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伸出援手

伸出援手

 伸出援手

在你認識的人當中,可能有人患上抑鬱症或躁鬱症。要是這樣,你可以怎樣伸出援手呢?美國國家精神病聯會的賈菲提出以下很有見地的忠告:「不要把情緒病和病者混為一談。要弄清楚的是,我們討厭這個病,卻愛患這個病的人。」

一個女子名叫蘇珊娜,她很有耐性,對患病的朋友關懷備至。蘇珊娜有個朋友患了躁鬱症。蘇珊娜說:「有時,她一看見我就很不耐煩。」蘇珊娜不但沒有放棄這個朋友,反而花時間找來關於躁鬱症的材料,深入地認識這個病。她說:「現在我知道,原來這個病大大影響了我朋友的行為舉止。」蘇珊娜覺得用心了解病人的病況,努力是不會白費的。她說:「明白病人的苦況之後,自己就更懂得珍惜和愛護這個受盡疾病折磨的人,知道她的為人是多麼值得欣賞的。」

如果患病的是自己家人,盡心盡力的支持就更不可少了。前文談到露西婭是個躁鬱症病人,她的丈夫馬里奧在她患病初期就明白支持妻子是多麼重要。馬里奧說:「起初,我由於陪伴太太看醫生,找有關這個病的書看看,這樣我就能更了解我和太太所要面對的困難。此外,我和露西婭常常交談,共同面對日後可能出現的一切問題。」

基督徒會眾的幫助

聖經勸勉所有基督徒要「安慰憂鬱的人」,也要「以堅忍待所有人」。(帖撒羅尼迦前書5:14)你可以怎樣做呢?首先我們必須分清楚,精神上有病和靈性上有病是兩回事,明白這點是很重要的。例如:聖經執筆者雅各指出,禱告能叫在靈性上 患病的人好過來。(雅各書5:14,15)不過耶穌也說,生病的人 須要看醫生。(馬太福音9:12)當然, 我們把一切憂慮告訴耶和華,包括為了自己的健康向上帝禱告求助,是恰當不過的。(詩篇55:22;腓立比書4:6,7)可是聖經沒有說,人只要多做屬靈的工作,就能一一解決我們目前的健康問題。

因此,有辨識力的基督徒必須小心,不可暗示抑鬱的人是自討苦吃的。這樣出言不遜,就跟約伯的假朋友提出的所謂安慰沒什麼分別了。(約伯記8:1-6)老實說,以大多數而言,抑鬱的人必須求醫吃藥才能痊癒。人要是嚴重抑鬱,甚或有自殺傾向,就更要儘快看醫生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專業的醫療護理十分重要。

話得說回來,基督徒仍有許多事情可做,以扶持患病的信徒。當然,表現忍耐也是不可少的。例如,對患情緒病的人來說,要參與某類基督徒活動尤其困難。黛安患了躁鬱症,她說:「我覺得做傳道很困難。既然自己內心痛苦不堪,我實在很難把一個快樂的好消息帶給別人。」

要幫助抑鬱的人,就得盡力體恤患者。(哥林多前書10:24;腓立比書2:4)要設身處地,盡量用他們的觀點看事情。不要對他們要求過高。抑鬱症令卡爾受盡煎熬,他說:「當別人欣賞我的為人而接納我,我的自尊和自信就逐漸恢復過來。通過幾位較年長朋友耐心的幫助,我能夠跟上帝建立更親密的關係。還有,我有幸協助別人跟上帝建立友誼,自己也就更快樂了。」

受到疾病折磨的人得著別人的扶持,就可得到很大的紓解。伯蓮達是個基督徒女子,也是個躁鬱症患者,且看看她的事例吧。她說:「會眾裡的朋友個個都很支持我,在我情緒低落時也很體諒我。他們從不武斷地說我靈性有病。有時,他們讓我陪伴他們一起傳道,我只是在旁聆聽。在聚會所裡,他們也不時給我留座,待人人都入座後,我就進來。」

會眾長老仁愛的支持,體恤的關懷,在雪兒抑鬱困苦的時候,給予她莫大幫助。雪兒說:「長老再三向我保證,表示耶和華很愛我。他們把上帝的話語聖經讀給我聽,跟我一起禱告,也談到耶和華定意建立和平幸福的樂園,有時甚至在電話裡為我代禱。我知道耶和華以及弟兄姊妹都沒有放棄我,令我如釋重負,這一切都是我力量的來源。」

家人和朋友給予病人悉心的鼓勵和關懷,對患者的康復無疑十分重要。露西婭說:「我覺得自己對生活已經掌握得不錯。我和丈夫通力合作,現在我們的生活比以前愉快得多了。」

許多現正受著各種精神或情緒病煎熬的人都很清楚,跟這些可怕疾病搏鬥是痛苦和漫長的。不過令人欣慰的是,聖經應許在上帝的新世界裡,「居民必不說:『我有病』」。(以賽亞書33:24)今天叫無數人受盡折磨的種種痛症、頑疾都會銷聲匿跡。沉思一下在上帝所應許的新世界裡,各種疾病,包括情緒病都永遠消失,這實在令人多麼感動和安慰。到時,聖經的預言:不再有哀慟、呼號、痛苦,就會完全實現。(啟示錄21:4

[第12頁的精選語句]

耶穌說,生病的人須要看醫生——馬太福音9:12

[第13頁的精選語句]

聖經應許在上帝的新世界裡,「居民必不說:『我有病』」——以賽亞書3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