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火山爆發下死裡逃生

火山爆發下死裡逃生

 火山爆發下死裡逃生

《警醒!》剛果(金沙薩)撰稿員來稿

2002年1月15日星期二,中非看來跟平常沒有兩樣。我和另一個耶和華見證人抵達剛果(金沙薩)基伍的戈馬市,跟大湖區的見證人會面。

不用大驚小怪

尼拉貢戈火山海拔3470米,雖然離戈馬市19公里,可是火山的活動引起了我們的興趣。火山正冒著煙,還隆隆作響。當地人卻不擔心,因為每年這個時候火山都出現這個現象。

當天下午,我們參加了兩群耶和華見證人的聚會。其間,地在震動,隆隆作響。其他人看來沒有不安,政府還不住地叫市民放心,不用驚慌。剛果一名火山學家多月來一直預測火山將會爆發,人們卻不當一回事。那天,我的朋友還若無其事地說:「火山很活躍啊,黃昏的天色定會變紅。」

「不要留在這兒,快逃命!」

我們一返回住處,就有人對我們說:「不要留在這兒,快逃命!」我們正身陷險境,不宜在戈馬久留。在此之前,我們還在商討是否以戈馬為中心統籌傳道活動,但現在儘管天色已晚,我們卻不得不逃離戈馬,因為這個城市危在旦夕。事情的變化來得多麼突然!

夜幕低垂,戈馬的上空一片火紅,原因再清楚不過了:尼拉貢戈火山噴出了熔岩,正湧向戈馬。此刻的火山像個燒得沸騰的大鍋,迸發出熾熱的岩漿。熔岩流到什麼地方,什麼地方就給破壞淨盡。我們只好火速收拾行李,急忙逃命!當時是晚上7點左右。

大逃亡

離開戈馬的道路擠得水泄不通。我們和其他人一樣慌忙逃命,人們匆匆拿著財物離開家園。大部分人徒步而行,有的背著行李,有的把東西頂在頭上;還有少部分坐車離去,不過車子早已擠得像沙丁魚一般。他們向著鄰近的盧旺達邊境進發。火山是不買賬的,一旦爆發也會波及鄰國,任何軍隊也擋不住滾滾流淌的熔岩。軍人也由於懼怕而紛紛逃難。人群擠擠插插,車子寸步難行。儘管這樣,我們不能停下來,要繼續前進。 路上人山人海,人數多達三十萬。為了逃避災難,他們奮力向前。地面不住地震動,隆隆大作。

人們只顧逃命。在戈馬這個大城市,我和同伴人地生疏,幸得有幾個耶和華見證人照應。在艱難困苦的時刻,他們不但沒有不顧而去,反而很關心我們。我們很安心,心裡有說不盡的感激。即使是逃難,人們也帶著各式各樣的行李,有衣服、鍋子、盤子,還有少許的食物。在摩肩接踵的人潮中,人們互相推擠,有些給搶路的車子碰倒,東西散在地上被人踩壞。有給撞倒的,隨時會遭人踐踏。當時的氣氛異常緊張,人人驚惶失措。我們馬不停蹄,向著吉塞尼走,它在盧旺達境內,離戈馬只有幾公里。

脫離險境

我們到了一家旅館,不用說,旅館已客滿。我們惟有在旅館的園子,靠著桌子休息。走了三個半小時的路程,縱然筋疲力竭,我們慶幸得到基督徒弟兄的幫助,可以安然逃離險地。令我們更欣慰的是,沒有耶和華見證人在這次火山爆發中喪生。

看情形,我們要在戶外露宿了。從這個安全的地帶凝望天際,戈馬市一片通紅,景象那麼矚目,實在令人生畏。整個晚上,咕隆的聲響不絕於耳,地不停抖動。到了早上,很久天才亮起來。想到昨天的情景,逃難的人不惜艱苦帶著年幼的兒女倉皇逃命,我們不禁為他們難過起來。

迅速援助

1月18日星期五中午,耶和華見證人從盧旺達首都基加利前來吉塞尼,跟我們會合。 戈馬、吉塞尼的弟兄成立了賑濟委員會,參與救援工作。他們首先把逃難的見證人安置在鄰近六個王國聚會所裡,工作很快就在當天完成了。然後,委員會又在路旁掛了用法語和斯瓦希里語寫成的指示牌,好讓難民找到王國聚會所,得著安慰和幫助。同一天,3噸的日用品運抵聚會所。到翌日星期六,從基加利又運來了大批的物資,食物、毛毯、塑料布、肥皂、藥物,載滿整輛貨車。

憂心忡忡

此時此刻,人人無不憂心忡忡。難民眾多,怎樣滿足他們的需要呢?火山的情況怎樣?什麼時候才平靜下來?戈馬市損毀嚴重嗎?傳來的消息並不太好,加上地還在不停震動,情況並不樂觀。專家擔心過量的二氧化硫會污染大氣。火山爆發產生的化學反應也會污染基伍湖。

