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愛滋病可會絕跡?解救從何而來?

愛滋病可會絕跡?解救從何而來?

 愛滋病可會絕跡?解救從何而來?

曾有好一段時間,不少非洲國家都否認愛滋病在本土流行,一般人也對愛滋病避而不談。不過,近年來有關方面正努力幫助更多人認識愛滋病,並且鼓勵人坦率地談論愛滋病問題,而年輕人是他們主要的教育對象。可是,成績未如理想。人們的生活方式和傳統習俗根深蒂固,要移風易俗,談何容易。

醫學進展

隨著醫學界對愛滋病毒有更多認識,科學家研製出若干藥物,從而延長了愛滋病患者的壽命。有一種療法稱為「抗逆轉錄病毒特效療法」,使用至少三種抗逆轉錄病毒藥物,對抑制愛滋病很有成效。

雖然這些藥物並不能把愛滋病治好,卻有助於減低患者的死亡率。這個情形在發達國家特別顯著。很多人呼籲有關方面把藥物供應給發展中國家。然而,治療愛滋病的 藥物非常昂貴,發展中國家的人大多負擔不來。

有鑑於此,人的生命跟經濟利益孰輕孰重引起了爭議。巴西愛滋病毒及愛滋病計劃的主任保羅·特謝拉留意到這個窘境。他說:「這些藥物關係到很多人的生命。我們總不能因為製藥商牟取暴利,就任憑病人缺乏藥物,不理他們的死活。」他補充:「人們絕不應該以商業利益掛帥,罔顧人命道德。」

有些國家決定不理會大製藥商的專利權,自行低價製造或輸入非專利藥物。 *《南非醫學雜誌》就一項研究指出,「按照標準的美元價格計算,非專利藥物的最低價格比專利藥物低百分之82」。

 治療上的障礙

各大製藥商後來大大調低價格,把愛滋病藥物供應給發展中國家,使更多病人受惠。然而,要使藥物普及這些國家仍然障礙重重。障礙之一是價格問題。儘管藥物價格已大幅下調,大多數病人仍然負擔不來。

此外,要確保病人服用適當劑量的藥物並不容易。不少藥物都必須每天定時服用。如果病人沒有按指示或沒有定時服藥,具抗藥性的愛滋病毒鏈就會形成。鑑於非洲的糧食有限,清潔食水不足,醫療設施嚴重缺乏,因此要確保當地的愛滋病患者定時定量服藥,並持續地這樣做,實在非常困難。

病人在接受治療期間也必須受到監察。具抗藥性的愛滋病毒一旦形成,處方就必須加以更改。負責更改處方的醫護人員必須經驗豐富,測試處方的費用卻相當昂貴。藥物還會產生副作用。此外,具抗藥性的愛滋病毒鏈正不斷形成,使各種處方失效。

2001年6月,聯合國大會就愛滋病問題舉行特別會議,並建議成立全球衛生基金,以援助發展中國家。當局預算基金數額必須介於70至100億之間。但至目前為止,各國承諾的總撥款跟目標金額仍然相去甚遠。

科學家熱切期待愛滋病疫苗能研製成功。現時他們已研製出幾種疫苗,並在不同國家進行測試。即使科學家終於研製出有效的疫苗,可是一種疫苗從研製、測試,到證明安全而可以廣泛地使用,其間也得花好幾年時間。

巴西、泰國、烏干達等國家的愛滋病治療計劃已見成績。巴西使用本地製造的藥物,使愛滋病患者的死亡率下降了一半。博茨瓦納國土不大,卻比較富裕,當局盡力向國內所有愛滋病患者提供抗逆轉錄病毒藥物,並設法提供更多的醫療設施。

愛滋病絕跡在望

很多流行病誠然防不勝防,愛滋病卻是可以預防的。人只要謹守基本的聖經原則,患上愛滋病的可能性就會大減。

聖經的道德標準十分清晰。未婚的人不應該跟別人苟合行淫。(哥林多前書6:18)已婚的人要忠於配偶,不可通姦。(希伯來書13:4)人聽從聖經有關禁戒血的勸告,也能避免受病毒感染。(使徒行傳15:28,29

上帝應許在不久的未來,世上不會再有任何疾病。人即使現在患了愛滋病,但只要努力實踐上帝的教誨,也能從這個應許尋得喜樂和安慰。

聖經清楚表明,人類的種種苦難,包括疾病,最後都會絕跡。我們可以在聖經的啟示錄讀到這個應許:「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發出,說:『看哪!上帝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做他的子民。上帝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上帝要擦去他們的所有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哀慟、呼號、痛苦。從前的事已經過去了。』」(啟示錄21:3,4

