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內容

跳到目錄

印製聖經的綠洲

印製聖經的綠洲

 印製聖經的綠洲

《警醒!》比利時撰稿員來稿

大約五百年前,一些早期的聖經全書在比利時的安特衛普印製發行。什麼吸引人到那裡印製聖經?印製聖經會遇上什麼危險?且來看看16世紀初所發生的事,就自有分曉。

安特衛普位於斯海爾德河河口,離北海89公里。在16世紀一段稱為「黃金時代」的日子,安特衛普繁榮昌盛,發展神速,成為當時歐洲最大的港口,人口打破十萬大關,是西歐城市鮮有的人口密度。

安特衛普發展蓬勃,吸引了歐洲各地商人前來經商。由於這城興旺發達、人才濟濟,間接令市政府採取較開明寬大的政策,容許人提倡新思想新思維。當時不少人覺得安特衛普是個安全的綠洲,可讓他們印製書刊傳播新思想。因此,16世紀的安特衛普,招徠了271個印刷商、出版商和書商。市政府官員自豪地說,安特衛普「薈萃了各種藝術、科學、民族和美德,是個安全的樂土」。

火刑

馬丁·路德(1483-1546)曾在安特衛普印製書刊,傳播新思想。他發動宗教改革,引入基督新教信仰。宗教改革運動展開 僅6個月後,馬丁·路德的著作已在安特衛普的書店發售,天主教會自然很不高興。1521年7月,有400本所謂異教書籍在安特衛普公開焚毀,教會當局大感歡快。兩年後,兩個安特衛普的奧古斯丁會修士,因為認同馬丁·路德的主張而被綁在柱上活活燒死。

這些攻擊並沒有嚇倒安特衛普的印刷商。正由於這些人勇敢無畏,平民百姓才能讀到聖經。那麼,他們是誰呢?

捨身就義

阿德理安·范貝爾根是印刷商兼書商。1522年,他因售賣馬丁·路德的書而鋃鐺入獄。後來他獲得赦免,旋即重操故業,開始印製馬丁·路德翻譯的新約聖經。這個版本在1523年發行,部分內容已譯成荷蘭語。繼一年前出版的馬丁·路德新約聖經德語版後,這是接著面世的另一個版本。

可是,范貝爾根在1542年再次被捕,因為當局在荷蘭代爾夫特他的家中搜獲大量「禁書」。起初,法官只是輕判他站在絞刑台上兩小時,脖子上要掛著些「禁書」。很可惜,范貝爾根後來被判死刑,這個敢作敢為的印刷商就被劊子手用劍斬首了。

致命邊注

雅各布·范列斯偉爾特是當時印製最多荷蘭語聖經的人,共計18個荷蘭語版本。1526年,他印行了荷蘭語的聖經全書。這部譯本比法語和英語的聖經全書分別早了4年和9年!他所出版的譯本主要以馬丁·路德尚未完成的德語聖經為依據。

1542年,范列斯偉爾特發行了他最後的一個荷蘭語版本,這個版本印有木版畫和新的邊注。例如,馬太福音4:3旁的木版畫,把魔鬼描繪成一個滿面鬍子的僧侶,山羊腳,手拿玫瑰經。不過,惹怒天主教會的主要是書裡的邊注。其中一個邊注寫著「拯救惟獨來自耶穌基督」。教士以此作為控告范列斯偉爾特的罪證,判他死刑。儘管范列斯偉爾特辯稱他的譯本獲得教會許可發行,他仍於1545年在安特衛普被斬首。

 先贊成,後禁制

與此同時,法國著名的天主教人文主義者勒菲弗爾·戴塔普爾忙於把聖經從拉丁語翻成法語,其間他也參照希臘語聖經文本。戴塔普爾渴望人人都讀到聖經,他寫道:「終有一天,人會以正確的道理傳揚基督,不再攙雜人為傳統。可是,這個日子還沒有來到。」1523年,他在巴黎出版了新約聖經的法語譯本。由於這部譯本翻成當地語言,著名學府巴黎大學的神學家拒絕承認這部譯本。面對這樣的攻擊,戴塔普爾只好離開巴黎,逃到法國東北部斯特拉斯堡去。

迫害的浪潮使人不敢在法國印製法語聖經。那麼,戴塔普爾可以往哪裡呢?安特衛普是再適當不過的地點了。戴塔普爾的1530年版譯本由梅爾藤·德凱澤在安特衛普印製出版,這是第一部法語聖經全書。值得注意的是,比利時歷史最悠久的天主教盧萬大學和神聖羅馬帝國的皇帝查理五世,竟然准許德凱澤發行這部法語聖經!話雖如此,在1546年,戴塔普爾的譯本還是被列為天主教徒的禁書之一。

