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偏見悲情罩古今

偏見悲情罩古今

 偏見悲情罩古今

「偏見剛從門口被逐出,又從窗戶走進來」——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大帝。

拉杰什住在印度一條叫做巴利亞德的村落。跟同村其他賤民階級的人一樣,拉杰什得多花15分鐘時間,走到較遠的地方取水回家。他解釋:「村裡有好幾個水龍頭,但都只給階級較高的人使用,我們賤民是不許開的。」在學校裡,其他同學都拿著足球玩得不亦樂乎,惟獨拉杰什和他的朋友,卻連碰一下皮球也不能,他說:「我們只能拿石頭當球來踢。」

克里斯蒂娜是個生活在歐洲的亞裔少女。她說:「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裡的人好像都很討厭我。」她繼續說:「碰到這種情形,我真的感到很沮喪。通常我寧可離群獨處,但這樣做也於事無補。」

來自西非的史坦利說:「我16歲時就嘗過被人歧視的滋味了。一些根本不認識的人叫我滾出鎮上。我的族人中有些人的房子被燒掉,我爸爸的銀行賬戶也被凍結了。所以,我恨那些歧視我們的外族人。」

由於別人的偏見,拉杰什、克里斯蒂娜和史坦利都深深受到傷害,但這些例子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已。聯合國教育科學及文化組織(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總幹事科伊基羅·馬特蘇拉說:「在種族主義、偏見、仇外及排外的勢力影響下,世上還有千千萬萬的人天天吃著苦頭。這些違反人類本性的行為,受無知和偏見推動,在許多國家中掀起種種內部鬥爭,給人類社會帶來沉重的苦難。」

如果你從未嘗過被人歧視之苦,你也許難以理解這種傷害有多深。《破除成見》一書評論說:「有些人默默忍受痛苦,其他人則以更深的成見回敬對方。」偏見會怎樣破壞我們的生活呢?

要是你屬於一個弱勢族群,可能你會感到自己不受歡迎,別人瞄你一眼,也會讓你感到不友善,以及感到有人懷著惡意批評你的 文化。你找工作時,成功機會也很低,除非你願意接受別人不肯做的低微工作。想找一個地方安居嗎?可能也很難。在學校裡,你的孩子也很可能會被孤立,因為同學們都排擠他。

更糟的是,在偏見影響之下,人有時會對別人使用暴力,甚至殺人。翻開歷史,由偏見引起的暴力事件不計其數,其中更有所謂大屠殺、滅族或種族清洗行動,令人聞之心痛。

揮之不去的偏見

有一個時期,由於別人的歧視,基督徒四面受敵。例如在耶穌死後不久,他的門徒就受到殘酷的正面迫害,勢如滔天巨浪。(使徒行傳8:3;9:1,2;26:10,11)兩個世紀之後,自稱為基督徒的人仍受到虐待。生活於公元3世紀的作家德爾圖良說:「一有疫症發生,人們就會馬上大喊,『把基督徒丟給獅子吃』。」

從11世紀十字軍東侵開始,猶太人在歐洲就成了不受歡迎的少數民族。歐洲爆發過一場腺鼠疫,幾年之間,人口劇減了約四分之一。由於人們已恨猶太人在先,於是就認定這場疫症是猶太人帶來的。耶安內特·法雷爾在她的著述《無影敵人》中說:「那場疫症給仇恨一個藉口,而仇恨則使人把恐懼都推到猶太人身上。」

後來,一個住在法國南部的猶太人在折磨拷打之下,「承認」是猶太人在井裡下毒,才引發這場瘟疫的。當然,那人的供詞是假的,但卻被當成真相報導。不久,在西班牙、法國和德國,都有人向猶太人社區展開無情殺戮,殺得片甲不留。這場疫症的真正起因是什麼,看來已無人關注——真兇其實是老鼠。很少人留意到,死於疫症的人當中,也包括猶太人。

 偏見之火一旦燃起,就難以完全熄滅。在20世紀中葉,希特勒煽風點火,說猶太人要為德國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負責,藉此挑動人們的反猶太情緒。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納粹德國派駐奧斯威辛集中營的指揮官魯道夫·赫斯承認:「我們接受的軍事訓練和思想教育,使我們深信,我們必須保護德國,以免被猶太人破壞。」為了「保護德國」,在赫斯監督之下,有大約二百萬人遭處決,大部分都是猶太人。

令人傷感的是,數十年之後,類似的暴行仍然存在。例如1994年,在東非的圖西族和胡圖族之間,就爆發了一場種族仇殺,最少五十萬人死亡。《時代》雜誌報導說:「根本沒有地方可逃。很多人以為可以躲進教堂裡,但最後卻死在教堂的走廊上。……打鬥得很激烈,很可怕,拳拳到肉,招招奪命。兇徒殺人絕不手軟,那些想逃命的人,眼神顯得空洞,欲哭無淚。」在瘋狂的殺戮中,連小孩也不能倖免。一個市民說:「盧旺達是個很小的地方,卻集全世界的仇恨於一身。」

前南斯拉夫瓦解後,超過二十萬平民因內部衝突而失去生命。多年來相安無事的鄰人互相殺戮,數以千計的婦女遭到強暴。在種族清洗政策的殘暴壓迫之下,幾百萬人被逐出家園,流離失所。

縱使因偏見而殺人的情形並不多見,但偏見之存在,也難免會使人分清敵我,怨恨對方。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最近提交的報告說,雖然全球正走向一體化,但種族主義和種族偏見「似乎已在世上多處地方拓展疆域」。

有方法可以消除偏見嗎?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要確定,偏見是怎樣在人的腦中和心裡形成的?

[第5頁的附欄]

古來偏見皆如此

戈登·奧爾波特在所著的《偏見真面目》一書中,指出偏見具有以下五種典型行為特徵,而一個懷有偏見的人通常至少會有以下一種特徵。

1.貶低抹黑 對不喜歡的族群說盡壞話。

2.劃清界線 跟不喜歡的族群劃清界線。

3.排斥歧視 排斥自己不喜歡的族群,不許這個族群的人做某種職業、在某處地方居住,或獲得某些社會服務。

4.身體襲擊 以武力威嚇憎恨的人。

5.種族屠殺 使用私刑,參與屠殺或滅族計劃。

[第4頁的圖片]

1994年5月11日,坦桑尼亞的貝納科難民營

在盛水器皿旁歇息的婦人。超過三十萬盧旺達難民越境進入坦桑尼亞,大部分都是胡圖族人

[鳴謝]

Photo by Paula Bronstein/Liai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