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一場橫禍改寫了我的一生

一場橫禍改寫了我的一生

 一場橫禍改寫了我的一生

斯坦利·翁貝瓦口述

1982年,我遭一輛超速行駛的車子撞傷。接受治療之後,很快就恢復日常的活動。然而,車禍導致我頸部和胸口之間的一塊椎間盤滑出,時而作痛。十五年後,車禍的後遺症使我不得不經受有生以來最嚴峻的信心考驗。

車禍發生以前,我充滿活力,充滿幹勁。甚至車禍發生之後,至若干程度,我仍然精力充沛。我經常運動,每個週末都慢跑10至13公里。我也喜歡打壁球。此外,我經常勞動。在這兒肯尼亞的內羅畢,我參與過耶和華見證人的一些建築工程,包括興建王國聚會所和大會堂。

後來在1997年,我的胸口痛得越來越頻常,越來越厲害。診斷結果表明,一塊椎間盤滑出了,壓著脊髓。禍根就是先前提過的交通意外。

我本來是當推銷員的,雇員福利包括家庭醫療保險計劃在內,業務發展理想,收入不錯。後來,我的健康開始倒退。1998年中,胸口至腳部嚴重麻痺,自此健康日漸惡化。

過了不久,我被解雇了,雇員福利也因而終止。那時,女兒茜爾維亞和威廉明娜分別只有13歲和10歲。我既失了業,家庭的一切開銷就得靠妻子喬伊絲每月的收入維持。為了適應這個改變,我們只好量入為出,省吃儉用。

灰心沮喪

坦白說,當我意識到自己的病情原來是這麼嚴重之後,我深感沮喪,變得自我中心,急躁易怒,有時為了雞毛蒜皮的事而大發脾氣。我的精神幾乎崩潰。全家都不得不承受 因我而來的壓力。我們的家以往從未有過這個困境,妻子和女兒都茫然不知所措。

當時,我覺得自己的感覺是情有可原的。我的體重激增,腸臟的蠕動功能出現嚴重問題,加上小便失禁,我感到很難堪,常常背人流淚。有時,我為自己的遭遇大為惱火,幾乎達到瘋狂可笑的地步。撫心自問,我應付難題實在應付得不好。

在耶和華見證人的會眾裡,我是個長老。以往,無論基督徒同工遭遇什麼逆境,我總勸勉他們不要埋怨耶和華。但如今,我禁不住反覆地想:為什麼耶和華竟讓這件不幸的事發生在我身上呢?我曾用一些經文去強化和鼓勵會眾的弟兄姊妹,哥林多前書10:13就是其中的一節,現在,我卻無法忍受自己的遭遇,感到痛苦難當!

治療帶來考驗

要得到有效的治療,殊不容易。曾有一段時間,我一天之內要接受物理治療、脊椎按摩治療和針灸療法,但效用十分短暫,有時甚至毫無幫助。我曾向不少醫生求醫,當中包括一個矯形外科醫生和一個神經外科醫生,他們全都認為我必須接受外科手術,才能減輕痛楚和除去脊椎的滑出盤。由於我謹守聖經吩咐人禁戒血的命令,我向醫生清楚解釋,任何情況下都不可為我輸血。(使徒行傳15:28,29

頭一位外科醫生說他會在我的背部開刀。可是,風險頗大,而且他也不能保證不為我輸血。由於這緣故,我不再找他。

第二位外科醫生表示,他會用儀器從我的頸部探進脊椎那裡。他的話叫我心寒。雖然他同意不為我輸血,但他提供的解釋並不詳盡,還要馬上就動手術。於是我決定不向他求醫。

通過耶和華見證人的醫院聯絡委員會的幫助,我終於找到一位願意合作的醫生。這位外科醫生建議的方法,跟第二位建議的類似,就是在手術過程中,他會在我的頸部開個切口。醫生表示,這個方法的風險是最小的了。

醫生詳細解釋手術的程序,他的描述實在令我不寒而慄。最令我恐懼的是,手術會在心和肺這些脆弱的器官附近進行。我不禁想到:手術過後,我還活得成嗎?當然,這種消極的想法根本無助於消除恐懼的感覺。

1998年11月25日,我在內羅畢醫院接受為時四個鐘頭的手術,相當順利。醫生從我的骨盤切除了一小部分,塑造成適當的形狀後,就移植到我脊椎受傷的位置,用金屬片和螺絲釘固定。這個方法倒有幫助。然而,我的健康問題並沒有因此就完全消除。我走路的時候感到很不舒服,肢體仍然有持續的麻痺現象。

思想保持積極

正如早前提過,我常常為自己的苦況感到憂慮和沮喪,但說來奇怪,醫護人員反而讚賞我心境平靜,為人樂觀。為什麼他們有這個看法呢?因為他們留意到,雖然我不得不忍受很大的身體痛楚,卻仍然向他們談到自己的信仰。

