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消滅病魔的持久戰

消滅病魔的持久戰

 消滅病魔的持久戰

喬安妮家住紐約,身患結核病。她得的可不是普通類型的結核病,而是感染了一種對幾乎所有藥物都具抗藥性的變異病毒,半數感染這種病毒的人難逃一死。可是喬安妮並未定期治療,結果至少一次她把結核病傳染別人。她的醫生一臉懊惱地說:「應該把她隔離。」

結核病自古以來就是人類的一大殺手。差不多有幾百萬人曾飽受其害並喪掉生命。在古埃及和秘魯的木乃伊中都發現了結核病的證據。今天結核病再度肆虐,每年奪去了大約兩百萬人的生命。

在非洲的一個小屋裡,年幼的卡利托斯躺在小帆布床上,額上沁出豆大的汗珠。瘧疾使他虛弱到連哭的力氣也沒有。他父母焦慮萬分,他們沒有錢買藥,附近也沒有診所。高燒持續不退,兩天不到,他就死了。

每年,非洲都有近100萬個孩子像卡利托斯一樣因瘧疾而死。在東非的村莊裡,一個孩子平均每月都會被傳播瘧疾的蚊子叮上50到80次。蚊子把瘧疾向新的地區傳播,而抗瘧疾的藥物效用卻越來越弱。據估計,每年都有3億人患上急性瘧疾。

三十歲的肯尼思家住加利福尼亞的三藩市,1980年,他第一次延醫就診。他的症狀是腹瀉和倦怠。一年之後他死了。儘管醫生悉心治療,他的身體越來越衰弱,最後死於肺炎。

兩年之後,在距離三藩市1萬6000公里之外的坦桑尼亞北部,一個年輕女子呈現相似的症狀。幾星期後,她連路都走不動,不久就死了。村民稱這種怪病為朱莉安娜病,因為看來她和其他幾個當地婦女,都是被一個賣布的男人傳染的,這個男人的布上印有朱莉安娜字樣。

肯尼思和那個坦桑尼亞女子患的是同一種病:愛滋病(又叫艾滋病)。20世紀80年代初,醫學界似乎已經馴服了最危險的細菌,這種新傳染病卻爆發出來,叫人膽戰心驚。20年不到,愛滋病的死亡人數已經超越14世紀曾橫掃歐亞大陸的那場瘟疫,那場浩劫影響深遠,歐洲人從未忘懷。

黑死病

稱為黑死病的那場瘟疫,起因可追溯到1347年,當時一艘來自克里米亞的船停泊在西西里島的墨西拿。船上除了載有常見的貨品之外,還帶來了瘟疫 *。這個黑死病很快就在意大利境內蔓延。

次年,意大利錫耶納的阿格諾-迪圖拉這樣描述他家鄉的恐怖情形:「從5月份開始,錫耶納陸續死人,慘狀叫人毛骨悚然。患者活不了幾天。晝夜都有人死,死者數以百計。」他補充說:「我親手埋葬了我的五個孩子,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歷。不管失去了多少親人,也沒有人 哭泣,因為人人都在等死。死了這麼多人,我們都認定世界末日到了。」

有些歷史學家說,瘟疫在四年內蔓延至整個歐洲,人口下降了三分之一,大約有兩千萬到三千萬人喪生,甚至在遙遠的冰島,人口也大幅減少。在遠東,據說中國的人口由13世紀的1億2300萬驟降至14世紀的6500萬,人口驟降看來是由這場瘟疫,以及伴隨而來的饑荒造成的。

從未有任何疫症、戰爭、饑荒曾經帶來如此廣泛的災難。《人類與細菌》一書說:「人類歷史上沒有什麼災難可與之相比。歐洲、北非和亞洲部分地區差不多失去了四分之一到一半人口不等。」

由於跟其他大洲和地區遠隔重洋,美洲有幸逃過了黑死病的毒手。但是,遠洋航行很快就把美洲國家跟世界其他地區聯繫起來。16世紀,比黑死病更厲害的新一浪疫症襲擊了所謂的「新世界」。

天花征服美洲

1492年,哥倫布抵達西印度群島,他把當地土著描述為一族「中等個頭、身材勻稱、肌肉結實」的人。然而,他們的強健外表掩蓋了他們在「舊世界」的頑疾前,其實不堪一擊。

1518年,伊斯帕尼奧拉島爆發了天花。由於美洲原住民從未出過天花,這場疫症遂演變成一場大災難。一位西班牙目擊者估計,島上只有一千人倖存下來。疫症很快傳播到墨西哥和秘魯,後果同樣是災難性的。

