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世聞點滴

世聞點滴

 世聞點滴

電子廢物

加拿大《國民郵報》報導,2002年,該國拋棄了約15萬5000噸電子廢物。加拿大一份環境報告指出,國民丟棄了「約200萬部電視機、110萬部錄像機和34萬8000部激光唱機。大部分影音器材只用了數年,卻因過時而被淘汰」。電子器材「被淘汰非因機件損壞需要維修,而是由於產品功能未能滿足用戶的要求」。大部分被拋棄的電子廢物有潛在的危險。《國民郵報》說,以一部電視機為例,「它可能含2千克的鉛」。另一方面,有些器材的顯示板含水銀,這些有毒物質使掩埋垃圾的地區受污染。加拿大環保機構警告,以目前拋棄電子廢物的速度計算,到了2010年,電子廢物的數量就會增加一倍。

 年輕人嗜賭成癖

多倫多《國民郵報》刊載麥基爾大學青少年賭博國際研究中心的報導,指出「在加拿大,年齡介於12歲至17歲的少年當中,超過百分之50以賭博作為消閒玩意,百分之10到15極有可能因賭博而引致嚴重難題,百分之4到6已成為病態賭徒」。這些賭徒在兒時收到樂透彩票做禮物,又或曾在網上參與聯線賭博,所以很早就迷上了這種不良的嗜好。研究員說,這導致更多少年染上賭癮,比率高於染上煙癮或毒癮。加拿大的中學將開辦防止少年賭博課程,教育工作者希望此舉能有效地遏止難題惡化。

螞蟻與抗生素

《邁阿密先驅報》報導:「科學家發現,有些螞蟻種植蘑菇來餵養雛蟻,也懂得用抗生素來做『殺蟲劑』,保護後代。」這種螞蟻稱為切葉蟻。像農夫一樣,切葉蟻能夠移植、修剪和整理蘑菇。螞蟻所用的抗生素是由附在身體表面的細菌所產生的,這種細菌能保護蘑菇免受一種高傳染性的霉菌所侵害。特德·舒爾茨是華盛頓國立自然歷史博物館的昆蟲專家,他指出為了克制抗藥性細菌,人要不時製造新的抗生素,但切葉蟻長久以來卻只需用一種抗生素。舒爾茨說,找出螞蟻使用抗生素的秘訣,「可能關係到人類的存亡」。

新病蔓延全球

英國《衛報》報導:國際糖尿病聯會的會長喬治·阿爾貝蒂教授警告,人類將要面對一場全球性災病,嚴重的程度是歷史少見的。由於糖尿病患者激增,人們才察覺這個病正在蔓延。該聯會的統計數字顯示,全球超過3億人有葡萄糖耐量受損症狀,這通常會導致糖尿病。以往,糖尿病二型多數是老年人的難題;現今,該病也在英國的年輕人當中蔓延。由於青年人愛吃零食和缺乏運動,變得過胖,容易罹患這個病。阿爾貝蒂教授慨嘆說:「只要人注意飲食,作息有序,這種疾病是可以預防的。」《衛報》指出,發展中國家跟隨「富裕國家的不健康飲食習慣和生活模式」,這些地區糖尿病患者的數目也許很快就會激增。

預防感染肝炎

波蘭《政治》週刊報導,「大多數人感染肝炎,是由於醫療人員忽略個人衛生」。1997年波蘭國立衛生協會錄得992宗丙型肝炎病症,可是5年後,數字卻上升至1892宗。《政治》週刊指出,目前仍缺乏有效和認可的丙型肝炎疫苗,情況令人憂慮。安傑伊·格拉迪絲教授是政府顧問,專責研究傳染病,她說:「波蘭有50萬到60萬人感染了丙型肝炎,這個數字一點也沒有誇張。」波茲南醫學大學傳染病臨床研究中心的亞采克·尤什恰克表示:「大多數肝炎患者都是在醫生或牙醫診症時感染的。」《政治》週刊總結:「跟醫生接觸時,要肯定他們雙手已經消毒。」

冰川下考古

德國《明鏡》週刊報導,許多史前的殘餘遺跡由於冰川融化而得以重見天日,很多歷史學家十分關注這件事。1999年,加拿大落基山脈的冰川融化,考古專家發現了一個在550年前死去的印第安男子屍體。不過,大部分古物都是在阿爾卑斯山脈找到的。另外,1949年,一個失蹤男子的屍體被尋回。人們還以為他拋棄了女朋友和私生子而遠走他方。原來他掉進了冰川的裂口,他被發現時,訂婚戒指還在袋裡。哈拉爾德·施塔德勒是奧地利因斯布魯克大學的冰川考古學系主管,他說歷史學家最想找到的,是迦太基人的領袖漢尼巴爾的遺物。漢尼巴爾赫赫有名,曾帶著37頭大象橫越阿爾卑斯山脈。施塔德勒說:「只要能找到大象的一根骸骨,就會牽動人們的情緒。」

男性抑鬱

南非約翰內斯堡《星報》報導,「關於抑鬱,最令人遺憾的錯誤觀念是:真正的男子漢不會像女性容易出現情緒失調」。專家說,「在男子身上較難找著抑鬱症狀,因為男子較少向醫療專家求診,也較少向專家談及自己的問題。要他們向人透露自己的情緒出了問題,真的談何容易!」因此,醫生較易了解女性抑鬱患者的情況。《美國醫學協會雜誌》解釋:「抑鬱的症狀在女性身上比較明顯,但在男性身上卻是另一回事。」男子抑鬱時有什麼症狀呢?疲倦、暴躁、容易動怒、工作差勁,以及避開朋友和自己喜歡的人。南非的《讀者文摘》說,「憂傷不一定使人患上抑鬱病,尤其對男性而言」。

天主教教士熟悉聖經嗎?

安德烈亞·豐塔納是個教士,也是意大利都靈教區主教辦公室的主管,專責平信徒培訓和要理問答的工作。他提出了這個問題:「教士對聖經究竟有多熟悉?」豐塔納在意大利一份天主教報刊《國家晚報》裡表示,他想到這個問題,是因為「一個平信徒走來問[他],教區裡有沒有開辦教導人聖經知識的課程」。在那個平信徒所屬的教區,「從來沒有人用聖經講道」。豐塔納說,「事實上,甚少教士在神學院畢業後仍會繼續閱讀聖經,這實在叫人遺憾。……大部分信徒都只在星期日上教堂聽道,這是他們惟一可以讀到和聽到聖經講解的場合」。該平信徒表示,「自從跟耶和華見證人接觸之後,所學到的聖經知識比以前增加了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