。這個古城給乾涸的護城河圍繞著,從堡壘高處到下面的護城河有11米的垂直間距。烏西什金教授指出,在聖經時代,耶斯列的護城河是絕無僅有的防禦工事。他說:「除了耶斯列的護城河外,在以色列發現的護城河遺跡都是屬於十字軍年代或以後的。」

另一個出乎意料的特色是,古城的中心區並沒有很多建築物。築城期間,工人運來了大量的紅棕色泥土,在圈地裡蓋了一個高於路面的平地台,跟大型講台很相似。論到泰勒耶斯列的發掘工程,《第二份初步報告》指出,這個顯眼的平台足以表明,耶斯列不僅僅是宮廷所在地。報告說:「據我們推測,在暗利王朝[暗利和他的子孫]統治期間,耶斯列可能是以色列皇家軍隊的中央基地。……皇家戰車隊和騎兵隊就在這裡駐紮,接受軍事訓練。」伍德黑德認為,從高於路面的平地台和圈地的面積估計,這個地方可能是個閱兵場,目的是要炫耀軍事力量,一顯當日中東最龐大的戰車隊的威勢。

考古學家對掘出的城門遺跡特別感興趣。遺跡表明,城門口至少設有四個守衛室。可是,由於長久以來古城遺址的石塊不斷被人偷去,他們很難根據以上的發現作出定論。據伍德黑德的意見,遺跡顯示城門設有六個守衛室,大小跟他們在米吉多、夏瑣和基色所發現的差不多。 *

從軍事和地理的角度來看,耶斯列所處的位置十分理想。可是,考古學家發現,這個城的存留時間卻短得出人意表。伍德黑德指出,耶斯列雖然城防鞏固,但經過一段時間以後就湮沒了。在短短幾十年間,這個軍事基地已失去了利用價值。耶斯列的際遇跟以色列的其他許多要塞截然不同。在聖經時代,像米吉多、夏瑣和首都撒馬利亞一類的以色列城邑,曾多次被人修葺、擴建,而且在不同時期都有人居住。耶斯列這個理想基地為何這麼快就喪失了用途呢?伍德黑德認為,亞哈和他的王朝揮霍無度,大肆浪費國家資源,害得國家經濟陷於崩潰邊緣。耶斯列的廣闊面積和巨大軍事力量足以表明這點。耶戶登基作王之後,可能不想跟亞哈拉上關係,於是棄城而去。

到目前為止,出土的證據全都表明,在鐵器時代,耶斯列是以色列一個重要的活動中心。古城的面積和周圍的堡壘,跟聖經所描述的相符。聖經透露,亞哈和耶洗別曾在耶斯列建造王宮。種種跡象表明,在鐵器時代,耶斯列的居民人數有限,有人居住的時間也不長。這一點跟聖經的記載完全吻合。聖經報導,在亞哈統治期間,耶斯列迅速興盛起來,後來因受到耶和華的處分而沒落了。在耶和華的指示下,「凡亞哈家在耶斯列所剩下的人和他的大臣、密友、祭司,耶戶盡都殺了,沒有留下一個」。——列王紀下10:11

計算耶斯列的年代

約翰·伍德黑德坦言:「在考古學上,要找一個準確的基點去計算出土文物的年代是 非常困難的。」考古學家審查過去七年的出土文物,把耶斯列遺址的發現跟其他文化遺址的發現比較起來。他們看出有必要重新評定出土文物的年代。這樣的比較也引起了爭議。為什麼呢?從20世紀60年代到70年代初,以色列考古學家伊格爾·雅丁一直在米吉多的遺址進行發掘。據他判斷,從那兒掘出的堡壘和城門,可以追溯到所羅門王的時代。自那時以來,許多考古學家都把雅丁的判斷當做定論看待。如今在耶斯列遺址發現的堡壘、陶器和城門,卻使一些考古學家對雅丁的判斷產生了懷疑。

舉例說,在耶斯列發現的陶器跟雅丁在米吉多地層所發現的一模一樣。雅丁先前斷定,米吉多的陶器是出自所羅門王時代的。從耶斯列和米吉多掘出的城門,在結構和面積方面都極其相似,幾乎完全一樣。伍德黑德說:「審查過所有證據之後,我們得出以下兩個結論:要麼把耶斯列的遺跡往上推到所羅門的時代,要麼把其他遺址[米吉多和夏瑣]的出土文物的年代調降到亞哈的時代。」聖經顯然把耶斯列和亞哈的時代連在一起。既然這樣,伍德黑德認為,把其他地層的出土文物的年代調降到亞哈的統治時期是合情合理的。戴維·烏希什金贊成他的觀點,說:「聖經只是說米吉多是所羅門建造的,但並沒有說城門是他建造的。」

人能夠知道耶斯列的歷史嗎?

這些考古發現及隨後引起的爭議,有沒有使人對關於耶斯列和所羅門的聖經記載產生懷疑呢?考古發掘所引起的爭論,其實跟聖經的記載並沒有直接關係。考古學家研究歷史的出發點,跟聖經記載所著眼的迥然有別。研究古代歷史的時候,考古學家會提出不同的問題,把重點放在不同的事物上。我們可以把聖經研究者和考古學家比作行程相似的旅客。一個旅客開車上路,另一個則在人行道上走。兩人注意的焦點、關心的問題並不一樣。可是,他們所觀察的事物卻往往互為補充,而不是互相抵觸的。把兩人的觀感比較一下,能夠開闊人的眼界,使人對事情真相有深入的了解。

聖經含有許多古人古事的記載。考古學家則致力勘查地層所存留的遺跡,試圖從中找著有關這些古人古事的資料。但是,他們發現的遺跡一般都是殘缺不全、可以任人隨意解釋的。關於這點,阿米海·馬薩爾在《聖經地區考古——公元前10000年至公元前586年》評論說:「現場考古工作……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種藝術,人要受過專門訓練,掌握專業技巧才能參與其事。在現場負責指揮的人員必須富有創意,處事也要靈活變通。一味墨守成規是不行的。考古學家的性格、才智和判斷力能發揮舉足輕重的作用,跟他的專業訓練、手頭的參考資料同樣重要。」

考古已經證實,耶斯列古城不但是宮廷所在地,也是軍事要塞。這個要塞的存留時間雖然短得出人意表,卻跟亞哈統治的年代完全吻合,情形就像聖經所記述的一樣。耶斯列的考古發現引起了很多令人感興趣的問題,考古學家也許要研究多年才能得出正確的結論。與此同時,上帝的話語聖經繼續提供清晰明確的資料,讓我們知道全部實情。這是考古學家無法辦到的。

[腳注]

^ 13段 見《守望台》1988年12月1日刊,「城門的奧秘」一文。

[第26頁的圖片]

耶斯列的考古發掘

[第28頁的圖片]

在耶斯列發現的迦南人偶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