一個世紀之後,當清教徒移民抵達北美洲馬薩諸塞地區時,發現那片土地空無一人,全被天花所滅。清教徒首領約翰·溫思羅普寫道:「原住民幾乎全死於天花。」

天花之後,其他疫症接踵而至。據說,哥倫布抵達一個世紀之後,外來疾病覆滅了「新世界」百分之90的人口。墨西哥人口由3000萬急降至300萬,秘魯人口由800萬縮減至100萬。當然,美洲原住民並非天花的惟一受害者。《災難——天花威脅話古今》一書指出:「在人類歷史上,天花曾經奪去幾億人的性命,遠遠超過瘟疫和20世紀戰爭中死亡人數的總和。」

戰爭還未打贏

如今,瘟疫和天花一類的可怕疫症,聽來彷彿只是歷史書裡的災禍。在20世紀,人類多 次戰勝了傳染病,尤以工業國為然。人類已經找到大多數疾病的起因,同時也掌握了治療的方法。(見以下的附欄。)新研製的疫苗和抗生素好像「魔彈」,連最頑強的疾病也能藥到病除。

然而,正如美國國立敏感症和傳染病研究所前主管理查德·克勞斯醫學博士指出:「瘟疫跟死亡和賦稅一樣,世上再沒有更肯定的事了。」結核病和瘧疾並未消逝。近年來愛滋病空前肆虐,叫人不得不承認疫症在全球依然猖獗。《人類與細菌》一書聲稱:「傳染病一直是人類的最大殺手;在往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內,仍會如此。」

儘管人類在對抗疾病的戰爭中取得了幾次輝煌勝利,有些醫生擔心,過去幾十年間的成就只是暫時的。流行病學家羅貝爾·蕭普警告說:「傳染病的威脅並未解除,情況其實不斷惡化。」下篇文章會解釋原因。

[腳注]

^ 10段 瘟疫的類型各異,包括腺鼠疫和肺鼠疫。老鼠身上的跳蚤是傳播腺鼠疫的罪魁,感染腺鼠疫的人咳嗽和打噴嚏時散播的飛沫則是傳播肺鼠疫的元兇。

[第22頁的附欄或圖片]

知識與迷信

14世紀,當黑死病威脅到教宗位於阿維尼翁的宅第時,醫生告訴他,這場瘟疫的主要起因是土星、木星和火星三顆行星在寶瓶星座裡會合。

約四百年後的一天,喬治·華盛頓就寢時感到咽喉疼痛。三位名醫採用的療法是從他的血管中放出2公升血液。幾小時後,病人死了。從希波克拉底時代直到19世紀中期的2500年間,放血一直是正統的治療方法。

儘管迷信和傳統阻礙了醫學的進步,獻身醫學研究的專家努力鑽研,發現了傳染病的起因和療法。以下是他們的幾個重要突破:

天花1798年,愛德華·詹納成功地研製了一種對付天花的疫苗。在20世紀,預防脊髓灰質炎、黃熱病、麻疹和風疹等疾病方面,疫苗發揮了顯著的作用。

結核病1882年,羅伯特·科赫發現了結核細菌,並研究出結核病的測試方法。大約60年後,人們發現了一種有效治療結核病的抗生素——鏈霉素。這種藥在治療腺鼠疫方面也效果顯著。

瘧疾自17世紀以來,從金雞納樹的樹皮提取出的奎寧救治了數以百萬計的瘧疾患者。1897年,羅納德·羅斯發現虐蚊是傳播瘧疾的媒介,後來人們在熱帶國家推廣滅蚊運動,從而降低了瘧疾的死亡人數。

[圖片]

(上圖)黃道帶圖(下圖)放血

[鳴謝]

以上兩張圖片:Biblioteca Histórica “Marqués de Valdecilla”

[第20頁的圖片]

今天結核病再度肆虐,每年奪去了大約兩百萬人的生命

[鳴謝]

X 射線:New Jersey Medical School–National Tuberculosis Center; 人物圖片:WHO/Thierry Falise

[第21頁的圖片]

距今大約1500年的德國版畫,描繪一位醫生帶上口罩以防止黑死病。口罩的罩杯裡灑上香水

[鳴謝]

Godo-Foto

[第21頁的圖片]

引發腺鼠疫的細菌

[鳴謝]

© Gary Gaugler/Visuals Un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