火山爆發後48小時,不利的消息接踵而來。星期六下午,我們聽到約有一萬人被熔岩圍困,其中包括八個耶和華見證人和一個小孩在內。有些地方的熔岩還厚達2米!四周充滿了毒氣。他們的處境實在令人擔憂,生還的希望十分渺茫。無情的熔岩一湧而下,連戈馬大教堂也給摧毀了。人斷定戈馬就此消失。

傳來好消息

星期天上午9時,一個被熔岩圍困的弟兄給我們電話,說情況有所改善。天正下著雨,雨水降低了熔岩的溫度,空氣沒有那麼混濁,不過熔岩還是很熾熱和危險。儘管這樣,人已急不可待地跨過熔岩,逃到安全的地方。戈馬市幸好沒有完全被摧毀。

自從火山爆發以來,這是我們首次聽到的好消息。火山看來已稍為平靜,不過鄰近地區的火山專家就意見不一。我們跟鄰近的布卡武市取得聯繫,它位於基伍湖的另一端。五個家庭和三個沒有家長陪同的小孩乘船到了布卡武,當地的耶和華見證人會照應他們。

重返家園

1月21日星期一,我們探望逃到吉塞尼的弟兄,看看他們的實際需要,並且鼓勵和 安慰他們。弟兄們雖然臨時棲身在六個王國聚會所裡,卻把各事組織起來。我們能夠準確知道逃難弟兄的人數,連小孩在內共有1800人。

難民日後的生活會怎樣呢?當地的政府打算盡快安置他們在難民營裡。不過,1994年發生了種族清洗,政府設立難民營安置難民,有些人對難民營的生活猶有餘悸。弟兄決定回戈馬看看。我們大約在中午到達,有百分之25的地方遭到破壞。街道到處是凝固了的熔岩,我們甚至可以在上面行走。由於熔岩還未完全冷卻,空氣充滿了熔岩釋放的氣體。可是,許多人還是決定返回家園。

下午1時,我們跟33位長老在戈馬市中心會眾的聚會所開會。大家一致同意讓逃難的弟兄重返戈馬。他們說:「這是我們的家啊!」要是火山再爆發,他們承受得來嗎?他們回答說:「我們早已習慣了。」弟兄擔心如果不及時回去,財物會被搶掠一空。第二天,所有逃難的耶和華見證人都返回戈馬。火山爆發期間有30萬人逃到鄰國,現今大部分人都返回這個飽遭火山蹂躪的城市。

災難過後

不多久,戈馬市又像往常一樣充滿生氣,沒有完全被毀。熔岩把戈馬分成兩半,熔岩給清理後,道路又暢通無阻了。熔岩破壞力強,所流到的地方,東西都被摧毀。商業區和政府的行政中心成了廢墟。據估計,三分之一的機場跑道亦被摧毀。

許多人在這次災難失去了家園和財物。可靠的數字顯示,當中包括了180個耶和華見證人家庭。耶和華見證人的賑濟委員會伸出援手,提供食物給大約5000人,男女老幼都受惠。比利時、法國和瑞士的見證人慷慨解囊,運來了一批防水布作為災民的臨時帳篷。此外,一些被熔岩摧毀或嚴重損毀的王國聚會所,弟兄也以防水布來作臨時聚會所之用。至於無家可歸的見證人,有的住在家園幸保不失的弟兄家裡,有的住在臨時收容所裡。

1月25日星期五,回想那個觸目驚心的晚上,火山爆發已過了大概十天,我們聚集在戈馬一所學校的校園,聆聽聖經教訓。出席的人多達1846人。我們從聚會得到不少鼓勵。許多弟兄表達他們對耶和華的感激,感謝上帝通過他的組織給與安慰和切合實際的幫助。身處艱難的景況,弟兄們不畏逆境,信心堅定,叫我們感動不已。耶和華是一切安慰的來源,能給人永遠的紓解。儘管面對禍患,可是我們有幸置身於真基督徒當中,彼此親如兄弟,同心同德地崇拜真神,這實在是我們的福分!(詩篇133:1;哥林多後書1:3-7

[第22,23頁的地圖]

(排版後的式樣,見出版物)

有箭頭的線顯示熔岩流經的路線

剛果(金沙薩)

尼拉貢戈火山

↓ ↓ ↓

戈馬機場↓ ↓

↓ 戈馬

↓ ↓

基伍湖

盧旺達

[第23頁的圖片]

面對熔岩的威脅,數以萬計的居民不得不撇下家園,逃離戈馬市

[鳴謝]

AP Photo/Sayyid Azim

[第24,25頁的圖片]

火山爆發未及一個星期,耶和華見證人已恢復舉行聚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