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我曾篤信科學

我曾篤信科學

 我曾篤信科學

田中健一自述

「真理會叫你們自由。」在加州理工學院的一個印章上,有這樣的一句話。這句話啟發了我,使我在科學領域致力追求卓越成就。1974年,我申請入讀這所學院,為我的科學研究工作踏出第一步,我將成為科學家。在我獲得地質學學士和碩士學位之後,我進入聖巴巴拉的加州大學繼續進修。

在科學研究工作上,我與時俱進,與此同時,在屬靈觀點和價值取向上,我也改變了不少。我學習的是進化論,這使我無法相信上帝,但後來我不得不改變這個觀點。一個地質學家竟然崇拜上帝,怎麼可能呢?請容許我細說從頭。

對宇宙著迷的小子

我在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長大,從小就迷上科學。父母都鼓勵我追求學術成就。舉凡關於宇宙的書籍,內容涉及物質和生命結構、自然力、空間、時間、相對論的,我都愛不釋手。八歲時,學校發現我非常喜愛科學,就安排一個輔導教師,每週一次向我私下講授科學知識。

我在浸信會一所教堂上主日學,但活動的內容,常常是集體遠足和露營。家人對宗教或上帝都毫無興趣。我從歷史認識到宗教所做的惡事之後,感到良心不安,就不再參加教會的活動了。 我甚至開始懷疑上帝是否存在,因為許多事情似乎都可從科學找到答案。

改變方向,行止未定

我申請入讀大學,本來是想研究物理的,但在高中的最後一年,我選修了一科地質學,為此要到華盛頓州著名的地面岩層實地勘察。我非常興奮,因為我熱愛科學,也熱愛戶外活動,現在竟然可以二者兼得!

入了大學之後,我立即轉為主修地質學,報讀的科目包括地質年和化石紀錄顯示的地球歷史。從化石紀錄,我接觸到物種進化的觀點。我知道進化論是仍待證實的理論,雖然如此,地質證據所顯示的,跟進化論的解釋看來較吻合,至少比創造宇宙說容易接受得多。校園即將舉行一場辯論,那是創造說對進化論,我收到消息後,決定不會出席,因為地球不是在七天內被造,是明顯不過的,創造宇宙之說難以成立!

儘管我對宗教不以為然,但前往美國西南部研究地質學的旅程,使我重新思考上帝存在這個問題。我在沙漠抬眼望天,看見星光璀璨的夜空,那種壯觀的景象,叫我不得不承認,宇宙是上帝創造的。宇宙有個開始,天文學家顯然已有定論,然而我留意到,單憑科學,絕對無法解釋為什麼 宇宙會誕生。看來我該相信,一位具有智慧能力的創造者,設計和創造了我們的宇宙。

圖繪火星,未釋疑團

1983年,我獲得了地質學博士學位,當時我27歲,正為美國地質測量局繪製一張關於火星起源、構造和成分的地圖。從那時候開始,我發表過數十篇關於行星的文章和地圖,讓科學界和公眾分享我的心得。我也參與美國國家航空和航天局顧問委員會的工作,支持勘探火星的航天任務。我在這裡工作期間,有幸認識了多位行星科學家,他們來自世界各地,曾在不同的大學和組織裡從事研究工作,很受人尊敬。

相關的訓練和研究經驗,使我逐步調整對科學的不成熟觀點。我開始看出,科學根本不能解答所有問題。我尤其意識到,科學並不能給生命帶來恆久的目的或終極意義。流行的科學見解是,宇宙會逐漸收縮,最終回到混沌初開之前,不然就是繼續膨脹,直至最後完全解體,灰飛煙滅。如果終極答案是一切都將復歸於無,現時我們存在又有什麼意義呢?

摸清方向

1981年9月,我在亞利桑那州弗拉格斯塔夫居住,耶和華見證人遇上了我。為了證明耶和華見證人是錯的,聖經並不可信,我答應跟他們討論一下聖經。藉著這個討論,我也希望知道,聖經到底說些什麼。

我每星期都用幾個小時來認真查考聖經,令我感到意外的是,我發現聖經含有豐富的知識和深度的思想。聖經內容精確,合乎科學;它錄下的數以百計詳細預言,在人類數千年歷史中一一應驗,研究這些資料,實在趣味盎然。特別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但以理書和啟示錄都含有很多預言,只需把它們綜合起來,就能夠斷定,我們正生活 在「最後的日子」。(提摩太後書3:1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我做著的事,一位很傑出的前人也曾做過,他就是受人景仰的偉大科學天才牛頓爵士。牛頓爵士尊重聖經,曾仔細查考聖經的內容。跟牛頓一樣,我集中研究但以理書和啟示錄,這兩本書都對歷史上曾發生過的大事及情勢發展有所預言。 *我得著的比牛頓更多,因為我生活在今天,知道這些預言在牛頓過世之後怎樣應驗,甚至能夠適逢其會。令我感到驚訝的是,聖經預言既論及紛紜世事,內容又涉及各個歷史時期,卻竟能夠如此準確,令人信服。聖經所含的信息,關乎人類面對的重大爭論和前途,雖然整本書是在一千六百多年間、由超過四十人執筆寫成的,內容卻和諧一致,前呼後應,深具說服力,認識這一點,使我對聖經另眼相看。

