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波蘭兄弟會」為什麼遭受迫害?

「波蘭兄弟會」為什麼遭受迫害?

 「波蘭兄弟會」為什麼遭受迫害?

1638年,波蘭議會猛烈抨擊一個細小的宗教團體,稱為波蘭兄弟會。這個團體屬下一所教堂和一個印刷廠遭受破壞。拉庫夫大學被迫關閉,曾在這所大學任教的教授都被放逐到國外去。

二十年後,議會採取進一步行動,勒令這個團體為數一萬多名信徒離開波蘭。在當時歐洲各國中,波蘭算是最寬容異己的了;既然這樣,情況何以會變得這麼嚴峻呢?波蘭兄弟會究竟犯了什麼事,要遭受這麼嚴厲的對待?

事件的起因從波蘭加爾文宗教會內部的嚴重分裂說起。當時爭論的重點是三位一體的教義問題。改革派領袖認為這個主張不符合聖經,於是拒絕接受。他們的做法觸怒了教會的領導層,結果改革派脫離教會,自立門戶。

加爾文宗信徒把這些離心分子稱為阿里烏派 *,可是這個新宗教團體的信徒卻喜歡稱自己為基督徒或波蘭兄弟會。拉埃柳斯·索齊尼是一個深受塞爾維特思想影響的意大利人。他的姪兒福斯圖斯·索齊尼曾到過波蘭,後來成為改革運動的顯要人物。因此,波蘭兄弟會又稱為索齊尼派。

當時,有一個名叫揚·西恩伊恩斯基的波蘭貴族,設法為這個新教會找一個「寧靜而與世隔絕的地方」,讓它可以繼續發展下去。西恩伊恩斯基行使波蘭國王授予的特權,建立了拉庫夫鎮。後來,這個鎮就成為了波蘭索齊尼派信徒的根據地。西恩伊恩斯基賦予拉庫夫居民許多權利,其中包括崇拜自由的權利。

不少工匠、醫生、藥劑師、城市居民,以及來自各教派的達官貴人都慕名來到這個新市鎮。此外,也有許多教士從波蘭、立陶宛、特蘭西瓦尼亞、法國,甚至英國,蜂擁來到這裡。可是,新近來到拉庫夫鎮的人並不是全都採納索齊尼派的主張。由於這緣故,在接著的三年裡(1569年至1572年),拉庫夫成為了一個永無休止的神學討論中心。這帶來了什麼結果呢?

教派分裂

索齊尼派內部也鬧分裂,一方持有較激進的主張,另一方則持有較溫和的看法。他們雖則意見分歧,但他們共同採納的主張卻 頗具特色。他們並不採納三位一體的道理,也不會為嬰孩施行洗禮。一般來說,他們不會拿起武器,大多不願從事公職。 *此外,他們也不相信有個叫人受苦的地獄。對於這一切,他們沒有跟從傳統的流行宗教道理。

加爾文宗信徒和天主教教士對這個團體發動猛烈的攻擊。可是,鑑於波蘭國王西格蒙德二世和巴托里對宗教採取寬容的態度,索齊尼派的教士得以利用這個情勢,傳揚自己的主張。

布德內的重大成就

當時人們普遍使用一部加爾文宗的聖經譯本,然而這部譯本卻未能滿足許多讀者的需要。這部譯本以拉丁語《通俗譯本》和另一部同時代的法語聖經作為翻譯的母本,而不是從聖經原文直接翻譯過來的。一位權威人士說,這部譯本「講求文學美感,卻犧牲了它的忠實和準確性」。譯文出錯的地方不少。因此,有人請知名學者希蒙·布德內修正譯文的內容。布德內認為重譯比修訂來得容易。於是他在1567年左右開始重新翻譯。

布德內在翻譯時,徹底分析每個詞語和它們的變體。這是波蘭從沒有人這樣做過的。每逢他碰到困難,很難把希伯來語的意思翻成波蘭語,他就在頁邊注明字面上的譯法。如有必要,他還會創造一些新詞來。他盡量使用當日顯淺、常用的波蘭語,把意思表達出來。他的目標是要為讀者提供一部忠實、準確的聖經譯本。

布德內翻譯的聖經全書在1572年出版。可是,出版人卻篡改了他的《希臘語聖經》譯本。布德內沒有因此氣餒,他立即著手修訂原來的譯本,並在兩年之後大功告成。布德內的《希臘語聖經》譯本比以往任何一部波蘭語譯本都要出色。他也在這部譯本許多地方恢復了上帝的名字——耶和華。