人即使無法負擔昂貴的醫療費用,也能享有這個令人安慰的希望。啟示錄21章的應許跟以賽亞書33:24所預言的完全一致:「居民必不說:『我有病。』」到時,世上所有人都會謹守上帝的律法,並且享有完美的健康。這樣,致命的愛滋病連同其他一切的災病,都會完全絕跡,永遠消逝。

[腳注]

^ 7段 非專利藥物是按照專利藥物仿製而成的。在緊急情形下,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國可以合法仿製專利藥物。

 [第9,10頁的附欄或圖片]

上帝的王國才是我的真正解救

我今年23歲,住在非洲南部。回想我被證實染上愛滋病那天,情景記憶猶新。

我和媽媽在診室,醫生告訴我們這個壞消息。這簡直是晴天霹靂。我思緒昏亂,難以置信。我在想,也許是化驗所弄錯了吧。我不知所措,欲哭無淚。醫生開始跟媽媽商討有關抗逆轉錄病毒療法和其他事情,但我受的打擊實在太大,什麼也沒聽進去。

我想,病毒很可能是從大學同學那裡感染過來的。我渴望找個能了解我境況的人訴苦,無奈卻想不起任何人來。我自慚形穢,挫敗感縈繞心頭。儘管家人百般安慰,我仍感到灰心絕望,惶恐不安。我跟一般青年人沒兩樣,滿腦子都是夢想,再過兩年我就大學畢業,得著理學士學位了,但現在一切已成泡影。

我開始吃醫生開的抗逆轉錄病毒藥物,並接受有關愛滋病的輔導,但情緒依然低落。我是五旬節教會的信徒,但得病以來,教會裡的人從沒有來探望我,連一次也沒有。我很想知道,死後到底會往哪裡去。我向上帝禱告,求他讓我在死去之前找到真基督教。

1999年8月初某個早上,兩個耶和華見證人登門造訪。那天,我的身體很不舒服,但仍能坐在客廳裡。她們自我介紹後,說樂意教人學習聖經。上帝終於垂聽了我的禱告!我多麼安慰。可是,當時身體實在虛弱,能閱讀或集中精神的時間都不長。

雖然如此,我還是跟她們說想學習聖經,她們也跟我約定了時間再度來訪。可惜,由於我抑鬱成病,她們來訪之前,我已給送進精神病院接受治療。三星期後,我出了院。幸而那兩個耶和華見證人沒有忘記我,在我住院期間,她們曾回來找我。我還記得,其中一個常常向我問好,看我的情況怎樣。我的病情稍稍好轉,接近年底時開始學習聖經。但病情反覆,時好時壞,要專心學習殊不容易。幸好,教我學習聖經的見證人既有耐性,也善解人意。

當我深入研讀聖經,認識耶和華和他的品格,便被他的特質深深打動,也明白到認識他和盼望永生的真正意義。有生以來,我首次明白為什麼世間充滿苦難。我也從聖經認識上帝的王國,又知道這王國快要取代地上所有政府。這使我雀躍不已,並決心在生活方面徹底改變過來。

上帝的王國才是我的真正解救。知道耶和華上帝仍然愛護我、關心我,叫我多麼安慰。以往,我以為上帝討厭我,使我身患惡疾。但知道耶和華懷著愛心,安排耶穌基督犧牲生命,為我們的罪獻上贖價,我就確知上帝真的關心我們,正如彼得前書5:7說:「你們要把一切憂慮卸給上帝,因為他關心你們。」

為了跟耶和華建立深摯的友誼,我天天研讀聖經,努力參加基督徒聚會。要這樣做,有時實在不容易。但我向耶和華禱告,訴說我的憂思煩惱,並求他賜力量給我、安慰我。此外,會眾的弟兄姊妹也經常予我安慰和扶持,叫我感到喜樂。

我經常跟會眾裡的弟兄姊妹一起傳道,希望藉此能在屬靈方面幫助別人,尤其是那些處境和我相若的人。我在2001年12月受浸,成為耶和華見證人。

[圖片]

認識上帝的王國帶給我莫大的喜樂

[第8頁的圖片]

博茨瓦納的愛滋病顧問組

[第10頁的圖片]

在地上的樂園裡,人人都享有完美的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