可是,要我否定進化論也是一樁難事。進化論得到科學界的權威人士支持,我深表尊重。雖然如此,我發現聖經描述的物質世界,都跟已知的事實完全吻合,叫人無從反駁。

我漸漸明白,聖經內容雖然涵蓋範圍十分廣闊,各部分卻是互相關聯的。要對聖經通盤了解,廓清疑難,就不能忽略聖經任何一個部分,包括創世記在內。想通了這點,惟一合理的結論是,必須毫無保留地接納整部聖經。

為真理而上下求索

我查考聖經的同時,也繼續參與科學研究工作,我不時發現,那些昨天還被廣泛接受的科學理論,明天就會有人把它們推翻了。科學家面對的困難之一,是所研究的課題非常深奧複雜,但用來展開研究工作的資料和工具卻又只有那麼一點。我因此學會一件事,無論那些理論寫得多麼小心,只要還未獲得證實,就不該輕易相信,當為事實。

自然界有許多基本的範疇是科學沒法解答的。舉個例,為什麼 生物之間互相依存和規限生命的物理法則,可以跟複雜的生命繁衍過程和生態系統這樣合作無間,融為一體呢?科學在這個問題上束手無策,但上帝用靈啟示的聖經,就提出實質的證據,指出這是創造主的作為。(提摩太後書3:16)憑著這種屬靈知識,我們得以認識上帝,知道他是物質世界裡力量、智慧和美感的源頭。

我也細心讀過耶和華見證人出版的各種刊物,包括《生命——從何而來?進化抑或創造?》和《有一位關心人的造物主嗎?》。這些刊物分析一些高深的 科學題目,對新近的理論提出深刻的觀點,也附有資深行家的心得看法,我因此更加深信,聖經是經得起科學質疑的。這些刊物幫助人看出,聖經跟已知的科學事實沒有衝突。

舉例來說,書中提及化石紀錄,並指出化石紀錄跟創世記描述的生物出現次序大體相同。另外,關於聖經所說的創造日,根據研究古代文化的專家理解,每個創造日可以表示一段頗長的時期,就像科學家用「年代」或「時期」等名稱來描述地球的早期歷史一樣。因此,聖經跟科學沒有抵觸,聖經的創造日其實是指一段極為悠長的時期,而不是創造宇宙說主張的每個創造日只長24小時。

相信不同輕信

我是個科學家,從不採取輕信的態度。一種信仰或信心要是有實質證據支持,我自然會深表尊重。希伯來書11:1為真正信心所下的定義是:「信心是確知希望必然實現,是不見的事實的明證。」對上帝應許所懷的信心,是建立在聖經來自上帝的可靠證據之上的。有些流行的教義例如靈魂不死、地獄永火、三位一體等,沒有事實根據,也跟聖經有所抵觸,我就不會接受。這些違反聖經真理的教義若不是源於古代哲學和神話,就是源於人對聖經的錯誤理解。今天許多人對這些謬誤道理不作分析,不看事實,就「盲目相信」,難怪一般科學家都不把宗教當作一回事。

科學家的責任,是要向大眾公布自己的研究成果,並為自己提出的觀點下定義,作辯解。我既然知道聖經知識無與倫比,就同樣感到責無旁貸,要教導別人認識聖經真理。大約二十年前,當我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時,我已開始這樣做。2000年9月以後,我每月用來傳道的時間增至平均70小時。這項工作確實報酬甚豐,我每月都跟多達十個感興趣的人討論聖經,其中幾個已可以教導別人了。

通過宇宙飛船的「眼睛」探測火星和宇宙的其他部分,仍給我帶來無窮樂趣。科學家還面對著許多未解之謎。我期望會有一天,人類探索屬靈和科學知識的好奇心都能得到滿足,許多深奧的問題都可以解答。耶穌說:「真理會叫你們自由」,這句話給人刻在加州理工學院的一個印章上。(約翰福音8:32)我知道,生命的真正意義,是跟上帝對人類的旨意分不開的,人必須正確認識上帝,這就是耶穌那句話的真諦。

[腳注]

^ 18段 在牛頓爵士所著的《論但以理書和聖約翰啟示錄的預言》(1733年出版)中,他詳細研究但以理書和啟示錄的預言。

[第19頁的精選語句]

「許多事情似乎都可從科學找到答案」

[第20頁的精選語句]

「科學根本不能解答所有問題」

[第21頁的精選語句]

「我發現聖經含有豐富的知識和深度的思想」

[第18頁的地圖]

火星地圖

[第20頁的圖片]

跟牛頓一樣,我被但以理書和啟示錄深深吸引

[鳴謝]

University of Florida

[第21頁的圖片]

我向別人談論從聖經學到的知識

[第18頁的圖片鳴謝]

左上圖:Courtesy USGS Astrogeology Research Program, http://astrogeology.usgs.gov; 火星地圖:National Geographic Society, MOLA Science Team, MSS, JPL, NASA; 火星表面:NASA/JPL/Caltech

[第21頁的圖片鳴謝]

太空圖片:J. Hester and P. Scowen (AZ State Univ.), NAS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