在16世紀後期和17世紀頭三十年間,改革運動的中心拉庫夫成了當時的宗教和學術中心。波蘭兄弟會的領袖和作家都在這裡出版他們的傳單和著作。

他們推廣教育

1600年左右,波蘭兄弟會在拉庫夫設立了一個印刷廠,自此他們的出版工作就越來越龐大了。印刷機不但能夠印製細小的傳單,也能夠生產不同語言的大型書籍。不久,拉庫夫就成為了歐洲最出色的印刷中心。在接著的四十年間,據稱有多至二百份出版物是在這裡印製的。波蘭兄弟會在附近擁有一家紙品廠,為印製的書籍提供優質的紙張。

波蘭兄弟會很快看出需要教育信徒和其他的人。為了這個目的,他們在1602年設立了拉庫夫大學。波蘭兄弟會信徒的子弟,以及天主教和基督新教的少年,都在這所大學上課。拉庫夫大學雖是一所神學院,但那裡教授的科目卻不僅限於宗教。外語、倫理、經濟、歷史、法律、邏輯、自然科學、數學、醫藥和體操都是課程的一部分。多虧當地的印刷廠,大學才能夠設有一所大型的圖書館,而且藏書還不斷增加呢。

踏入17世紀,波蘭兄弟會本該看來會繼續昌盛下去。可是,情形卻不是這樣。

天主教與政府的反擊

波蘭科學研究院的茲比格涅夫·奧戈諾夫斯基說:「在17世紀20年代末期,波蘭阿里烏派的情況開始迅速惡化。」這主要由於天主教教士越來越明目張膽,對他們發動 攻擊之故。教士用盡一切中傷和誹謗的手段,力圖抹黑波蘭兄弟會。由於波蘭的政局發生了轉變,波蘭兄弟會更容易受到攻擊了。剛登位的波蘭國王西格蒙三世十分仇視波蘭兄弟會。他以後的繼承人(尤其是約翰二世卡齊米日·瓦扎)也同樣支持天主教會,壓制波蘭兄弟會。

拉庫夫大學幾名學生涉嫌蓄意褻瀆一個十字架,這宗事件使當時的情勢變得白熱化。官方利用這件事作為藉口,要把波蘭兄弟會的根據地摧毀。拉庫夫的地主由於支持拉庫夫大學和它的印刷廠,被議會法庭控以「散播邪惡」的罪名。波蘭兄弟會則被控從事顛覆活動、縱情作樂,過不道德的生活等罪名。議會裁定拉庫夫大學要關閉,波蘭兄弟會屬下的教堂和印刷廠都要摧毀。議會更勒令波蘭兄弟會的信徒要離開這個市鎮。至於大學裡的教授,他們也被逐出波蘭,不然就會被處死。有些波蘭兄弟會成員轉移陣地,逃到較安全的地方避難,例如西里西亞和斯洛伐克。

1658年,議會頒布法令,要波蘭兄弟會出售他們的資產,並在三年之內離開波蘭。後來,時限更縮短為兩年。此後,如果有人自稱是波蘭兄弟會的信徒,就會被處死。

索齊尼派有些成員移居荷蘭,並在那裡繼續印製書刊。在特蘭西瓦尼亞,那裡有一群會眾經常舉行聚會,直至18世紀初為止。他們每週舉行三次聚會,其中包括唱詩、聆聽傳道演講,並誦讀解釋信仰的要理問答。為了保全會眾的純潔,波蘭兄弟會的信徒會受到糾正和勸告;如有必要,甚至會被逐出教會。

波蘭兄弟會熱切研究上帝的話語聖經。他們發現了有些寶貴的真理,而且毫不猶豫地告訴別人。後來,他們被迫分散到歐洲各地,越來越難保持團結。過了一段時間,波蘭兄弟會就銷聲匿跡,不復存在了。

[腳注]

^ 5段 阿里烏(公元250年-336年)是亞歷山大里亞的一個教士,他認為耶穌的地位是次於父的。公元325年,尼西亞大公會議否決了他的見解。——見《儆醒!》1990年7月8日刊,第21頁

^ 9段 見《儆醒!》1988年11月22日刊(英語版),第19頁,「索齊尼派信徒何以拒絕接納三位一體?」。

[第23頁的圖片]

一個索齊尼派教士所擁有的房子

[第23頁的圖片]

上圖:今天的拉庫夫;右方是一間隱修院,建於1650年,用以消除「阿里烏派」的痕跡;下圖:天主教教士在這個地方架起一個十字架,以挑起波蘭兄弟會的反感

[第21頁的圖片鳴謝]

Title card of Biblia nieświeska by Szymon Budny, 1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