 雖然我偶爾為自己的不幸感到憤懣和悲痛,但我仍然全心仰賴耶和華。在一切磨難中,我深深感受到上帝一次又一次的扶持,有時我也為此感到很慚愧。我決心閱讀和沉思那些能夠予我安慰的經文,例如:

啟示錄21:4「上帝要擦去他們的所有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慟、呼號、痛苦。」聖經應許在將來的新世界裡,一切悲哀和痛苦都會成為過去,想到這個希望實在令人安慰。

希伯來書6:10「上帝是正義的,必不忘記你們所做的工作和你們為他的名所顯的愛心」。雖然我的體魄已大不如前,做到的事十分有限,但我深信耶和華必定會記念我為他所作的服務。

雅各書1:13「人受考驗的時候不該說:『是上帝考驗我。』因為上帝既不能被惡事考驗,他自己也不用惡事考驗人。」這番話千真萬確!雖然耶和華容許苦難臨到我身上,但這些苦難絕不是上帝造成的。

 腓立比書4:6,7「什麼事都不要憂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和懇切祈求,連同感謝,把你們所請求的告訴上帝。這樣,上帝就必賜你們平安,超越人所能理解的。這種平安藉著基督耶穌, 可以守護你們的內心和頭腦。」禱告大有幫助,讓我得享內心的安寧,使我以比較通情達理的態度面對逆境。

我曾運用以上的經文安慰灰心沮喪的弟兄姊妹,他們果然從這些經文大得安慰!然而,我如今才發覺,我當時根本還未完全領會經文的價值,及至遭遇這麼嚴重的健康問題,才體驗到謙卑自抑和全心仰賴耶和華多麼重要。

來自其他方面的扶持

常言道,基督徒同工是患難中的棟梁和支柱。然而,我們有時也很容易掉以輕心,把他們所做的看作是理所當然的一樣!他們固然不能解決我們所有難題,但當我們有難題的時候,他們總是深表關注,設法予以援助。我親身體驗到這點。在我住院期間,弟兄姊妹經常探望我,有時一清早就在我的床邊了。他們甚至為我支付醫藥費呢。有這麼多的弟兄姊妹憐恤我,懷著愛心向我伸出援手,實在叫我不勝感激。

在我隸屬的會眾裡,弟兄姊妹都知道我現在能夠做到的相當有限。目前我是會眾的主持監督,與我共事的所有長老都給我很大的支持。在傳道工作方面,我從沒有鬆懈下來。在我熬得最痛苦的日子裡,我幫助了兩個聖經學生進至獻身給耶和華的地步,其中一個現在是內羅畢一群會眾的助理僕人。

自我開始經歷磨難以來,妻子一直扶持我。她對我真摯的愛叫我銘感五內。儘管我不時大發脾氣、喜怒無常、蠻不講理、滿腹怨氣,她還是一一忍受。每當我感到疼痛難耐,苦惱落淚,她總會安慰我,勉勵我。她那堅毅剛強、不畏艱辛的精神,叫我欽佩不已。她確實是我的知心密友。(箴言17:17

兩個女兒學會適應我的處境,盡力給我所需的幫助。她們了解我的需要,也敏於給我所需的照料。當媽媽不在家的時候,她們就特別留意照料我,確保我感到舒適。當我在家裡走動,卻體力不支的時候,我的「拐杖」茜爾維亞就會過來攙扶我。

小女兒威廉明娜又怎樣?我記得有一次在家裡跌倒地上,無法爬起來,當時除了我之外,家裡就只有小女兒在。她於是用盡全力,使勁地把我扶起來,然後把我慢慢地攙扶到房間去。到現在威廉明娜也不知道她那股力量是哪兒來的。小女兒那次臨危不懼的表現長留在我的腦海裡。

要應付身體這個創傷,是我有生以來最艱苦的一場仗。這場仗還未打完。我的生命從沒有面對過這麼大的威脅,我的信心從沒有經受過這麼嚴峻的考驗。我深深體驗到謙卑自抑、通情達理和體恤別人多麼重要。憑著全心信賴耶和華,仰望他的扶持,我得以有力量應付這個考驗。

保羅說:「我們的這個珍寶,是放在瓦器裡,可見超凡的力量不是出於我們,而是出於上帝。」(哥林多後書4:7)他說得很對,我從親身的經歷體驗到這點。上帝應許「新天新地」將要來臨,這個應許給我無比的安慰。(彼得後書3:13)我祈求耶和華繼續扶持我,直到我所憧憬的新世界實現,因為我單憑自己這個脆弱的軀體,根本做不到什麼。

[第28頁的圖片]

與家人一起參與基督徒活動有助我保持堅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