主教得書,廷德爾得錢

同一時期,英格蘭教士威廉·廷德爾希望把聖經翻成英語,卻遭倫敦主教滕斯托爾拒絕。廷德爾看出不能在本國翻譯聖經,就逃到德意志去。1526年2月,他的第一部新約全書英譯本終於順利出版。一個月內,這部譯本已經在英格蘭市面出售了。

滕斯托爾主教決心不讓平民百姓讀到聖經,於是他把搜到的廷德爾譯本全部燒掉。然而,這部譯本繼續在英格蘭流通。主教於是通過一個商人帕金頓買下廷德爾譯本的所有存貨,不讓它們流入英格蘭。廷德爾接受商人提出的條件,並把款項用來資助聖經的修訂和重印工作。當時一份編年史說:「交易做成了,主教得到所要的書,帕金頓得蒙衷心的謝意,廷德爾則獲得所需的金錢。」不錯,倫敦的主教無形中資助了廷德爾翻譯聖經!

 百折不撓

儘管廷德爾的譯本全被收購和焚毀,仍然有大量的廷德爾新約聖經流入英格蘭。這怎麼可能?原來在安特衛普,有兩個勇敢無畏的印刷商漢斯和克里斯托弗·范魯雷蒙,秘密地印製了廷德爾的幾個新約聖經版本。雖然這些聖經有不少手民之誤,但英格蘭人十分願意買下來閱讀。

很不幸,漢斯在1528年被囚在倫敦,罪名是印製1500本廷德爾的新約聖經,並把500本帶進英格蘭境內。看來他最後死在獄中。1531年,漢斯的弟弟克里斯托弗也在英格蘭下獄,罪名是售賣新約聖經。有人推測,他同樣在獄中身亡。

當代傑作

由1529至1535年,廷德爾大部分時間都留在安特衛普,因為當地的局勢有利於翻譯聖經的工作。1530年,梅爾藤·德凱澤印行了廷德爾翻譯的《摩西五經》,這是首部含有耶和華名字的英語聖經。

1535年5月,廷德爾在安特衛普被捕。廷德爾被囚期間,他的一個學生邁爾斯·科弗達爾替他完成了整部《希伯來語經卷》。1536年10月6日,廷德爾在比利時的維爾福德被綁在柱上勒死,後來屍體被焚毀。他臨終時激昂地說:「主啊,求你打開英王的眼睛!」

流芳百世

廷德爾死後不久,英王亨利八世指令教堂使用一部法定的聖經譯本。這部譯本由安特衛普的一個印刷商馬提亞·克羅姆發行,一般稱為馬太的聖經(以托馬斯·馬太命名),基本上就是廷德爾的譯本。 *頗諷刺地,主教所用的聖經譯本正是他們幾年前焚毀的譯本,也是廷德爾捨命力保的譯本!

《英王欽定本》保留了大部分廷德爾譯本的遣詞造句,因此《英王欽定本》裡不少膾炙人口的英語詞組,其實都是由廷德爾首創,並在安特衛普付印的。據拉特教授說,廷德爾對英語的影響甚至遠超過莎士比亞!

16世紀下半葉,安特衛普容納異己的精神日漸消失,不再是印製聖經的綠洲了。這個改變主要是因為天主教會極力阻撓宗教改革,引發了連串的迫害。即使這樣,安特衛普早期的聖經印刷商還是功不可沒。他們勇敢無畏,視死如歸,大大促成了聖經在普世流通,結果今天世上大部分的人都得以讀到上帝的話語。

[腳注]

^ 28段 托馬斯·馬太極可能就是約翰·羅傑斯,他是廷德爾的朋友和同工。

[第19頁的圖片]

上圖:人手排字;馬丁·路德翻譯聖經;古代的安特衛普城地圖

[第20頁的圖片]

雅各布·范列斯偉爾特的書亭

[第21頁的圖片]

勒菲弗爾·戴塔普爾;他的1530年版聖經譯本的扉頁,在安特衛普付印

[第21頁的圖片]

在倫敦公開焚燒英語聖經

[第22頁的圖片]

威廉·廷德爾;他的譯本其中一頁;邁爾斯·科弗達爾

[第20頁的圖片鳴謝]

19頁:排字工人:Printer’s Ornaments/by Carol Belanger Grafton/Dover Publications, Inc.; 馬丁·路德:From the book Bildersaal deutscher Geschichte; 地圖:By courtesy of Museum Plantin-Moretus/Stedelijk Prentenkabinet Antwerpen; 21頁:人像:From the book Histoire de la Bible en France; 聖經一頁:© Cliché 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 Paris; 焚燒聖經:From the book The Parallel Bible, The Holy Bible, 1885; 22頁:廷德爾:From the book The Evolution of the English Bible; 科弗達爾:From the book Our English Bible: Its Translations and Translators